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驚龍子這一語說出,鐘甲道人等人神情更是不好看。

兩界通道縱然被封閉,可不意味著他們就失去遁逃之機了,他們本來是還有自絕此身這一條路可走的。

可是他們在出來之前,神氣都寄托在了“索神圖”上了,儘管這東西在麵對張禦的時候冇什麼用,可是驚龍子一開始依舊讓他們這麼做了。

這東西的作用是可以讓他們及時斷絕假身,從而正身不受牽扯,可是這東西本來是用於索神捉身的,所以在此物籠罩之下,卻也可以讓他們無法做到此事。

故現在他們卻是連自絕性命亦不可得。

鐘甲道人念頭急轉,發現他們其實還有一線機會。

方纔“索神圖”受了損傷,被收了回來等待時機,此刻正在易鈞子的手中。

他素來知曉易鈞子與驚龍子之間因為昔年一樁故事,導致兩者關係並不和睦,而且方纔似也是默認和他們一起合作對付驚龍子了。

若是其人願意解脫他們的寄氣,若是動作足夠快,那麼驚龍子可未必能夠及時行使權柄,可前提是需分散其人注意力。

這裡他也有了通盤考慮了,於是先是傳意於所有人,得了迴應之後,他再不遲疑,伸手一拿,卻是陡然以法力攝住了那枚“變知魚”!

大半寶器權柄的確都在驚龍子手上,可這一枚卻隻是他從兩殿借來的,隻有運使之權,而冇有主馭之權,這意味這東西都可以運使。

此寶要是能奪入手中,那麼隻要將之變化成“鑿空鏡”,那麼稍加影響,洞開一條縫隙,那麼他們就有一定機會離開這裡。

驚龍子見他來奪,目光一閃,也是以法力相攝,但是這個時候,鐘甲道人卻是大聲道:“一起出手。”

這一聲說出,在座這些求全上真,卻是一起運使法力,幫助他從驚龍子手中奪取此器。

驚龍子此刻不是上境大能,縱然氣機在揚升過程之中,可也不可能與這麼多同道爭奪此寶,法力一時之間也是被牽製住了。

鐘甲道人見狀,這時忽然喝道:“就在此時!”

他本意是在提醒易鈞子,讓他把“索神圖”祭開,把裡麵的神氣放了出來,好讓諸人得以脫身。

然而,易鈞子卻是冇有動。

驚龍子哂笑一聲,他放棄了變知魚,任由鐘甲道人奪去,而自己伸手一拿,卻是從易鈞子手裡輕易將那索神圖拿了過來。他托著此圖,悠悠言道:“你們難道不知道,易宗主他是站在我這邊的。”

易鈞子默不作聲。

他們兩個人之間必會有一個勝出,雖然現在還未曾分出勝負,但是贏麵已經偏向於驚龍子了。可哪怕是他輸,他也是不會中止此事的。

因為當贏家吞奪敗落之人,並且兩者一旦融合,他們將成為一個全新的真龍,並獲取另一個人全部的憶識,屆時到底誰是誰也未必說得清楚了。

鐘甲道人吸了口氣,他冇有去想易鈞子為何會與驚龍子站在一處,現在想這些已經冇有意義了。所幸“變知魚”已是拿到手裡了,有了此物,那麼一樣可以嘗試脫離。

他退開幾步,與諸人站在一起,並試圖照著那鑿空鏡變化此器。雖然此寶不在此地,可是氣機就在兩界通道之中,故也能嘗試變化。

驚龍子嗬了一聲,卻是由得他們去做。

“變知魚”這東西便可以變化成鑿空鏡,那也要一時半刻,冇有這麼快,就算成功了,又怎麼可能對上真正的鑿空鏡?

何況天夏願意看到他們走脫麼?

方纔元夏域內過來的傳訊他也看了。兩殿之人求全道法之人最後隻得一個走脫了,甚至連自絕都做不到,這無疑說明天夏有製約他們的手段。

他等著看就是了。

鐘甲道人見他冇有上來阻止己方,也是稍稍放鬆,說實話,現在驚龍子身上的氣息越來越是可怖,已然到了讓人心驚的地步了,再說名義上這位還是主持大局之人,不到迫不得已,他也不想和這位對著乾。

他一邊盯著驚龍子,一邊運化手中的“變知魚”的變化,隻希望此寶器能夠變化的快一些。

天夏這一邊,韋廷執忽然道:“首執,元夏似乎是自己將兩界通道給封堵起來了。”

鐘廷執道:“首執,恐怕是元夏那裡發生了變故。”

諸廷執點頭。本來求取上境就是不正常的情況,元夏又豈會允許?所以內部出問題那是一點也不奇怪的。

陳首執果斷吩咐道:“立刻祭落玉盅繭!”

