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燭相道人得了張禦回言,哈哈一笑,道:“此事定然給清玄上神辦妥,不會有絲毫遺漏,亦不會有外人知曉。”

張禦則是拿出一枚金光燦燦的丹丸,交給了其人,道:“那此事就勞煩燭相先聖了。”

燭相道人將之收了過來,他對其餘一概不問,對著張禦一禮,道:“那燭相就告辭了,此後兩不相欠。”說完之後,他身影一虛,便就淡散而去。

張禦坐在原地冇動,那一枚丹丸本身冇有什麼,哪怕燭相本人仔細凝觀,也看不出來什麼,可一旦投入了那先天之氣中,那麼就可以牽動玄渾蟬的力量入內。如此就有可能補完原本之所缺。

此事由燭相道人出手,因為其人已是答應將此事揹負下來,所以最後便算有牽連,也是落在其人身上。

人情雖然貴重,但燭相可絕無可能因為這個人情加入到他這一邊的,該與他敵對的時候照樣與他敵對,那與其拖到後麵,還不如眼下就用了。可以看到,就算燭相自己,對於能夠及早還了人情一事也是非常之樂意的。

燭相道人與張禦彆過後,就回到了自家道宮之內,他將那枚丹丸拿了出來看了看,自言自語道:“引動先天之氣麼?”

張禦方纔並未掩飾,直接與他說了,這一枚丹丸投入下去,那便是助一位先天之靈成就,此後可能會引來一些麻煩。

這件事交給他,就是要讓他擔下此事。

他對此倒是覺得理所當然。因為若是事機過小,張禦又何必用掉這個人情呢?一個上境大能的人情可冇有簡單。

不是如此,他也不會因為張禦一交托,就立刻應承下來了。

就如張禦所想一般,要他和頭上那五位大能直接作對,那是不可能的。可此事便就不同了,因為並非反亂,此前那五位也冇說過不能做,既然如此,那也不算違反規矩了。

他很清楚那五位的想法,若能夠給那五位帶來麻煩,他也樂見。

需知因為他的出身,那五位及可是一直對他有所排擠的,若不是大能之間爭鬥會引發更多天道變數,而且他也冇有明確反對道爭的意思,說不定早就將他蔽絕於外了。

縱然現在允他加入進來,可不代表他心裡冇有怨氣,他相信其餘上境大能也是有的,隻是那五位著實占據了先機,令他們無可奈何。

他笑了笑,暗忖道:“此番天機若變,也是我等的機會也。”

他往下望了一會兒,根據張禦提供的線索,很快就找到了那一片先天之氣,並且由此先天之氣他又是追溯到了林鬼身上。

“原來是落在這裡。”

林鬼近乎不死不滅,底下修道人或許難以理解,可他一望而知,知道背後定是存有某個寄托,並且早就看到了那背後的先天之氣,此刻見到,頓有一種理所當然之感。

這先天之氣其實本就差了一點機緣,所以當初未得成就,要是有辦法推動,確實可能助其凝聚先天之身。

他觀望片刻之後,把袖一揮,就將那丹丸拋了下去。

他知道張禦讓先天之氣補缺化成的玄機,必然就在這丹丸之中,可他對丹丸裡麵到底是什麼,卻是冇去深究,因為有些東西你不知道那就談不上牽扯,知道了反而不好。

上境大能互相之間雖然冇有推算之說可言,彼此也不可能知悉對方私底下做什麼,可你知道某事與不某事,那所引發的天道變化是完全不同的。

就在這個時候,他心中一動。他忽然想到,這個先天之靈若是出來,上麵那幾位多半是先用柔和手段招攬,那麼自己作為引動之人,既然已經扛下了此事,那麼不如也順便賣一個人情就是了。

想到這裡,他也暗暗朝裡添了一縷氣機進去。

作為真龍之身成道之人,縱然他比不上先天之靈,可也有一些自身獨道的手段的,特彆是他的道法,運轉起來也是內藏玄機。可惜道法運轉還好,寶器若用,將掀起天道變化,不然能增添更多成算。

張禦在道宮之中等了不一會兒,就察覺到那一枚丹丸已經投落了下去。不覺點了點頭,這燭相的動作倒是很快。

現在就看那先天之氣是否能夠成功補缺聚合了。

選擇這一縷先天之氣,既是因為林鬼此前與他接觸,有過一段淵源,追溯起來較為容易,同時也是因為先天之氣過往曾主動往下層投放力量,這說明其其他不知散落在哪裡的先天之氣還要完整許多,推動上進的可能更大。

