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馳感受著自身心光力量在不斷上升著,提升到眼前這個程度,是他以前從來冇有感受過的。

然而,這還不是對麵這個對手的極限,他難以想象對方的心力是怎麼修煉到這個程度的。

或許,這位是把大部分的神元都投入到了心光之印中?

不過在他的“歧舌”之下,對方心力再如何強大也冇有用處。

現在他們彼此的距離正在逐漸拉近,等到他的力量完全追趕上去,並且形成超越之後,就將會以一個絕強之姿來壓倒對手,讓學宮所有人看到,他的地位依舊不可動搖。

李姓道人通過玉璧看到這一幕,認為結局已無任何意外了,他道:“真是可惜,那位張道友這一戰中已經完全發揮出了自己心力渾厚的優勢,並且一度壓迫的唐馳無法動彈,把我們擺在眼下的局麵中,也不見得能贏他這一戰,可惜,可惜了。”

另一名修士道:“是的,他已經做的足夠的好了,可偏偏遇上的是唐馳。”

李姓道人不知想到了什麼,發出一聲歎息,道:“是啊,現在終究不是過去了。”

吳常這次冇有參與議論,隻是凝視著玉璧,雖然到此一步,他也不認為張禦再有什麼扳回局麵的機會,可是他也知道一個道理,在勝負冇有真正分出之前,下任何結論都是為時過早。

此刻場中,唐馳身上的心光漸漸膨脹了起來,並向外綻放出陣陣光亮,而他整個人也是漸漸飄懸上升,這是因為他的心光雖然提升了,卻並不等於他能夠完美駕馭的了。

可他無所謂這一切,隻要力量足夠強,那麼就無所謂變化了。

而就他在感受到這一切的時候,一個恍惚之間,心神之中似被什麼狠狠震盪了一下,本來明顯上升的心光好像凝固住了一般。

他雖然不知這是怎麼一回事,可是“金命”卻是於此刻告訴他,這是遭遇到了對手的莫名手段,要他立刻從這裡離開,儘量飛遁去足夠遠的地方。

這是正確的做法,因為無論是什麼神通手段,必須在一定的距離內才能施展,若是離開足夠遠,那麼就可以將之擺脫。

而以唐馳的能為,隻要反應的過來,實際上不難做到這一點。

可就在他醒悟過來,意圖離開遁離之際,那道圍繞他的劍光忽然一疾,又一次撞擊在了他心光之上,這一次的力量前所未有的猛烈,居然將他硬生生逼停在了那裡一瞬間。

可就是這麼短短片刻,已經足夠發生很多事了。

張禦此時於口中再言道:“敕禁!敕奪!敕封!”

他的語聲不大,方纔發出就被隆隆心光轟擊之聲所遮掩,而臉容又掩蓋在遮帽之下,外人根本看不見他在說話,可每一句說出,都必然會發生一個變化。

在“敕禁”之言再次說出的時候,唐馳的心光被進一步禁錮,原本隨意驅使的力量好似忽然間變成了一潭死水,根本無從挪動。

在那“敕奪”之印被說出之際,他因欺己之言而引動的暴漲的心光陡然消失不見,彷彿一瞬間被一股無形力量奪走了。

而當最後那“敕封”之印到來後,他的心光頓似被套了一層枷鎖,驟然從身軀之上消失,整個人從半空之中跌落下來,轟地一聲砸落在地表之上。

所幸他離地並不十分高,修士的軀體也遠遠強過凡人,雖然掉落下來,可並冇有受到太重的傷,隻是躺在那裡無法起身。

此時劍光一閃,一把飛劍倏爾飛至,奪的一聲,直接釘在了他的臉頰一側。

這一劍若是偏移半分,足可以直接洞穿他的腦袋。

空曠的平地之上,隻有張禦一個人還站在那裡,遮帽和衣袍在風中不停飄動著。

此刻觀戰的眾人才驀然發現,在與唐馳的鬥戰過程中,他自始自終都是站在原地,一步也未曾挪動過。

學宮中所有亮起的玉璧上這時閃爍了一下,便一起消散了下去,然而這最後一幕,卻是深深印入眾人的腦海之中,

小遙兩眼之中滿是光亮,驚呼道:“好厲害!”

嬴姓少女毫不留情的指出道:“蒼白匱乏的用語。”

小遙憋了一會兒,最後嚷道:“就是厲害,就是厲害!”

嬴姓少女隻是平靜的看著她。

小遙略顯委屈,她求助似的看向四周,卻見莫若華這時一轉頭,往訓武場走去,她喊道:“莫姐姐,你去哪裡?”

莫若華走也不回道:“回去繼續鍛鍊。”

唐馳躺在地上,他茫然看著上方,自己就這樣敗了?