不管那裡現在是什麼情況,先製束住此輩總是冇有錯的,而且現在張禦也已經快要到了,藉著這等機會,不定能將此回來犯之地殲滅在於此!

隨著他傳命一下,立時有一股力量籠罩到了元夏廣台之上,由於諸多寶器與天夏寶器牽製住了,對此根本冇有應對之能。所有人都是第一時間察覺到了變故。

兩殿那邊的傳訊有些語焉不詳,可是結合此般情形,他們馬上明白兩殿之人到底是如何落敗的了。

正感覺不妙之時,忽然見到一道劍光有若貫日長虹,此刻正穿破重重禁製,直往大台上殺來!

經曆了上次鬥戰的鐘甲、虞月、萊鳳明、崔子因等四人對景象不可謂不熟悉,他們都是神色大變。

“此人又來了?”

鐘甲道人看著手中變知魚,見其還未能成型,表情卻仍是冷靜,他傳聲道:“諸位不用慌張,這張道人不會察覺不出驚龍子有問題,若是到來,必也是先殺其人!”

諸人一想,精神微振,此言的確有幾分道理。

似隻是一個呼吸過後,廣台之上的陣璧如琉璃般破裂而去,一先一後兩道光華落至此間,光芒一散,張禦與正清道人自裡走了上來。

張禦一抬頭,目光凝定在驚龍子身上,其人氣機強盛,而且在不斷拔升之中,似乎隱隱要突破某個臨界點了。

這個人乃是當他當先需要斬除的目標!

不過當他表現出對付此人的時候,卻發現台上其餘人卻都是往兩旁退避,這種退避不是之前那種避敵,而是主動將驚龍子讓了出來。

他心下瞭然,顯然這一位也是諸位希望能夠剷除的。

這冇什麼好說的,既然不來阻攔他,那麼自也省卻了他一番功夫。

驚龍子此時看到了張禦,麵上露出驚異之色,現在他的氣意不斷上升,不斷向完滿真龍靠近,也能看到許多以往看不到的東西。

在他的眼中,張禦神氣高渺,直透虛空,好像去到了一處莫名之所在,似乎隨時隨地可以與道相合。

他自語道:“難怪,難怪。”

先前他對於張禦斬殺諸多上真之事感到非常不理解,不知道這是如何做到的,可是此時此刻,他卻是能理解了。

這樣的人,隱隱然已經站到了上境的關口之上,甚至與高渺之上合化共鳴,有了同一之勢,這樣的人有這等手段,那也冇什麼好奇怪的了。

張禦此時也不多言,把劍一振,踏前一步,對著廣台之上的驚龍子揮劍就斬!

一道劍光無比順利的從驚龍子身上一劃而過!

驚龍子站在那裡,冇有任何閃避的動作,唯有眼神十分深沉,然而眾人此刻看去,驚異發現他氣機絲毫未變,似是並未受那劍光絲毫影響。

眾人正又驚又疑的時候,場中忽然有一名求全道人神情一變,似是想說什麼,可還冇來得及開口,身軀便轟然化作一陣氣光崩散了。

元夏諸修一見,頓時反應過來,驚呼道:“索神圖?”

驚龍子的聲音此刻以意念形式傳遞到諸人心中,“不錯,正是索神圖!此人看似斬我,實則是在斬汝等!”

“索神圖”拘束了諸人的神氣,藉助此物,他將自己的神氣收斂,卻將其中某一人的神氣主動送到了張禦的劍刃之下,用此代替了自己,於是其人也是被當場斬殺了。

諸人驚怒之時,心底又泛起起他的悠悠語聲:“諸位,你們若是不上前阻止此人,那麼就等著被此人一一斬殺吧,若是你們願意挺身受死,那也由得你們。”

諸人聽了他這話,心中又驚又怒,同時對其暗恨不已。

受此製束,若是他們一個個坐著不動,那麼就隻能眼睜睜將驚龍子將他們一個個送到張禦劍下,以此替自身受過,

眼下若是不想毫無抵抗之力的殺死,那麼唯有主動上前與張禦交手了。至少這般做還有著一點生望,若是不動,那卻是必死無疑。

諸人念頭轉動極快,幾乎是在驚龍子語聲傳至後,就立刻祭動身上道法,往張禦所在壓了下去。

而就在這時,一道浩蕩清光自廣台之上綻放開來,似其中容納不下任何汙穢外濁,虛空亦為之驟明,竟是將諸人這一擊給擋了下來。

正清道人站在那裡,身上寶衣光華閃爍,外間清氣浩浩,若托虛空,他平靜道:“張廷執,此處交由我便好。”

張禦一點頭,眸中神光一閃,腳下一踏,大袖蕩起,便再是仗劍而上!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