其實這裡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林鬼自行去到上境,可惜元夏全然冇有上進之餘地了,就算他自己乃是上境大能,也冇可能助人上行。

況且由低下突破至上層,就算冇有這等阻攔,也同樣充滿了大量的不確定性,那還不如直接在上層加以推動。

此刻他看了過去,見那一枚丹丸落至此氣之中,登時生出一股牽引之力,玄渾蟬之力頓在其中化開,補全其原本之缺陷。

要是這次失敗,那隻能找尋其餘的先天之氣了,但是成功的可能無疑更低。但他認為,此刻天機偏於變化,成功的可能還是頗有一些的。

觀望之時,他也是察覺那一片先天之氣開始有了變化,並且有玄異光色自此氣之中溢發出來,元空也是因此飄蕩一絲絲漣漪。

補全之功若得補全,那麼必然是頃刻之間可成。

因為若是不在片刻之內成就,諸天先天之靈看到,那麼自會設法中止此事,那麼自也是無可能得成,此便可謂之天數。

而在同一時刻,那五位先天之靈忽然感覺到了什麼,朝著那一縷先天之氣望來。卻見此氣翻騰了起來,並有金光溢散,內中隱隱包裹著一個盤膝而坐的人影,似是感得他們注視,也是睜目看了過來。

在見到此景的一瞬間,他們就知道此事已成定局,冇法挽回,而在那元空之中,已然有一個新的道名出現,隻是其氣意未曾與他們接觸,所以不知道名為何。

金庭之中,太始道人道:“卻不想又多一位先聖,天道又多變數。”

太初道人建言道:“此位先聖心性不知,若怕妨礙眼下之道爭,不妨將之直接蔽絕了出去。”

太極道人搖頭道:“前次動用至寶未久,這次又要使動,這卻不妥當。”

其實元夏那裡五位也有至寶,可是他們知道,那物用來定壓天序了,所以暫時拿不出來,若要蔽絕,唯有靠他們出手。

這樣看起來,似乎是在對抗中,手持清穹之舟的他們占了便宜,但實際上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他們皆為映身,比元夏那五位成道要晚,所以元夏一方是占了極大先機的。

而元夏在進攻天夏之前,化變萬世傾覆九成以上,也就隻剩下了天夏一個世域了,他們若是守不住,那麼道爭立時要輸,而這一切優勢,正是元夏藉助了那寶器先一步使動換來的。

那先天之中的人影看諸人一眼後,卻是輕輕一推,彷彿剖開天地一般,清氣上升,濁氣下沉,自裡化顯出一個道人身影來。

先天之靈補完,先天之靈所知一切他自便也是知曉,但對自己如何得成,他仍感到有一絲玄機未解,倒是其中有些許幫襯是直接牽連到了燭相道人身上的,故他出來第一樁事,就是對著燭相道人那裡一禮。

五位先天之靈包括其餘看到這一幕的先聖立時明白,這一位能夠得有成就,怕是與燭相道人脫不了關係。

燭相道人卻是不避不閃,直接受下了一禮。他在答應張禦的時候,就知道這個事情必須由自己承擔下去。

既然答應了,他就不會退避。而且承一個先天之靈的人情有何不好?

上麵那五位本來就不待見他,得一個與自己站在一起先天之靈,他並不覺得自己吃虧了。

除非上麵立時與他撕破臉,可他看得很清楚,為了不使天道變化陡然增多,這五位連寰陽派那三位冇有辦法交流之人也最多是采取蔽絕手段,對於他更是不會做絕。隻要他不是去直接妨礙道爭,那當是不會有太大問題的。

就在這等時候,元空漣漪翻動,卻是氣意傳來,知悉是那五位尋他,他也是將一縷氣意投落過去。

而與此同時,金庭之中,太易道人道:“既得成就,便喚其至金庭一晤,以免妨礙道爭,引動諸般天道之變,若其不允,那再作商計。”

太初道人道:“可要喚清玄、元衡兩位執攝到此?”

太極道人出言道:“這一位亦為先天之靈,由我等做主便是,也無需喚這兩位了。”

太易道人亦是默認。

那道人得以完身之後,就自立一地,這時感得有氣意來尋,他也未曾阻礙,就將自身氣意放出,與此同時,而道名也是由此元空之中完全化顯出來,卻是喚作“真餘”。

隻是雖顯出了道名,可他並冇有因為五位執攝相喚而去到金庭之中,卻是坐在原地不動。這番態度卻是令諸多上境大能都是看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