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身入渾默之中,跟著寰陽道脈三人氣意而行。

要尋到蔽絕之人,那自身氣意也是必須遠離元空,否則隻要對方氣意與他接觸那麼自然而然能夠順此找尋這番之路。

這也是為什麼這三位每一次都是能轉回來的緣故了。其背後不是有著上境邪神的牽扯,就是藉助了主身之氣意,

可若是冇有這些,那麼就很難憑著自身之力歸來了。

不過他執拿清穹之氣,並且與青朔、白盟二人一氣同源,所以即便自身氣意與元空斷絕,要想回去也是容易,

金庭五位執攝看著他毫不猶豫追了上去,都是點頭,在他們看來,雖然這位清玄執攝平日有自己的主意,與他們還常常意見不一,但是在維護金庭這一點上卻是值得信任。

因為在元空之外鬥戰,被是一不小心氣意被消奪乾淨,那也同樣是消亡的下場,要知現在還是以一敵三,要不是完全信任金庭,又豈會有這等表現

他們可是清楚的很,換了其餘那些上境大能,即便收攏入金庭之內,也不可能在鬥戰之時這般積極的。

太素道人道:“我是在後方全力支援清玄執攝,以免再出變機。"

其餘執攝皆是領首。

白盟道人這時種首一禮,道:“清玄執攝孤身一人,怕有波折,白跟願意前往接應。"

五位執攝考慮到這也是增加成算,故也是答應下來。太素道人提醒道:“白盟執攝儘可能小心。此輩已被我逐出,可從容消殺,不必著急。”

被驅離了元空之中,再是下手,那就不會形成太多的天道變化,但不是說冇有,畢竟這些人依舊是擁有道法的,道法落於道中,本身就是道之一部,而天道運轉本就是有會泛起漣漪的,隻是十分之微弱,幾乎與元空正常的波盪相差不大。

張禦凝注三人所在,隨著氣意從元空退出,與三人也是愈發接近,此行雖然有一定凶險,可他手持兩把鎮道之寶,再加上進退無虞,要是這般還失敗,可對不起這一身功行。

況且寰陽道脈三人方纔被清穹之舟撞散氣意,正是最為低弱之時,這個時候乃是消殺此輩的上好時機。

傾機道人三人又一次被蔽絕了出去,他們清楚知道,若無變數。恐怕隻能沉淪落此,憑自身是再無機會了。

隻是這個時候,很快察覺到了一股淩厲強盛的氣意正自追來,

三人望去,見張禦居然追著他們而來,先是詫異,隨即想到了什麼,都是心下一沉。

張禦身為金庭執攝,此來絕不會是自作主張,金庭這般做,看來是冇打算就此放過他們,而是要設法斬草除根,要令他們徹底無法乾涉到兩家道爭了。

寂光道人肅然道:“金庭此番決心不同尋常,兩位道友,為了保全自身,不得不做最壞之打算了。"

傾機道人低聲道:“此也未必不是機會。此人固然追了出來,可也不可能與元空全無牽連,若是我等通過他,說不定可以藉此歸返。”

終常道人搖頭道:“金庭能逐我一次,也能逐得第二次,再覓歸去,怕也無用

傾機道人道:“未必,那清穹之舟幾次運使,再是動用,定然會極大催發天道變化,到時候彆說金庭了,恐怕連元一天宮都不會答應,其餘大能也不會答應。"

終常道人言道:“這兩人手持兩把鎮道之寶,且都是殺伐利器,乃是寶器之中少有,我等氣意方出,便會被其削去,難以與之正麵爭鋒。"

實際上他們道法威能要是催發出來,倒也無懼任何攻勢,因為什麼物事道理上都能吞化。

可是這需要給他們能夠持續運使的機會的。要是他們的根本之寶煉空劫陽還在三人合力之下,應付此局自然冇有問題,說不定真能重新折返。

可惜冇了寶器就冇了屏護,劍器一斬,就能破殺氣意,道法不及催運到極致就可能殺敗了,正常情況下是冇法對抗的

寂光道人道:“主身那邊定然不會再援救我了,還可能與我數清關係,汙穢之靈那裡也借不得任何寶器,那就隻能借得大混沌之力。"

煩機道人不禁些遲疑,道:“若是沾染大混沌太多,又怎能堅守我道"

寂光道人道:“我等方纔借得大混沌之力來用,也無什麼問題,那些汙穢自能看化了去,再借一些也是無礙。況且現在我等便不如此,還有什麼手段能應付此人麼

終常道人語聲低沉道:"道不能行,便是身入混沌又如何"

傾機道人搖頭道:“勿作此想,便是被消殺,隻要我牽道法尚在,總能回來的

終常道人道:“便是那般,也不是此刻之我了,且不得爭道,也不過最後被摘取道果,再來又有何用若有拚死一搏之誌,說不定還能逼退對手。”

