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陽學宮之中,此刻注意到張禦、唐馳二人即將鬥法的並不止那些學子,包括吳常在內幾個身為教長的玄修,也是第一時間留意到了玉璧上麵的變化。

吳常這時坐在居處之中,他兩邊玉璧的之上各有一道人影浮現出來,皆是一身修士的裝束,其中一人道:“吳道友,李道友,你們怎麼看這一戰?”

另一人搖頭道:“那位張道友不該答應這一戰的。”

吳常冇說話。

儘管他們不喜歡一直壓在自己頭上的唐馳,甚至恨不得他敗亡,可心中卻並不認為唐馳會輸,畢竟他們對於海外修士的印象,就是神異力量尚可,但是鬥戰手段欠缺。

而唐馳是他們的老對手,他們非常瞭解這個人有多難纏。

吳常這時忽然道:“開始了。”

此刻張禦和唐馳兩人站立的地方,周圍那些金玉方台處忽然傳來一陣陣沉悶的震動聲響,而後一座座向地下沉了下去,給兩人空出了一片足有六裡方圓的空地來。

實際上對於他們這個層次的玄修來說,這樣的空間是完全不夠的,隻消一個飛遁,就能離開這個範圍,不過他們也明白,這已經是學宮給予的最大限度了。

唐馳滿含微笑,表情看去似是相當輕鬆,其實他在見到張禦那一刻起,就已是把“金命”給放了出來,並在說話時就在那裡觀察著張禦。

不管是不是處於鬥戰之中,他都會儘量去的瞭解對手。

不過在張禦把心光放出來後,他臉色微微一變,金命那裡傳來陣陣警兆,這說明張禦於一瞬間爆發的神異力量已然淩駕在他之上。

他也不敢大意,心下一喚,背後忽然浮現出一個模糊而龐大的身影來。

這是一個半人半蛇的東西,但是嘴上長著一條分叉長舌,直接拖到了胸前,在那裡晃動不已。

這是他向渾章修士求來的最為適合自身的觀想物,名為“歧舌”。

這個怪物這統合了他身上所有的小印,符合他自身的心意和性情,並能完美髮揮他的力量。

“歧舌”是通過“口印”、“意印”這兩個神異器官來進行戰鬥的,它的神通在於能“大言欺己”。

一般來說,隻要通過歧舌告訴自己能做到什麼事,若不是層次相差較大,那麼他就可以做到。

他此刻告訴自己,自己的心光力量將強過對手,但是“歧舌”很快告訴他無法做到,他立刻退而求其次,再次告訴自己,自己的心力將與對手持平,可是仍然遭遇到了失敗。

於是他繼續降低要求,認為自己的心力將僅次於對手。

這是一個非常模糊的界限。

所以這一次,他成功了。

他的心力於瞬息間憑空提升了一層次。

而張禦這一邊,他雖然冇有類似“金命”的觀察者,但是他擁有過人的感官,同樣也有自己的觀察方式。

他見唐馳一開始距離自己較遠,而且主動出擊意願並不強烈,就猜測其人若不是擅長遠攻,就是一個喜歡把戰局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

對於這樣的人,他一般的選擇就是速戰速決,故他意念一催,手中的蟬鳴劍化一道如電霹靂,直接轟了出去。

唐馳之前看到張禦攜帶長劍,就推斷過這很可能是一柄法器,雖然用法器的玄修不多,可也不是冇有,故也是做了一定的防備。

可是等到真正見到劍光時,他卻眼瞳一凝,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對手,

那劍若疾光驚電,倏忽殺至!

這一刻,哪怕不用金命的告知,他也是知道,這一劍根本無從躲避。

所幸身上心力方纔有所提升,他立刻告訴自己,自己擁有抵擋這一劍的力量。

這一次迴應亦是成功。

而意識間的交流無比迅快,在飛劍即將轟在他身前的時候,身上心光已是及時作出了反應,於一瞬間化若流光,遮擋在了前方。

轟!

兩個不同來源的力量強烈碰撞,霎時激起了一道鋪滿視界的的光亮,隨後就是轟雷般的震爆之音。

那些新入學的學子看著玉璧之上反照出來的刺目白芒,耳邊聽到那自遠處傳來的隆隆震盪之聲,都是臉色有些發白,這就是修士的力量麼?

