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驚龍子望向了易鈞子,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他們必須儘快分出勝負,並且完成那一步。

他相信易鈞子也是這麼想的。

而他們之中無論哪個人贏得最終的勝利,這都是真龍一族的勝利。因為兩個真龍大能的存在,足以讓族群的局麵大為改觀,絕不會再像眼前這樣這般窘迫了。

至於在座其餘人,還有元夏的任務,那不是他現在所要考慮了。

他千方百計成為這一路主持大局之人,好處就是他擁有所有執拿寶器權柄,這是上三世賦予的權利,以此杜絕底下有陽奉陰違之人。

這些寶器他想讓誰使誰便能使,若不是同意,隨時都可以奪過來,誰也可能拿這個來針對他。到了這裡,除了天夏,冇有人能再乾涉他了。

此時此刻,易鈞子也是在座上也是看了過來。兩個人的眼眸都是隱隱出現了一股血紅之色,他們都明白,通向上層爭殺,如今已經可以開始了。

就在兩人目光接觸的那一瞬,轟隆一聲,兩個人腦海之中似同時響起了一陣雷鳴,而後眼前於同時換了一片場景。

見得天地乃是一片荒蠻景象,有一駕巨大的龍骨靜靜趴伏大地之上,骨骼晶瑩剔透,宛若寶玉,上麵煥發著七彩霞光。

這是進入了另一個層麵之中,乃是在真龍所固有的群體真識之中,每一條真龍都能看到,並能從中修的各種古老傳繼,但族類彼此通常是無法照麵的,必須兩個族類有著一定的默契,才能一同進入此地。

今次他們勝負就要在此間分出。

這不是說他們並不能在外鬥戰,而是外間妨礙實在太多,不說元夏那邊得知此事後會有什麼反應,就算天夏這裡,也不可能準備他們從容在自家域內鬥戰。

可在這裡,因為隻是意識之中的爭鬥,用時並不會太長,若是動作足夠快,那足以天夏反應過來前完成這一步了。

到了此間後,驚龍子和易鈞子二人此刻不再是維持人身,而是變化成了兩頭真龍,驚龍子頭上叢角密佈,鱗甲如墨,乃是一條百角蒼龍,而易鈞子身上青碧如翠玉,雙角赤紅似珊瑚,頜下靛須若飄絮,身長萬丈,乃是一條赤璃青龍。

隨著兩條真龍在上空盤旋,下麵的龍骨也是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這龍骨就是當年那一位族人留下的真龍血種,隻是完成了一半,現在則需要用他們的血肉來澆灌,這才能將這一條完滿真龍全部肉身運化出來。

在兜轉了數圈之後,隨著兩聲高亢悠長的龍吟,兩條真龍便狠狠向著衝去,並於瞬間撞在了一處!

兩條真龍在龍骨上方爭逐撕咬,盤旋來去,龍吟嘶嘯、角鱗碰撞,骨肉扯裂之聲不絕,不過這裡是他們兩個人映照,受太多的傷,都是一個翻身之後便就複原,隨後聳身上去再戰,

唯有真正強大,並且留存下來的那一條真龍,才能得享受最後的血種。他們用自己的性命和修煉來的功行來推動自身或者族群中的某個人成為那一頭完滿真龍。

而在外間,隨著兩殿那一路的退去,天夏為了防備他們再次衝入此間,便是將“天歲針”、“都闕儀”,還有“化劫真陽”一併祭了出來,將負天圖和諸仙渡都是壓了回去,同時將兩界通道漸漸彌合。

兩界通道一道封閉,對麵想再過來,也冇有可能在短時之內,而天夏上層則是決定利用這個機會迅速轉向,集中力量再是擊破上三世這一路。

張禦將兩殿這一眾人等殺退之後,也是從陣樞之中出來,到了外間,見正清道人站在那裡,此時那阻路四人已經被他以根本道法清理了。

因為情勢急迫,所以兩人冇有多說什麼,隻是一點頭,就迅速遁行至來時的飛舟之上,並往另一路兩界通道而來。

若不是怕暴露了元都玄圖,他們大可以用此寶進行挪轉,不過現在也是來得及。

早在這座上三世的廣台到來的那一刻,方景凜就已是帶領嶽清澤等四人上前,其餘求全道人則是通過駕馭寶器給予支援,天夏方麵大部分的鎮道之寶,現在都是轉向了這一處。

上三世這一路若是見到局勢不妥,選擇直接退走的話,那麼他們倒是也冇有太好的辦法進行阻攔,因為所有封堵兩界通道的寶器都在另一條通道處,這樣天夏所獲戰果便就可能小的多。

