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娜小說 >  玄渾道章吧 >   第七章 玄柱

-

明善道人引路之下,張禦與他一同來到了宮觀之中,此宮外觀猶如仙鶴引頸高亢,翩躚起舞,而到了裡麵,則是明堂敞亮,湖色天光,皆映其中,玉石地板上,一時流蕩著漾漾波光。

兩人一直走入正殿之中,到了一處刻有蟬翼紋的玉台之前方纔停下。

明善道人道:“道友既來求道,我當先在此為道友造冊錄名,然後再帶道友前去拜見玄首。”

他從台上拿起一柄拂塵,輕輕一掃,又道:“道友若有玄玉,放置其上便可,若無,有過往名冊也可。”

說完後,他稍稍退後兩步,把玉台讓給了張禦。

張禦抬袖起來,將玄玉拿出,走上幾步,就將玄玉擺在了玉台之上,隻是呼吸之間,上麵就放出了陣陣明光,而玄玉之中也是有一道光芒隨之映現。

稍候片刻,光芒收歇。

明善道人示意張禦取回玄玉,他走上前去,這上麵本來當是有張禦過去經曆簡述的,不過此刻上麵卻不見多餘文字,隻是見到一個章印。

他辨了一辨,露出訝異之色,回頭道:“張道友還曾任過玄首?”

張禦道:“隻是代玄首罷了。”

明善道人笑道:“道友自謙了,如今與各洲與玉京來往不便,規矩與六十年前有所不同,各玄府的玄首也不似以往那般定然需要往返調任了。”

他思索了一下,道:“既然道友曾為一府玄首,那道友之過往,非我可以評議處置,我當入內通稟玄首,還請道友在此稍候。”

他打一個稽首,就沿著偏廊往裡走去。

張禦在此等了差不多有一刻,一名役從走過來,躬身道:“張玄修,玄首吩咐我來喚你,請隨在下來。”

張禦道一聲勞煩,就跟著那役從沿著走廊出去,轉到了一處殿閣之中,這裡空空蕩蕩,可以倒映人影的地板之上,除了玉色的薄幔飄蕩之外,就彆無他物了。

忽然,他若所覺,抬頭看去,就見前方一團氤氳氣霧湧動,而後一個虛實不定的身影浮現在了那裡,看去是一個負手而立的道人,其人道:“你是就是張禦?”

張禦道:“正是。”

那道人言道:“我聽明善說了,你來我處是為求道修業,傳法玄柱就在殿外,你要學什麼,自去看便是,我這裡冇有那麼多規矩,檢正司之事不用去理會,既然在我這裡造冊,那麼便是我青陽玄府之人,他們不敢為難你。”

張禦抬手一禮,道:“玄首,我自海外東庭而來,一起到來的,還有不少玄府弟子,他們當是不願過檢正司采血那一關的,如今恐怕還困在海上,未知玄首可能幫襯一二?”

那道人言道:“此事簡單,明善。”

“在!”

明善道人自外走了進來,恭聲道:“玄首請吩咐。”

那道人言道:“你把這些東庭玄府來的修士都是按名姓錄冊,然而往啟州揚東郡去一趟,把他們接出來就是了。”

明善道人微微躬身,言道:“弟子明白。”

那道人交代完後,就不再多說什麼,隨著殿上那氤氳氣霧一斂,那虛影也倏忽消散不見了。

明善道人對著張禦道:“張道友,玄首已然走了。”

張禦道:“下來之事,就要勞煩道友了。”

明善道人笑道:“玄首關照的事,我自是會做好,道友不必言謝。還請張道友擬一份名冊予我,我還需為他們登名造冊。”

張禦點了下頭,等到役從將筆墨紙硯送至,他提筆起來,把範瀾、齊武以及此來一眾弟子的名姓寫了上去,隨後想了想,又把桃定符、英顓兩人的名姓也是添上。

在青陽上洲到處都有關口和查驗,還有檢正司這等署司,修士有一個妥善的身份告冊還是有必要的,若無此物,除非去到洲陸之外,不然是寸步難行。

明善道人把紙拿過,也不細看,直接收攏在了袖中,道:“稍候我當去接東庭玄府諸位道友,我先帶道友前往認下玄柱所在。”

張禦跟隨他出得殿閣,直接來到後殿某一處廣場之上,這裡矗立有一根三丈高下,丈許來寬的敦實玉柱,柱身通透明亮,內中似有雲霧飄繞,表麵散發著陣陣柔和玉光。

他看了幾眼,發現這玄柱倒有點像兩枚玄玉拚合之狀,再結合方纔那位玄首所言,不難猜出這應該就是青陽玄府用於傳法的玄玉了。

隻是如此巨大,倒是未曾想到。

明善道人道:“我觀張道友,內外皆明,當是已觀讀到了闡真之章,這根玄柱之上記有我青陽玄府之中所有第三章書的章印,記有一百四十四枚,還有六十四篇章法,另有觀荒古篇、玄異篇、精奇篇觀想圖共計三百副,道友小心自觀便可。”

張禦一聽,心中有些訝異,問道:“道友,這玄柱莫非就這般任人觀看麼?”

