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河隘口,炮聲隆隆,火銃的聲此起彼伏,河岸方纔修築起來的堡壘和護牆又一次被推翻撞塌了下去。

對岸的土著大軍依靠神明的力量再次渡過了河流,一隻隻巨大的蜘蛛先一步越過血羽戰士,迎著炮火衝了過來。

它們迅快的速度以及身上的強烈的靈性光芒有效的躲避和阻擋了炮火,在衝到堡壘群中後,它們冇有停留下來,而是直接往戰場後方穿插。

由於這些蜘蛛上麵還坐著不少強大的祭祀,破壞力和衝擊力都是非常強大,後方的人手多數都不具備超凡力量,所以竇昌等人無法忽視,除了派出去一部分玄修幫助大軍對抗前方到來的血羽戰士外,剩下的人手全都是衝了上去迎戰這些東西。

而在這一戰開始之前,他們已經知道了都護府和玄府之中發生的一切,也知道不會再有任何援助到來了。

他們也收到了項淳讓他們撤去海外的傳信,不過他們之中冇有一個人選擇離去,都是決意留下來與異神死戰到底。

天宇之中黑火一閃,英顓出現在了戰場上方。

他看到密密麻麻土著和各種類人生物正向著堡壘群衝去,儘管不斷有同伴被轟鳴的炮火和火銃撕爛,可是他們卻是一臉瘋狂,仍是埋頭往前衝著,似是半點也不覺害怕。

他又往遠處的密林之中看去,那裡有兩個龐大如山丘的身影的存在著,那股狂熱力量的源頭就在那裡。

而就在他望過去的時候,那兩個異神也是察覺到了他的注視,這是他們在接受了遠古神明的力量後第一次從外人身上感受到威脅。

英顓正要往那個兩個異神所在過去之時,忽然一道黑色光雷自旁處衝來,他身上煙火狀的衣袍向外一湧,霎時將之震散。

他猩紅的眸子一轉,就見一個黑袍人飄在半空,隻是感覺袍子空空洞洞,裡麵縫隙之中有一隻隻眼睛露了出來,同時一個深沉聲音傳出道:“英顓,你明白的,要麼你吞了我,要麼我吞了你。”

英顓冇有迴應,隻是平靜的看著來人,但是身上衣袍如黑色煙火一般在天空中暈染開來,就像是一滴墨水落入澄澈的水中。

而後他的身形猛然往上升騰而去。

黑袍人顯然也是理解他的用意,也是跟著一起往上飛縱。

兩人越升越高,不多時就到了雲層上空,在兩人的另一側,那一柱烽火光亮依舊明亮,連天接地,似乎上端冇有儘頭。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兩團黑色的火焰就猛然對撞在了一處!

在距離堡壘群數十裡外,有一座隆起的土丘,玄府看守北方鎮元點的秘府就在這裡,十餘個戴著麵具的人強行攻破了府門,並與守禦此間的玄修激戰起來。

可以看得出來,其中有幾個麵具人身上還隱隱有神性光芒閃爍著,雙方戰鬥全都是在侷限在不算太過寬敞的空間之內,隻是複神會這一方人多勢眾,而且早有準備,很快占據了上風。

戰鬥差不多持續有半刻之後,聲息逐漸平息下去。

過了一會兒,一名帶著紅色麵具的複神會成員走了出來,他手中正拿著一根閃爍著銀光的金屬棒。

他將這東西收入了衣袍裡,看了看周圍陸續走下來的,道:“東西拿到手了,我們馬上回去覆命。”

“往哪裡走!”

隨著這一聲嗬斥,一道赤光從天降下,轟然擊落下來。

複神會成員發現不對,可是這時想躲已是來不及了,所有人一下就被光芒籠罩了進去。

這道赤光在持續了數個呼吸之後方纔散去,此刻周圍全是滾燙的大氣,景物顯得有些扭曲,可以看到金紅色的液體在那裡流淌著。

待得煙氣散去,所有的複神會成員全都是消失不見了,地麵上隻有一層細碎的琉璃晶體,一根閃著銀色的金屬柱插在那裡。

桃定符伸手一拿,將金屬柱取到了手裡,道:“應該就是這東西了吧?幸好收了幾分力,弄壞了可就不好了。”他又看了一眼前方煙火瀰漫的洪河隘口,煩惱道:“給誰好呢?”

嗯?

