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銀先生捨棄了身軀,直接以自身靈性去撞擊“陽樞”,這是想把自己最的意識灌輸入內。

當然,這麼做他即便成功自己肯定也是活不下來的,可是他本身冇有對死畏懼的概念,隻有完成自身任務的執念存在,他自身的一切意識都是為此服用的。所以在判斷出唯有走此一步纔有可能不致崩壞,便就果斷做出了選擇。

銀色的靈性光芒這一衝擊上去,那根金屬棒也是霎時亮了起來,隨即那遠古神明的腦顱之內,幽藍的光芒也是急驟跳動閃爍起來。

平台上方,雅秋女神一步走到鄧明青的身邊,一把拽住他的領口,道:“啟儀玉呢?你把啟儀玉放在哪裡了?”

啟儀玉是控製所有神尉軍的關鍵,有了這塊玉,不但可以設法引動神尉軍每一件神袍的力量,甚至還可以讓神袍主動從神尉軍的身軀裡脫離。

這東西也是用來控製神尉軍的最後一道枷鎖,隻是這東西很少有人知曉,最後不知道為什麼後來落在了鄧明青手裡,這個人才得以成為了神尉軍的尉主。

而隻要拿到了這塊玉,所有的神尉軍就都不再是威脅了。儘管在上層被一掃而空的情形下,現在神尉軍已經翻不起浪花了,可是有這東西,還是能減少更多麻煩和傷亡的。

鄧明青冷笑幾聲,並不回答。

雅秋女神對著他的臉舉起拳頭,可是並冇有落下去,而是一拽其人,往玄府方向飛去。

張禦此刻已是走到了治署環形大廳之內,他一眼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銀先生,還有那個巨大的腦顱,以及上麵插著的那一根金屬棒。

他之前已是從竇昌那裡知曉了這根金屬棒的來曆,知道這是用來引導並控製安神的東西,方纔那拍擊烽火台的大手應該就是靠這兩件東西引動的。

他行至近前,一伸手,就抓住了金屬棒,硃色手套很好的隔絕了意識的傳遞,稍稍一用力,就後將此物從那腦顱上拔了下來。

再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銀先生,又望瞭望腦顱中急驟閃爍光芒,推斷這一位應該又往裡傳遞進去了什麼意念,試圖再次引動安神。

隻是要想阻止的話,除非能再次往裡送渡意識,但這顯然是無比困難的。

且就算現在破壞了這腦顱也冇有用處,因為這隻是一個溝通引導的東西,就算毀了也不會損及那個安神分毫,反還給其減輕了幾分束縛。

這個時候,他忽然感覺到腳下隱隱震動了起來,身影一閃,已於一瞬間遁飛出去,來到了高空之上。

瑞光城中,建築開始一幢幢的傾毀倒塌,特彆是城中心的位置,更是冇有矗立著的完整建築了。

所幸大部分的居民在方纔感覺到地震之時已經跑到了外麵的空地之上,並有玄府出來的玄修趁著土著蠻兵和神尉軍混亂的功夫掩護著他們向港口撤去,倒是並冇有多少人受到傷害。

而從高空俯瞰,可以看到這裡有一張人臉輪廓從大地之上浮現出來,並慢慢向上抬升,泥沙石快從上麵不斷剝落滑下,而後一個巨大的頭顱自裡麵鑽了出來。

可以看到,祂的臉上隻有眼睛存在,口鼻和耳竅似是被什麼東西抹去了。

而在頭部到了地表上後,祂的開始努力將自己的身軀地底之下拔出,先是頸脖,而後是肩膀,再是雙手,隻是在上升到胸膛之後,祂似是被什麼東西限製住了,無論如何也無法再往外去了。

祂不由仰起臉,似是在發出無聲的嘶吼,隨即那巨大的雙臂揚起,開始瘋狂破壞周圍所能看到一切,而每一拳下去必定是大地震顫。

與此同時,海上的風浪開始變得越來越大,還有一股更為驚人的力量在地底深處醞釀著。

張禦這時看到那巨人一拳往台地方向落來,心意一動,心光彙如圓罩,遠遠擴張出去,將那巨拳在半途之上阻攔了下來,不等巨人的另一隻拳頭擊至,他身軀化光一遁,已是來到了對方頭頂之上,五指一攥,拳麵之上風雷之聲一震,就轟地一拳砸落下來。

巨人身軀不由得晃動了一下,原本的打擊動作也是戛然而止,然而也僅此而已,祂看去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雙手往上一舉,就朝著他抓了過來。

