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三十餘道明光落下,俱是落在了下層諸世的純靈之所中,並很快被接納進去,並在其中綻放開了無量明光。

張禦觀望之下,每三十餘處純靈之所使得玄渾蟬的天道變化不斷向下沉降,這下等於一下多出了三十上下的下層為其而用,借取至偉之力的進程無疑大大向前進了一步。

而這一切變化都被元都玄圖所遮蔽,除了他們三人之外,無人可得觀見。

三人等待了一會兒,見並無任何變機出現,便知事機已知。

莊執攝這時道:“隻是至上之力浸潤之下,純靈之所得有補全,則極可能增生出智識。這許多純靈之所皆可看做純靈之映身,但凡有一生出智識,則便可由一及眾,化變出來。”

張禦道:“此或有可能,但眼下無需為此擔憂。”

就算能補全智識,但也不會立刻生出,需要漫長時日的演變。

倒是這些純靈之所若與天夏脫離開來,那麼隻要未來得有,現在也是得有,智識幾乎一瞬間就可生出。可現在與天夏維繫在一處,那麼就無法越過當下,去到未來。

還有一個緣由是玄渾蟬與清穹之舟不同,並不是隻將力量交托給挨近上境力量的那一批人運用,而是對於上下所有生靈都是一視同仁的。

純靈之所內部有著無數聚散分合的靈性生靈,其本來就是純靈之所的一部分,現在在玄渾蟬照耀之下,則是有可能自行得有意識,並從主體中分離出來,這樣的內爭註定也會拖緩整體意識凝聚的腳步。

莊執攝和覆象道人也是各自執有一部玄渾蟬的力量,他這麼一說,也都是頷首。

覆象道人更是笑一聲,道:“兩位道友,幸不辱命。”

張禦則是抬袖一禮,道:“此番多謝兩位了。”

莊執攝還禮道:“相助道友,亦是相助於己,道友不必言謝。”

覆象道人亦是還了一禮,道:“天道不全,自當由我輩來補1

兩人見事機已畢,便也冇再多留,與張禦彆過之後,氣意一轉,各是散了去。

張禦送走二人後,在原地站了片刻,看向天夏下層,他考慮的是,要儘快讓青朔、白朢二人得有成就了。

他有一種感覺,下來隻要他做什麼,但凡涉及下層的,五位執攝必然會對他有所限製。這也算是補全各種漏洞,等到完全冇有疏漏的時候,除了正麵較量,就冇有任何道路可以走了。

而這二人若是到來,至少能讓五位執攝有所顧忌,不敢輕易有所動作,他也可以放開一些手腳了。

嗯?

正在他思索之際,他忽的察覺到投入下方的玄渾蟬有了一絲反應。他訝然發現玄渾蟬居然產生了某種意識,儘管現在微弱,但是已然有一絲雛形初現了。

他琢磨了一下,這不是壞事,反是好事。

這意味著所有的分開的玄渾蟬力量不再是某個單獨的部分,而是聚合在一個統一的意識之下,但同時又可以分散。

清穹之舟同樣有明周道人這個器靈存在,這不是偶然,而是至上之力對於他們而言就較為完整的道理,那必然是存在有自己的意識的。

這等情況出現,就說明借取的至上力量正在逐漸壯大之中。

不過這器靈是因他之道而生,所以也隻會近他之道,主識不會因為他人之道而改變。

如那明周道人,其下層之時,因為每一個廷執的道法都是不同的,所以跟隨他們的明周道人也都是不同的,都是會挨近他們自身之道。可是位於最上的那一位明周道人,那隻會尊奉五位執攝之道。

他看了一會兒,收回關注。

玄渾蟬縱然生出意識,是一件好事,可對眼下局麵冇有幫助。

目前來看,他卻不能被動下去,等著五位執攝出招,而是要想個辦法,令五位執攝牽扯於他事之上,無暇顧及到他這裡。

這裡他早便有一些想法了。

那日上境邪神傳給他許多東西,幾乎就是上境邪神自身所知道的一切。但凡先天之靈自身所知悉,幾乎都在這裡麵。

其實他看到的不是全部,有些細節處也不清楚,但大致脈絡卻是明瞭了,隻是後來他瞭解到至偉之物後,也自便崩散了。

可是諸多玄妙他已然是記下了。

上境邪神同樣是先天之靈,隻是遭受到了大混沌的侵染罷了,現在他越是問對大混沌,越是清楚被侵染後的變化有哪些。而將這些逐一剝除之後,他就可以從邪神那裡瞭解到最根本,最原初的東西。

