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山密林中某一處,赫疆、齊巔和“樹神”、“蛛神”的人身寄托之軀、還有一個戴著麵具的人站在一起,看著遠方那毀天滅地般的場景。

兩名異神此刻都是露出恐懼和震撼之色,就算站在這裡,它們依舊能清晰的感覺到那白光之中所蘊含的恐怖氣息,那是一種可以輕易摧毀它們的力量。

就算是當初的血陽主神烏托,在這樣的兵器之下,恐怕也一樣是柔弱不堪。

赫疆看了看二個異神,出聲道:“兩位放心吧,這東西太不穩當了,而且隻有一枚,要不然當初玄府早拿出來對付你們了。”

戴麵具的人流露出讚歎的神色,道:“這是天夏築造兵器的技藝麼?真是高超。”

赫疆看著道:“現在冇有什麼天夏了,隻有我們東廷。”

蛛神的寄托之軀是一個土著女人,但是神性的力量使得她豐腴高大,嘴唇飽滿,皮膚光潔,長髮垂到腳彎,女性的魅力在她身上充分的展現出來。

她道:“東廷的神明,為了配合你們的計劃,我們付出了很多。我們的祭祀和信徒都損失在這裡了,在近段時間裡,我們也冇有能力再去竊奪血太陽的權柄和力量了。”

赫疆道:“但是你們也得到了很多不是麼?而且將來會得到更多。”

“那是將來的事,”蛛神很嚴肅的說道:“冇有祭壇,我們之間不能分享力量,我們就無法真正融合到一起,這將不利於我們下來的行動。”

赫疆道:“原來你們是這麼認為的,我以為我們誓約就已經足夠了。”

樹神的寄托之軀是個沉悶男子,他這時候開口道:“那不一樣,誓言隻是讓我們不背棄彼此,但是唯有共同的力量我們才能互相信任,並找尋到共同的目標。”

赫疆想了一想,道:“我能理解兩位神明的想法,不過眼前有些難辦了。”

“這件事交給我吧。”

那個戴著麵具的人說話了,“我們複神會可以為幾位舉行一次儀式,為你們共同灌注遠古神明的力量,雖然不多,但足夠連接彼此。”

蛛神嚴肅無比道:“你們擁有遠古神明的力量?你們知道自己在接觸什麼東西麼?”

戴麵具的人很淡然的說道:“當然,我們很清楚,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借用這種力量了,所以你們大可以放心,我想如果不是這樣的力量,你們幾位不見得看得上吧?”

樹神發出沉悶的聲音道:“我很願意接受。”

蛛神則道:“什麼時候舉行儀式?”

戴麵具的人冇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赫疆,後者想了想,道:“可以,那就請尊駕儘快為我們安排吧,接下來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不能在這裡耽擱太久。”

阿奇紮瑪,神眠之地。

張禦望見神殿內顯露出來的三位道人身影,便從台階之上走了下來。

這三位分彆站於一角,彼此相隔較遠。

他先看向站在正中那一位道人,如是與敵鬥戰,這位承受的壓力毫無疑問是最大的。

其人身上所穿著的正是他所熟悉的玄府道袍,可稍稍有些不同的是,衣底紋飾之上隱隱可見一層泛動的雲光。

這是玄首纔可穿著的道袍,乃是玄廷所賜,具備多般守禦妙用,而他觀這位麵目,與之前在玄府所見到畫像基本一致,應該就是前任玄首顏彰了。

他再往顏彰身後的兩人看去。

這兩位前輩同樣也是身著道袍,不過絕非玄府之人,而觀其等神氣,倒是有些像舊修。

他留意到左邊那道人的身後腰間懸掛著一個劍鞘,隻是裡麵空空如也,劍刃早已不知所蹤,猜測這或許就是劍刺神符的那一位了。

而另外一位,身形魁偉,身著銀白道袍,可以看到,其人腳下有一大灘融化的黃金,一直從台階上流淌下去,而其人周圍也是遭受了猛烈的灼燒,不論是神殿頂璧還是牆麵,都是出現了大片裂紋。

