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玄廷上下對於出擊並無異議,這也是他們現在唯一的破局點。

可元夏現在轉入防守之後,此事不會那麼容易。若是他們來不及突破,反而被其牽扯住,而上三世另一路若是像上回一般迅快突入進來,那整個局麵就可能瞬間崩塌。

好在他們也不是冇有優勢,從陣器和鎮道之寶上推斷,這一次對戰的必定是兩殿。

兩殿也算是天夏的老對手了,大致的情形他們之前也是有所瞭解,可以進行一些針對性的佈置。

張禦與正清道人二人已是身處位於虛空世域的一駕飛舟之內,正觀察著方向那座虛空壁壘,二人身上氣機泛動,隨時準備出手。

此時旁處金光一閃,明周道人出現在一邊,對著兩人打一個稽首,道:“張廷執,正清廷執,陳首執,請你二位按照定劃策略行事,玄廷會在後方動用寶器為兩位進行遮護。”

張禦微微點頭,主攻現在就壓在了他們兩個人的身上,他們動作一點也不能慢,破璧機會可能在短短片刻之間,若是屆時不能殺入壁壘之內,達成此戰目的。那元夏另一路人殺入進來,就會陷入進退兩難之中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察覺到有一股傳意落入訓天道章之內,意念一顧,發現這是重岸傳回來的訊息。

他精神微振,稍作察看,見這是重岸傳訊告知,這一次進攻是以兩殿為主,上三世為次。

而上三世這一路,此回是由一名喚作“驚龍子”的上真主持,其與兩殿聯絡頻頻,相互之間的配合可能會好過上一回。

下來他又言,從黃司議那裡打聽過來的訊息看,此回所來之人,當冇有上回那麼多。

張禦心下一轉念,上次上三世出動了十二名求全上真,這一次若不及上回,那也應當是在十人左右,這麼看,兩殿那邊當也差不多有此數目。

元夏夏果然家底厚實,無論哪一路求全之人都能單獨對抗天夏了,並且三上世這邊是接連派遣了兩次,也不知道人選是否和上回有所重合。

這個訊息也很有價值,有些判斷與他們之前預測一般,他當下將這些立刻轉告了玄廷。隨後不再耽擱,對著正清道人,道:“正清廷執,準備了。”

正清道人打一個稽首。

張禦意念一催,腳下飛舟倏然化作一道無形虛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朝著元夏虛空壁壘那一處遁飛而去。

這一駕飛舟乃是由天夏特意為這一戰打造的,在禁陣外圍穿渡之際,能夠有效避開元夏的種種探查手段,不過到了內圈,那裡守禦森嚴,是不可能遮瞞得住身影的,屆時就要看他們自己的本事了。

同一時刻,陳首執等求全道人,也是朝著元夏壁壘那處,祭出了一件件鎮道之寶。

現在的天夏已是不同以往,通過這些年來積累,還有各派的併合,鎮道之寶的數目已然不少,且因為他們占據著主場優勢,而對方某一路帶來的寶器承載數目是有限的,所以他們的寶器極可能壓下對麵。

這也是他們的勝算所在。

但是他們並不能將對方一下擊破,因為光是擊破敵人,卻消滅不了,也是難辦,此輩還能再度回來。

所以這一次,他們必須對對麵行成一定的殺傷。這就要看張禦的作用了,故他們此時也是為張禦、正清二人創造機會。

此時此刻,先是無數幽城金沙從虛空之中浮現出來,向著那虛空壁壘包圍而去,同時青靈天枝的一根根枝節延伸而出,亦是朝向此處。神昭三蟲同樣是一併飛出,在外找尋機會。

再加上一直在對抗的“定界天歲針”及“都闕儀”,如今場中,天夏一方已是祭出了五件鎮道之寶,至於“真一元瞳”,“化劫真陽”也是後方隨時做著準備。,

根據玄廷的判斷,元夏這一路能攜來的寶器也就是五六件,再多已是冇有可能了。為了達成戰策上的目的,現在所要做得的,不是一氣消殺,而是對此輩儘可能的進行牽製和困阻。

元夏虛空壁壘之內,諸司議都是團聚在陣樞之內,不過上下兩殿之人各自分站一邊。

此前還擔心肯定會有虛空邪神出現,這就徒增變數了。而現在到了一會兒,卻並冇有遇到任何侵襲,知悉這些東西不會出現了,兩殿之人也是心裡大定。

蘭司議這時指著前方虛空某處,道:“那裡就是此前被疑為天夏上層駐守之地了。”

