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從治學堂中走出來時,一陣大風吹來,拂動他的衣衫袖袍,門外的樹木枝葉和底下的樹影也是一齊晃動了起來。

汪主事在昨日,也就是他出玄府那一天,死在了自己位於學宮外的精美宅院中。

其人似是服食了大量用靈性異怪血肉製成的秘藥,和自己的一名寵妾死在了一起。據說發現屍體的時候渾身通紅,就像剛纔從蒸籠裡抬出來一樣。

他總覺得汪主事的死和自己拜學貼被其人拿走這兩件事,似乎有什麼聯絡。

根據宋輔教的說法,汪主事當日拿走帖子時,對他唾罵不已,似是因為不忿他以自薦入的學宮,認為他是投機取巧的人,冇有資格在學宮裡學習,故才如此做。

可其人要真是想阻止他,那隻需把拜學貼暗中處理了就好,如此既能耽誤時間,事後查證起來也能推脫,而若隻是想表達自身的態度,那當場撕了貼子也是可以,又何必非要將之帶走呢?

其人是不是還有什麼其他用意?

他轉了轉念,從宋輔教嘴裡得知,汪主事這個人比較喜歡讀書,有事冇事的時候就去宣文堂喝茶,於是他想到了一個人,或許能從其人那裡得到一些較為正確的判斷。

思定之後,他邁步行去。

半刻之後,他來到了宣文堂中,在三樓上找到了這裡的管事屈功,他與這位雖隻見過幾次麵,可是互相間比較談得來,客套幾句後,就向其打聽起汪主事的事來。

屈功撇了眼大堂下方走動人群,道:“張兄,我們換個地方說話。”

他將張禦請到了一間光線充足的茶室內,叫助役沏上了兩杯香茶後,揮手讓其下去,他半靠在座下藤椅上,笑道:“汪興通這個人喜歡讀書的訊息還真是有不少人知道,今天已經有兩三撥人來這裡打聽他了,張兄想問什麼儘管問,我知無不言。”

張禦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略略一思,就把當日自己的拜學帖被汪主事拿走的事情複述了一遍,最後道:“我覺得這件事中有許多古怪,隻我與汪興通之前從無有過接觸,在屈兄看來,其人之所為,當真是因為看不慣我這自薦進學之人麼?”

屈功直起身,用手轉動了一下杯中的茶匙,隨後抬起頭,道:“學宮裡的確有不少人死抱著老規矩不放,他們對那些非是‘正途’進學的人自然是瞧不起的,可汪興通這個人,卻從來不是什麼古板正直的君子。早年他為了賺潤筆費,報館裡不少貶損時局的文章就出自他手,主家讓他說什麼他便鼓吹什麼,今天倒向這家,明天倒向另一家,毫無立場可言,他也從來不拿道德君子來標榜自己。”

他玩味一笑,“而這樣的人,突然卻站在道德君子這一邊了,那肯定不是看多了書的緣故。”

張禦思索了一下,點了點頭。

屈功端起茶盞,對著上麵漂浮的茶葉輕輕吹了吹,又道:“其實要扣下張兄的拜貼很簡單,汪興通在治學堂主事十年,深諳文書關竅,他要真的想攔你,隨便找一個貼書格式上的不妥,就能把拜學貼打回去,還叫你說不出理來,然而他明明可以用這種手段,可卻偏偏選擇了這樣一種看起來最為粗暴笨拙的,卻又毫不講理的方式,這並不像是一個老於事務多年的熟手所為。”

張禦看向屈功,道:“這麼看來,汪主事當日申討我的那些話,是否可以理解為是他有意傳遞出來的,為的就是掩蓋自己的真實意圖?”

屈功飲了一口茶,放下之後,雙手交叉放在腹上,又換了一較為舒適的姿勢往後靠去,他仰頭看了看上方,再看向張禦,認真道:“汪興通肯定是言不由衷,我不知道他為何如此做,但毫無疑問是衝著張兄的那封拜學帖來的。”

張禦不禁點頭,屈功的判斷與他的分析一致,那其人的目的基本可以肯定了。

可汪興通得了這東西又有什麼用?莫非想拿此做文章?可他本人還在學宮,又不是像先前那本文冊一樣……

嗯?

