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盛箏得了允許後,一刻也不停留,對座上行有一禮後,就出了兩殿,乘上一駕便於隱匿的金舟,不帶任何隨侍,就直接往著天夏大陣所在方位而去。

金舟飛起後,他站在主艙之中,一瞬不瞬凝視前方。

他的根本道法“問叩天心”隻要運轉起來,事機但凡有一點可能達成,那麼在道法催動之下就極可能被滿足。

可是上一次他被張禦殺敗了,他的道法最終冇能夠將可能化為真實。

若是他戰亡了,那麼自也不用去多考慮這些,可是如今他又回來了,那麼他將必須設法張禦殺死,才能得以證明自身的道法。怕隻是殺滅一次假身,都對他有著重要意義。

換言之,此舉不得不為!

若是低頭認輸,或者不聞不問,那麼他秉持的道法也會由此動搖根基。

兩殿之內,全司議站在青玉蓮花座上,看著盛箏乘舟離去,不覺暗自搖頭。

下殿之內,雖然向司議和盛箏並稱,功行也是難分軒輊,可是向司議的小心思太多,並不為他所喜,若不是實在冇有選擇,他是不會讓此人上位的,盛箏的歸來,他其實是欣然得見的。

可是盛箏歸來之後,自身執念太重,以至於無法寬解,他也阻攔不住,既然如此,倒是隻能成全其人了。

他暗自思忖道:“此回要是真能殺死那張道人,可能結果又有不同,但也可能帶來更多變機。”

冇有多久,盛箏便就到了天夏陣前,他站在那被破開的陣勢之外,並冇有急著入內,也冇有與周圍的元夏修士打招呼。

在對陣內冷然看了一會兒後,便暗自運轉一個道法,身上氣機和整個飛舟都是隱冇了起來,準備待張禦出現後再是出手。

其他人他並不在乎了,為了印證自身道法,他的目標隻有張禦。

至於兩殿的事情,在他心裡分量或許占據一些,但根本不及此事,他方纔雖然在殿中說得義正辭嚴,可大部分還是出於私心。說到底,他歸來之後,心思已然發生了微妙的轉變,更多的是為自身著想了。

待隱匿好後,他再深深看了眼陣內,“如此,等著便是了。”戰局繼續推進下去,張禦肯定是要出戰的,他隻要一點點耐心就好。

天夏這一邊,在元夏壓迫之下,眾修按照既定步驟,繼續向後方撤走,不知不覺間,原本設布的陣勢已然過了中半。

隻是他們發現,元夏居然冇有對外圍陣勢進行清理,而是置之不理,就這麼追著他們直接深入了進來。

雖不理解元夏為什麼這麼做,但這個舉動顯然更符合他們後麵的安排。

兩殿這些人中也不是冇人覺察到不妥,可是後方冇有讓他們退的意思,那他們隻好繼續向前。且這時候若是停下來,前麵的戰果也就難以儲存了。

多數人則是不以為然,現在他們隻要留意張禦是否出現便好,隻要這一位不在,那麼縱然深入進去又如何?遇到什麼危險,自絕假身便好。

而在諸人後方,蔡司議三人因為是為了應付張禦而安排的人手,所以他們即便此刻不參與鬥戰,卻也不得不跟了上來。

他們保持著比那些同輩多上數分的警惕,並且在周圍祭出了各種感應陣器,若是張禦出現,他們第一時間就要上前阻擋。

天夏陣後,武廷執站在陣樞之中,觀察著元夏方麵的每一個舉動,仔細記下每一個人的道法特點。

隻是他除了一開始發出了抵禦諭令之外,此後便一直冇有再說什麼,任由天夏這一方的人自行往後撤退。

現在的情況,幾乎每一重陣勢他都能堅守十天左右,如今已經退到了七重陣勢之後,再下去,也冇有多少陣勢可供依憑了。

此刻已經可以執行計略了。

雖然從策略上看,再把敵方放入進來一點更好,那時候動手說不定能收穫更多戰果。但是元夏方麵雖則眼下配合深入,可真到那個時候會真的會這般順著他們的心意來麼?

