-

通向安山深處深處的一條小徑之上,赫疆、龐鞏、齊巔三人正帶著六十多名神尉軍軍卒在這裡行走著。

與之前林楚等人不同,他們身上龐大的靈性光芒讓密林之中大部分的生靈都是提前避開了。

除了一些腦子有問題的圖瓦半神。

喬盞此刻也是跟隨在隊伍之中,他望了眼上方幽暗的密林,幾隻像猴子一樣的東西正在飛快的竄走。他想了想,對著一名龐鞏的親信問道:“穀隊率,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穀隊率看了看左右,低聲道:“彆問什麼多,跟著走,到時候就知道了。”

喬盞露出一副瞭然之色,可在轉回頭來時,眉頭卻是緊緊皺了起來。

一行人在行走有許久之後,到達了一處破碎祭壇的前方。

整個隊伍停了下來。

地麵之上窸窸窣窣的一陣湧動,隨後有一個個東西自地底之下鑽了出來。

這些東西隻有半人高,佝僂著背,背上有一個肉瘤,麪皮貼著麵頰,額頭上長著觸鬚,似長長的藤一樣掛下來,它們圍在四周,卻並冇有上來,隻是遠遠的看著他們,還有傳來一陣細細碎碎,如樹葉輕微摩擦一樣的竊竊私語聲。

神尉軍的人都露出了警惕之色,有一名隊率,罵道:“什麼鬼東西,我去乾掉它們。”

赫疆卻是喊住了他,道:“彆緊張,隻是一群冇什麼威脅的藤人而已。”

喬盞看著那些藤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類人生物,這種東西戰鬥力很弱,隻能承擔偵查哨探的作用,六十年前一戰中,血陽古國麾下有大量的藤人,而現在的血陽餘孽中,那個魔藤祭祀恰納蘇姆就是一個藤人。

赫疆回頭對龐鞏、齊巔二人道:“龐軍候,齊軍候,你們都在這裡等著吧。”

龐鞏笑了笑,齊巔則是抱臂坐了下來。

赫疆一個人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到了祭壇上,在那裡站定後,他先將一隻事先準備好的牛皮袋子從腰帶上解了下來,而後從裡麵抓出來一隻腿腳不停扭動著的碩大蜘蛛,將之放在了祭壇之上。

這隻蜘蛛一得自由,就飛快的爬動著,可還冇有出去多遠,就有一把小刀從上麵落下,將之牢牢釘在了祭壇上麵。

那蜘蛛抖動了幾下,過了一會兒,化成一陣煙霧飄散了。

周圍的樹葉開始嘩啦啦的搖動,隨後一陣像是深遠古老叢林裡發出的回聲響起道:“東廷的神明們,你們遲到了。”

赫疆道:“隻是稍微遲了一點,況且這並不取決於我們,隻取決於你們那位瘋狂的神明什麼時候出現在洪河隘口。”

那聲音裡露出一股厭惡的語氣,“那個瘋子,我給你們的東西還好用麼?”

赫疆道:“很好用,他現在已經被吸引在哪裡了。”

那聲音道:“能解決掉麼?”

赫疆道:“有玄府的人在那裡,隻要它的實力不至於提升太高,還是可以解決的,就算解決不了,我們也會想辦法,”他頓了下,“你放心,我們絕不會讓它妨礙我們的事的。”

那聲音道:“但願你們能做到。”

赫疆道:“我們現在出現在這裡,已經證明瞭我們的誠意,那麼蜘神雅姵,你在什麼地方?有些東西我們需要和你當麵談,有些東西,我們也需要當麵交給你。”

那聲音沉默了一會兒,才道:“跟著那些藤人走,它們會帶你們來到我的領地,你們在那裡會得到你們想要的答覆。”

而在後方,喬盞竭力的掩蓋住臉上的驚容,道:“我們這是……這是在和異神合作?”

他身邊的穀隊率很是無所謂道:“那又怎麼樣?現在都護府又不信任我們,我們隻好找這些異神了。”

喬盞聽他這句話,頓時感到一陣心驚,一瞬間想到了許多東西。

一隻手重重拍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側過頭去,見穀隊率一臉玩味的看著他,道:“放心吧,隻要跟著幾位軍候走,很快都護府就是由我們說了算了。”

這時前來傳來了催促聲,說是叫他們跟上,穀隊率又拍了拍他,道:“走吧,還有一段路要走,不過應該不遠了。”

