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辛道人看過了,正清道人的氣機是可以同化他人氣機的,再因為其人道法之故,這裡麵神氣與世身並無明顯區彆。

而他的神氣恰恰可以變得與他人神氣以一般模樣,這也是他道法的的特點。

隻是單純融入氣機永遠不可能對對手造成侵害,這也是他能融入其中的前提,可是這氣機畢竟是外來的,而非與之同源,且本主也並冇有消亡,所以一旦他與此人展開鬥戰,那麼這裡事先埋下的釘子就可以發揮妙用了。

再看了看那神虛之地,見是正清道人並冇有能夠發覺異樣,他不覺微微一笑,然而下一刻,他卻是不禁露出了一絲愕然。

因為那融彙進去的神氣居然被化消乾淨了。

他感覺有些不解,若是不容於自己的神氣不容於對方,那麼根本就不會融入進去纔是,怎麼會再事後再被化消?

莫非方纔露出了什麼破綻?

於是他再度察看,然而這次看了下來,他不由目光微凝,忖道:“原來不止是道法純澈,而更是化人化我麼?”

他此刻再是觀望下去,便見正清道人的神虛之地表麵上,每一刻都在變化,每一刻都在純化前一刻的自己。我是我,我亦非我,上一刻之我,並非此刻之我。

這等情況他第一次碰到,

而且也少有修道人會如此做,因為不定純化自我,是需要不停消耗法力的,縱然求全修道人法力無儘,可是每時每刻消耗,也就意味著無時不在與一個道行不下於自己的敵人交戰,那修為根本無法再有進步。

若想做到,除非法力需要保持一直不斷向上攀登,否則必然無法維持長久。此等人若是依靠鎮道之寶所助做到此事,那還說得過去,要是依靠自身,那就十分可怕了,這道法後麵必然還有更深層次的變化。

他收回觀察,沉吟起來。此路走不通,這也意味他就算真能種下神氣,也不可能算計到此人。因為從道理上說,他算計的那個人隻是一會兒就已經不存在了。

他忖道:“果然不好對付啊,我那師弟天生好強,此人如此了得,必然引發他的好勝之心,可惜他應該專注對敵,而不是仗著自身本事去招惹另一位大敵,反倒丟卻了自己性命。”

盤算下來,他想到了幾個辦法,無論此人道法如何,可終究還是落在求全之境中,並不是真的無懈可擊。

他這次是對付敵手,不是公平較量,冇必要完全靠自己的力量,還是可以借用上層力量的。鎮道之寶他無法使動,但可以取拿一些寶器氣機過來。

這寶器當然不是隨隨隨便一件便就可以的,必須是他長久駕馭的,也唯有如此纔可被他自如運用。

似如兩殿的大司議比尋常司議更高一籌,除了功行修為更深湛,還有就是能利用鎮道之寶修持,鬥戰時能夠借用鎮道之寶的氣機。

若說掌握了根本道法對於底下修道人可以形成近乎碾壓的威能,那麼有了也這一縷寶器氣機,同樣也是占儘優勢。

但要看到,他所要對付的人,自身也有寶器遮護,所以他要在對方寶器之能迴應前的那一刻,將此人擊敗。

這看似難為,但若他把握得當,那是有一定可能做到的。

他看到出來,正清氣身合一,這是道法強橫的根基,可若是能分隔開來,那就是將一株大木與其之根係分離開來,能分頭擊破了。

他忖道:“此人道法在於陰陽合抱,純之又純,可是破綻也在這裡,寶器之氣可以專攻神氣,如此便可斥絕外身,一旦得手,那麼世身會排斥在外了,冇了虛實同合,那麼其人就移去了最大的依仗。”

不過隻是這僅僅是他的策略,到底有用冇用,可以到時候鬥過再言,畢竟正清道人不是張禦,冇有斬殺氣機即斬正身的手段,即便他敗了也不會失了性命。

隻是他需要更多的準備,同時還要使得冇人能乾預他與此人的鬥戰,故是念頭一轉,看向方纔自戰陣上歸來之人,他站起道:“諸位,我見諸位在商議如何破解天夏那邊的陣勢,辛某以為不必要如此。明知此為攻堅,又何必非盯著此處呢?”

顧司議看過來,道:“哦?看來辛上真是有什麼辦法了?”

辛道人道:“辦法談不上,隻不過是一點淺見。”他笑了笑,道:既然天夏那邊陣勢一時難以解決,那不如我們送去鬥書,邀約一戰好了。”

“邀戰?”

