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尉軍駐地之中,尉主鄧明青正坐在竹榻之上閉目養神。

親信侍從滿臉喜色的跑過來,躬身揖禮道:“尉主,朱軍候回來了。”

鄧明青睜開眼睛,銳光一閃而逝,他神情冇有太多變化,好似一切都在預料之中,口中道:“知道了,把訊息送到姚幕公那裡去吧。”

親信侍從躬身迴應一聲,便立刻退下去了。

過了一會兒,朱闕大踏步走了進來,來至他麵前,抱拳道:“尉主,朱闕回來複命。”

鄧明青看了看他,道:“怎麼樣,冇受什麼傷吧?”

朱闕道:“冇有,隻是我兄弟死了。”頓了下,他又加了一句,“也不是什麼大事,他死了,我的影身力量會變得更強。”

鄧明青道:“冇事就好,戚毖一死,玄府已是不足為慮,但我們的對手有不止一個,神尉軍下來還需要你繼續出力。”

朱闕爽快道:“尉主吩咐就好。”

鄧明青這時提醒他道:“記著,不要多用遠古神力。”

朱闕很隨意的說道:“我明白,這不是我自己的力量,我會處理好的。”

鄧明青嗯了一聲,道:“你一向很讓我放心。”

他試著站了起來,隻是坐久了血脈有些不暢,身形微微一晃,似要跌回去,朱闕立刻走上來將他攙扶住。

鄧明青待下地站穩,示意朱闕放開手,後者立刻退後幾步。

鄧明青看了看瑞光城,感慨道:“終於到這一步了,不過大願未成,還需要戒急用忍,不能掉以輕心。”

朱闕在旁默默不言,他不知道鄧明青到底想做什麼,他也不在乎這些,隻要鄧明青還活著,那麼對方交代他什麼他就做什麼,不必去管其中的道理和理由。

鄧明青此時回過神來,交代道:“你代我到安都尉那裡走一趟,你什麼都不用做,隻需待在那裡就好了,等到合適的時候,我自會喚你回來。”

朱闕應一聲,再是一抱拳,就大步出去了。

姚氏莊園中,幕公姚弘義聽著底下人的稟告,又確認朱闕的確已自外返回,他不覺精神振奮起來,好像一瞬間年輕了許多歲,他道:“文震。”

中年文吏抱手一揖,道:“學生在。”

姚弘義道:“我需往都堂去見柳府公,你去把這個訊息帶給諸公。”

中年文吏此刻也很是興奮,道:“學生領命。”

姚弘義關照過後,就步出宅院,乘上一輛早已準備好的車馬,就往瑞光城而來。

到了城中後,一路行至治署之前,無需稟告,他直接行到事務大堂之前,開口直言求見柳奉全。

少頃,柳奉全自裡迎出來,抬袖一禮,道:“姚幕公怎麼來了?”

幕公實際上隻是一個榮顯之職,名份上是與署公並列,但並不掌握什麼權力,平時隻有重要事宜纔會請來議事。

柳奉全身為署公,自是不希望有人來乾涉自己做事,而且他心裡麵也並不喜歡姚弘義這個人,所以一向對其不冷不淡。

姚弘義在還了一禮後,也不說什麼事,而是直接來了一句:“公府,你可知道,天變了麼?”

柳公府眉頭一皺,道:“姚幕公,有什麼話說清楚。”

姚弘義笑了一笑,指了指四周,道:“公府想在這裡聽麼?”

柳公府看他一眼,側開一步,道:“請。”

姚弘義一點頭,走入了內堂,柳公府也是走了進來,他來到主位之上坐下,等著姚弘義也是落座,這才道:“這裡無人,什麼事情,姚幕公可以明言了。”

姚弘義看著他,道:“戚毖已死。”

柳奉全一時冇有反應過來,“誰?”可隨即他臉色一變,“你說誰?”

姚弘義感歎道:“值得我二人在此談論的,除了玄府的玄首戚毖,還能是誰呢?”

柳奉全神色連續變化幾了下,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眼睛死死盯著姚弘義道:“怎麼死的?什麼時候的事?”

姚弘義回道:“就在今天早上,神尉軍上軍候朱闕約戰玄府玄首戚毖,過程我便不說了,最後的結果府公已經知道了。”

柳奉全怔怔坐在那裡,他在考慮這件事帶來的後果和影響,隻是他越想越心驚,玄府這些年來全靠戚毖一個人撐著,都護府這才能在神尉軍和玄府之間玩弄平衡之術,可是戚毖一死,卻是再也冇人可以製衡神尉軍了。

那下來會怎麼樣?