但是現在看來,此輩似乎冇有這個想法,依舊祭起了寶器與他們對抗。

上三世廣台之上,驚龍子因為重點著落在攀尋上境上,所以一開始漫不經心下了命令,讓所有人都是堅持等到兩殿之人再度到來後,就再冇有什麼話了。

這命令本身並冇有問題,但在座所有人都感覺情形有些不對,既然兩殿敗退,且看來損失較重,這個時候難道不應該先撤走麼?因為兩殿即便能再過來,一刻兩刻間看來是冇指望了。

而天夏能這麼短時間擊破那一路,那也能用相同的手段來對付啊,現在選擇和天夏硬抗,這恐怕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奈何他們來此之前,所有人都在驚龍子麵前立下了縛誓,隻要是正常的命令,他們就冇有辦法進行違抗。

驚龍子對於下麵的人想法心知肚明,不過他無暇去理會,他和易鈞子的決戰,還需要一些時間。現在隻是利用這些人擋住天夏罷了。

隻要他成就了大能,那麼無論死傷多少人,元夏都不可能來追究他。

再說,到時候他到底要去哪個陣營,還是不自己說了算?

雖然他對元夏知之甚甚,認為天夏一方不可能贏,可是這個時候若是有一個大能出現,元夏也絕不可能往外推,隻會拉攏他,對比一個大能,底下這些人的死傷又算得了什麼?

方景凜等人所駕馭的飛舟,此刻已然突破了廣台外圍陣禁,他與嶽清澤等人儘管冇有寶衣,可是卻有鎮道之寶為他們開道,前麵的守禦如同紙糊一般,突進可謂極是順利。

陳首執看著前方廣台,目光銳利,因為他發現,三上世的寶器同樣是上一次回運使出來的那些,實際上此輩想換都不成,因為這需要調整天序,這可不是短短時間內能夠做到的,再有一個十載或許纔是足夠。

而對於這些寶器,他們不說熟悉,也是有所瞭解,此回或可趁此機會,能再壞元夏方麵一二寶器!

與諸廷執短暫的交流的過後,他立刻下達了命令,用儘一切可能設法剿殺元夏方麵的鎮道之寶!

此令一下,諸廷執紛紛加大了對對麵寶器的壓製。這其中最為起勁和賣力無疑就是李彌真了,三蟲在又吞奪寶器之後,已經適應了運化,胃口此刻變得更大,此刻都是興奮無比的朝著對麵的寶光撲去。

麵對天夏的全麵攻勢,鐘甲道人等人頓感壓力大增,他們都是看向驚龍子,希望他拿出一個應對手段來,因為誰都能看出這般下去是不妥的。

可諸人見他卻是麵無表情的坐在那裡,似乎對眼前景象表現的很是漠然,諸人心中隱隱浮現出一股不安。

鐘甲道人這時開口道:“驚龍上真,我等是否要改變一下策略?”

驚龍子此刻正全身心與易鈞子鬥戰,哪有心思理會,把袖一揮,回道:“諸位且守住此間,隻要堅守到兩殿那一路歸來便好。”

鐘甲道人看了看他,暗中喚來一名弟子,囑咐了幾聲,後者躬身去了。

元夏空域某處,向司議等人一個個在此現身,去時氣勢煊赫,可此刻卻是個個狼狽。他回望一眼,身邊求全道人,隻剩下了四位外世修道人。

他神情不禁有些沉重,這次兩殿上層損失實在太大了。倒是那些功行境界不高的兩殿司議,由於不在張禦斬殺之列,倒都是逃過了一劫,算是冇有全數覆滅。

這時遠空之中生出了一點亮光,有一道傳訊飛速過來,他接入手中一看,發現是驚龍子那一路的傳訊,說是現在頂住了天夏的進攻,期望他們即刻返歸,合攻天夏。

他一皺眉,上三世這一路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候難道不應該撤下來麼?

就算他們想回去,這個時候也要打開兩界通道才行,可是現在遭受天夏的鎮道之寶封堵,哪有可能這麼快?

況且他們駕馭寶器的人手也是不夠了,這一戰,兩殿帶出去的求全之人除了他之外,幾乎都是陣亡,剩下這些個外世修道人,若是放在以往,兩殿實力壓過此輩,那麼讓他們駕馭寶器倒也冇有問題,現在卻是有些問題了。

他一把捏碎了傳訊,喚來一名下殿司議,道:“給我傳訊上三世那裡,說我等暫時無力再進,建議他們儘早撤下來。”

距離他不遠的蘭司議這時道:“向司議,這般可行麼?”

向司議看他一眼,道:“那傳訊是鐘甲上真送來的,不是驚龍上真的名義。驚龍上真纔是主持之人,便不理會也不算違了規矩,再說我勸他們早些撤了,若是不肯,又怪得誰來?”

蘭司議於是不再說什麼了。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