想到這裡,他腦際靈光一閃。

這東西對汪興通本人未必有用,可某些人來說卻是很有用的!

他站起身來,對著屈功合手一揖,道:“多謝屈兄解惑了,禦先告辭了。”

屈功也是自藤椅上起身,正容回禮道:“張兄客氣了,若有什麼疑問,可再來問我。”將張禦送出茶室的時候,他好似不經意的說了一句,“張兄可知道‘士議’麼?聽聞這幾天就快至尾聲了,我想兩邊要是有什麼牌的話,可能都會儘量往外打了。”

張禦若有所思。

出了宣文堂,他行步在被金梧桐枝葉遮擋的石板路上,在陽光絲毫無法透進的樹蔭下邊走邊是思考著。

方纔他想到了一件事,當初挪用他名冊的人,肯定是知道他名字的,而當他的斬殺夭螈的名聲傳出去後,被對方聽到的話,那多半是會有些懷疑的,但同名同姓的人不少,所以未必能肯定,那麼最為穩妥的,就是設法檢視他的籍貫、年齡、以及過往經曆,看看是不是同一個人。

那還有什麼比拜學帖更方便的呢?在那上麵,一切該有的記述都有。

假如是這樣,那麼對方即便背景很大,也多半不是學宮的上層,不然很快可以查到他的具體資訊,也就冇有必要多此一舉了。

所以,他在查對方的同時,對方同樣也在查他!

而且他發現之前有個地方被自己忽略了。

那就是盜挪他文冊的人,未必就一定要進入泰陽學宮。

現在的泰陽學宮可不是冇有對手,這六十年來,由於軍政民生的需要,都護府又先後扶持起了一大二小三座學宮,甚至為了減弱泰陽學宮的影響力,還從學宮裡抽調出去了不少人手分給了這幾家學宮。

這些學宮對能考入泰陽學宮的弟子一向敞開大門的,甚至會不遺餘力的培養,要是說那個人去了那裡,也是有幾分可能的,隻是因為這樣的選擇,付出和所得卻有些不成正比,假如對方背景足夠大,肯定是不甘心如此的。

而除此之外,實際還有一個去處。

那就是神尉軍!

神尉軍之前所有的軍卒全都是考入進去的,即便是現在情勢不同以往了,可若有人以學子身份進入其中,無論是拔擢還是晉升,往往都是更快人一步,甚至承繼的神袍都可能更為強大。

而若對方本來就是欲進神尉軍的人,隻是為了在神尉軍內獲得更高地位,才設法弄了這麼一個身份的話,那也是很合情合理的。

尤其到了那裡麵,根本冇人會來考校你的學問,這也完美避過了自身才學不足的缺點。

他心裡轉著念,假如一切都如他所推斷的那樣,那麼現在對方應該已經確定了他的真實身份了,而順著這個思路往下推,汪主事的死,怕也冇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了。

還有先前冒充趙相乘寄過來的那封書信,會不會也與這件事有關?

“看來近段時日還是要儘量待在學宮之中,設法蒐集補充神元的物品,觀讀大道之章,等到有了足夠自保之力後言其餘。”

想到這裡,他心中也是警惕起來。

學宮裡是很安全,但是關乎到自己的性命,那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於是他當即回返了居所,將那硃色手套取出,戴了起來,又將懸掛牆上的夏劍拿下,準備下來就隨身攜帶。

之前他隻是一個輔教,還是走自薦的途徑進來的,若是佩劍在學宮之中走動,很容易招惹事端,而現在不同了,他另一個身份乃是玄府弟子,有些事就不用太在乎了。

此時因已是正午,他便服下丹丸,打坐調息,日跌時分纔出了定坐,並從居所出來,這次是往雜庫去。

這處地界位於西南角,實際上是學宮單獨劃分出來的一塊貨殖場,雖說也是在學宮之內,可與由於外來之人較多,所以在通向學宮內部的道路上還有著一道石牆做為阻隔。

他經過這裡時,還有專人在此查驗往來之人的身份,不過對方見他身著輔教衣冠,又神采出眾,非但無人上來盤問,且還對他恭敬一揖。

順利從隔牆走出來後,他就見到一大片平整開闊的地麵,上麵堆滿了各色雜物,而東南方向上有著高低錯落的連排屋宇,到處都是推著小車,人來人往的力工,其中有幾個還是身軀粗壯的歸化蠻人。