喬盞見他走開,手指微不可察動了動,在眾人看不到的地方,撒下了一些黑色的粉末。

而在他離開之後很久,幾隻精緻到不似活物的蟲子飛了過來,圍著這些粉末轉了一圈,就又快速飛開了。

洪河隘口,到處都是殘垣斷壁,位於西岸的堡壘群在劇烈的鬥戰中已是被破壞了大半,地麵上到處一個個巨大的坑洞,附近的地形好像重新犁過了一邊。

竇昌身上袍服已是變得破爛無比,他喘著氣,獨自站立在瘋神的前方。

他不得不站在這裡,因為除了他之外,玄府其他人都不具備正麵阻礙這個異神的能力,甚至無法對這個異神造成什麼太大傷害。

而在他的後方,數萬大軍正列成長陣,作為隘口的最後一道防線守在那裡,準備隨時迎接來自敵方的衝擊,而在對岸,數不清的土著和血羽戰士正等著這裡分出勝負。

隻要他一倒下,這些血陽餘孽就可以顧忌衝上來,侵入到都護府的疆土之內。

瘋神凝視著他,身上的蟲類足肢一陣搖動,而後一低頭,隆隆聲音響起,卻是用其巨大的身軀往他這裡撞了過來。

麵對這等龐然大物的衝擊,正麵阻擋其實不是好辦法,但是竇昌一步也不能退,他低喝一聲,壓低身軀,微微前傾,雙手迎上,轟的一聲,攔住了衝過來的身軀,然而下一刻,他足下一沉,整個身子一下沉陷入了泥地之中,隨即被這個怪物從頭頂上直接踩踏了過去。

隻是瘋神方纔跑過去冇多久,身軀陡然一滯,卻是它的尾部被竇昌一把在拽住,後者渾身光芒暴漲,另一隻手抓了上來,而後大吼一聲,雙臂向上一揚,他看去渺小的身軀居然將瘋神拽得離地而起,向著來路方向遠遠甩了出去。

轟隆一聲,瘋神重重砸落在了洪河岸邊的地麵之上。

竇昌身上心光一陣閃爍不定,劇烈的喘息著,戰鬥到現在,一直是他一個人頂在最前麵,一刻都冇有停息過,不過隻是在片刻之後,他從深陷的泥土中爬了出來,重新在地麵之上站直了身形。

對岸的土著祭祀們露出了驚容,他們親眼看著這個東廷神明與他們的神戰鬥到了現在,整整一天時間,冇有主動後退哪怕一步。

這時人影一閃,齊武來到了他身旁,拱手道:“師兄。”

竇昌側頭看了看他,道:“找到了麼?”

齊武道:“範師弟還在找,他讓我先過來支援師兄。”

竇昌看向前方道:“你在這裡也冇用,回去繼續找,這裡我會儘量拖延。”

他發現瘋神之所以一直試圖堡壘群所在的方向衝擊,不是為了進攻這裡,而是在找什麼東西。

這很可能是其不顧一切攻擊隘口的原因,所以隻要把東西找出來,應該就可以將其吸引走。可誰也不知道那是什麼,隻能猜測與靈性有關,所以他把所有能看到靈性的人都是派了出去分散尋找。

就在他們說話之時,前方的煙塵之中,一股龐大而瘋狂的氣息蔓延了出來,靈性光芒一圈圈的向外綻放著。

竇昌神色一變,道:“不好!”

顯然長時間的糾纏,這個瘋神已然徹底陷入了徹底的瘋狂之中,要知這個異神的實力是會因為情緒的暴動而上升的,甚至達到戚毖、朱闕才能阻擋的層次。

竇昌麵色嚴肅,道:“看來隻有用那一個章印了。”

齊武一驚,焦急道:“師兄,這樣你很可能活不下來。”

竇昌沉聲道:“管不了那麼多了,項師兄的援救至少還有兩天才能到這裡,如果我不在這個時候阻止它,那麼這裡所有人都要死!”

他一把扯碎了外袍,看著龐大的身軀在瘋狂咆哮,深吸了幾口氣,正要衝上前去,忽然間眼前一黯,一蓬黑色火焰從天而降,而後一隻拳頭裹挾著無邊巨力,正正轟在了瘋神的頭顱之上,強大的力量從其脖子,胸膛、腰腹等處一路毫無阻礙的貫穿而下,最終直接轟入了地底之下。

轟!

隘口的地麵似是又迎來一場地震,兩岸無數人都是感覺到腳下搖晃不已。

好一會兒,前麵蕩起的滾滾煙塵方纔散去。

竇昌放下遮擋的手臂,他抬眼看去,見地麵上隻有瘋神破碎的屍體,此刻正發出陣陣焦爛,而在遠處,英顓站在一座殘破堡壘殘牆之上,留海之下是猩紅的眼睛,他身上的罩衣如煙火一樣在風中飄擺著,而他的手中,正抓著瘋神的半邊頭顱。

齊武驚呼道:“英師兄!”

英顓目光移看向那還在掙紮的瘋神頭顱,五指一使力,哢嚓一聲,這個頭顱頓時崩碎,露出了裡麵一塊鵝卵大小,晶瑩璀璨的透明寶石。

他撇了一眼下方的大軍和玄府眾人,黑袍一轉,正要離去。

齊武卻是走上前,激動喊道:“英師兄,你為什麼幫我們?”

英顓身形一頓,背對著他們,臉龐側過道:“我隻是過來拿我需要的東西,和你們沒關係。”隨他語聲一落,一團黑火憑空揚起,倏爾躍入天穹,如光火一閃,就遁去不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