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馳在再三確認之下,得知這份名單並無差錯,今年擇選他的學子的的確確就隻有這麼多,神情頓時沉了下來。

十多年了,他竭力在學宮之中在打造好名聲,並且還有學宮方麵一些人的配合,可以說,每年他收到的學生在所有教長中都是最多的。

這並非冇有好處,要知道,儘管現在的學宮不像他所在的道派那樣看重師徒傳承,可天夏人依舊十分重視師生關係的。

這些學子能到開陽學宮進學,那不是背景深厚,就是人中英傑,自學宮中走出去之後,未來都是有可能走上軍府乃至洲府的高位的。

這對他自己乃至整個道派來說都是有著莫大好處的,所以他一連十年在這裡教授學生,當中可謂是不遺餘力。

而他本身的水準也是擺在那裡的,十年來從他手底下走出去的學生不說個個出色,但至少在進學時期都是保證了最低限度的生命安全,若不如此,學宮中一些人也不可能選擇與他合作。

現在出現了這種意外,他首先想到的是,是不是學宮方麵有人做了手腳?

“莫非是都去了吳常那裡麼?”

吳常是彌光道派的人,彌光道派與他出身的洪山道派一直是對手,學宮方麵也是利用了這一點,讓他們兩個相互對抗競爭。

隻是以往一直是他穩穩壓住其人一頭罷了。

若說學宮中能和他對抗的教長,也就隻有這一位了。

想到這裡,他從座上站起,來到玉璧之旁,伸手上去一按。在等有一會兒之後,玉璧之上光影一陣晃動,一個麵目嚴肅的修士身影出現在了那裡,其人冷冷看著他,卻並不先開口。

唐馳知道他的脾氣,也不在意,口中道:“這一次的訓教名額,我發現來我這裡的人很少,吳道友,你知道這是為什麼麼?”

吳常淡淡道:“你找錯人了,我這裡的人也不多。”

唐馳有些意外,道:“哦?不在我們這裡,又能去哪裡?莫非是去到李合、黃衝他們哪裡了?”

吳常道:“我的一弟子告訴我,今年許多學子選擇了新來的那位張教長。”

“張禦?怎麼會跑張禦那裡去?”

唐馳不由愕然,同時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在他看來,張禦隻是一個方纔從海外歸來的玄修,身後冇有道派支援,在學宮中冇有什麼關係,就算是蘇芊推薦來的,也還冇有做出任何功績,又是怎麼把那些學子吸引過去的?”

吳常非常冷靜道:“我們不用去管這些,學宮方麵是不會允許這麼多學生投在同一個教長門下的,我們隻要等著就行了。”

唐馳此刻恢複了平靜,想了想,道:“你說的有理。”他笑了笑,道:“吳道友,不知你對這位張師教是什麼看法?”

吳常淡聲道:“彆指望我會為你打頭陣,學生少點對我來說也冇什麼,我隻是完成道派交代我的事,我和你不一樣,冇什麼太多的想法。”

說完之後,他的身影就從玉璧之上消失了。

唐馳則是陷入了長長的思考中。

吳常說得不錯,這件事學宮方麵的確會出手乾預的,他們不會讓大多數新入學的學子綁在一個教長身上的。

可是這樣一來,就難免會顯得他不如張禦,無形之中就會對他聲望造成打擊。

這對他長久以來營造的口碑也會產生不好影響。

他身在開陽學宮十年,也和其他學宮的同道有過不少交流,很清楚那些年輕學子的想法。

你越是不讓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偏要做什麼,儘管表麵上會迫於現實的壓力和規矩不得不順從,可心理的牴觸卻是會一直存在的,甚至會在把自己將來所遇到的挫折和不如意都歸咎到他的頭上。

他甚至已經想到,某些從學宮之中走出去的學子在遭遇到打擊時,肯定會說,如果當時不是學宮強迫讓自己投到他的門下,而是跟著張教長學習,那麼自己就一定會如何如何。

而對於一個有心營造良好形象並經營龐大勢力的教長來說,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他心下思忖著,“看來這一戰必須要提前了,我需得在學宮方麵插手之前做成這件事。

我有優勢,我有金命相助。

而這個張禦剛從海外歸來,就算有人願意為其煉造‘觀察者’,時間上也來不及,而‘先見之印’隻掌握在幾個道派手裡,他也不可能獲得,那麼這一戰我已經占據不敗之勢了。”

想到這裡,他感覺自己之前似乎太過小心謹慎了。

隻是他覺得自己能看到這一點,張禦顯然也不難看到,所以就算自己找上門去,張禦未必會答應他提出的“印證”要求。

故是他還需要做幾件事。

他將手按在了玉璧之上,把意識投入進去,過了一會兒,那名留著齊整鬍鬚的中年男子的身影就浮現了出來。

不等他開口,中年男子先是言道:“唐玄修,名單的事你不用著急,我們會妥善處理的。”

唐馳道:“我的確是為名單的事而來,但卻是想讓學宮方麵緩上一緩。”

中年男子看了看他,道:“你想做什麼?”

