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天夏!”

一名年輕玄修看著上空,激動不已的大喊道:“玄渾蟬翼紋,是天夏,是天夏!天夏冇有拋棄我們!”

底下諸多弟子不知不覺間淚流滿麵。

六十年了。

因為濁潮之故,東廷都護府與本土整整斷絕六十年了!

如今終於又與本土重新取得聯絡了。

他們,可以回家了。

張禦仰首目注著行進在最前方那道長長黑影,待看清楚之後,他眸光微動,此時此刻,他身旁一些人更是發出低低驚呼之聲。

那是一條長身夭矯,頭生叢角,身披黑甲的龍。

不過他知道,那並不是一條真正的龍。

因為過人的感官,他把龍身之上的每一個細節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這條龍的身周圍雖然洋溢著相當濃烈的生命氣息,但其卻是一個由金屬與血肉完美混合起來的造物。

不過其縱馳飛天之際,肌肉、骨骼、關節等部分運動時所呈現出的完美韻律,龍眼轉動之間,那股睥睨威顧之勢,還有爪下那騰起的一團團如冰紈一般的霧雲,都是清楚的告訴彆人,這就是一頭真正活著的神異生靈。

這條龍到來之後,便在天空之上盤旋遊走,併發出陣陣龍吟之聲,似是在威懾四方敵人,又似在對下方的都護府子民傳以迴應。

而那成千上萬的飛舟現身之後,卻是緩緩停滯下來,在那團大漩流之前懸空停立,過有片刻,一艘較大的銀色飛舟忽然越眾而出,往瑞光方向飛馳而來,並且一路絲毫不停,直接朝著位於天夏禮製最高位的玄府奔來。

在艘飛舟達到了玄府正上方後,便懸空一頓,就見十數道銀光一閃,從上空直接落下,隨後聽得砰砰砰砰的聲響,一個個碩大無比,足有兩丈高下的金屬巨人重重落在了地麵之上。

這些金屬巨人一個個看起來雄壯魁梧,威武不凡。

唯有最前方的一個金屬巨人有些例外,其身形修長而輕盈,落地之前隻是足尖輕輕一點,就穩穩站在了那裡,整個過程隻是發出了輕微的聲響。

光從體態上看,不難辨彆出這是一個女人。

比起同伴來,她體型稍些嬌小一些,但也足足有一丈來高,身型差不多是常人的兩倍,渾身上下的線條流暢而優美,外表泛著銀白色的金屬光澤,她的臉龐上有一雙有著深紅色的狹長眼眸,華美之中又透著某種危險,此刻似在打量著眾人。

在看到張禦的時候,她的目光閃動了一下,身外那層銀白色似形如金屬外甲的東西層層溶解,最後收歸到了眉心之中,露出了自己的真正麵目。

這是一個體態頎長的長髮女子,雙腿修長筆直,項細腰挺,眉飛入鬢,秀眸閃亮,皮膚白皙,身上穿戴著刻著蟬翼玄紋的修身甲冑。

她走了上來,直接來到張禦身前,正色一抱拳,啟唇道:“天夏淩霄左軍,青陽上洲光曄營,玄甲校尉蘇芊,此行奉洲牧之命,率全營將士前來救援東廷都護府,請長令示下!”

張禦心下一轉念,當日東廷都護府的船隊就是從青陽上洲的港口啟程的,看來對方這次也是從那裡過來的。

而依天夏軍製,到了校尉一級,就已是統領萬軍的人物了,光以禮製等階而言,隻比都護府的大都督次一級,不過這玄甲前綴卻是從未有聞,不知這是稱號,還是六十年來天夏軍製的變化?

他抬袖起來,還有一禮,道:“蘇校尉有禮,我名張禦,如今東庭玄府的代玄首。”

蘇芊點點頭,並不為“代玄首”而奇怪,六十年時間,對一名玄修來說並不長遠,既然點燃烽火了,那說明可能遇到了難以抵擋的敵人,很可能上一任玄首已經戰死,那麼由他人替繼上來也是十分合理的。

隻是她忍不住多看了張禦幾眼,這位東廷的代玄首,似乎也長得太過好看了一些。

隻是這種好看,已是不類凡人,而是近乎於仙了,那帶給人的感官影響就不是什麼親近了,而一種來自心底深處的敬畏。

就像下位者麵對上位者。

張禦看了眼天中,問道:“敢問蘇校尉,青陽玄府此次可有遣同道隨行麼?”

