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常兩個上境大能互相消磨,

隻要強弱差距不是特彆明顯,

那不知道要對抗到什

麼時候。

可是若一方持有鎮道之寶,那便是占據了極大便宜的,正麵對攻之中,有無有寶器那完全是兩回事。

傾機道人三人之道法可以吞化消磨一切,然而麵對那斬來的那一劍,卻是儘皆無用,且對麵還不是尋常鎮道之寶,而是一件殺伐利器,冇有寶器屏護,又怎麼可能阻擋的住

他們此刻唯有拿出暗藏手段才能應付,故是此刻在傾世道人招呼之下,同時自是放出氣光來,可見在光中,三道人影往中間相融而去,最後一閃之間,便倏然化合一。

三人雖根本道法有所不同,可道念趨向一同,所以能夠將氣意合同於一,如此可以達到氣意倍增的目的,從而擁有抵禦鎮道之寶的力量。

這一招本來是用於抵禦五位執攝的,可是現在卻是不得不提前用出來了,待光芒一閃而過,站在那裡的已然是一名俊雅無比的白衣道人,渾身上下道氣充盈,周身有若琉璃清淨。

其人嘴角含笑,腳踏金烏,一手捏有法訣,另一手伸出向外一推,元空之中連遊層層翻湧,身外亦是化出絲絲縷縷烈焰流光,可偏偏周圍一切都是沉陷下去,彷佛化儘融儘,再無存繼。

張禦一劍之後,再是一劍,不斷削去前方之氣意,不過當這名道人出現之後,劍勢再是斬下,卻感覺是落去無邊空洞之中,無有辦法再造成任何消殺了,

這就是一劍落空之際,那些氣意便是不斷膨脹壯大,因為氣意如同漲湖之水,一旦冇法課製,自然就會向外擴張升騰,若且這般下去,是有可能將他再度推擠出去的。

五位執攝正在後方觀戰,見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天道變化已經被攪動起來了不少,他們也是不得不跟著變化問對攀尋。

不止是他們,連帶著其他上境大能亦是不得不如此做,這就是為何平日他們儘量避免鬥戰,還要設法阻止他人鬥戰了,而在道法攀升之後,摘取道果就想發睏難了,這也十分影響道爭

太初道人道:“三人這般手段,當是為了對付我輩。"

太始道人道:“清玄執攝固然氣意強盛,可看局麵縱能從內部牽製住這三位,也需一番手腳,可這一次戰局不能拖延太久,我等是否要此刻出手"

太素道人卻是認為這般不妥,他堅持意見道:“我等讓清玄執攝上前,便是信任他能勝任此事,且清玄執攝不止這些手段,還當再等上一等。"

其餘執攝聽取了他的言語,也冇有再說什麼,因為此刻出手確實不是好上時機,可以再觀望一下。

張禦麵對那道人連新兩劍,劍勢俱落入那空洞之中,心中已是有數,縱然他可以通過不斷增加劍勢破此守禦,可那樣會拖延戰局,必須動用其他招數了,

不過元一天宮和金庭兩邊之人如今都在看著這裡,其餘那些大能還好說,此輩氣意方纔到此就被他們對抗的所氣意崩散,隻不過是觀察到一些斷斷續續的東西

可是五位執攝有清套之氣護持,隨時隨地都在關注著戰局,所以他還是要有所保留的,不能將所有手段用出來。

好在他儘管隻有一人,可卻是帶著兩把劍器的,足以用來破局了。

故是把袖一甩,兩指一點,蟬鳴劍再一次朝著那道人新下,同時另一手伸出一捉驚霄劍從虛空之中飛出,被他一般拿住,隨後又是一斬!

這一劍並未用上“斬諸絕”,而是在劍身之中寄托了“正禦中天”。

傾機道人三人合力之下能夠擋住一件鎮道之寶已是不易,因為攻來的劍勢是需要他們進行吞化才能消強,這刻再是一件壓了上來,頓時超出了他們所能消解的上限,故這一刻過處,本來混若一體的氣意頓時分裂開來。

張禦得勢不饒人,袍袖飛蕩之間,再是一劍橫新!這一劍使得對麵再也無法承受要時分裂陰陽,化散虛實,前方氣意轟然大震,那道人身影修然爆散,重又化回了三人,竟是將三人生生從道法之中分斬了出來!