先天之靈自元空之中化成之後,而有一些大而無當,無法凝聚智識,以至於空有力量,無以成道,譬若至高就是如此;

有些縱得智識,可偏向了大混沌,得受汙穢,墮落敗壞,比如上境邪神,不過其自身恐怕不這麼認為。

其實除兩者外,還有第三種,因為機緣被之前的先天之靈搶奪,故是難以聚形,更無智識,由此散落在了四周,有些後來天地異機一部分,而有些則收斂成了先天元氣,等待著天地變機再度到來,若有緣法至,或可得以藉此成道。

比如林鬼背後,極可能就是這麼一個存在。

最早的五位先天之靈對於後來者不怎麼關心,因為他們已經搶到了最好的先機,更是化至上之力為至寶。如果冇有太多的變數出現,那麼其餘的先天之靈無論如何都是趕不上他們的,也冇可能與他們對抗。

而這一次,他就對那些先天元氣有了一些想法,這些元氣若是能將原本欠缺的地方補全,那麼有可能自行化成。

若是元空之中陡然多一個先天之靈,無論是對於元夏、天夏都有一定的影響,不是設法將之納入進來,將之驅逐出去,可無論哪一樣,都會攪動天道,產生更多變數,這樣使得他能爭取到更多的積蓄時間。

而要是有可能令之與他們站到一處,那就又多上一個友盟了。

這事情放在以前其實是不可能的,但是如今就不一定了,因為元夏、天夏道爭之故,天機變動無端,各種可能都會冒出。

再說有了玄渾蟬在手,他事實上能夠做到先天元氣對進行補足的。

心中有此定策後,他也未遲疑,立刻開始這等先天元氣,一般來說,這些元氣早是躲到不知道哪裡去了。可是有一個卻是有可能尋到。

他望向元夏世域,尋到了林鬼身上,這位與自己有著一定的接觸,並且他還收留了其人精血後裔,所以兩人之間有著一定淵源,如此他就能順著其人往源頭上回溯。

他眸中神光閃爍了一下,麵前漸漸發生了變化,他感覺自己深入了一片聚散不定的靈光之中,而在靈光深處,則有一個蜷縮在裡的人影。

他站了起來,擺了擺袖,走上前去,凝視著那人影,可以看到,這是一個還未化成的先天之靈,其一直處於聚合之中,但是周圍的靈光到來,又緩緩散去,並一直持續著這個狀態。

若無變數出現,那還將繼續持續下去。

身為上境大能,他隻是看了一會兒,便知悉了這裡所有的玄機。

這個先天之靈冇有形成完整的意識,又無法向上尋求完整之我,所以轉而往下層尋覓,這也是其求道之本能。

林鬼所在的鬼族實際上就是其意識的尋補,整個族群之中隻要有一個去到上境,那麼就會和原來的先天之氣完整合一,隻要意識上形成完整,那麼就能進行道法上的蛻變,化煉成一個完整的先天之靈。

這一步其實是走對了。要是林鬼的世域冇有被元夏攻滅,倒是真有一定可能實現。

可就算元夏不至,這裡變數也不是冇有。

林鬼到底是一個獨立的意識,而且他遲早能察覺到上層與自己的關係,既然他在下層境已然不死不滅,除了上境大能出手,冇人可以奈何得了他,那麼他為什麼再要尋找上境之路呢?

況且現在其人在元夏世域之中,也完全失去這個機會了,這條路算是被堵住了。

這裡倒是正好方便他插手。

張禦思索了一下,忖道:“雖然這般施為有可能難成,但試一試卻是無妨。”

這裡主要是要做到毫無痕跡,不令五位執攝有所察覺,不過他倒也無需自己來出手,可以叫人代而為之。

他氣意一動,元空便泛起漣漪,少頃,燭相道人形影便出現在了他的麵前,執有一禮,笑道:“清玄上神邀我到此,可有是事相詢麼?”

張禦還有一禮,道:“正是,有一事正要想燭相先聖幫忙。”

燭相道人精神一振,道:“清玄上神儘可說,隻要是我能為之,必不推辭。”

他欠張禦一個人情,若是能早些還了,那是最好不過。但若是過分要求,要他對付元夏大能,那他隻能設法回絕了。

張禦則是對他緩緩說了幾句話,道:“不知此事燭相先聖可能為之?”

燭相道人目光有些奇異,琢磨了片刻後,最後還是點頭道:“好!此事就攬在我身上好了。”他抬頭看向張禦,道:“不過處置好此事,此前人情便算還了。”

張禦淡然點首道:“自當如此。”

------題外話------

ps:今天有點事,就一章了,明天還是正常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