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就在張禦和正清二人方纔駕馭飛舟衝向元夏壁壘的時候,陳首執也是拿到了那“臧否金簽”被破殺後留下的寶蛻。

這東西自然是留在天夏的。

將此收好之後,他正身在此駕馭寶器,同時化了一具化身出來,意念一轉,已是來到了清穹雲海深處。

他將此寶蛻往外送了出去,此物就緩緩飄蕩起來,往高處而去,一直隱冇入了雲霧之中。此卻是交由六位執攝去處置了。

做完此事後,眼前場景再是一變,他進入了一片迷霧之中,前方有一團氣光在閃爍,正是那未曾成形的鎮道之寶。

此前他還未曾拿定主意,究竟要讓此寶變化成何等模樣,需要起到何等作用。

可現在已經有答案了。

元夏若是打通了兩條兩界通道了,並自兩路攻來,那麼他們是很難守住的,除了有清穹之舟守禦的上層或能撐一段時間,虛空世域、乃至內外層界,那都是一攻即破。

因為在寶器總數上的確有所不如,所以多一件鎮道之寶,在這裡麵其實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故是此寶器的定義,當是關鍵時刻能夠起到關鍵作用。

當然此事也不是他一個人的決定,此寶到底該是怎麼演化,此前也是經過了玄廷諸廷執的討論了,現在隻是決定采取這一個方略。

他念至到此,拿出首執印信,往上一祭,有一道光芒自上灑落,那團沉浸在那裡氣光得此照落,便是突然向內一個團聚,一時之間,那裡好像出現了一個無底空洞,正有難以計量的光芒往裡填落進去。

當這等動靜持續了有了十來呼吸後,便倏然一止,好似諸般事物凝固了起來,再是一二息後,聽得悅耳仙靈之音傳來。

隨此聲傳至,原來閃爍氣光所在之地出現了一隻彷彿虛影般的玉盅,隻是周圍有一圈七彩熒光,證實了此物的存在。

他一探手,就從遠處將此物拿到了手裡。他冇有讓此物在自己手中久留,而是抬手把此寶往外一擲,就任其落入了虛空之中。

表麵看去好像什麼事也冇有發生,但實際上微妙的變動已然鋪陳在了天地之間。

元夏壁壘這處,霖道人見那一道浩瀚清光逆湧上來,這一刻,他連自己的感應都是變得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自己派遣出去的四人到底如何了。

他發現不了下麵的變化,但是心中警惕卻是提到了最高。

他發現自己有些失算,他想瞭如何阻礙張禦,但卻冇有去將其餘人算在其中,這下可能要出現變數了。

這其實倒也不怪他,由於張禦掌握著斬殺之能,每一次都是一人衝在最前,故是幾乎吸引了全部的目光,屢次給他們帶來了重大損傷,想不注意都是不行。

可是天夏其餘人,哪怕方景凜的表現可圈可點,哪怕是尤道人這個強硬派,也未曾讓他或者他背後的元夏感到有多大威脅,畢竟天夏其餘人並不具備威脅到他們性命的手段。

而現在他想不注意都不成了。

他在萬道人麵前有了允諾,故是此刻往後逃是不可能了,也隻能選擇挺身而上了,雖然他心中更期望那四人能夠阻擋住二人。

但是這個想法很快破滅了。

一道劍芒從清光之中悍然殺出,直向著他後方的陣樞衝去。

霖道人眼瞳一縮,根本道法展開,試圖影響張禦的心緒,讓後者以為自己乃是相識多年的同道。

他敢站在這裡,也是因為這道法在以往無往而不利,在展開之時,若是不具備相應的道法,很多時候是難以防備的。

即便失敗,在他的道法影響下,張禦也有極大可能忽略他的存在,或者不用殺伐手段針對他。

張禦的大道意印幾乎第一時間感受到了其人道法襲來,他是判明瞭此中可能的作用,對此理也不理,這等扭轉心誌的道法對他幾乎冇什麼用,手持劍器,對著其人一劍斬下。

霖道人大驚,身上陣器飛出護持,同時遁光騰起,向外躲避,然而這等舉動完全是徒勞,劍光一個橫掠,陣器、遁光,身影俱是被一斬兩段,隨後在遁光過去之後,爆散了一團氣光,須臾就冇了痕跡。

萬道人在陣樞之內見張禦已經一劍斬殺掉了霖上真,沉聲道:“退。”

既然擋不住,若不想看著張禦殺過來將他們一一斬殺,那麼就隻有暫時撤回元夏域內了。

可是命令下傳,卻發現底下冇有動靜。他問道:“怎麼回事?”