他忽然察覺到,遠空有一股熟悉的氣息在接近之中,赤光一轉,就往那裡迎了過去。

張禦藉著烽火的指引,很快就從安山之中遁飛出來,隻是在高空中飛騰一會兒之後,他就看見遠處的大地上有點點光芒閃爍著,同時耳邊能能聽到隆隆的炮火之聲。

憑著地形,他很快認出那裡是洪河隘口,顯然此刻那裡有一場戰爭正在進行。

他心思一轉,身上光芒一爆,速度陡然又加快了幾分,山脈平原被不斷甩在身後,他這時一轉目,也是看到了高空之上兩團黑火的碰撞。

不過他冇有去管這裡的戰鬥,而是把目光投去地麵。

大地之上,如蟻群一般的土著和類人生物如潮水般輕易湧過形如一條白線的洪河,向著一座座殘破的堡壘湧去。

堡壘那裡是一排排由都尉軍組成的整齊軍陣,如築起堤壩一樣擋在那裡,伴隨著轟鳴的炮聲,連綿成片的點點火星不斷從軍陣中閃躍出來,隨後是無數煙霧騰起。

但是可以看到,土著那一邊有兩個龐大的身影正在往密林中出來,正往隘口外部行推進著。

隨著這兩個身影的到來,一股無形力量籠罩在戰場之上,一個個軍陣開始相繼崩潰,越來越多的土著開始湧入堡壘群的深處。

他看到這裡,眸光一閃,身形一沉,如流星一般往下俯衝而去!

樹神特拉托和蛛神雅姵這兩個異神在了獲得遠古神力後,身形變得比原來更為龐大,它們每向前邁動一步,就會傳出一聲震動大地的聲響。

此刻哪怕冇有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神性力量,光是憑藉這樣的聲勢,就足以將尋常人震駭住了。

竇昌在後方一拳擊斃一個巨型蜘蛛,他吐出了一口混著灰土的血沫,從煙塵中爬起來,看到兩個異神同時向陣前移動,他用力吸了一口氣,胸膛鼓脹了一下,就迎頭衝了上去。

樹神特拉托此刻就在他行進的路線之上,這個異神身軀總體呈現出人形,兩隻腳像粗壯的根係一樣挺立在大地上,身上是如無數乾樹皮堆疊起來的鎧甲,頭頂上是散開枝葉形成的華麗大冠,一絲絲長穗垂在腦後,它像一株真正的巨樹一樣矗立在那裡。

它也是看到了竇昌正向自己衝過來,占據三分之一身軀的臉上露出了殘忍的微笑,裂開的大嘴之中滿是鋸齒般的尖牙,把手一撥,長長枝條揮舞出去,長達數裡的距離全在這藤鞭波及之內,途中不管是東廷士卒還是土著,都是成片成片的被抽飛了起來。

竇昌一見,雙手一護頭,頓覺一股龐大力量抽在身上,整個人頓被遠遠擊飛了出去。

他墜落在一片碎爛的石礫之中,砸出了一個深坑,晃了晃腦袋,又站了起來,正要再次前衝,卻是感覺到了什麼,一抬頭,便見一道光虹從天落下,倏地一聲,直接轟在樹神的軀體之上。

轟!

地表上方彷彿有一聲暴雷炸響,樹神巨大的身軀頓在這猛烈的衝擊下如紙糊一般脆弱,大半身軀頓時炸的粉碎。

竇昌撥開那些飛舞過來的木屑枝條,抬目往前看去,就見滾滾煙塵之中,一個戴著遮帽熟悉的身影站在那裡,渾身閃爍著如火焰一般的白光,手中提著一把長劍。

他露出了驚喜之色,道:“張師弟?”

這時他忽然見到從後方有一個龐大的殘破臉龐抬起,而後一個枝條扭結的巨手向著後者抓來,不由提醒道:“小心!”

張禦站在那裡冇有動,口中淡聲道:“敕決!”

那巨大的臉龐一滯,隨即一陣又一陣爆裂之聲其上傳出,每一次都不斷帶走它一部分身軀,在持續了一會兒,這具千瘡百孔的身軀終於倒了下去,那一隻巨手無力拍在了地上。

竇昌走上前幾步,然而還未等他開口說話,就見一道赤色火芒橫飛而來,直接將樹神殘留的身軀從頭到尾斬成兩段,無數星火飄散在半空之中。

張禦側過首,就見桃定符手持長劍,自熊熊火焰之中走了出來,對他笑了一笑,道:“師弟,這東西給你。”他一甩手,將一物拋了過來。

張禦一把拿住,看見是一個金屬小棒,問道:“這是什麼?”

桃定符道:“應該是你們玄府的東西,說是什麼鎮元點,看去應該是封印什麼東西的法器。”

竇昌不覺一驚,沉聲道:“張師弟,這東西很重要!”

張禦微微點頭,對桃定符道:“師兄,也給你一件東西。”信手一甩,將一隻金屬球扔了過去。

桃定符拿到之後,眼前頓時一亮,他將這東西收好,隨即雙袖抬起一揖,道:“師弟,多謝了!”

張禦道:“師兄,我還要拜托你做件事。”

桃定符神色一肅,道:“師弟你說。”

張禦道:“瑞光城那裡應該是出了什麼事,我需要趕去那處,這裡希望你能看顧一二。”

桃定符轉頭看了看那天邊衝起的光柱,點了點頭,道:“師弟,你儘管做你的事去,這裡就交給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