蘇芊回答道:“青陽玄府的情形有些特殊,急切之間,很難尋到人,為救援東廷,我光燁營便先一步趕來了,不過……”

她雙眸中忽有光芒閃爍了一下,但轉瞬即逝,“我亦可以算得上是一個玄修,諸位玄府同袍大可不必見外。”

玄府許多在場的年輕弟子一見,表情都是微鬆,心中對她不知不覺多出了幾許親近感。

張禦能看出來,這位蘇校尉雖也可算是一個玄修,不過應該未及修出心光,至多修煉了幾個章印,一身實力當是另有倚仗,應該就是她身上所穿著的那些有類神袍的甲冑了。

看來六十年的相隔,的確變化了許多事物。

蘇芊這時看了一下四周,抱拳道:“敢問張玄修,不知敵人在哪裡?”她眉宇間煞氣凜凜,道:“都護府亦是我天夏之土,無人可來侵犯,我光燁營當襄助諸位都護府同袍,一同殲滅來犯之敵。”

項淳在旁言道:“蘇校尉,來犯敵眾已為玄首親手誅滅,後來點燃烽火,隻是濁潮漸退,思慕故土,想與天夏本土取得聯絡。”

蘇芊有些意外,看了看張禦,心道雖然這位是代玄首,可看來是憑硬實力上位的,對於項淳所言,她也表示理解,又看了一眼那些玄修弟子,大聲道:“諸位天夏同袍們,放心吧,我會帶你們回家的。”

這句話一出,許多人不自覺熱流盈眶,而這聲音遠遠傳遞出去,連台地之下瑞光城那些民眾也是聽到了,不覺發出了震天歡呼之聲。

張禦抬首看了眼天穹上方,濁潮將儘,也是時候去往天夏本土去看一看了。

項淳這時問道:“不知蘇校尉這次來了多少人?

蘇芊道:“光燁營此次共來了三萬餘人,不過隻有我帶隊的三百人纔是正卒。”

她看向張禦,“青陽軍府在觀察到有烽火警訊後,便在調遣軍兵準備援救,隻是因為外海濁潮消,不少遺落在東海之外的都護府都是相繼點亮了烽火,再加外敵窺伺在側,所以一時湊不齊人手,恰好我光燁營完成軍務歸來,所以就命我們前來接應。”

項淳道:“青陽上洲如此信任貴部,看來貴部戰力當是不弱。”

蘇芊充滿驕傲道:“我相信我麾下的光燁營與足以應付任何變局。”

張禦觀察入微,能夠感覺到,她這一股自信心並非是妄自尊大,而是百戰曆練,於一次又一次勝利中得來的。

他方纔觀察過,無論是金屬外甲,還是蘇芊此刻所披的修身甲冑,都是一種與神袍類似的東西。

看來這個光燁營並不簡單。

項淳問道:“請教蘇校尉,不知光燁營有何特殊之處?”

蘇芊自豪道:“我光燁營乃是淩霄左軍三營五衛之一,如今奉命守鎮青陽上洲,歸青陽軍府統領,三百正卒人人皆備‘衝陽玄甲’,持‘裂夜玄兵’,還有玄龍為護翼,足以摧垮高位修士之下的任何正麵之敵。”

她隨後稍加解釋了下,簡單點說,就是這支光燁營的軍卒內披神袍,外罩玄甲,所謂玄甲,也就是方纔看到的金屬外甲,不過如今的神袍已非是六十年前的神袍了,並非是從用神明身上剝除下來的力量煉造的,那已經是一種相對落後的手段了。

現在的神袍,由天夏“天機部”轄下各署負責煉造,完全剔除了負麵影響,可以全方麵提升一個人,甚至其中一些非常稀少的傑作,可以將一個普通人的體格提升到近乎上位修煉者的水準。

而那近萬艘飛舟的執掌之人都是不具備披甲資格的尋常營卒,那其中隻有千艘用於戰鬥,每一艘都是攜有玄兵,當然這些玄兵也並非是“素義”這一等級的,而其餘飛舟,則都是用於運載救援物資和方便轉移民眾的。

不過關於那頭玄龍,蘇芊卻隻是略略提及一句,並冇有細說太多,看去不是涉及到什麼隱秘,就是有軍令勒束,不便外言。

而在瞭解這些之後,項淳等人也是吃驚無比,這樣的陣容幾乎就是另一個神尉軍了,隻是完全冇有了以往那些弊端,而且更為強大。

張禦略略一思,問出了眾人最為關心的問題,道:“蘇校尉,而今天夏如何了?”

蘇芊道:“天夏自然安在,且比以往更為強大了,不過六十年前的濁潮的確帶來不少影響,我們也有了許多新的敵人。”

她抬了抬頭,往所有人望去,道:“我知道諸位同袍們有許多問題想問,並急於瞭解天夏的情形,不過有些東西一時無法解釋清楚,我們會這裡停留一段時間,幫助諸位消弭危機,佈置勾連渠道,在走時可以帶上願意跟我們走的人返回本土,等你們回到了青陽上洲,就一切都明瞭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