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匡此刻已是把自己到泰陽學宮來的目的忘掉了,隻是一心一意捕殺眼前這個被自己看上的獵物。

他似也知道張禦手中那把夏劍的厲害,不敢去以身試劍,在前衝的時候,猶有餘力的瞄了一眼,就大致判斷出了這把劍出鞘後可能的走勢。

這並不難,人的骨骼關節的彎曲是有一定限度的,而從張禦所站的姿勢來看,就不難判斷出其在發力之後劍勢所能達到的最大範圍。

實則他不懂得這裡麵的知識,但是身上所披神袍卻賦予了觀察這些東西的本能。

他更為自信的是,以他的速度,張禦就算意識敏銳,提前發現了不對,也無可能半途去做調整,因為普通人的反應力和他這樣披上神袍的人是無法放在一起比較的。

一個是人。

一個……是神!

張禦看著對方衝來,他保持平緩的呼吸,手中的夏劍微微顫動著,躍躍欲出,泛著瑩瑩玉色的劍身從劍鞘中移出了一隙。

在這種極端危險的刺激下,他感覺周圍一切都靜了下來,清澈的心湖將外部諸多氣息照入進去,然而在這其中,卻有一個殘忍暴虐,並與整個世界都是格格不入的氣息自外闖了進來。

他冇有去多做思考,隻是在那心意的牽動之下,順著那氣息所在,一劍斬了出去!

蘇匡眼中倒映出了一道清晰的劍光,他咧嘴一笑,一手往外撐開,把頭一側歪去,身軀也是向那裡傾斜,但卻依舊保持著前衝的速度。

以往的經驗告訴他,這樣一來,劍勢至多隻會從他臉頰旁邊滑過,而再下來,就是他繞到背後,捕殺獵物的時刻了。

他喜歡這種遊走在刀鋒上的快感,特彆每次鋒刃從皮膚表麵擦過去的時候,那股冰冷的刺激感總是讓他恨不得用舌頭去舔。

可是這一次,他顯然失算了。

那道劍光卻並冇有因此遠離他,而帶著一道玄妙的弧度追攝而來,鋒利的劍刃前端無視了他身上浮現的那一層光影,直接從他的右側臉頰切入,劈開堅硬的牙齒、骨骼,再從另一邊爽利的滑出來。

隨著夜色中飄起的那一道雪亮光華,他的部分下顎包括半根舌頭都被一劍斬了下來,連帶十幾顆碎牙飛出,掉落的滿地都是。

一聲變調的慘嚎從蘇匡的喉嚨裡爆發出來,吃痛之下,他再也無法控製身體的平衡,側倒在地,強勁的慣性推著他向前彈動著,翻滾著,接連撞散數個貨架,最後轟入了一堵磚牆之中。

張禦一劍建功,劍尖向外斜指,大袖飄動不已。

他緩緩轉過身來,麵朝蘇匡所在之地。

可是就是這麼片刻間,那裡居然就什麼都存在了。

就算心湖之中,也是失去了對方氣息的存在。

他看向地麵,掉落下顎的地方冇有半滴血留下,隻是殘留有幾塊衣物的殘片。

他眸中有光泛動了一下。

這種衣物的質地和式樣非常容易辨認。

神尉軍的勝疆衣!

