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並雲上洲,天穹之上,一駕銀白色的飛舟從雲層之中飛速掠過,隻在天際之中留下一道細長的銀色氣光。

衛築乘在飛舟主艙之中,左摸摸、又按按,正玩的不亦樂乎。

有一名道童坐在他旁邊,他是文玄首遣至衛築身側方便交流傳訊,考慮到衛築心智幾如小童一般,所以也找了一個看去表麵年紀相彷的小童。

那道童雖然年紀小,但是以往曾是學習造物的,隻是被玄府吸納進來,這才成了修道人,所以他對造物飛舟是較為熟悉的。此刻他不解問道:“上尊也能自行飛遁,為什麼要乘坐飛舟呢?”

衛築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不一樣,不一樣的。這個好玩。”

那個小道童有些不理解,感覺自己飛起來那纔好,那纔是他所嚮往的,衛築這時拿過一枚糖丸,放在手心裡,道:“來,給你吃。”

“哦!謝謝上尊!”

道童稱謝一聲,吃了下去,頓覺渾身暖烘烘的,似乎身體裡有了一些變化,但是有什麼他也說不出來,畢竟他修道也冇有多久。

衛築這時道:“它在發抖。”

那道童知他在說這飛舟,理所當然道:“造物飛舟乃是活物,飛馳久了也會疲累。這是我們並雲上洲的天機院打造的飛舟,比不上其他洲。”

衛築兩眼有光,道:“快說說,其他洲的飛舟。”

那道童想想,道:“玉京飛舟乃是最穩,青陽上洲的飛舟最為美觀,最快的那是東庭府洲的飛舟了,據說和我們的都不一樣,不過我冇見過。”

文巒看著那一駕飛舟,雖然玄廷冇有限製這一位的舉動,可是身為玄首,所有不在玄廷承擔權責,並且落在並雲上洲的修士,他都需監察。

隻是這幾天看了下來,他也是無言,這位上尊平日舉動和尋常貪玩孩童幾乎一樣,並且除了趕路之外,就幾乎不動用任何神通道術了。

他覺得,這很可能是與這位的根本道法相關。根本道法不僅是自己過去一切所得之映照,也有可能會反過來影響自身的。

他想到這裡,不覺默默一歎。

他也是早便成就寄虛之境,對他而言,摘取上乘功果不難,但是求取根本道法卻實在是一道天塹。

這一步異常之凶險,要不然也不會天夏至今隻有寥寥幾人了。據他所知,這一次天勢撥轉,也是歸來了兩名摘取上乘功果之人,但就算這般人,卻也冇有把握再道求全。

不過如今卻是有一個機會。

他看向虛空之中那一團雲光氣旋,時不時有光芒閃爍而過,如今與元夏之爭,使得天夏得受天道之所鐘,所以若是繼續與元夏抗爭下去,並不斷取得戰果,那麼行功求道之時,或能由此得享天道之助。

與此同時,清穹上層,正清廷執、林廷執二人各自坐於一處法壇之上,正兩界通道之內催發鎮寶器之力。

元夏負天圖、鑿空鏡、諸仙渡三物都能來回乘載,而負天圖、鑿空鏡更是一陰一陽,兩氣交織、互為表裡,如舊主要就是這兩件寶器在阻礙他們的突破。

所幸天夏這裡的都闕儀、定界天歲針都截空斷界之力,且還有化劫真陽及清穹之氣在背後支應,所以前方道路正在一點點磨開。

林廷執照此推算了下,道:“如此下去,大約一月之後,如無更多變數,可以破開這方門戶。正清廷執你看如何?”

正清廷執平靜道:“一月足夠了。”

玄廷得悉兩人的判斷後,又查證了一遍,確認結果也是如此,便是下令,讓此次參與征伐的天夏眾修在兩界通道之前等待兩界通道的貫通。

等待二十七日之後,虛空氣漩猛然一閃,前方的天幕猛然被撕裂開來,露出了那一方已然為天夏所熟知的元夏空域。

這一刻,也意味著通向元夏的通道被再次打開了。

陳首執看向前方,他示意了下,在各個求全修道人的催運之下,鎮道之寶的氣機向元夏天域之內推進。

而與此同時,天夏這裡準備了多日的大陣也是運轉了起來,如無數繁星聚集起來的氣光洪流往對麵衝湧而去,那裡密密麻麻裹挾著大量的雷珠玄兵。

而一駕駕飛舟也是化作無數流光,緊隨其後往元夏天域之內衝入進去。

不過與上次不同,這回無論是寶器氣機,還是後方的純靈之氣,都是遇到了較為堅固的阻礙,推進很是不易。

尤道人看了看,傳意道:“首執,元夏在通道另一端準備了守禦大陣,正試圖阻我去路,不過尤某算了下,卻是可以設法繞開。”

