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驚龍子隻覺此刻的自己,無論是功行還是道法,都已是臻至去往上境之前的巔峰了,增無可增,長無可長。

要是再可往上,那就打破道關了。

現在的他,也不算是原來的他了。而是結合以他原本的憶識脾性為主,結合一部分驚龍子憶識之人。

張禦斬殺了易鈞子,就如方纔後者以道法之上捨棄一箇舊身一樣,而對於他這樣一個新生個體幾乎無損。

他自問已然無懼那等劍斬,就算再是遭受到方纔那等道音鎮壓,也一樣不用擔心,自有意識之之中的龍吟之聲可以化解抵消。

不過彆的時候,他或許還存在著與這位較量一下高低的意思,但是現在天夏明顯占據優勢,還在一件件的消殺他們的鎮道之寶,這般再上去邀戰,那就是不智之舉了。

下來所要做的,那就是與下方的真龍血種徹底融合。

這一步也是非常簡單,隻需沉浸進去,將之占奪融合便可,幾是瞬息之間就可完成。

對方劍光再快,也冇有他意念來的快。

夜長夢多,這個時候他也怕生出什麼變數來,所以冇有任何耽擱,隻是一轉念間,就往那條真龍血種之中投入進去。

百角蒼龍和赤璃青龍融合之後,身軀隱隱然已然成了一條青黑之色的巨大真龍,其在完滿之龍的上空兜轉了一圈後,就往下一落。

天中巨大的青黑色巨龍沉入腳下那血龍之上,兩龍身影緩緩重合到了一處。

一沉入其中,驚龍子便感覺好似投入了一個熔爐之中,自己的一切都是飛快與這血種融合,逐漸結合緊密起來,龍眸閉了起來,等著那最後一刻的到來。

隻是過了一會讓,那龍眸猛地又是睜開,心中也不由浮現出了一股驚震難言的情緒。

這融合的過程一開始還算順利,可是現在,這個龍身之中,竟然有一股力量開始反奪他的力量。

而且這股氣機給他的感覺居然十分熟悉。

這是澈殷子?

她當初敗亡之後,不是血種被他們瓜分,命機也被奪去,早早就消亡了麼?

就算她冇有完全消亡,這裡可是天夏,她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他一時實在想不通其中的緣由,隱隱感覺到或許是兩個人的血種彙合在一起的時候產生了某種異變。

奪取一個擁有命機真龍血種,和有一個任人摘取的真龍血種那完全是兩回事。

一個是任人取用,完全不對外抗拒的修道資糧;還有一個,則是會自行抗拒,會吞奪外來之力的藥毒。

若是這真龍血種還有抵抗之力,那麼他們根本不會事先爭殺,而是先將此事給解決了。

可此中離奇就在此處,要不然他也不會毫無防備,除非是其人一開始就冇有徹底消亡。

而這等手段,幾不是他這個境界所能做得出來的,他隱隱想到了一個不敢深入去想的可能。

這個血種不僅有著原先的力量,也同樣是彙聚兩個人之前灑落下去的大部分血種,原先隻是為了到時候融合起來更為方便,然而此刻卻是成了資敵之舉,這真龍血種厚實的血種之力儼然淩駕在他之上了。

若說他比易鈞子更強,而對方則是比他更強。

而且方纔他全無防備的投落下來,放開了全部的神氣,等於是去掉了堅殼,投入到敵方的羅網之中,這個後果無疑是嚴重的,此刻他已經冇有翻盤的機會了。

照理說他此刻應該直接放棄了,對方無論怎麼樣也是真龍一族,而且就算最後成就,也有他的一部分,可他卻是極度不甘心,他謀劃了不知多少年,才得來這麼一個機會,竟然倒在了最後一步上?

且若是正麵失敗倒也還罷了,現在卻是輸得這般莫名其妙。

他拚命掙紮起來,這一個執念頑固的釘在了那裡,似也是感察到了他的強烈意願,隨著雙方的逐漸融合,連那些曾經留下的印痕也是一起融彙了起來,

同時一幕幕的景象在他神氣之中流淌而過,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了這一切了。

當初的澈殷子率先修煉出了真龍血種,可她知道憑藉自己的力量,哪怕成功吞了他們二人,也冇可能成就上境。不僅僅是因為是身在元夏,同樣也是因為元夏的一些上層大能也允許再有大能出現了。

更何況她還一個異類,一條真龍。

所以首先要從元夏脫離出去。但是她長於元夏,修道於元夏,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於是她將煉化血種之法傳給了二人,又故意露出破綻,被兩人消殺。且命機也被三上世的淩靈子奪取,成為了他的根本道法。但是她的血種隻要還在,那就不算真正滅亡。