明善道人笑道:“我青陽玄府不同,並不敝帚自珍,隻要是入我玄府之人,這些章印章法可任憑觀看。”

張禦卻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而且對於一個建立了至少兩百餘年的玄府來說,這些章印似乎也稍稍少了些,他思索了一下,問道:“敢問道友,玄柱裡藏納的這些章印,俱是何時所落?”

明善道人看他一眼,笑道:“這根玄柱是五十八年前玄首在此落下的,不過自此之後,再未添過一印,增過一法,多過一圖。”

張禦眸光微動,這也就是說,這近六十年來的玄府章印並不在此,卻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他回想了一下,方纔那位玄首給他的感覺,並不像是一玄修,而像是一位真修。

不過玄府也從來冇說定要讓玄修來掌權,隻是真修一般不太愛理事罷了,可總有一些人是例外的,所以也不算太奇怪。

隻是這位玄首的作為,看起來似也是偏向於真修那一套,我不會和你多解釋什麼,東西給你了,自己去學,自己去看,能不能修成全在你自己,也與我無關。

可他總覺得,事情冇有這麼簡單,一定還有更深層次的緣由。

明善道人一定是清楚的,不過他能感覺出來,其人雖然說話客氣,看似親切溫和,可實際上卻是透著一股淡淡的疏離隔閡,其人不言,那一定時不願說,所以問也無用。

他心下一轉念,道:“不知府中可有典冊收藏麼?”

明善道人道:“張道友是問前人道冊麼?倒是有一些,不過都是六十年前的了,自玄首執掌青陽玄府後,就免了這些繁瑣的東西了,那些東西另有放置之地,不過離此不遠,道友欲觀,我引道友前往。”

張禦抬手一禮,道:“那就勞煩了。”

玄柱就在這裡,也跑不掉,所以他並不急著看。

反而前人所留下的記載,那裡麵既有前人的經驗,也有私下的總結和心得,記載的詳細一些的,等若是將自己的修行經曆展現於他人眼前,是非常值得一觀的。

在前往那處的路上,張禦問道:“明善道友,冒昧一問,我等一路過來之時,卻未曾見到幾位道友,不知玄府中的諸位道友又在哪裡修行?”

明善道人道:“我青陽玄府來去自如,並無什麼規矩,各位道友想做什麼便做什麼,哪怕去軍府任職都是可以,在外隻要遵守律令就好,所以冇有幾位道友常駐玄府。”

這時他看了看張禦,笑道:“道友可是想尋人印正道法麼?”

張禦道:“是有此意。”

明善道人言道:“嗯,此事容易的很,道友隻需將貼書送去府內治道殿中,若有他人願意與道友論法,自會邀道友前去印證。”

兩人邊走邊談,幾句話的功夫,就來到了一處偏僻殿閣之內。

明善道人推開其中一間樓門,指著裡麵擺滿了經卷的書架道:“自青陽玄府立成後,至今已有兩百餘年,除了前一百年錄本送到了玄廷之中存放,後來百餘年的前人記錄都在此地,不過隻及闡真之章,道友可在此慢慢翻覽。”

張禦執禮謝過,待明善道人離去之後,坐了下來,開始仔細翻閱前人典籍,這一下卻是沉浸進去,一連兩天不曾從這裡出去。

到了第三天,有一名役從找來,對他言道:“張師叔,有一位師叔欲尋人印證道法,明善老師走前曾關照過,此事可先來問一問張師叔,不知是師叔否方便?若是無暇,弟子也可去推了。”

張禦想了想,站了起來,將卷冊放歸原位,道:“還請帶路。”

那弟子打個躬,隨後便在前引路,在走廊之中轉來步去,來到了一處金石所築的大殿之內,裡麵坐著一名肩寬背厚,高大雄健的披髮修士,其身著百棱道衣,衣袍裹緊了身軀,渾身滿溢著力量感。

役從打個躬身,就退出去了。

那名披髮修士見到張禦,他一皺眉,道:“道友是近日從都護府歸來的?”

張禦道:“正是。”

披髮修士修士頓時流露出了失望之色,搖頭道:“那這一場印證便算了吧。”他站了起來,似欲離開。

張禦身上的心光此時微微升騰起來,大殿之內頓有一片光亮灑開,他道:“道友何不一試呢?”

那修士腳步一頓,看了他兩眼,麵色變得認真了些許,點頭道:“也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