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管道人見過道人態度無比堅決,與旁邊兩人對視一眼,便神情嚴肅道:“我等已是知悉兩殿的決心了,這般我等會向上層回稟此事的。若是上麵讚同,那麼我會相助兩殿推動此事。”

這時有一個聲音自外傳來道:“此事雖是我兩殿提出的,那東西也是在兩殿,可是此事果真與上三世無關麼?果真與諸位祖師無關麼?”

管道人三人聽到那聲音似乎毫不避諱的提及祖師,都是神情微微一變,他們轉頭看去,便見一個神情平澹,神氣剛毅的黑衣道人走了過來。

三人見到此人,都是主動一禮,口稱:“原來是越司議,有禮了。”

來者的身份同樣是大司議,但是與過司議、全司議這類升任大司議才十數載的人不同,這位在兩殿早年立成之時便是大司議了。

其人還是某位上境大能的直傳弟子,能夠直接與上境大能對話,兩殿的權威有一部分就是來自於這位和其餘幾位大司議,與他們背後的三上世真正上層也是平起平坐,故而他們也不敢無禮。

越司議走到近前,道:“我兩殿態度已是表明,你們三上世那幾位商量下來結果如何?”

管道人與身邊二人互相看看,如實回言道:“既然涉及我元夏大局,我上三世是願意配合的,隻是仍有一些顧慮。”

他身邊那道人笑笑,道:“越司議是知曉的,畢竟這寶器以往從來冇有動用過,用了之後會如何,誰也不知曉。”

他們此刻所言之寶器,便是兩殿重器“天地真環”,此物可以扭轉天機,糾正諸般錯漏,一旦運轉開來,就可以將天地諸物倒轉到那錯漏之前。

但問題是這東西不好駕馭,並不是憑藉他們的力量能夠輕易祭動的。除了層次不夠之外,還有因為他們自身就在錯漏之中,自然無法憑藉自身去解決此事,所以這寶器是需要借用上境大能的力量來催運的。

而此物撥動天機之時,那自會有天道前來攪擾,並且有一定可能會將已然斬卻的變數給還了回去。

除非元夏能殺滅所有變數,不然無法避免此事。

而變數隻要存在,那就一定會無限衍生,若是元夏天序穩固,那還罷了,還能稍稍加以控製,可是現在元夏天序不穩,這就導致除非是元夏上真親自來動,那麼結果幾乎是不可預測的。所以連他們也不知道,最後會倒轉到哪一步。

或許是未與天夏交戰之前,也或許是萬世未曾併合之前,也可能是落去那似是而非時段。

而這也帶來一個問題,因為若是回到古早,有的人是存在的,而有的人卻是當時不存在的,這些人必然是因此而消亡的。這並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阻力也極大。

要知道,這當中有一些人就是決策之人,甚至就是如越司議一般就是大能弟子,他們豈願自己平白消亡?

雖然這等情況幾乎小到不存在,可隻要有一線可能,那麼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冒險。所以事機一直難以推動。

直到此刻,眼見得就要到一年輪轉之期了,那個時候,天夏若是還無法驅逐,那麼就是涉及整個元夏的大事了。

元夏天序乃是由上及下推動的,除了上境大能之外,任何人的性命在此中都微不足道,所以當一些人以此為藉口報了上去,並得到了祖師的迴應後,此事已是勢在必行了。

越司議道:“這回既然叫你們來此,那當是已然有所決定了。”

他往天夏陣勢那裡一指,肅然道:“眼前的局勢你們也是看到了,天夏逼迫甚緊,莫非真的要等到一年週轉之期麼?那時候我們不但要麵對天夏,還要麵對天道之反壓,兩者同至,若不此刻當機立斷,到時候想做什麼,恐怕便來不及了。”

管道人默然片刻,才道:“我等來時,幾位上真也說了,有幾個問題,卻是想要問一問兩殿諸位。”

越司議道:“你且說來。”

管道人道:“諸位上真有問,就算這一次撥轉成功了,我等底下實力儘複,那是否就能驅滅天夏了呢?”

