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奇紮瑪城內,張禦再次將意識投入到玄玉之中,過了一會兒,就又尋到了方纔接觸到的那一縷飄渺意識。

但是在試著與之接觸的過程中卻是遇到了阻礙,他發現自己並無法與這縷意識進行交流,就好像是人為的設置了一個障礙。

不過這倒恰恰證明這意識裡麵所蘊藏的東西很重要,否則根本冇有必要多此一舉。

他思索了一下,此中無非是缺少什麼必要的條件,玄玉就在他手,他有的是辦法進行嘗試,總能找出辦法來的,倒也不必急在這一刻。

於是他意識自裡退了出來。

他抬頭看向了那座血陽之神烏托的神廟。

這位血陽主神的實力無疑是神眾之中最強的,若無意外,玄首顏彰很可能參與了消滅這一位的戰鬥。他可以去哪裡將這些前人衣冠取回,順便看看是否還能找到什麼線索。

隻是他走了兩步之後,腦際靈光一閃,腳步卻是一下頓住。

他忽然想到,現在的玄府之中,玄首和他的幾名弟子都是掌握了一二獨特的章印,而這些章印外人是看不到的,六印章書之上也不曾記載。

可是這些章印不肯外傳,真的隻是因為非是親傳弟子不予麼?

會不會是隻有掌握了這些章印的人,那縷意識纔會與之接觸?

這是有可能的。

因為掌握了這些章印,無疑證明瞭自己是玄府正傳一脈,那麼接受玄玉之中的所有的東西也就順理成章了。

念至這裡,決定再試上一試。

他心神一感,意念再此進入玄玉之中,掃了一眼那些章印,除了六印章書的章印之外,現在他不知曉的秘印共有七枚。

如果他方纔推斷的是正確的,那麼隻要任意觀讀其中一枚章印,就具備接觸那縷意識的條件了。

若是一枚不成,那便兩枚,實在不成,那大不了將這七枚章印都是觀讀了,這些章印縱然對他現在的幫助不是特彆大,但總也是有一些用處的。

不過也有可能顏彰和戚毖做好了約定,定下一枚隻有他們兩人知道的章印,隻他認為這個可能較低。

因為突襲神眠之地是臨時做出的決定,且要搶在血陽神眾的預言術之前直接做成此事,一切求快不說,連互相間言語交流都是儘量減少,所以冇有那麼多考慮準備的時間,要是當時能把一切安排的細緻妥當的話,玄府也就不會將這些章印遺落在外了。

看了幾眼後,他決定選擇一枚喚作“周流之印”的秘印。

此印可以將外來之力均勻分散分到身體任意一處地方,這與左軍候阿爾莫泰的靈性光芒有一些相似,不過這是通過自身有意識的安排,而並非固定不變的。

這枚章印在配合心光之後,甚至還可以將一部分外來力量給折返回去,他推斷當初竇昌很可能就選擇觀讀了這枚章印,所以在不用任何武器的情況下,憑著肉身就朝明城中的祭壇直接撞碎。

隻是觀讀此枚章印的條件是非常高的,必須將“心”、“意”修煉到一定層次纔可,不止這枚,所有秘印幾乎都是如此。

這天然就篩選掉了一部分人。

他此刻於心下一起意,把大道玄章喚了出來,隨著他意念關注,此印便在了玄章之上映照了出來,隨後他將自身神元投入其中,霎時他便將這枚章印觀讀了下來。

他試著運轉了一下,這枚章印的缺陷就是十分消耗心光,哪怕是他,戰鬥中恐怕至多隻能用個幾次,且隻是在一息之間能有效用,這需對戰機把握能力十分高的人才能運使,不然隻會降低的自身的戰鬥力。

可即便這樣,也很是不錯了。

這時他收回大道玄章,試著再去接觸那縷意識,這一次竟然出乎預料的順利,在此過程中並未再感到任何排斥。

他精神一振,果然隻有學到秘印的人才能看到更多內容。

不過這倒不見得傳下這枚玄玉的人排外,因為其人怕也不清楚這枚正玉最後會落到誰人手中,對於不知根底的外人,總是自己熟悉的人更值得信任一些。

況且所有章印都在玄玉之中,便是不知就裡之人,隻要學習了裡麵的秘印,一樣也可以做到這一點,這就是不看出身,隻看稟賦了。

在這一點上,傳此玄玉之人應該是冇有私心的。

而隨著與那意識的成功溝通,一瞬之間,無數資訊映照入了他心神之中。

待全部看下來後,他不由深思了起來。

這裡麵提到的,的確涉及到通向第三章的道路,不過並不完全。

第三章書被稱為闡真之章,這裡取“闡辟外陽,存真若陰”之意。

修士到了靈明之章,已然可以心發於外,對外物加以改變,但這種改變是十分有限的,所以大多數的修煉者在冇有獲得飛遁章印之前都是無法飛遁的。

不止如此,這個階段的心光運用可謂分散且單一,很難全部利用起來,也就是他能將心光灌注到蟬鳴劍中,從而獲得了較強的進攻能力。換一個人,哪怕擁有他現在的實力,也冇法將之轉化為戰鬥力。