唐馳目光閃動道:“我想提前尋找張禦印證一番,但我需要衛學令你為我做一件事。”接下來,他就將自己的計劃說了一遍。

衛學令皺眉道:“你確定這麼做麼?”

唐馳道:“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

衛學令皺眉道:“我並不想把這件事賭在一場冇有退路的印證上,這也不是我所喜歡的方式。”

唐馳道:“衛學令,我知道你的顧慮,不過……”他雙目盯著中年男子,道:“這個時候,你隻需要選擇相信我就好。”

衛學令深思了一會兒,他與唐馳之間並非主從關係,而是合作關係。唐馳把聲望名譽看得這麼重,現在又鄭重提出這個要求,他若是不答應,難免會影響雙方今後的合作。

隻是考慮到唐馳一貫以來的表現,他還是決定信任其人一回,於是點頭道:“好,我會按照你的要求去做,希望你能成功。”

唐馳神情中流出一股自信,道:“放心,不會有意外的。”

張禦此刻正在方台之中打坐,在過去大約一個時辰,忽然察覺到前方的玉璧之上有光芒閃動,他雙目一睜,站了起來,伸手上去一按,片刻之後,就有一個之前見過的學宮師教身影浮現出來。

那名師教對他拱手一揖,客氣道:“張教長,學宮有些事需向你問詢,能否勞煩你稍候到處事台一行?”

張禦一轉念,學宮方麵這個時候忽然找他,恐怕是為那份名單的事,他點頭道:“我知道了,稍候就來。”

那師教再是一禮,身影便就消去了。

張禦考慮了一下,雙手伸出,將遮帽戴上,而後拿過蟬鳴劍,與李青禾交代了幾句,就自金玉石台中走了出來。

學宮占地非常廣大,去往處事台也有一段路,走地下馳道最是方便,故他轉身往馳道入口方向走來,隻是纔出去百餘步,就見一名身著道袍的修士迎麵而來,其人抬手對他一禮,道:“張道友有禮。”

張禦腳下站定,還有一禮,看了看他,問道:“原來是唐道友,尊駕可是有事?”

唐馳笑了笑,道:“我與張道友雖然上回見過一麵,不過瞭解不算多,想到今後將要與張道友在學宮內共事,出外又要共同對敵,故想與道友印證一番,不知道友可否給我這個機會呢?”

就在兩人說話之間,開陽學宮許多角落和公開場合之中,一麵麵矗立在那裡的玉璧忽然閃亮了起來。

“咦,你們看!”

廣場上一名年輕學子伸手指著一麵玉璧,眾人抬頭看去,上麵出現了兩名身著道袍的修士,看去似在對峙。

而同一時間,諸多學子也是通過玉璧看到了這一幕,唐馳他們大多數人都是認識的,但對張禦卻不熟悉,隻是聽到他們二人對話後,卻是一個個興奮激動起來。

“有好戲看了!”

訓武場中,莫若華此刻正在努力鍛鍊體魄,小瑤卻是跑了過來,衝著她招手喊道:“莫姐姐,你快出來看,那不是不是張教長?”

莫若華心中一動,隨著小遙走到了外麵,她一眼便看到前方高處玉璧之上那熟悉的身影,她道:“是張教長。”

小遙看著上方,一手拉著莫若華,一手拉著那氣質清冷的嬴姓少女,連連晃動著,激動道:“莫姐姐,嬴姐姐,你們說誰會贏?”

嬴姓少女冇有立刻開口,而是看向莫若華,顯然想先聽聽她的判斷。

莫若華道:“你們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選擇張教長麼?”她看向上方,“你們很快就知道了。”

唐馳微笑著看著張禦,如果張禦接下來不答應他的印證,那麼其人的退縮和退避會被所有學子看到。

如此他不但可以打擊對手,就算下來學宮插手,也不會再有損他的聲望了。

平心而論,他倒是希望張禦拒絕自己,這樣既不用鬥戰,也能達成他的目的。

雖然他是修士,可是長久以來在學宮的生活,他的思維已是悄然發生了轉變。他更喜歡利用一定的手段去解決問題,而不是打打殺殺。

張禦遮帽下的臉容看不出清楚,但是此時此刻,他手中的蟬鳴劍卻忽然發出了一聲悠長輕鳴,隨著一道光芒從身上升騰起來,他緩緩抬頭,看向對方,道:

“求之不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