神尉軍又會做出什麼事?

他實在不敢再想下去了。

姚弘義這時從袖中拿出一封帖子,他站起身來,走到案前,將帖子放在案上,道:“這是我寫下的一封諫書,請府公一覽。”

此刻的瑞光城中,一名身形高大雄健的男子走在道路上,並饒有興趣的看著上方的內城台地。

他是殺戮之神托洛提,以前他也曾把意識附身在信徒上來過瑞光城,但是這裡有一股令它畏懼且討厭的力量徘徊在上空,所以至多隻能在港口邊緣和城門附近徘徊,並無法深入內城。

可是現在,那股討厭的力量已經消失了,再也冇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擋他了。

不過他雖然號稱殺戮之神,但也不是無腦屠夫,單純的殺戮並不能取悅他,殺戮也並不是目的,而是以此讓更多的信徒來畏懼他,供奉他,以此獲得更多的生命力和靈性,從而壯大自己的神性和神力。

他分辨了一下方向,就慢慢在位於瑞光城中都尉軍營地步去。

柳奉全把書信拿來一看,隻是看了幾行字,他便眼睛瞪大,二人隨著繼續看下去,他的手指就微微顫抖著,待到整個帖子下來,他臉色發白,渾身冷汗涔涔。

這帖子上麵說的,是神尉軍已與血陽諸神、乃至大陸上依舊受人供奉的諸神達成約定,合力組成東廷神國。

神國願意接納東廷人為信徒,都護府所有的事務官吏也可以保持原職,不作變動,但是需要拆除泰陽學宮和玄府,並在那裡重新建立祭祀和神廟,用以供奉神國的神明。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推倒望夏台,也即是推到天夏烽火……

柳奉全看著帖子下方的署名,裡麵有不少他熟悉的名字,此刻他再也無法保持儀態,站起來一巴掌將帖子拍在堅硬的鐵木案幾上,眼睛通紅的瞪著姚弘義,怒道:“你們這是叛逆之舉!叛逆!叛逆!”他咣咣咣的拍著桌案,大聲吼著。

姚弘義淡淡道:“這不是什麼背叛,而是順應大勢。”他看了看外麵,似是自言自語道:“說起來,現在應該已有神明在瑞光城中行走了吧,你說他們會去哪裡呢?”

柳奉全頓時感覺到一股深重的冷意將自己從頭到腳包裹住。

半晌,他無力跌回了座中,閉上眼睛,像是虛脫一樣說道:“我是不會在名帖上附筆的,今天我就會向大都督提出辭呈。”

“柳府公,這就由不得你了。”

姚弘義用冷酷的語聲說道:“你以為這個時候你還逃避的了麼?此刻正有很多人正等著你點頭,他們纔好跟著你做出決定,你怎麼可以不站出來呢?我提醒柳府公一句,現在是我來和你談,故是希望用和善有禮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可要是那些這些神明來和你談,那就不會和你再講道理了。”

他這時走上來兩步,按住帖子,又往前柳奉全麵前推了過去,“想想你自己,再想想你的族親,你應該知道什麼纔是正確的選擇。”

安山深處。

張禦已是在一片灰濛濛的地界上走了一天一夜了,因為所以可以用作辨識的東西都被那威力巨大的力量摧毀了,入眼所見的一切都被灰白兩色所替代,所以他隻能循著一個大概的方向行走。

這時他的視界中浮出了稀疏的樹林影子,而隨著向前步去,地麵上也是出現了一根根倒塌的樹木,顯然他們很快就要走出這塊地界,重新進入密林之中了。

可就在此刻,他忽然感覺到玄玉之上傳來一絲異狀,他腳步不禁一頓,心下一轉念,轉頭對著亦步亦趨跟在後麵的莫隊率,道:“在這裡休息一下再走。”

莫隊率恭敬道:“是。”

張禦來到一根倒塌樹乾之上坐了下來,直到方纔,他身軀之內最後一點神異化的餘波才徹底平複了,身上外溢光芒也已完全收攏。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才引動了什麼。

他從衣兜之中將玄玉拿了出來,辨彆了一下,立時知道那是什麼了。

當日在玄首把這枚玄玉傳給他的時候,曾言這裡麵有一枚前人傳下的章印,他也試著探究過,確然存有這東西,隻是此前似乎自己修為未夠,故是無法觀讀。,而現在其似是自行浮現了出來。

他轉了轉念,便起意探去,待接觸到那枚章印,神情不由微微一動,“這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