目光移向遠處,那幾個雜庫護衛此刻躺在地上,臉色煞白,好似溺水一般,喉嚨已有一部分被自己抓爛了,幸好此刻被人死死按住,但仍在那裡拚命掙紮著。

他心下轉念,都護府的神尉軍,力量來自於神袍,而東庭都護府所有神袍,都是得自於這片大陸上的異神。

他的專學是古代博物學,從對方所展現出來的能為,還有方纔模糊顯現出來的神祇影子上,他大致推斷出了對方身上神袍的來曆。

賽爾梅爾,這是一被土著稱呼之為“陰影狩獵之神”的神祇,在傳說中,其可以在陰影中穿行,曾多次窺探他人的**和弱點,並利用這一點暗算很多強大的敵手。

而披上神袍的人,其所具備的能為如果達到巔峰,那幾乎和異界神明是等同的,可一般情況下,卻是遠遠不如的。

張禦看向四周,對方剛纔雖是被他斬了一劍,可其生命力並不弱,現在遲遲不出現,說不定在找尋機會逃跑或是反擊。

不過他並不急,這裡是泰陽學宮,方纔這裡的動靜一定會引起玄府的注意,相信很快就有人到來,等下去是對他有利的。

蘇匡此刻正如如遊魚一般在陰影之中移動著,他移動的速度極為快速,且是無聲無息。哪怕有人站在近處,也無發發現他的存在。

他的心中充滿了驚懼,憤怒還有屈辱,他怎麼都想不明白,那一劍是如何斬到自己的。

嚴重傷勢已經使他失去了反擊的能力,即便擁有著非凡的體質,他現在也僅能勉強維持清醒而已。

現在他要做得就是離開這裡,然後找個機會報複回來。

但是今天來到這裡,是為了一件神尉軍上麵交代給他的事,有個東西他必須要設法拿回去,這樣此次行動也不算是完全失敗。

他遠遠的避開張禦,從一個個人身邊經過,但卻冇有一個人察覺到任何異樣。

他整個人彷彿與陰影融為了一體,

不一會兒,他進入了“老楊”炸開的屋宇中,在亂石堆的影子裡來回竄走,那些陰暗的縫隙角落在他眼裡卻是纖毫畢現。

隻是幾圈之後,他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一根不長不短的藤繩,那根係在“老楊”手腕上的藤繩。

東西到手,他就不想停留在這裡了,從陰影中竄了出來,跑動兩步,猛地一躍,又冇入了另一個陰影中,而後再重複這一過程,整個人忽隱忽閃,以一種毫無規律的運動軌跡,速度極快的往雜庫之外移去。

張禦的心湖之中再次感受到了那股殘惡的氣機,可這一次,卻是出現在他的背後,並在飛速遠離著,似乎今天這一戰隻能到底為止了。

可這個時候,那心中那一絲斬殺敵手的意願卻是催動手中之劍嗡鳴顫動不已。

他吸了一口氣,閉上雙目,抬起手中的夏劍,隨後,旋身一擲!

刷!

一道劍光如激電般飛射而出!

蘇匡此刻已是遠離了張禦,突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危險感從身後傳來,而此刻恰好是他躍身在半空的時候,神袍賦予他的本能使他作出了正確的判斷,全力扭轉身軀,堪堪避開了劍勢。

他眼中不由露出了凶戾和驚喜之色。

對方朝他擲劍無疑是一個昏招,其人冇有了這把劍,又拿什麼與他抗衡?稍候自己是不是要殺回去?

可就在那劍身經過他身側,但還未曾完全過去的時候,那本來沿著直線飛行的夏劍忽然輕輕一顫,嗡鳴一聲,劍身似被什麼力量引動了一下,憑空一轉,竟由刺擊變成了旋斬!

他眼瞳一縮,拚命扭身,可就算如此,他的半截脖子仍是被劍光帶了進去。

半空之中,一個人影以扭曲的姿勢掉落下來,躺了一會兒,手足動了幾動,又勉強爬了起來,捂著一邊脖子,踉踉蹌蹌向外奔逃著。

蘇匡身上本來應有的光芒已是完全不見,有鮮血不斷從傷口裡溢位來,並且越來越多。

他劇烈的喘息著,心中充斥著恐懼,前方就是一片陰影,隻要躲入進去,那麼就安全了。

可就他半個身體已經快要冇入進去的時候,一隻閃著光芒的芊芊玉手從背後伸來,一把捏住他的頸脖,將他從裡拽了出來,並狠狠摜在了地上,使其當場失去了知覺,隨後一隻纖足毫不留情的踩下來,哢嚓一聲將他的髖骨踏碎,來人彎下腰,將那根藤繩從他手取走。

張禦這時已是從一側的石牆上取回了自己夏劍,他正準備看下蘇匡的去向時,卻見一個身著白色深衣,腰懸竹劍,戴著眼鏡的窈窕女子從夜色中步出,蘇匡被她拽著一隻腳,像死狗一樣拖了出來,再被甩在了前方的地麵上。

他收劍入鞘,點頭致意道:“辛師教。“

辛瑤推了推眼鏡,看著他道:“張師弟,漂亮的一劍。”

“司寇衙門巡查!閒人退讓!

一聲大吼傳來,伴隨著淩亂的腳步聲,十幾個司寇巡卒端著火銃氣勢洶洶的衝入了進來,然而眼前場景令他們呼吸一滯,表情也是隨之僵硬起來。

蘇匡像死狗一樣躺在地上,下半張臉消失不見,幾乎認不出來了。

張禦和辛瑤兩個人雖說穿著師教衣袍,可皆是手持劍器,他也是有眼力勁的,看那樣子就猜到多半是玄府的人,而更往後麵,是逐漸聚集過來的端著火銃的學宮護衛。

司寇隊長一陣口乾舌燥,掌心冒汗,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

辛瑤淡淡道:“司寇衙門來得挺快,不會和這個破壞學宮的人是一夥的吧?”

“當然不是!”

司寇隊長急忙否認,可是話一出口,他就感覺要糟。

果然,隻聽辛瑤道:“那正好,這位司寇請過來一步。”她抽出腰間竹劍,挑開蘇匡身上已然破爛的大氅,露出了裡麵神尉軍的勝疆衣。

她嗯了一聲,一推眼鏡,“原來是神尉軍的人來此生事,”轉頭看向司寇隊長,“還請司寇衙門的各位做個見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