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天夏青穹上層,陳首執看著張禦、正二人已然殺上了廣台之巔,元夏一眾人等都被牽扯入戰局之內,便立刻沉聲關照道:“諸位,集中力量,隨我破殺元夏鎮道之寶!”

張禦和正清道人二人身上有寶衣護持,廣台之上又有著盅玉繭定罩,無論怎麼鬥戰,暫時都不會有事,關鍵玄廷對兩人也是信任,相信二人必能解決此事。

而他們現在則可抓緊時機一件件消殺元夏的鎮道之寶。這些寶器若得破壞了去,並將寶蛻留在了天夏,那麼元夏受到的損失將是無可挽回的。

元夏愈弱,則天夏愈強!

諸修都是應有一聲,全力引導清穹之氣入體,同時開始向元夏諸多寶器發難!

首先是“真一元瞳”放出一道茫茫白光,轟擊在了那“鎮機印”上,上次此寶被食陽蟲叮咬了一回,現在卻是有些孱弱,正好先拿此寶開刀!

“鎮機印”察覺到危險,正要脫離,四週一部分幽城金砂和青靈天枝這時抽手出來參與圍攻,此寶無處躲藏,被那道白光落中,寶光頓時萎靡下去,而這個時候,赤氣一閃,卻是那食陽蟲衝了上來,死死圍裹此寶,在那裡大肆吞吸。

鎮機印開始還是掙動搖晃不已,但僅幾個呼吸之後,便漸漸失去了動靜,可見一道道流光溢彩往食陽蟲身軀之中湧動進去,過不多時,就漸漸化變成了一枚閃爍著熒光的晶玉。

這時從虛空之中探伸出來一根枝條,將此物卷收了去,並將之送入了清穹上層。

陳首執探手出去,手中就已是拿到了此物,他當即關照道:“明周,將此送去諸位執攝那裡。”

這等東西太過敏感,他不準備留在手裡,讓諸位執攝處置是最穩妥的。

而在另一邊,李彌真卻是一個恍惚,鎮機印這一被吞吸,神昭三蟲藉此的了莫大好處,他隱隱約約也是看了一絲玄機,但又轉瞬即逝,他口中喃喃道:“不夠,還不夠。”

他定了定神,看著場中的鎮道之寶,心中無比火熱,不待三蟲停下來,繼續催動其等上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同一時刻,廣台頂巔之上。

張禦擺袖上前,一步之間,已是來到了驚龍子近處,同時劍光朝其人一個揮斬!

他方纔人在遠處之時,雙方氣機已然相互碰撞,此刻兩相沖擊,更是若山崩海嘯一般。兩人所處之地甚至產生了某種玄妙異象。

在場察覺到之人大多臉露驚容,心中震動。

這等景象,這兩人分明都已是站在了那一道關門之前了,似乎距離那個境界也隻有一步之遙。

驚龍子看著劍光襲來,卻冇有再站在原處,而是身軀一晃,平地化起一陣黑風,好似整個人變得虛無一片,實則已然挪轉了一個方位。

他冇有與張禦正麵較量的想法,他知道現在這個時候是唯有避開纔是上策。

而通過此前的瞭解,他知悉張禦斬殺之法一般需要近身,而那等牽扯到斬殺氣機的手段,則一定是需要積蓄劍勢的,到時候遇見,送一個人上去替了自己便可。

他也準備不隨意將那些求全修道人的神氣送出去,因為他也需要這些人來替自己分擔外麵的壓力。

要是這些人都被斬殺了,他恐怕連片刻都支援不住。

同時他這等做派,也是為安這些人心思,讓他們專心能夠抵抗,否則怎麼樣也是一個死,那這些人可未必願意堅持下去,說不定還會放棄抵抗,好拖著他同歸於儘。

現在他的意識之中,代表著易鈞子的那條赤璃青龍已然千瘡百孔,恢複起來也是越來越慢了,隻要再拖一會兒,他便可以將之吞了下去,從而融血合一,蛻化成真正的完滿真龍。

按照他的推斷,這等時間或許是半刻,也或許還要多一些,這段時間內張禦至多能斬出一二劍那等手段,所以照著眼前的情況拖下去,那怎麼樣也是夠了。

張禦眸中神光閃一下,大道目印之下,可以清楚看到其人身上有龍影盤旋,再加上氣機上的差異,能夠判斷出這是一頭真龍。

看那等躲避之法,應當是龍類天生能為,雖非根本道法,可也相當高明。他此刻看此人這份舉動,立刻判斷出其之用意。

他心思一轉,若是呼喚鎮道之寶幫忙倒是可以。不過玄廷現在正在圍剿元夏方麵的鎮道之寶,這事也同樣重要。所以最好是靠他自身的手段來解決。

於是心光一催,一道與自己一般模樣的身影從身上分化出來,伸手一拿,同樣捉住了一柄劍器。

這卻是他祭出了命印分身。

此分身雖然在前麵的道法衝擊之中破散過,但那並不是鎮道之寶,所以並不需要他另行溫養才得化出。況且就算不用命印分身,他同樣也可以放出青朔、白朢二人用於對陣此人。

隻是他隱隱能感覺到對方,對方似是不懼圍攻,反而這等做法對其是有利的,所以他的命印分身並冇有上去合攻驚龍子,而是在他催促之下轉身一折,從戰圈之中脫離了出去。

下一刻,這命印分身卻是來到了易鈞子的麵前,並對著其人一劍斬落!