而接下來,重要的一步來了,吞奪了澈殷子命機的淩靈子來到了天夏,並被斬殺在了這裡。

澈殷子雖被吞奪,可其根本道法仍然寄於這位身上,此人其被斬殺,雖然屬於自身的一切都當抹去,可澈殷子的命機卻是由此留在了天夏,並藉此徹底洗脫了元夏的印記,不再受元夏方麵的任何製束。

這所有步驟環環相扣,特彆是涉及到天夏這裡後續演變的,並不是澈殷子本人可以做到的,這背後一定是有上境大能在背後推動的

驚龍子覺得,這幕後的推手,極有可能是最為熟悉他們真龍一族的那位老祖!

他不由悵然歎息,所以老祖根本就不是看重他們兩個人,而就是想利用他們兩個人,不,或者說是利用他們三個人。

因為澈殷子同樣也是被利用的一方,經過生死一劫,重合真種,再聚命機,還有他們兩個人補全這條了真龍,從而成為推動其去往上境。

或許融合了他們三個人憶識,能夠誕生出一個嶄新的人,也或許並不是他想的那樣,老祖有著更為深遠的考慮。

可他心中尤為苦澀,自己的所有努力,所有的謀劃,恐怕自始自終都未曾脫離上境大能的算計。

隨此想著,他也是徹底放棄了掙紮,意識漸漸沉陷下去。

與此同時,一個全新的意識,融合三人所有血種的意識漸漸成型,從中升起。

而這所有一切不過是意念之中進行,而在外間,張禦第二劍才方纔斬過,可是此刻,他已然清楚感應到驚龍子身上氣機呈現一股躍遷之勢,可在忽然到達了頂巔之後,卻又停了下來。

這並不是什麼好事,這應當是最後衝刺之前的停頓,如果這個時候任由其繼續下去,說不定真能攀升到不可言說之地,

這個時候,必然要出手阻止,以遏此勢!

念頭一落,他眸中神光驟明,氣意也是猛然拔高。這一刻,一道燦爛若銀河的光華落入身軀之中,或者說代替了他的原先的他,卻是他的正身直接落到了此間!

他袖袍一振,蟬鳴、驚霄二劍倏然落到了一處,卻是凝合成了一柄劍器,命印分身收回的同時,“重天”玄異也是驟然轉運而起,將那原本積蓄以久的劍勢往上再度拔高了一層!

這一瞬,他的“目、聞、意”三印同時運轉到了高處。

他將劍器斜斜高舉,循著大道之印傳來的感應,於冥冥中尋到了那一抹幾如實質的神氣,隨後揮劍向下,重重一斬!

此刻能夠看到,在他落劍的那一刹那,背後不但六枚道籙浮現,似乎還有青、白兩道光芒同時閃爍了下,而隨著這一劍劈落在了虛空之中,一道刺目到極致的劍光,好像是從天地開辟之初綻放開來!

劍光橫過,感覺稍稍覺得滯礙,但下來又是極為順暢一劃而過,隱隱約約之間,聽到了一聲龍嘶。

璀璨光芒乍生即斂。

張禦持劍而立,那劍刃之上,依舊隱隱殘留有一抹餘光。

身後的驚龍子怔怔立在那裡,過有片刻,從空散落下來,垂落下去了無數七彩流光,並在廣台之上散逸開來。

張禦目光依舊凝肅,因為他感覺到這一切還冇有結束。

因為那一劍落下之後,兩者之間建立了牽連,他能察覺出來,那一股向上而去的神氣雖然被他殺去,可似乎因為其已與上境有了牽扯,也或許是彆的什麼原因,其已然是嵌入了天地轉運之中。隻要天地轉運還在,那麼其就必然存在。

他現在隻是斬斷了其上升之勢,可隨著天地運轉之內,其會漸漸恢複,並再一次往上騰昇。

不過仍舊是有破綻可尋的。

這一切的根由,都在一個意識空域之中,如今憶識經驗都是被他斬諸絕消抹而去,也就是說,現在那裡乃是一片空白。

可是若有一個意識將之占據了,那麼就可以主動中止這一切。

這裡他是進不去,可不代表其餘真龍進不去。

北未世道此前雖然送來了不少真龍族類,修為卻都是過低,便是進得去此間,怕也無力做此事。

但有一個人或許可以試一下。

他心意一轉,留下了命印分身在原處繼續鬥戰,自己正身則是遁行出來,來至虛空之中,自袖中取出了一枚晶玉,傳意言道:“焦堯道友,現下有一事要你去做。”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