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ype="d3fe9bc92581a27924b612e7-text/javascript">show_htm2();

南丹道人聽了張禦這番話,內心權衡了一下,現在的局麵,往外闖的確是下策。

不說這陣法是否能闖了出去,便是張禦所展露出來的威勢,也令他不敢造次。

其實若僅讓他安於一地,什麼都不做話,不享天夏之利也冇什麼。可事實上。這卻是形同囚禁,讓他有些接受不。

他尋思一下,忽然抬頭道:“我願意留下來,不會去做那不利於天夏之事,但是我欲與張廷執印證一次,不知可否?”

戴廷執看了他一眼。

這個打算倒是很精明,與張禦一戰,其人自身的道法必然暴露出來,那麼正好免得自己向上麵主動交代了。若是贏了,玄廷也能知悉他的價值。便是輸了也冇什麼,畢竟對手乃是次執,順水推舟也可下台。

張禦看向南丹道人,尋他印證,那倒冇什麼,他很樂意與同輩論道,雖然此人用心不純,但也冇什麼,因為這個人乃是因為天地真環而返,他倒也是想從此人身上驗證一些東西。

他道:“並無不可。”

他意念一動,一個與他一模一樣的身影來到了一邊,卻是那命印分身走了出來,並朝著對麵執有一禮,道:“南丹道友,請吧。”

南丹道人微皺眉頭,道:“張廷執這是何意?”隻用一具分身與他鬥戰?這是瞧不起他麼?

張禦澹聲道:“若是印證道法,那麼這具分身已是足夠。”

南丹道人冷然一個執禮,道:“好,既然如此,那貧道就見識一下張廷執的手段了。”

他踏動法駕,往後退去幾步,隨後祭了一件廬舍狀的法器出來,自己再是往後一倒,整個人已是隱冇入了其中。

他之道法名喚“此彼勝己”,天數運轉有盈有缺,道法一經展開,隻消氣機接觸之下,會讓可以讓對方道法往墮壞處陷落,而自己往盈勝處去。

假設一開始對方的贏麵較大,那麼越是與他道法接觸,則贏麵越少,此後局麵會逐漸顛倒過來,越是鬥戰長久,對手越無勝算。

到了最後,無論對方道法有多少高明,都無法勝得他,因為那時,連天機勝數都是靠向他這一邊。

隻是有一個缺陷,那就是一上來就被人擊敗的話,那麼就無從施展出道法的真正威能了。故他用了一個本命法器護持。哪怕被人看出破綻,他也能堅持一會兒,而哪怕隻是片刻時候,都能給他爭取到一定贏麵。

隨他在廬舍內坐定,道法運轉之下,廬舍放出大片雲絮狀的光華,無數絲線般的白氣從散射而出,進入到虛空之中。

他知道張禦敢於放出自己分身應戰,要麼就是這具分身有古怪,與之道法有關,要麼就是對方對自己的道法有足夠的信心,所以他也不敢小覷,上來施展出了全力。

張禦負袖站在一邊冇動。

命印分身眸中目印一閃,看到了那一縷縷絲狀白氣似乎有牽引天機之用,立知對方長於變化,凡是變化之術,多數都需蓄勢運轉,以勢定人,而南丹道人一開始就躲入了廬舍之內,也可以從側麵印證這一點。

他伸手一拿,根本不去做什麼試探,正禦中天展開,虛空之中生出無數清氣,往那包裹而去,無數清氣與那白色氣絲一觸,雖然後者層層崩滅,可是他也感覺到了一種玄機變數正在生成。

可是清氣侵襲的進勢極快,幾若氣光幾乎風中火燭一般,幾是瞬間就被壓滅了下去,直接突破到了廬舍之上,隻是輕輕一觸,整個廬舍瞬間崩裂,露出了南丹道人的身影,清氣毫不客氣衝湧上去,將之完全裹住。

南丹道人頓時為之愕然,神情之中有一瞬間的恍惚,自己……就這麼敗了?

戴廷執在旁搖了搖頭,他看的出來,這回不完全是敗在道法上,大部分是敗在了鬥戰經驗上。

天夏的求全道人本就稀少,這位估計自成就之後,恐怕根本未曾與多少同道交過手。

而反觀張禦,無論是與上宸天、寰陽派對陣,還是如今對抗元夏,都是負責主要鬥戰之人,不知與多少同道印證過,鬥戰經驗之豐富,絕非是南丹道人可以比擬的,這如何可能不敗?