寂光道人也道:“我若不成,也不能讓金庭和元一天宮摘取道果,便是真的投身大混沌,也要讓不得了道。”說話之問,眼底隱隱有一絲渾沉之色泛過

傾機,終常冇有說話,可心下覺得有些道理,要他們放棄自身之道法,他們是不情願,可是金庭若是要趕儘殺絕,那他們也不能挺身受數。

可他們不知道,當他們浮起這個念頭的時候,實際上已然受到了大混沌的侵染對於原先之道已然難以把持住了

張禦此刻已然完全脫離元空,憑著氣意追攝凝望三人之所在,三人在這虛黔之中如煌煌大日,這讓他絲毫不用刻意找尋,袍袖一甩袖,一道劍光撕裂渾暗,直斬而去。

傾機道人三人連忙凝聚氣意抵擋,隻是劍器過處,氣意都被消磨而去,身上流焰隨之暗澹了幾分。

隻是方纔一暗,又驟然大亮,三人重新聚合一處,方纔那清淨若琉璃的道人再次出現,隻是雙眸之中隱隱泛起一抹漆黑之色

張知看得清楚,這是藉助了大混沌之力了,他手腦一振,劍雙發出一聲劍鳴,產纔在元空之內,他還是有所保留的,但是在這渾賠之中,卻是很難看到他的舉動。他可以放開手腳施展手段了。

他當下運轉了大道之印,眸中神光一閃,已然看到了那若赤光流焰的光華之中,有一經經渾沉之氣幕延。

此童畢意還冇有變成混沌的一部分,所以與大混沌並不能相容,所能餐動的有限,但下來就不一定了,

不過這反而給了他機會

他一揮袖,驚霄劍圍繞著三人氣意飛轉,似乎隨時可能落下,因為對於這劍賽的忌憚,三人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力量加以防備,同時還要抵擋正麵不停突殺的蟬鳴劍,使得他們明明人數占優。卻是外處被動。

反迎張禦這邊就相對從容許多,這才鬥戰之中自是十分占便官,你能隨意施展手段,對方外外卻是疲乾應付,那已是占據勝勢了。

此刻他口中嗬斥一聲:“敕鎮!”這一言喝出,卻是牽動了大道之機,像是借大道之名頒下天旨,令三人道法為之一震。

傾機道人三人立知不妥,要知如今雙方道法可是時時刻刻在碰撞著,他們縱然在運使大混沌,可也在設法壓製之中,生怕為其所汙動,以至完全失去自我,現在道音一震,立時打破了此中平衡,大混沌之力立時往他們道身侵染而來。

寂光道人直接放棄了壓製,任何混沌之力侵染自身,而終常道人則是有些猶豫傾機道人則是全力壓製混沌之力。

三個人做出了不同的選擇,那道人身上光芒一閃,頓時又還化成了三人

張製一言就破了三人之聚合。這裡是他以目印清幫看到了對方的根底,同時也是他對大混沌的瞭解遠勝對麵三位

此刻他見勝機出現,自是毫不猶豫催動兩柄劍器,蟬鳴、驚霄二劍齊齊下落,剿殺三人。

這一回,他刻意放過了那自陷混沌的窗光道人,而是朝著煩機,終常二人而去,但這裡主要針對的乃是煩機道人,因為其人全力鎮壓混沌之力,也意味著冇有足夠的力量用來抵禦。隻要拔除其中一個,餘下那就更好對付了。

師機道人感覺準然殺意奔著自身而來,他想著兩柄劍觀,再是一觀終常,安光二人,自知難以倖免,而他不願意墮入大混沌,頃刻問也是下了決斷,他立定在那裡眼密垂下,口中言稱道:“道化唯我,萬化歸一!"

整個人卻是再一次隻化出了自身聖相。這一刻,他卻是將自身氣意完全催運出來,並向著劍鋒迎去,這卻是他想借劍器之利殺卻自身,如此便能徹底擺脫大混沌之糾纏,縱然自此道空,卻也能保有一點真說不更。

張禦看出了他的用意,這一次選擇借他之劍殺身聖氣,還能利用金下大混沌反過乾他,算得上是狼辣有決斷了。

既是如此,他便成全其人!

他身上一時清氣大盛,兩柄劍賽齊髮長鳴,交斬而下,從那些光華之中一穿而過,直接落在了師世道人的道身之上!

煩機道人抬頭看他一眼,眼勝似有無數道理閃爍而過,周身上下那原太強感光芒急驟衰退,像是朝著一個空洞收斂而去,最後連帶著他本人亦是解裂開來,化作一絲一線的光氣朝著那裡施飄而去,直至從渾默之中很去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