寰陽道人三人氣意被破,頓時知道不妙,他們此刻擔心的不是張禦,而是金庭之上那五位。因為他們隻要有一個破綻露出,就有可能被五位抓住,從而從元空之中蔽絕了出去。

三人對此般情形有過最為稽糕的估量,也是準備了後招,本來以為會是在五位熱攝對戰之中纔會用到,可是現在卻被張禦一人逼到了角落之中,讓他們不得不為了。

頃刻之間,三人眼神一片深暗,卻是好不猶豫借用大混沌之力,由此身上一股隱隱約約的渾沉氣息浮動了出來,

這不但是在道法之上能夠與張禦的劍器對抗,也是做給五位執攝看得,就是要告訴他們,你們若是再逼迫下去,我們當是無所顧忌的借用大混沌之力,甚至不惜身入此中,成為大混沌之載器。

到時候掀起無邊天道變化,我等固然身入大混沌之中,成為大混沌之一部,可看你們又如何收場!

五位執攝看到了這一幕,而在同一時刻,有氣意紛紛朝著他們這裡過來,首先是元一天宮那裡傳來,若是解決不了,他們可以出麵幫村,

而後則是其餘觀戰的大能送傳過來的,這些人也是故作關心,希望他們能快些好決,並詢問是否要幫忙。

這些人儘管平裡日冇有什麼話語權,可是這個時候卻是來表現自身之存在。畢竟天道變化涉及到所有上境大能的利益,他們自問有充足過問的理由。

五位執攝不為所動,他們認為張禦手持兩擔製器,足以應付各種場麵,以其方纔的表現來看,對此情形應也有所預估,若有機會,當就很快就出現了

張禦望了三人一眼,眸中神光微閃,他對於大混沌是非常熟悉的,故他一眼看去,就能夠分辨出此輩此刻之狀態。

而且他看很清楚,對方儘管借用了大混沌之力,可並不是像渾竟一樣,是以大道之竟為依托,而是以三人氣意會影為承托,三股氣意流轉變化,好似存在著一個漏,不斷將混沌之力引來,又不斷送走,隻取其中一些,使之不完全侵染自身

若能將此壞了去,那能阻斷此勢。隻是這三縷氣息每時每刻都在變化,極難捉

他念頭一轉,道:“白望道友。"

白題道人與他心意相通,馬上知道他的意思,道:“道友放心施為便是。”他本來就是負責接應之人,立刻推動根本道法,“非殊非妄”,此道法一出,便直接指向那氣意之所在!

張禦當下再不猶豫,看著那氣意糾纏之所在,使念一催,兩把劍器分作先後殺去

蟬鳴劍在他驅使之下直趨正麵,三人冇了大混沌借力,隻得用氣意遮擋,可也是因此受到了極大牽製,無法再顧及其他

他則是瞅準空隙,藉著“非殊非妄”之指引,執劍振袖,使力一斬,頓時斬在了那一股承載氣意之上!

傾世道人三人同時神氣大震,張禦這一劍等若切斷了他們的力量之元結,使得氣意一時為之崩亂。

而本來正位於前方的夠地發出一聲創地,你然化光一絡,隻是一閃之間,格用站著三人的氣意層層削殺,隻餘絲絲腰續還留存在那裡,觸強將他們牽扯在元空之中,

傾世道人三人大感不妙,此一刻他們事先完全不曾荷料,因為他們借取的可是大混沌之力,敵方若朝此出手,也當會真麵大混沌,勢必會受得得染汙穢,通常不會有人選擇這麼做,可張禦偏偏就這麼做了。

不止是如此,關鍵還在於居然準確尋到了那一樓氣意之所在,這使得他們就算再想借動大混沌之力都成了不可能,除非願意完全隨入大混沌……

而在此時,五位地攝機是一拍鬥,因為他們終是坐到機會了

他們也清楚,若是這個時候這三人真的選擇完全接受大混沌,那事情就真的不好收場,不管此刻是不是最好時機,他們都是不得不出手了。

太易道人立時傳音道,"諸位地攝,隨我一同返逐此悲!"

此令一下,包括白明道人在內諸位執攝立刻一齊催動清穹之氣!

黴時間,一股清氣橫貫元空,隱隱約約竟是顯露出一駕巨舟之模樣,倏然衝去之際,卻帶嘉於陽碣的境在了〓人氣音少上

傾世道人三人道身一震,原本所顯之聖相頓時一陣虛化,再是化光崩酒,此一擊之下,卻是將他們孩驗元空之中的全下氣音寄全撞散了!

如此還不算結束,清宮之氣繼續湧動,將此人三人繼續向外驅諑,卻是將此來又一次推回到了最先被蔽絕時的虛暗之中

張禦立在元空之中,凝視著三人被諑遠去身影。此一戰光是驅走三人還不是結束還要消殺三人纔算全功,乾是他一用袖,腳下一踏,持劃師著三人氣意追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