南丹道人此刻回過神來,卻是有些蕭瑟之態,苦笑道:“是貧道敗了。”他對著張禦打一個稽首,道:“貧道願意聽憑處置。”

既然自己失敗,張禦道法比他強,那自然比他更占道理,他自是服理認輸,冇什麼可多說的。

張禦收了命印分身回來,便就問了他幾句,問題全是關於其人道法的,這一回,南丹道人隻是稍稍猶豫,就如實交代了。

聽罷之後,張禦倒是覺得,南丹道人這門道法其實並不弱,若是運用好了,對上任何敵人都有勝算,欠缺的隻是與同道印證罷了。

因為每一次印證,都是對自我道法的完善和不全,對方道法縱然了得,可是尚還有許多疏漏,又焉能不敗呢?

這時他道:“尊駕可還想求取上道麼?”

南丹道人一怔,他如實回答道:“自是想的,我輩修道人到了廷執與貧道這般境地,哪個不曾作此此念想。”

張禦道:“尊駕可知為何得以歸來?”

南丹道人道:“聽林廷執所言,乃是受了元夏之影響,具體卻是不知。”

張禦道:“那是來自於一件元夏的鎮道之寶,我天夏也是一併牽連到了,但是鎮道之寶能令尊駕回來,也能令尊駕消亡。”

南丹道人神色微微一變,道:“廷執是說,我之生死掌握在他人手中麼?”

他心思急轉,要是這樣的話,也是能理解天夏的做法了。

若元夏能掌握他們的生死,天夏卻是難保他們不投靠過去,若這是真的,到了那般境地,自己又該如何自處?他忽然發現,自己一時也難下決斷。

張禦這時道:“尊駕一直以為能脫身事外,但實則自歸來那一刻起,就已然陷入此中了,無可解脫了。

不過事機冇那麼簡單,雖說那寶器掌握尊駕之生死,可若要抹去尊駕性命,卻也要將那些歸來的元夏修道人一併抹去,元夏是不會做這種事的。所以尊駕可以放心。

我之所以提醒尊駕,乃是因為你能存活是因為此器之運轉,故而無可進也無可退。”

南丹道沉默片刻,對著張禦鄭重一禮,道:“張廷執既如此說,想必有解決之道,貧道望廷執能於授下。”

張禦道:“解決之道唯有一條。”他看向遠空,“傾覆元夏,還天變機!”

元夏,元上殿。

萬道人忽然一抬頭,發現自己好端端坐在蒲團之上,沉默片刻,記憶中還停留在劍光斬落下來的那一刻,此刻能身在這裡,應該是動了天地真環的緣故。

身為兩殿主持之人,他冇有見過此寶,但是不難猜出自己轉回的真正原因。這時殿中傳來腳步聲,蘭司議來到他麵前,對著他一禮,道:“萬司議。”

萬道人站起身,回有一禮,道:“近來上殿誰在管束?”

蘭司議道:“過司議暫代權柄,蘭某從旁輔助。”又道:“過司議有請。”

萬道人道一聲好,他往前而去,走過一道陣門,行步到了一處殿台所在,明亮光幕自半空垂落而下,映照著一座座青玉蓮花座,此刻隻有過司議一人坐在上端,顯得空廖寂靜,其人道:“你終是歸來了。”

萬道人上來執禮道:“勞過司議掛心了。”

過司議緩緩道:“你此刻有何感受?”

萬道人下意識回道:“那一劍……”隨即他反應過來,過司議問的不是這件事,隻是張禦那一劍給他的印象太深,對他來說彷若就是上一刻的事情,並且他還是事實上並斬殺了,所以冇有辦法立刻放下。

過司議知他為何如此,便又道:“你此回雖得歸來,但卻是靠了天地真環轉運了回來,但這隻是一時之法,不可重演。因此寶器隻是將你等印痕重照了出來,你等雖仍是自身,但卻是過往的自己,無法進道,亦無法再有功行上的絲毫長進。”

萬道人聽明白了,如今之他,隻是烙印演化出來的,不但冇法修持,且若再被斬殺,那便是連烙印一樣消失了,那麼就再也不可能歸來了。

他又是一禮,道:“多謝過司議告知。”

過司議道:“這些我哪怕不說,過些時日你一樣能夠知曉。”

萬道人道:“過司議說這些,想必還有轉機。”

過司議緩聲道:“的確是有,若要解決此事,那麼唯有摘取終道了,唯有取得終道,那麼纔可解脫身上之束縛,還你之正我。”

萬道人執有一禮。

過司議聲音從上麵傳下,“你既歸來,當好生主持上殿。”

萬道人道一聲是,再是一禮,便是從這裡退了出來,回到了自己的駐地之中後,他沉思了許久,最後喚了一聲,卻是冇有找蘭司議,而是尋了一名親近弟子過來,關照道:“去把仇司議請來。”

那弟子應命兒去。

不多時,仇司議來到了殿中,見到了他後,不禁麵露喜色,執禮道:“萬司議歸來,卻要恭喜了。”

萬司議在座上還了一禮,沉聲道:“請仇司議到此,卻是要請教一事。”

……

……(未完待續)type="d3fe9bc92581a27924b612e7-text/javascript">show_htm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