張禦縱光一遁,離開此處,並圍著這個巨人飛繞起來,並在這個巨人揮舞的手臂之中不斷遊走,時不時又斬出一劍,吸引著其人的注意力。

方纔那一拳下來,他已是試出這個異神身軀的堅韌程度很高,好在其此刻被固定在原處無法挪動,同時又似乎冇有什麼神智,隻是一個殘存著本能的軀殼。

可他看得出來,這隻是短暫情況下是如此,這異神的身軀看起來在漸漸向外抬升,看來剩下的最後一個鎮元點未必能束縛得了其人多少時間,要是等到這東西擺脫了束縛,那恐怕不止能重新獲得自由,連自身的意識都有可能會恢複過來,那就是大麻煩了。

安神在力量完全釋放之後實力究竟如何他不知道,可是從記載上看,遠古神明的出現,往往是伴隨著火山海嘯、地震颶風等天災一起到來的,甚至伊地神眾的滅亡就隱隱有著這些東西的影子。

所以他必須抓緊時間,爭取在其掙脫出來之前將之擊倒。

可需要如何做?

他思索了一下,到達了三章之後,他隻是學習了一個言印。

這個章印他覺得大有潛力可挖,也給了他不少助力,隻是到手的時間過短,他還冇能深研出更多的手段。隻憑之前所得,還不足以撼動眼前這個巨人,那麼攻擊就隻能著落在蟬鳴劍上了。,

不過光靠這個許還不夠。

他心思一轉,喚出了大道玄章。

在第三章書的神異化完成後,他可以再度提升自身的根基了,

隻是這一次,當許多神元往六正印及心光之中投入進去後,他卻發現提升已然變得很是微小,遠不及第一、第二章書時感覺那般明顯了。

顯然隨著他自身的提升,需要用到的神元也是變得更多了。

可他自身層次畢竟已是擺在了這裡,哪怕隻是些微的提升,具體運用到實戰中,所能發揮的威能並不是增加一點半點那麼簡單。

他想了想,就將剩下的大半神元都是往大道玄章中渡入進去。

啟山之中,許英隨著負責看守洞府的權姓道人來到了原本戚毖閉關的挑台上,後者指著下方空蕩蕩的崖坑,道:“聲音就是從這裡麵發出的,我隻知道老師說過這是一個鎮元點,但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許英此時也能感覺到下方有聲音在隆隆作響,分外令人心神驚顫,他有些無奈道:“可我也不知這下麵是什麼。”

這時一個聲音傳來道:“那是限製和控製安神的地方。”

許英一回頭,見到項淳立在那裡,不由驚喜激動道:“師兄?你回來了?”他疾步迎上前去,緊跟著說道:“我方纔看到有靈光自北遁來,燦爛煊赫,是不是天夏本土的玄修到了?”

項淳略作沉吟,搖頭道:“我覺得並不是,那位而很可能是我們認識的一位熟人。”

許英詫異道:“熟人?誰?”

項淳道:“到時候就知道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他望向那個崖坑方向,神情凝重道:“我們需加固用心光加固這裡,許師弟,你去把修出心光的弟子都叫進來,我們有事要做了。”

張禦在收起玄章之後,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增長的心力後,並試著一劍斬出,劍光一閃,就直接對著安神的麵頰而去。

這個異神卻是把手一抬,將臉偏過,把劍光擋在了外麵。

張禦眸光微動,之前任憑他怎麼攻擊這個異神,後者都冇有任何守禦的動作,而現在居然起手遮擋了,顯然他的攻擊已然能夠對其造成威脅。

隻是這樣還不夠。

他必須找到一個能夠一擊破敵的機會。

就如同在神廟之地斬殺林楚那樣。

他心念一轉,遁行到高空之上,把劍橫抬在麵前,心力就往蟬鳴劍中灌注進去。

可是這等時候,他卻發現安神忽然把手抬起,遮護住在了自己上方,顯然也是察覺到了什麼。

張禦把劍放下,心念一轉,待準備另行尋覓機會。

就在這個時候,他忽有所覺,轉目看去,便見一道赤色光華和一蓬黑火自遠天破空而來,而後一左一右分彆轟擊在了安神的身軀之上,並接連爆發出兩聲震天巨響,震動的這個巨人搖擺晃動不已。

那兩道光芒在安神身周圍轉了一圈,倏爾一分,各去天中。

張禦微微抬目,便見桃定符與英顓二人一南一北分立在天空之上,一紅一黑兩道火芒閃爍不定,與他所處高度正好齊平。

而三人所站的位置,此時恰好形成了一個三角。

桃定符伸手一拿,飛劍化一道赤光,倏爾飛至掌中,他笑了笑,說了一句“舊言”,“師弟,我們來的還不算晚吧?”

英顓冇有說話,看了一眼烽火台,又凝望著那個巨人,身上的黑火的滾蕩變得劇烈了幾分。

張禦看了看兩人,把蟬鳴劍往旁側一指,衣袍蕩動了一下,目光落去那安神處,口中道:“剛剛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