在旁的過司議、全司議聽了此話,卻都是沉吟不語。

這是個關鍵問題。

因為就算能撥轉天機,彌補錯漏,那些損毀的鎮道之寶也是不可能還回來了。那些寶蛻不出預料,當都是落在天夏大能手中了,除非元夏大能出手奪取,否則那是不可能拿回來的。而他們很清楚,上境大能是不可能親自下場的。

寶器不得歸來,那麼元夏天序的錯漏依舊是存在於那裡。

還有一個問題,鎮道之寶也是有其侷限的,撥轉的也僅隻是元夏自身,如今的天夏卻依舊不會變,天夏的勢力依舊是眼前所見那些,除非是能元夏寶器的將力量能延伸到天夏之中,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越道人此刻看著諸人,語聲放沉道:“其實未必不能影響天夏。”他頓了頓,道:“眼前許多事機不便多言,我隻能言,諸位祖師早有佈置。”

“哦?”

管道人有些驚訝,可再是一想,不覺點頭,這應當是兩殿背後的大能的手筆了。

上境大能是不可能親自動手的,那麼這等佈置,隻可能是進攻天夏之前,甚或是更早時候的佈置了,這對於大能來說倒也不是不可想象。

不過這樣倒也是令他放心了一些。

他感歎道:“我聽聞過此器的威能,要是連天夏亦能被帶動撥轉至更前麵,那若是退至斬化萬世之前,或許整個天夏都會不存在。”

管道人身旁那道人搖頭道:“就算能做到,卻也並不見得能解決所有事機,天夏乃是我等最後一個需要斬除的世域。我等若是重來一遍吞滅萬世,當麵對最後一個世域的時候,也同樣需麵一個強橫的世域,這等事是冇法改變的。”

向司議聽到這裡,心下暗道:“固然如此,卻也不見得比對陣眼下的天夏局麵更壞。”

其實若是能回與天夏最初,那纔是最好的。要是他們與天夏對陣一開始便就全力以赴,而不是內部互相牽製,不以自身矛盾爭端為主,一致向外,那或許結果就大不一樣了。

管道人這時向著越司議執有一禮,道:“敢問兩殿,若要動用此器,卻是準備什麼時候動手?”

越司議道:“我自是期望是越早越好,但是我若要動,則天道必有所應,故而當先壓製天道。而天夏這邊也可能會有所感應,此輩固然不知道發生何等變機,但或會加大攻勢,這便是需上三世諸位加以配合了。”

管道人謹慎回言道:“這件事既有大能插手,非我等所能明瞭,唯有將此如實上報了。”

其實他心裡覺得,就算有上境大能插手,事情也冇這麼簡單,天夏那邊也不缺乏上境大能,元夏這邊想轉動是容易,可是想牽連到天夏,怕是冇這麼容易。

但他所慮及的這些想必兩殿也是想到了,這裡他無從過問,隻能交給背後的上層去考慮了。

他對著兩殿諸人一禮,出聲告辭之後,便如來時一般,與另外兩人一同乘光離去了。

同一時刻,天夏陣勢之中,某駕巨舟內。

張禦自定中出來之後,便遙望著元夏那半邊天幕,風廷執自訓天道章之中傳意過來,道:“張道友,元夏這一月多不動,莫非當真是偃旗息鼓了?”

張禦道:“那卻不會,元夏當是還有手段,應當還在權衡之中。”

元夏天序乃是重中之重,乃是他們吞併萬世以來的成果,必須加以維護。也是如此,一時無法拿出更多的鎮道之寶。元夏此前當是從未想過能被壓迫到這般窘迫的境地。

可說元夏冇有手段,那也不見得,隻是可能要付出一定代價。而當此輩某一日認為,天夏的持續存在大於這個代價的時候,那麼就可能會用了出來。

而且通過大道之印,他卻是能夠隱約感受到,元夏這邊似正在醞釀著什麼變動,當是用不了多少時候,他們就能見識到對麵的手段了。

風廷執道:“此回我與元夏交手,前後多次觀摩諸位鬥戰,風某卻是覺得大有裨益,若得安穩修持,或能有是精進。”

張禦點頭。

修士鬥戰,便為論道。現在直觀的展現在諸人麵前,功行到了一定地步的人看到了,那自是會有所精進的。特彆是天道現在偏向於天夏,或許等這一戰之後,會有許多天夏修道人因此提升功行。

於整個天夏而言,隻要這個優勢能繼續保持下去,那麼天夏終是能到與元夏持平,甚或超過的那一日。

元夏若是明白,那麼就應該清楚,擊退他們的進攻絕不是關鍵,重點是遏阻和削弱他們的上升之勢。

元夏若有能力,也一定是會這麼做的。

正在這麼想時,還在天夏的正身忽然心中有了一絲感應,他抬手一拿,將一枚法符拿了出來。

這是荀季離去之前交給他的元都法符,上一次通過此物向他們傳遞了一個重要訊息,而這一回,又一次有所變化了。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