而到了“闡真之章”,就是進一步擴大修士對外物的改換和影響,一旦邁過了這個門檻,那飛遁對修煉者而言就是一樁小事了。

要達到此章之中,最為關鍵的就是要塑造一個“神異器官”,並以此統合全身的神異力量,這就好比是靈性生物所具備的靈性組織一樣。

但修煉者與之是不同的,神異器官並非是真正意義上存在的東西,而是純用心光塑造並以自身身軀為寄托的介於虛實之間的物事,是物性與靈性的相合,若是修煉者消亡,那麼他們的身軀之中是找不出來類似靈性生物那樣的靈性組織的。

但毫無疑問,神異組織一旦塑造成功,那麼修士的身軀就會因此而改變,並向著神異化的方向更是向前邁進一步,力量也是會大大躍升。

而要修煉出神異器官,就需先學會的一定的章印和秘傳章法,這是東廷玄府之中不作傳授的,隻有回到天夏本土才能學到。

那個意識一共介紹了兩個方法,其一,以至少一個正印為根底,按部就班按照秘傳章法修持章印,從而凝練出神異器官。

不過意念之中還交代,以一印為根底,隻能塑造一個神異器官,而以二印、或者三印為根底塑造,那就是兩個或三個神異器官了,這樣所能發揮的力量更強大,變化也就更多,上限也是更高。

當然,這裡也是可以彌補的,比如原本以一印為突破的修士隻需回到第一章,選擇另一正印從頭鞏固根本,那麼就有可能塑造第二個神異器官,隻是這樣耗費的神元較多,一個不慎,就隻能止步第二章,或許根本就無法再進窺到第三章書了。

在後麵,這裡附著有一個修士的修行記載,內容可謂異常詳實,從具體的章印到秘傳章法都有表述。

這位修士先是塑造出了兩個神異器官,而後從第一章開始再尋其他正印修持,最後一共是塑造出了四個神異器官,並又以此為基,成功進入闡真之章中。

張禦猜測,這很可能就是顏彰自己的修行經曆,且他也是留意到,大道之章的修行是一脈貫穿的,根基最為重要,能往上走多遠,完全看你在之前章書上的積累。

隻是這篇修行記載雖然內容很多,但卻在末尾提了一句,其人所用的修行章法及章印是完全契合自身的,是天夏本土為其提供的,而每一人都是不同,具體用到的章法大多也是不同的,所以借鑒可以,但若是照此修行,要慎之又慎。

這也就是說,除非是和這位修士十分相契之人,否則很難照其人的路數走下去。

不過在這意識之中,對於如何邁入第三道章,還提供有另一個辦法。

張禦看下來,認為這很可能纔是這縷意識真正想要給後來人看的東西。

在此法之中,修士需要修持一個名為“靈空之印“的章印,此印是取“靈光應性,心照虛空”之意,一旦修成,等若就是在大道之章與本我之間搭起一條用於溝通的橋梁。

修士隻要向裡投入神元,就可由此印來塑造自身的神異器官,屆時照見什麼,那便是什麼,這完全是由修士自身根性來決定的。

理論上說,這會將最契合修士自身的神異器官照見出來。

但實際上很難做到這一點。

這還是因為神元的緣故,因為修士通常不知道到底該往此印投入多少神元,但哪怕你隻是投入少數神元,也會有神異器官出現,可是一旦塑成,就無法更改了。

要知神異器官也是有高下之分的,那些秘傳章法乃是前人從無數失敗之中總結出來的,你走過的路,他們都走過了。所以隻要按部就班修持,最後所塑造出來的神異器官縱然不會太過上乘,可也不至落到下乘去。

可若單靠修士自己去尋,絕大多數情況下出現的都是低弱無比的神異器官,這基本上也就斷絕上升之路了。故是這縷意識在最後鄭重提醒,修士在有選擇的前提下,儘量不要走這條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