在說話之時,他已經發現了端倪,兩界通道那裡似被一股力量固束住了,這力量像是在彌合兩界通道,在這等情形下,他們根本走不掉。

在意識到這點後,他斷然道:“那就立刻給我自絕此身!”

此諭令僅是止於在場的求全之人。對於那些尋常元神真人,他不怎麼在意。能走就走,走不了也無礙,隻有這些求全之人纔是關鍵,這些人哪怕實力再差點,也可以駕馭鎮道之寶,此輩纔是有價值的。

可是當諭令傳遞下去之後,發現諸人好似冇有什麼反應。

萬道人感覺到了不對,他試了一下之後,驀然發現,自己居然無法自絕此身,渾身上下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鎖住了。而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他居然半點也未曾察覺到。

這一定是天夏的鎮道之寶!

萬道人反應也是極快,立刻鼓動身上法力,對著向司議轟然推動過來。向司議也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樣一祭法力,向著萬道人推動了過去。

既然自絕不了,那麼他們就彼此相互攻襲,也一樣能達成目的!

這一番攻擊果然有用,在彼此毫不設防的情形下,兩個人的身軀都是轟然崩散,可僅僅隻是一瞬間後,好像隻是光芒一個閃爍之間,他們發現自己又是回到了之前的模樣。

現在著落在他們身上的,正是陳首執此前擲出的寶器。此物名喚“盅玉繭”,

此物一落下,就將範圍之內的一切事物固束在了那一刻,無論怎麼變化,都會歸來到寶器罩定的那一刻,也就是說,此寶從源頭之上掐滅了他們此刻的生死。

這東西其實不是用來進攻的,本質上是用來守禦的。隻是持續時間並無法太過長久,但用在眼下卻是足夠了。

兩殿諸人此刻都是臉色難看站在那裡。

有司議道:“諸位不用慌,我等既然被蔽絕了生死,那麼便是那張道人上來,也一樣無法殺死我等。”

向司議嗬了一聲,暗道:“這卻未必了。”

先前上三世每一個人的氣意照理都是寄托在索神圖上,可並冇有起到任何作用,依舊是被張禦斬殺了,若說其人也能蔽絕這寶器的作用,那也是有可能的。

況且這個鎮道之寶乃是天夏的東西,若配合的好,那麼隻在關鍵時刻把寶器作用收回去就好,想要滅誰不是簡單之事麼?

萬道人此刻沉著臉站在那裡,他暗自可惜這一次冇能帶上“天伯書”,不然還可以問詢一下妥善的處置方式。

現在麵對這股絕對力量上的克壓,他一時也冇有什麼太好辦法,眼前危局似已是到了難以解除的境地,必須依靠另一路的救援了。

有司議這時提議道:“既然此寶可以令我們無生無死,無有變化,那麼我們也可以利用此器之利對付此人,我們這麼這麼多人在此,卻不信敵不過其一人!”

萬道人眼神動了動,這確實是可以的。這不是因為他們合力能戰過張禦,而是從掌握的訊息上看,張禦若依靠斬殺氣機殺敵,那是要積蓄劍勢的。

這意味著其人一定時間內隻能斬殺一人,其餘人則可以進行躲避或者遮擋,根據判斷,這段時間可能是半刻到一刻,那麼在驚龍子那邊到來之前,也最多殺掉二到三人。

隻是他與向司議身為此次主持之人,肯定是首要誅除的目標。

想到這裡,他側首對一邊的蘭司議言道:“蘭司議,若是我戰亡在此,便由你來代替我主持此間上殿大局。”

蘭司議不曾遲疑,執禮應下。

在場之人也冇有人去爭搶這個名頭,因為蘭司議不是求全道人,不會成為首選目標,是最有可能存身下來的。

向司議則不作聲,他身邊的得力這人手這一次安排在了元夏了,而若是他被斬殺了,他也不覺自己再需要去記掛其餘事情了。

就這麼幾句話的時間,陣樞外壁忽然爆開,氣流亂飆,光芒四溢,此中有一道犀利劍氣衝入進來,落在了此間平台之上,光芒若焰展開,一名持劍身影出現在了其中,劍尖斜指一端,袍袖來回飄蕩。

平台上的兩殿之人都是心頭一悸。

張禦一圈圈的環陣之中看去,最中心所在站著四人,外間又有四人,皆是求全修道人,除此之外,外圈還有更多修士,看服色無疑都是兩殿司議。

他心中知道,上三世那一路之人隨時可能到來,憑藉著自己一人一劍,很難儘數殺破麵前這些人,必須進行有一定的選擇,目光一轉,便盯到了萬道人與向司議二人身上。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