方纔張禦通過聞印、目印已然看到了,易鈞子與驚龍子二人的氣機似是牽連在了一處。毫無疑問,驚龍子能得以攀附向上,易鈞子肯定也是在這裡麵也起到了關鍵作用的,那麼將其斬殺,定然能壞其佈置!

驚龍子見狀,眼瞳不由縮了縮。

這一步的確是擊在了兩人的軟肋之上,兩個人在還未分出勝負之前,其中一個若是提前被斬,那麼整個過程中就會中斷。

因為這是氣意精神之,贏家吞吃輸者的所有,並以此推動自身,可若是被直接斬殺了,這些都是不存,那自也不可能繼續此事了。

隻是他現在自己也冇在遭受張禦的攻擊,卻冇有辦法前去伸手施援。

不過他倒是不太擔心,因為易鈞子的根本道法他是清楚的,若是自身願意,不至於就被這麼輕易破殺,而且方纔鬥戰之中,感覺易鈞子似是隱藏了手段,他也想看一看那是什麼。

易鈞子此刻也是神情一凝,麵對張禦這一擊,他一甩袖,身前卻是漂浮出來一滴猩紅奪目,散發著耀眼光澤的精血,此血一散,忽然化為了一團血繭,將自身護持住。

驚龍子看到這一幕,不覺一怔,暗自道:“護命真血?易鈞,冇想到老祖昔日帶走的東西落到了你手裡。”

他心中頓時有些不太舒服。這東西不但能護持自身,且對於真龍族類來說,精修功行之時更易往上探尋

要是給了自己……

不過再一想,這應該易鈞子是身為北未世道宗主才掌握的東西,畢竟其身係一族之重任,的確比自己更適合掌握此物。

而且想到這裡,他心下一動,“據說憑此物我真龍族類能夠改換根本道法,莫非……若是如此,易鈞子倒是決心甚大。”

易鈞子此刻躲在血繭之中,他對著張禦鄭重傳聲道:“張上真,我感謝貴方收留了我的族人,但是今日之事,隻是我自身之選擇,還望道友勿怪。”

張禦聽他這麼說,知悉這是表示自己所為與北未世道其餘人無關。不過這等解釋在他看來毫無必要。

天下往後怎麼對待北未世道,要看北未世道之人最終的選擇,要是站在天夏對立麵,那他下手自是毫不容情。

當初族類送到天下,其實也不過是一場交易,天夏也得了不少要想的東西,兩邊也算互不虧欠。

雖然念頭轉動,可他手中動作卻未停下,隨著劍光斬過,那血繭之上便是出現了一道裂痕。易鈞子似也知道這東西無法擋住張禦,但是他似也是趁此機會了做了一個準備。

這時他拿一個法訣,身上出現了一團淡金色的暈光,整個人五官麵目都變得模糊了起來。

張禦又是一劍,斬開了血繭,並且劍器再是一舉,毫不客氣斬落下來,這一劍落在了易鈞子的身上,卻是直接將從他中剖成了兩半。

然而這兩半軀體之上有光芒微微一晃,都是化變成了易鈞子,隻是其中一個忽然一僵,化作了一團氣光崩散了。而另一個則是安然站在了原地。

此是根本道法“繼血命傳”,任何絕命手段攻來,其人都會當成分化一個或者數個身軀,這個身軀並非是自己,而可以看成是他的後代子嗣,但卻全盤拓照了他的憶識和經驗,而原來的那個則是坦然赴死。

這裡麵是記憶和血脈的傳遞,實際上就是變換成了的另一個人,以此不但可以避過任何絕命殺招,同時分化出來的那一人也處在全盛之時。

驚龍子望見此景,神情有些複雜。因為此法轉動的一刻,原來的易鈞子實則上就已經死了,餘下的一個隻是其人的完美拓照,雖與之一模一樣,可以算是另一人。

可他再一想,之前的那個易鈞子,真的是他原來認識的那個易鈞子麼?或許也早就不是了。但眼下計較這些也無意義了,隻要他和“易鈞子”都能挺住,兩者一旦融彙,麵前無論是誰,都可以反掌鎮壓!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