他緩緩抬起手來,雙掌一合,左覆右上,對著三人各是一揖。

就在他揖禮之後,三人身軀忽化煙塵,身上衣袍都是緩緩飄落在地,而其中還夾雜有玉佩印章的磕碰之聲。

他目光落去,心意驅用之下,這三件衣冠各是飄起摺疊起來,隻是在疊起那一位魁偉道人的衣物之時,上麵卻是掉落下來一個東西,此物似是隔絕了他的心力觸碰。

他走上前去,將之撿了起來,發現這是一隻金屬小球,微微一轉,裡麵似有東西在裡麵晃動,可表麵光華圓潤,看不出有任何隙口。

他著實認不出這是什麼,想了一想,就將之也一併收了起來,隨後意念一召,將取在埋在塵沙之中的封金之環取回,這才自神廟之中走了出來。

莫隊率此刻就站在神殿外麵的平台之上,剛纔她發現,圍攏血陽神廟外麵的那一層屏障忽然消失不見了,她也是得以走了進來。

此刻見到張禦出來,她忙是一躬身,道:“先生,你回來了。”

張禦點了點頭,他也是留意到,血陽神廟周圍再無之前的遮掩,這應該是神像的倒塌,導致神力寄托的消失的緣故,他令莫隊率將三位道人的衣冠也是一併背上,隨後就往下方走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感受到了一陣劇烈的震動。

不止是腳下這座神廟,而是整個神城都是開始晃動起來,他抬頭一看,發現天穹之中有前人留痕存在的地方有絲絲白光冒出,而神城之中的神力則朝著那裡瘋狂湧動著。

這個時候,他身後血陽神廟頂上的神符忽然綻放出了一道光亮。

不止是這裡,連那四個殘存下來的,如風中殘燭一般的神符也在都在竭力放出光芒,竭力引導著神力填補那些空隙。

莫隊率驚疑道:“這是怎麼了?這裡是要塌麼?”

張禦凝視著那些白光片刻,這應該是有外來力量順著前人留下的空隙滲透進來,不過那些力量應該偏向物性,隻雜有少量異變的靈性,很難撼動周圍的神力屏障,神城的反應似乎有些過激。

可他再是思索了一下,似乎有些明白了。

應該是他之前接連的破壞,再加上這些外來力量的衝擊,使得這裡殘留的神性意念認為這是一個對神城的持續攻擊,故才引發了這麼大的動靜。

在神力湧動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才終於又平靜下來。

此時他發現,阿奇紮瑪對自己的壓力不再之前那麼強大了,渾身也變得輕鬆了許多。

他往神城之中掃了一眼,見原本存在的四個神符忽然消失三個,隻有一個還存在著,倒是血陽神符依舊存在於那裡,可也是比原來黯淡了幾分。

可他也發現,經過這麼一陣變動,阿奇紮瑪幾乎是就把自身修複了一遍,所有前人的留痕都是消失不見了,他也無法再在神城之中穿梭往來了。

不止是這樣,這意味著現在他也無法藉助留痕從神城出去了。

這倒不是什麼大事,他的實力與進來之前相比已是略有提升,就算無法藉助前人的力量,憑藉手中的蟬鳴劍,一樣也可以劈開屏障,從裡麵走出去。

可關鍵是神城之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能感覺到,外麵一定生出了什麼巨大的變故,在這般情況下,貿然走出去,顯然是不妥當的。

他深思片刻,心下便就有了決定。

他對莫隊率道:“看好你身邊這些的東西,不要弄亂遺失了。”

莫隊率鄭重回道:“先生,你放心,我一定看管穩妥。”她很聰明,知道憑著自己可冇法從這裡走出去的,唯有依靠張禦才行,而這些東西就是她生命的保障。

張禦觀看了一下四周,身軀微微浮空騰起,就朝著那半邊黯淡天幕的所在疾掠而去,而後到了一處位於神城外沿的山原之上落定下來。

站在這裡往更遠之處看去,隻能望到白茫茫的一片,什麼東西都分辨不清楚。

阿奇紮瑪並不是無窮無儘的,它的大小取決於神力的強弱。

他能明確感覺到,方纔在彌補漏洞之後,神力的消耗導致整個神城縮小了許多。

可就是這般,這個地方的存在也是極為神奇的,他最開始以為,神城某一個現實中存在的地界被轉移到了這裡,可此刻看來,這更像是靈性的長久存駐轉化為了實物。

這無疑涉及到了物性和靈性相互轉換變動的層麵。

或許,到了更上一層,他才能看透這裡麵的隱秘。

看有片刻之後,他把衣袖一展,盤膝坐了下來。

在神城之中神像上的源能都被他攝取過來後,他的神元積蓄已是前所未有的充沛,他估計自己在二章之內已經很難再有機會尋到如此多源能了,既然如此,那也不必耽擱下去,他決定就在這裡轉運靈空之印,塑造神異器官,進而觀讀第三道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