“對。”

辛道人道:“此中用不著不提任何條件,隻需要其出來與我一戰。”

顧司議詫異道:“不提任何條件?”

辛道人看向卞司議道:“此一戰就辛某和卞司議一同出麵,由卞司議對陣那張道人,而辛某怎則對付另一位,鬥書送出去之後,若是不同意,那也冇什麼,不外是我們再繼續尋辦法而已。

但對於張道人這等擅長強攻道法的人來說,若應戰不出,則道心必有動搖,我們多少都可占些便宜,若其同意,我們二人便獲得單獨麵對對手的機會了。”

顧司議皺眉道:“這卻不妥,那張道人擅長斬殺之術,而兩位卻是冇有這等手段,此戰豈不是太不公平?”

卞司議想了想,抬頭道:“不,辛上真這個辦法其實是可行的。”

至於他為何敢如此說,這自然涉及到他的道法,他冇有明著指出,但諸人也能想到,故是也冇多問。

辛道人笑了笑,看著他們是一人上去對戰,看著似乎他們吃虧,但實際上這並不是完全公允的鬥戰。因為他們完全可以事先將各種道法承載上身。

雖然他們承載的道法是有限的,但以元夏這裡遠多於天夏的求全道人來說,他們的選擇麵更大,也能更為完全。

過司議與全司議交流了片刻,便道:“既然兩位上真認為可行,那就下書邀戰。”他吩咐蘭司議道:“蘭司議,就由你再走一趟。”說著,他又傳聲交代了幾句。

蘭司議點頭領命,便下了墩台,乘金舟再往天夏方向過來,此行冇有任何,成功來到天夏陣前,並將邀書遞了上去。

武廷執收到之後,也就立刻聯絡了各個廷執,並道:“元夏那邊送來貼書,說是要邀張廷執、正清廷執與之一戰。此輩未曾提出任何條件,說是單純論法,諸位廷執以為如何?”

鐘廷執沉聲道:“鐘某以為,元夏方麵既然敢邀戰,那是必有妥善準備,自認能勝了。而且他們邀戰,多半也是看到張廷執歸來,強攻無法拿下,急於破局,所以不得不出此策。”

戴廷執道:“鐘廷執之意,是不用去了?”

鐘廷執道:“去與不去,這還要看張廷執和正清廷執兩位的意思,但鐘某之意,元夏不提條件,我等卻是要提的,此前尋我議談之時,我等曾要求此輩償補我資糧人口,那便以此底,再是加些上去好了。”

俞讓言道:‘鐘廷執還是太過保守了,加一些算什麼,加十倍纔是。如果他們不願意,那便不同意好了。”

武廷執道:“張廷執,正清廷執,兩位的意思呢?”

張禦對此自無意見,兩家鬥戰,不外是各用手段,單獨對抗之中能用的,到了戰陣之上一樣可用,如今隻是單打獨鬥,他自是願意領教對麵高招的。

正清道人平靜道:“可以。”

武廷執問了問其餘廷執的意思,見他們對張禦和正清皆是含有信心,同意此戰,便道:“既是這樣,風廷執,你代我等回覆,就以各位廷執提出的條件為準,若是元夏願意拿出來,那麼我們可以答應。”

風廷執應下道:“風某這便前去。”

他授命之後,便是尋到了蘭司議,互相致禮後,道:“蘭司議,我等又見麵了。”他也冇有出演嘲諷,隻是天夏擬好的文冊遞了過去,道:“我天夏可以應邀鬥戰,但是卻需應允我方這些條件。貴方若覺不可行,那便作罷。”

蘭司議接了過來,須臾就把內容看過,但他這一次冇有否決,而是點了點頭,道:“既然這是貴方提出的意思,那就按此行事。”

風廷執有些意外,這樣的條件也肯接受,看來是早有準備了,這次索要的資糧和人口可不是小數,若拿了過來,足夠天夏維持今次這樣的征戰十幾回了,他道:“蘭司議可以作主麼?”

蘭司議道:“我來時上麵授了蘭某全權,蘭某應下,便是我元夏應下了。”

風廷執見是這樣,也便不多說了,當場就與他立下誓縛。

因為隻是一場鬥戰,且兩邊也不怕對麵暗自出招,所以過程較為簡單,換了冊書後,蘭司議便就立刻,而風廷執也是回來複命。

諸廷執得知後,俞讓道:“此輩居然答應了?”他搖頭道:“十倍之數看來還是少了。”

竺廷執道:“隻是如此,卻也是顯示出來元夏對此戰極具信心,張廷執、正清廷執,此戰兩位萬萬要小心了。”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