可是到底是怎麼敗的,他並冇能弄明白。

不過,一切都結束了。

他麵上露出了苦笑,重重歎息了一聲,他曾向著“歧蛇“誇下誓言,隻要自己能維持二十年的不敗,那麼必然就能邁入第四章書。

靠著“歧舌”的欺己之言,這是真有可能實現的。

在過去他已經維持了十年的不敗,道路已經行走到了一半。

可是這一次,卻是倒在了途中。

他失去的不止是這些,經此一敗,他也冇臉在學宮之中待下去了,唯有返回洪山道派一條路可走。

十年的辛苦努力,都是化作烏有。

張禦此時一招手,蟬鳴劍一晃,化一道光芒回到了他的手中,他把頭上遮帽稍稍一拉,就緩步往底下馳道方向走去。

唐馳這時側過頭,忍不住問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張禦冇有回答,在一絲略帶刺眼的陽光中,他的身影在唐馳注視下越走越遠,直至消失不見。

“他是怎麼做到的?”

儘管鬥戰已經結束,可是坐在那裡觀戰的幾位玄修依舊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最後那是怎麼回事?他們根本冇有看明白。

唐馳當時那心光力量的膨脹看得他們也是暗暗心驚,明明再過一會兒就能力壓對手了,可忽然之間就從巔峰跌落下來,這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吳常道:“我輩修士的手段千百萬化,其中一些人有什麼獨特的神通也不奇怪,不管怎樣,唐馳道友這一敗,是無可能再留在學宮之中了,下來與這位張道友打交道的,就將是我們了,兩位可是準備好如何麵對這一位了麼?”

兩名玄修都冇有說話,他們相互看了看,身影一晃,便就從玉璧之上消失。

吳常想了想,把一名弟子叫了進來,關照道:“你回山門一趟,把方纔這裡發生的事傳告門中,記著,任何細節都彆漏下。”

那弟子點了下頭,領命下去了。

張禦此時走在路上,也是在思考方纔這一戰的得失。

世上冇有什麼手段是絕對完滿的,言印的缺點就是距離,距離越近,發動越快,效用越強,這也是當日惠元武直接被他鎮伏的原因。

可一旦換到唐馳身上,因為距離稍遠一些,效用就減弱了幾分,並無法在第一時間將之拿下,所以他必須另行用蟬鳴劍阻攔住其人的去路。

言印若要加強,那麼一方麵是繼續提升心光之力了,一方麵就是深入挖掘這個章印的潛力。

其次,就是要擁有能夠限製住敵手的手段了,這樣彌補言印的不足。

還有一個,他縱然心光力量強過對手,可是戰鬥之中除了言印之外,卻並無手段一下調用起全身的力量,而若是能夠做到讓飛劍或者其他手段在一瞬間承載自身所有的靈性力量,那麼他在鬥戰時甚至可以不必再依靠言印了。

某座殿台之內,衛學令揮手抹去了玉璧之上的畫麵,他知道從今天開始,自己應該換一個合作者了。

他手指在案台上敲了兩下,就站了起來,沿著殿台左側的琉璃廊道來到了另一座相距不遠殿台之上,經人通稟之後,他被請了進去。

一路來到這方殿台的最高處,他看見一個身著舊時袍服的白鬚老者站在那裡,儘管看去年紀不小,不過仍是精神矍鑠,腰板筆直。

他上前抬手一禮,態度謙恭道:“明學令。”

老者道:“衛學令,方纔的鬥戰我看了,唐馳讓人失望,我希望你能儘快安排好下一個人,不要讓學宮再蒙受損失。”

衛學令道:“我明白,我會處理好的。”

老者走到一邊坐下,道:“說吧,還有什麼事。”

衛學令道:“我忽然想到,應該新入學的學子往域外一行。”

老者看著他,道:“你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

衛學令道:“這些新入學的學子,以往處在軍府的保護之下,對外麵世界的認識並不深刻,以往需要我們徐徐引導,可方纔看到這一次鬥戰,我想他們已然接觸到了超常力量的一麵,我覺得可以讓他們再深入認識一下這個世界真正的原貌。”

老者看他片刻,道:“你認為會他們選擇去修道?嗯,這個擔心不是冇有道理,那麼你覺得去往域外的話,教長由誰來擔任更合適?”

衛學令道:“我覺得張教長很合適。”

老者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的確該讓這些小傢夥看看軍府的力量了。”他抬起手,向外揮了揮,道:“你下去安排吧,學監那裡我會去說的。”

衛學令一躬身,道了一聲是,他又抬頭道:“我會儘快讓洪山道派再派一個合適的人過來的。”言畢,他再是一禮,這才退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