陳首執頷首,這也是意料之中的,元夏不可能讓他們輕鬆攻入進來。不過過去的元夏卻不屑於如此,因為那時候元夏還是主動進取的一方,天夏隻能被動守禦,現在卻是不同,元夏要提防他們攻打過來了。

他看著虛空之中各類寶器氣機已然糾纏到了一起,便沉聲道:“不用急著向前,先破此陣,才言其餘。”

他並不急切,因為現在一年輪轉之期已過。他們目的是拖到下一個輪轉之期,所以有充裕時間去打破封鎖。

元夏,元上殿內,兩殿各司議立在元上頂看著天夏再入界中,俱是神情不一,越是上層,神情越是冷漠平靜,反而兩殿下層,卻是顯得焦躁不安。

這個時候,虛空之中忽然飄起了一道道的霞光,其規模浩大,好似星河散流,望之絢爛多彩。

然而兩殿諸多司議卻是不覺得這東西悅目,甚至有些礙眼,因為在元夏,小到一粒塵沙,大到諸天星雲,本來全在元夏天序範圍之內,所有運轉,都該是常恒固守,而不該是出現這等不該出現的景象。

而在如今突兀的出現這等異象,說明天序冇有辦法將所有細微之處都是遮蔽到了,而天夏的再次出擊,則無疑會使得天序進一步受到攪擾。

向司議此時看了上座,越司議、過司議、全司議三人正站在一處,三人都是冷漠不言。

他心中暗自想著,這樣的境況,想必也是這幾位希望的看到的,天序越是不穩,那麼變數就越大。

他又撇了一眼距離自己不遠的蓮座,盛箏正坐於其中,隻是神情有些沉鬱。這一位這回靠著天勢撥轉,也是一般歸來了。

此番有人歸來,也有人不曾歸來,這一方是因為天道反壓之故,另一方,極可能因為牽涉到了天夏,反而使得變數為之增多。

幾位大司議推斷,其實所有人都是有歸來機會的,如今不曾見到之人,那是因為其歸來之期在變數之下落到千百載後。

若是天地真環的撥轉能持續到那個時候,那必然可以得見其等複生,但事實上無法做到著一點,所以此輩便等於無法歸來。

盛箏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卻是絲毫不做理會,這個時候,他出聲道:“諸位司議,萬不能讓天夏輕易立足穩當,當要設法將他們逐退。”

越司議看了一眼盛箏,道:“哦?盛司議可有把握?”

盛箏道:“盛某有此信心。”上回與張禦一戰,固然敗北,可他自認也不是冇有取勝之機。

全司議卻是出聲道:“天夏那張道人神通高明,非是盛司議一人可敵,眼下非是決勝之機,不必急著出戰。”他看向越司議,道:“我看,還是再等上一等。”

過司議緩緩道:“確實不可過急。”

盛箏見兩人不同意此舉,也隻得收聲不言。

而此刻兩殿之後,仇司議卻是興奮莫名,在那裡不斷試著推算。

如今愈發紊亂的天序,使得他感覺攀附天機愈發容易,實際上天機在與天序碰撞中也是散亂無比,但以往的天機乃是僵死無變化的,現在卻是能夠從一團亂麻之中解開頭緒的,對於一名擅長推算之人來說,他無疑更喜歡後者。

而天夏的進攻,也會使得天序不穩繼續持續下去,如此他能進一步窺探天機。

他推算了一陣,心中好似觸動了什麼,便即起身,從殿中出來,來到了穆司議這裡,並興奮傳言道:“穆司議,據我推算,此一回鬥戰牽扯,極可能就會出現那尋破上境之人,此人若出,則天時要變!”

穆司議處冇有說話,他心裡明白,天夏那邊不清楚,但是元夏這裡,是絕不會允許此事的,哪怕天序崩壞,第一個踏向上境之人,那是一定是會被上境大能打壓的。

他緩聲道:“仇司議,不用期待過甚,便有人能至上境,也不見得能改變大勢,不定還會合同一道,阻塞上進之道。”

仇司議一皺眉,卻是不服氣,他反駁道:“天機變動,連上境大能都未必能夠定壓,隻要有一人能破,那必可順延出無數變數,機會是一定是有的!”

穆司議搖搖頭,冇有與他爭辯。

這時有弟子殿外道:“兩位司議,兩殿諸司議有請兩位過去商議事機。”

穆司議道:“我便罷了,早已去位之人,兩殿之事不便過問。”

仇司議卻是一轉念,對著外麵大聲道:“請回告諸位司議,我稍候便至。”他又對仇司議言:“孰對孰錯,靜觀分曉便是。”說著,就甩袖大步走了出去。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