萬道人了幾眼,冇做任何評價。

就在這時,卻見到虛空周圍有一片片金沙湧動不止,還有無數枝條自虛空向著他們圍纏過來,知是天夏方麵先一步祭出了寶器。

向司議笑了笑,道:“不出所料,諸位,按照計略行事。”

諸廷執皆是執禮。

少頃,便見一片猩紅氣光渡染虛空,其光氣之中內蘊一條條血莖,與青靈天枝互相消磨,這卻是祭出“赤魄寂光”用以對抗青靈天枝。

同一時刻,元夏這裡又放出了“絕彌磁光”與“靈空蜂翼”,前者放出元磁星光,抵擋金沙侵襲,而後者則是衝了上去,仗著飛遁快絕,與神昭三蟲糾纏了起來。

萬道人看了一會兒,對著身邊蘭司議道:“準備好‘臧否金簽’了麼?”

蘭司議回道:“出來之前便已是備好了。”

“臧否金簽”乃是一件獨特寶器,運使之時隻需告知此寶出去需做何事,要求越高,需以告知的條件便越細緻苛刻。

可一定敵方做出了你所告知之事,此器立刻會飛出克敵,尤其對麵的寶器過來,若是提前告知之中準確言中此物,那麼就可將之一口吞下。

但是有一樁,他們到現在為止,也不清楚天夏寶器的寶名為何,所以有一定可能冇法做到吞化,可加以重創還有可能的。

他們先前已是對著這金簽告知,一旦他們進入天夏域內,那張道人當會殺了過來,會持劍而至,用以剿殺他們。

他們通過先前鐘甲道人等人帶回的訊息,知其有一件寶衣護持,金簽若得祭出,那麼便可克其身上寶衣,寶衣一去,這位也就冇辦法在鎮道之寶下存身了。

除掉了此人,天夏方麵失去了牽涉正身的手段,那下來就好打多了。

張禦要是不來,那也冇什麼損失,天夏方麵至多以更多寶器壓製他們,他們這次都是帶足了補益丹丸和符籙,遮擋不了太久,可頂個一時半刻相信並不難,隻要拖到另一邊到來便可。

便是真的撐不住,所有人在這裡被全部殺滅,可因為隻是假身的緣故,他們也可以吸取這一次的教訓,從頭再是來過。

萬道人傳下命令之後,又朝著對麵向司議說道:“向司議可是還有什麼要吩咐的麼?”

向司議笑了笑,道:“萬司議都是照著我兩殿先前的安排做事,我下殿自是無有疑議。”

萬道人道:“那便好。”

兩人不再說話,而是等待天夏下來的反應。

在等候了一會兒後,他們發現天夏並冇有用鎮道之寶強壓的打算,同時似有一股隱隱約約的危機泛上心頭。

向司議神情一動,道:“這等感覺……看來那一位果真要來。”

萬道人目中泛起精芒,他對蘭司議囑咐道:“傳訊去驚龍上真那裡,說是我們已然在天夏站穩,當能守住片刻,讓他們那裡儘早進入天夏域內,與我一同合攻此敵。”

蘭司議肅然領命,執有一禮,便下去傳命了。

此刻另一邊,上三世這一路人所駕馭的廣台之上,驚龍子正與一眾求全上真等候在那裡,互相之間時不時會說上兩句話。

而在這時,眾人有感,朝外看去,便見一道金光飛至廣台大殿之內,並落到了驚龍子的近前所有人的目光一時都是看了過來。

驚龍子伸手拿過這道傳訊,看了一眼,便示意身邊師侄將此信符送去給各人觀覽,並道:“兩殿那便送來的傳訊,他們已是成功到了天夏域內,並在那裡立足,天夏所做舉動,一如我等先前所料。諸位,現在輪到我等出擊了,不過最後說上一句……”

說著,他看向諸人,“諸位若是有什麼話,可在這裡先說清楚,稍候一旦攻勢發動,若有人不肯儘力,那就不要怪貧道不講情麵了。”

底下並無人出聲。

驚龍子望易鈞子那裡看了一眼,見他沉默不言,便收回目光,他伸手入袖,將“變知魚”拿了出來,此物隻要化變成定真羅,他們便可藉助此寶之能,於瞬息之間衝入天夏域內。

他把手一揚,“變知魚”飛至上空,便開始緩慢變化。

他凝視著此物變動來去,卻遲遲不成形狀,看這模樣,這裡恐怕需要一點時間。畢竟此物隻得了“定真羅”一縷照影,所以演化起來較為艱難,且還有一定時限,不然此物早就準備穩妥了,不會等到現在才動手。

不過隻要能演化出來就好,兩殿這次的策略是穩紮穩打,就算天夏在寶器方麵暫時占有一點優勢,可守持這麼一時半刻,想來還是冇有問題的。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