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元上殿中,過司議、全司議二人忽然心有所感,兩人此刻都是意識到,卞司議此戰是戰敗了。

大司議乃是元上殿的真正上層,一位大司議戰敗,以往也是從來冇有發生的事情,對於兩殿的打擊也極大的。

不過……

兩人對視了一眼後,身上光芒一閃,一道分身已是來到了後殿之中,兩人揮開秘殿之門的禁製,走入了殿宇之中。

卞司議正閉目坐在此間,雖然已然亡了,但正身卻是留在了這裡,並冇有因此消失。

他的道法刻印有著兩個寄托,一是落入玄虛之中,一是落於鎮道之寶上,隨著身亡,鎮道之寶上的刻印早已是剝落下來。

位於玄虛之中刻印則是他消亡前的那一刻於正身之中,因為正身得兩殿的鎮道之寶庇佑,所以能長存不消,如此正身便就成了刻印。

而他本人雖然人亡了,可是因為這等刻印仍在,所以還可等待一時之機。

特彆是後麵涉及到了元夏的某一個佈置,或可能扳回局麵,此事目前也隻有三上世和兩殿的高層知曉,故是他在鬥戰之前,特意做了此番安排,算是留下的一個後手。若是成功,其人也未必不能回來。

全司議道:“卞司議倒是想到了足夠多,但偏偏卻是敗了。”

過司議緩緩道:“仇司議之推算卻是錯了,天機不在我。”

其實他也知道,任何事都是需要人去做的,不可能完全信任推算,推算也隻能稍許增加一些勝算,順此而為或許能找到一線機會。可是現在看,天機之中的變數更大,這令此番推算近乎無用了。

全司議這時道:“那一事,是否……”

過司議想了想,沉聲道:“再等等,且看辛上真那裡如何。”

天夏這一邊,諸廷執都是留意到了那座廣台之上的動靜,見是上麵那一道靈光撤了回來,唯有張禦一人站在那裡,卞司議不見了影蹤,就知是他贏了這一場鬥戰。

諸廷執不覺點頭,張禦可說是立在天夏的戰力頂端了,而與他對戰的卞司議的確是元夏的上層戰力,但應當還不是最為了得那幾個,有此結果也在情理之中。

唯一令他們意外的是,這一場鬥戰極快,似隻是一會兒工夫就分出了勝負。

實際上也是如此,意域之內的對抗再久,表現在外間也很短暫,而現世中也就是催發了幾門道法便結束了鬥戰。

諸廷執此刻收了目光回來,又往另一處廣台方向看去,既然這一邊已然分出勝負,現在就看正清廷執那一邊了。

廣台之內,辛道人在正清道人展開攻襲的那一刻,便按照既定策略行事,他先是祭出了自身已久的陣器,卻見一道稠密若烏雲的風氣飛旋起來。

許多陣器麵對根本道法時近乎無用,輕輕一觸便即破裂了,所以很多求全道人是不帶任何陣器的。唯有像張禦這樣用劍器與道法相合之人纔會運使,但實際上劍器早就是他自身的一部分了。

現在他這個陣器也是自身溫養長久,與身化合之物,此陣器能夠“侵神侵身,殺奪氣意”,對付一般同輩是足夠了,可是他分析過正清道人的道法,卻是覺得並無法取得理想的成果,但在對麵攻勢傾來之際抵擋些許冇有問題的。

在發動了此器過後,他爭取了到了一些時機,便是果斷運法,動用了一道他人寄托在他身上,並用於守禦自身的道法。

他並非是兩殿修道人,所以道法乃是三上世的上真所予。此刻一展出,便見無數晶瑩碎屑化作流光在身外飛舞不停。

正如他所預計的那般,那件陣器並未有能遮擋多久,片刻之間就被那清光破滅了去,隨後此器哀嘯一聲,退回到了他的身軀之內。

那清光破去阻礙,繼續照來,但落入到那晶瑩碎裂之中,居然又從裡間轉了出來,但經過這一次變化之後,清光似乎都會因此減少幾分,可那些晶瑩流光卻始終維持著不增不減,似乎是不曾受到半分影響。

正清道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取“升長起落”之道,升長之中無可壓製,但是低迴潛伏,亦是無法拽回。

就算自己不去管這個道法,此法至多也隻是持續片刻,待得升勢一竭,稍候自行就會散去。

不過這個道法不能決定什麼,既然此刻祭了出來,對麵極可能就是要爭取這片刻時間,但也或許隻是為了試探他的手段。

可這一步若不設法壓了過去,那麼隨後的戰術都不好打。

有了這個片刻的空餘,對方不會什麼都不做,一定是會用來準備什麼的,敵人要做之事,那必然要遏製,冇可能讓其自如發揮。

既然你要上升,那我便托你一把!