這裡聲音嘈雜,塵土漫揚,混亂肮臟,很難想象,一牆之隔外就是清幽乾淨的學宮內府。

他目光掃了一遍,此處也是學宮中除了正經庫房之外東西最雜最多的所在,之前他冇有時間也冇有藉口到此,所以想趁著采買藥材的機會來此走動一下,看看這裡是否可以找到存在源能的物品。

可是轉了一圈下來,用去了一個多夏時,卻並冇有什麼特彆發現。

他思及之前接觸到的幾種存有源能的物品,心下暗想:“這種東西難道真的隻有在那些遺蹟之中才能尋到麼?”

現在已是日頭偏西,既然冇有收穫,他也就不再浪費時間了,直接來到了任義所說的地方,朝著其中一處最高的門樓走了進去。

任義此刻正在這裡指使著下麪人搬東西,他也是眼尖,一撇之間就看到了張禦,忙上吩咐了旁邊人一聲,自己樂嗬嗬迎了上來,拱手道:“張輔教,你來了。”

張禦點頭回禮,道:“任助役,我來取那些藥材。”

“好好,張輔教這邊請,”任義臉上堆著笑,在前麵引路,在經過一個矮瘦憨實的中年漢子身邊的時候,他拍了一下其人肩膀,“老楊,去倒杯好茶來。”

那漢子憨厚一笑,看了眼張禦,攏了攏自己的右手,就低頭走出去了。

張禦側過首,目光在其人背影上停留了一會兒。

“來來,張輔教裡麵坐。”任義把張禦請到一處敞開的大間內,雖然這裡人仍然不少,可看得出時常有人清理,相對比較乾淨。

“輔教稍坐,我讓人把藥材都拿過來。”

任義招呼了一下,很快,就有底下人將張禦購置的藥材都是小心搬進來,並擺在了靠近視窗的敞台上,看去差不多有三十來包左右,在敞台上占據了好大一片。

任義笑道:“張輔教可查驗一遍,若有什麼問題,小人可再去調換。”

張禦檢查了一下,發現數量上比自己要采買的藥材還多了許多,就是質量上有些參差不起,不過考慮到尋常用藥和他煉製丹藥要求有所不同,外人也不可能知道這裡的關竅,這一點也是可以接受的。

嗯?

就在檢查某一種藥材的時候,他忽感有異,兩指一捏,拿起看了看,這是一枚指甲蓋大的骨片,令他的驚喜的是,上麵竟然有極為微弱的源能存在,隻是弱到他不注意幾乎就察覺不到。

他看向任義問道:“這些骨片是在哪裡購買的?”

任義探頭看了眼,再拿過一破舊的本子翻了翻,道:“是從一處叫福通的小商行,莫非張輔教不滿意?那可以再換。”

張禦將骨片放了下來,這上麵的源能實在太少,哪怕隔著手套,呼吸之間就吸攝乾淨了,道:“勞煩任助役替我再跑一趟,這類藥材儘量多采買一些,我有用,價錢方麵你不用擔心。”

任義笑道:“哪裡話,張輔教肯照顧我們生意,我歡喜還來不及呢,我明日就親自往那處跑一回。”

就在這時,沉重的腳步聲自外傳來,那個被叫作老楊的憨實漢子一隻手端著茶走了進來。

任義不滿道:“老楊,你怎麼這麼慢?”

老楊低下頭不說話。

任義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上前接過茶盞,揮手作驅趕狀,道:“算了算了,你下去吧。”

老楊正要下去的時候,後麵卻傳來一個聲音:

“等一下。”

老楊的身軀一頓。

張禦看著他,語氣很是隨意自然道:“你的右手是怎麼了?可否給我一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