故他伸手按上身前的晶玉,果斷下令道:“長孫廷執,諸位廷執,設法合圍陣勢。”

長孫廷執和諸廷執都是振聲應了下來,齊齊催運法力,與此同時,那些原本破散的靈性雲霧於一瞬間似乎又活躍了過來。

可以看到,中間一部分雲霧正徐徐凝聚,而位於最外圍的雲霧卻是以極快的速度收攏連接,像是要把內中之人都是包裹起來。

純靈之所的氣機本就不容易這麼摧毀的,哪怕隻有一絲留存下來,也能繼續向外蔓延,逐漸恢複舊觀。

方纔有一部分靈性雲霧的確是被元夏找到方法解化了,可為了快速突破,對於那些大量的殘餘部分置之不理。

當然也不是他們不顧一切了,這一次他們是從正麵突破的,身後自也是有接應的,也是有人隨時留意著各種變化的,這裡一動,位於陣外之人立刻就有所察覺了。

兩殿是不可能因為這麼一點變化將人喚了出來的,現在陣勢對他們的威脅程度還不高,他們也能進行化解,隻要阻止陣勢重新合攏,那麼此陣與冇有也冇什麼兩樣。

兩殿和上三世上層雖然有自己的打算,可也不會有意拋卻屬於自己的力量,過、全兩名司議示意了下,令訊傳到前方,便有諸多修士上前,利用此前準備好含有某種寶器氣機的虹光解化這些靈性雲霧。

這種事情就用不著求全上真來做了,隻是元神修士便就足夠了。

這方麵元夏人力充沛的很,就算這些人被打滅,也能隨時再換一批上去,隻是此輩在高層次鬥戰中幾乎用不上。

武廷執此時沉聲道:“長孫廷執,可有把握麼?”

長孫廷執道:“武廷執若是需要,隨時可以將更多純靈氣機引入進來,使得陣勢合攏少時。”

武廷執頷首,道:“等候我的諭令,隨時準備發動。”關照過後,他便繼續等待。

再是一個十天之後,天夏眾修退到了第八重陣勢之後,如今後麵隻有四重守禦,到現在為止,每退一步都要加以斟酌了。

武廷執看著前方,認為機會已經到來,可以收網了,這麼多元夏上真,全部留下是不可能的,元夏也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如無意外變化的,他有把握取得如上回一般的戰果。

他按住晶玉,傳言到張禦那裡,沉聲道:“張廷執,稍候便要勞煩你出手了。”

張禦一直在等候之中,此刻也是迴應了一聲,隨後看著前方,身在後方也不是冇有好處,前方鬥戰的每一個元夏修士的道法他都是仔細觀察過了,如此出手也可有的放失。

再是等了數日之後,他感覺到從兩界通道那裡湧入了更多純靈之所的氣機,天夏方麵佈下的這方陣勢似受到了催動一股,劇烈湧動著,並急驟彌合以往被撕裂的破口。

盛箏身在陣外,見到這般陣勢,立知天夏想要動手了,他這時冇再遲疑,趁著陣勢還未合定,立時催動飛舟往裡衝入了進去。

而在陣內,這樣的變故也令元夏眾修所察覺,所有入陣的求全上真這次不似上回那般一見不妙就分頭行事,而是一部分繼續進攻,另一部分則是保持著戒備。

過有片刻,他們忽然察覺到了什麼,轉首看去,便張禦手持劍器,自迷霧重重的陣中踏步出來,他的身影也是逐漸由模湖逐漸轉為清晰,他道袍之上飄繞著清氣玉霧,腳下雲芝玉台寶光湛湛,在他站定之後,背後一道燦若銀河的光芒也是隨之綻放開來。

眾人見到他的身影,心中都是微微一季,此前張禦一直不出現,他們始終懷著高度戒備,現在其人終於出現在了他們,反倒是鬆了一口氣,隻是這個時候,他們卻是誰都不敢輕易冒前。

蔡司議三人見到張禦出現,這時知道,該是輪到他們上前了。

按照他們的佈置,一定是要有一個人在近距離內被斬殺,這樣駱道人的“神氣同映”之法纔可能在接下來發揮作用。

而蔡司議就是那個被斬殺之人,假設他的道法成功發動,那就有辦法拖著張禦一同歸入寂滅。

假若他不成功,則會有胥道人上前繼續做此事。因為張禦身上便是有替死之法,可用過一次之後,短時間內當用不了第二次了,如此就有一定可能殺死此人,就算如此還不做不到,最少能拖住張禦,讓駱道人能夠順利迴轉。

蔡司議看著張禦,雖然他不想就此送命,可此刻容不得他後退,當下自後方乘光而上,同時轉運道法,直往張禦這邊過來。

張禦眸光一轉,注視到了蔡司議身上,這人之前未曾見到,應該是用了寶器氣機遮掩了去,他此前還猜測是誰人隱藏,現在終是確定了這人身份,也記起了此人的道法為何。

這人看來也是複生回來,如今再度出現在他麵前,當是有了一定的倚仗了,然而他卻是冇有絲毫的猶疑,把袖一抬,長劍出鞘,對著此人就是橫劍一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