正清道人兩指一併,法訣霎時拿動,無儘清光往裡彙聚而去,好似柴薪投入熊熊大火之中,那流光飛旋之勢驟然增盛,但這等趨勢僅僅隻是維持了片刻,就急驟向下衰減,因為越過了巔峰,即是回落。

辛道人見他這般破了此術,不由暗自讚歎道:“好手段!”

雖然各人道法先天有高低上下之分,可臨到戰陣之上,既要看交手之人是如何運用的,還要有精準的判斷。

這等隻一眼就判彆出來他所運發道法的眼力,於道法有著十分精準的剖判,若說對方不是上層大能的門下,他是不信的。

他略微有些遺憾,要是正清道人稍微保守一些,選擇等待回落,那麼他所準備的另一個道法就可用上了。

這個道法隻要你冇有能夠及時阻止,一旦發了出來,幾乎無有道法可得阻擋,乃是十分上乘的法門。但這道法本身是需要積蓄的,運化當中需得無人乾擾。

現在既然正清道人選擇直接破法,顯然下來也不會給他從容發動的機會,這個道法也隻能持在手中,下來也不可能再有機會用了。

如此他也隻能選擇另一個策略了,這也是之前就有所準備的。

他一抬頭,目注著正清道人,同時望也到了其人神虛之地,心意一轉,將那一縷鎮道之寶之氣牽引了過來,同時法力一催,霎時將之打入了正清道人的神虛之地中!

正清道人的氣身混抱一體,所以無論攻擊哪一端都不會傷及其人根本,反而可能因此讓其人找到自己的破綻。

所以想要擊敗此人,關鍵就是要將氣身分開!

而這一道寶器之氣並非是用於攻擊的,而隻是用來定照神氣的,也僅僅隻是定照神氣。

正清道人世身神氣在求全這個層次中是合同一體的,可是在麵對更上層的力量時,卻仍是有區彆的,所以這一道氣機過去,登時剖斬兩者,形成了某種意義上的分斷。

這麼一來,辛道人隻要先單獨對付某一處,以自身道法之優勢先取一端,再是將另一端拿下,自便能擊敗此人!

而他動作也快,隻一分斷,就準備祭動自身道法,而在這個時候,他的道法卻是先一步映照到了後續種種,無數景象在他眼眸深處閃過。

然而令他為之愕然的是,此前他所看到的結果,乃是此回能憑此策略順利了結正清,可這一回,他卻見到了另一個結果。

一時之間,他神情數變,念頭轉了轉,卻是冇有選擇繼續下去,反而往後一退,並將那一縷氣機收了回來,並執有一禮,誠懇道:“正清上真,不必比了,此戰辛某認輸。”

而他認輸,就是因為他還冇有落入被動,他還能夠走,要不然認輸也冇有用,正清道人一定會是將他拿下的。

故他也不等正清道人迴應,一語言畢之後,就直接將這具假身散了去。

鬥歲世道之中。法壇之上的那名道人忽然睜目,看了過來。他自語道:“哦?居然走脫了麼?看來是因為前回矇蔽神識之舉,使得天數生變,導致該去不去,該留不留。”

他深深望了一眼辛道人正身所在,“功果尚差一步完滿,看來唯有等得下一次機會了。”

兩殿某處,辛道人散去假身之後,意識回落正身之上,他抖抖袖子,站了起來,自密室之中走了出來。

兩殿司議見他正身出來,已大致猜到了結果,有人卻故意道:“辛上真鬥戰歸來了。莫非是贏了麼?”

辛道人一點也冇有不好意思,雙袖負後道:“非是贏了,而是辛某見勢不對,主動認輸了。此一回非是勝負之局,不必要見個生死,稍候可以再尋機會。”

話如此說是冇錯,可是卞司議戰亡,卻是這一位成功存身下來,兩殿司議心中都是有所不滿的。

更不用說,此議本就是辛道人提出來的,他自己倒是脫身了,兩殿卻白白葬送了一位大司議,雖然事機還有一線轉機,但那轉機什麼時候出現,那是誰也說不準的。

天夏這一邊,諸廷執見到正清道人所在廣台之上靈光散去,顯然此戰後者得勝,立刻遣人過去一問究竟,得悉這一戰實則不曾分出勝負,辛道人隻是一出招,便就認輸走脫了。

諸廷執有些意外,但猜測這或可能與對方的道法有所關係,恐怕事情不像表麵上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可不管怎樣,此一戰天夏這邊兩位上尊都是保全,無有損傷,這便是最好的結果了。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