實際上不止是他們,就是一些在學宮待了幾年,並擁有披甲資格的學子,也是一樣吃驚於兩人此刻所表現出來的力量。

唐馳在接住劍光一瞬間,就通過“金命”開始推斷張禦下一步有可能會采取的種種動作,並且於心下做好了各種應對反製的後手。

隻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自己過去的戰鬥經驗和已知章印之上的,“金命”也隻能根據這些去判斷,若是超出他所知曉的,那就無法囊括在內了。

不過他覺得張禦方纔從外海歸來,就算懂得一些偏門大印,也不會有多少,他自忖是能夠及時作出反應的。

然而下一刻,等待他的不是什麼神通變化,而是如疾風驟雨一般的劍光轟擊。

隻是一瞬間,兩人的心光就相互撞擊了數百次之多。

開陽學宮的上空,不斷迴盪著震天動地的沉悶鳴響。

張禦之前在與惠元武鬥戰時,對於那迅快暴烈的攻擊印象很深。

雖然在東廷時,無論是雅秋女神和朱闕都能爆發出這樣的攻勢,但從力量和效率上,就遠遠不如惠元武了,其人每一拳都是都是精確無比,且都是有其目的所在的,而不是單純的力量發泄。

他很欣賞這樣的方式,既然第一劍已是試出了唐馳的心光力量不及自身,那麼自然要將自身的優勢發揮到極點,不去給對方出招的機會。

此時通過玉璧觀戰的那幾名玄修都是露出了吃驚之色,這樣純粹的心光碰撞,可是很不多見的,修士鬥戰一般很少用這樣的方式,一般都是通過神通變化取勝的,是戰鬥智慧和經驗的比拚,而不是依靠蠻力。

可偏偏眼下唐馳卻是被逼入了這樣的窘境之中,從表麵上看,他的心光顯然是不如張禦的。

李姓修士道:“這樣下去,說不定能贏?”

吳常卻是盯著玉璧,道:“冇這麼簡單,唐馳和我們不一樣,他的根本從來不在於什麼神通變化,隻要無法一擊殺死他,那麼結局就很難說。”

他考慮了一下,道:“如果那位張道友隻有眼前這些手段,那麼隨著戰局的拖延,他的贏麵將越來越小。”

此刻場中,唐馳麵對劍光轟擊,他並冇有站在原地,而是不停的場中飛遁挪移著,試圖躲閃,但是那劍光總是能夠及時跟上來。

他此刻也是無奈,隻要這劍光攻擊不停,那麼他就隻能處於被動防守之中,被迫與對方進行心力的比拚。

雖然作為守禦的一方,他的心力消耗要小於對手,可是金命告訴他,對方的心力強盛,無論是鬥戰的延續力還是力量的強度,都是遠遠超過他的,所以若不是設法扭曲局麵,最後很可能他被先一步耗死。

於是他迅速調整了對敵方案,把原來的一切變化都拋棄掉,而是回到了最根本的老路上。

此刻他通過“歧舌”開始告訴自己,自己的實力比對方更為強大。

歧舌主要用兩種方式來對敵,一種是簡單的欺己,就是單純提升自身某一部分的力量。

而另一種,就是在鬥戰之中不斷告訴自己,己強敵弱,那麼他的力量會由此一點點增加,如此隻要他一直在戰鬥中存活下去,那麼隨著鬥戰時間延續,他也就會變得越來越強大,甚至達到真正超過對手的地步。

而在他每一次鬥戰之後,“歧舌”會記住每一次的力量極限,在下一次與人交手時候,他就可以直接把自己力量送到這一個高度上,並且可以此基礎繼續往上推進。

所以每一名對手對他來說不僅僅是他的對手,同樣也算是他力量提升的資糧。

他通過“金命”估算了一下,在自身的心光耗儘之前,他足以把力量提升到一個更高的高度上,甚至超過對手。

當然,這並非是冇有代價的,如果超出自身承負太多,那麼鬥戰過後,他的神異力量和神異器官都會因此而衰退。

好在這並非是永久性的損失,是可以用一定時日修煉回來的,代價就是付出更多神元,這也算是用透支未來去成全當下。

因為此法對道途不利,所以在有選擇的情況下,他一般是不會如此做的。

可若是在遇到強敵時,能用這種方式來克敵製勝,他自也不會有任何猶豫,因為隻有把握住了現在,纔有可能去談未來。

張禦雖然在那裡遙劍相擊,可他也在一直在觀察著對手的變化,他發現唐馳的心力非但冇有因此減弱,反而似乎在漸漸增強之中。

儘管不知道對方是如何做到的,但這毫無疑問是一種神通變化。

假若這樣的變化可以一直這麼維持下去,那麼一段時間過後,必將達到一個超出極限的高度,甚至超過他也不是不可能的。

既然對方的手段僅止於此,那麼他也不準備再等下去了,抬目看向唐馳,口中言道:“敕……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