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台之中,張禦得到了來自學宮的通傳,知道已是到了出發的時候,他留下李青禾在居處,帶著青曙、青曦二人出來,經由地下馳道直接往泊舟天台而來。

待達到地界時,早有數十人等候在此。

這次出行的教長以他為首,除了他之外,還有兩名教長,一位姓周、一位姓常,皆是中位修士,兩人身邊還各自跟隨有四五名年輕弟子和不少役從。

不過這兩人雖與張禦同為中位,但是出身的道派較小,所學的東西也不夠精,戰鬥力較弱,所以地位遠不能和唐馳、吳常等人相比。

但是這兩人在學宮三十年,經驗卻是十分豐富的,這一次他們將與張禦乘坐一駕飛舟,一同負責護持事宜。

周、常兩人很能認清自身所處的位置,對於擊敗唐馳的張禦保持著足夠的敬畏,此時見他到來,都是主動上前行禮。

張禦還有一禮,而後袍袖一擺,沿著天台延道往飛舟之上行去,青曙、青曦二人則在後麵跟來。

周、常二人這才帶著弟子隨從陸續登舟。

與此同時,學宮新入學的學子還有此次隨行的師教、軍士,也是開始在晨曦光芒之下陸續登舟。

大約兩刻之後,所有人都是登上了飛舟,點檢名錄無錯之後,十二駕飛舟之上各自流淌過一陣陣光亮,隨後便騰空而起,往西北方向飛馳而去。

張禦所在飛舟的客艙佈置較為寬大,每一名教長都有一處單獨的坐椅臥榻,以及供書寫觀冊所用的案幾書架,另有供役休憩的單艙。

他待周、常二人也是坐下後,就與兩人攀談起來。

這二名修士小心回答著,不過聊了兩句後,見他言語平和,待人有禮,心下也是漸漸放鬆下來,雙方也是有問有答起來。

通過這一番交言,張禦不覺大有收穫,這兩個人往來域外多次,熟知域外情形,而裡麵大多數東西,都是不曾記載在卷宗之上的。

飛舟在飛遁將近有一個多時辰之後,周姓修士看了看外麵,開口道:“飛舟應該已經出了平州了,再過一會兒,就要行出青陽上洲的疆域了,下來當會加快速度,應能在過午之後趕到第一處建立在域外的營地。”

張禦這時一抬手,飛舟客艙的頂璧艙壁就如消融一般淡化下去,露出了外麵的景物。

天穹依舊是湛藍清澈,可是下方的地麵,本來滿目的綠色卻漸漸被赤紅色的砂礫和裸露在外的岩石所代替。

而大地之上,是密密麻麻,一個又一個的巨大坑洞,並能看到裡麵被風沙掩埋的破碎肢殼和不知什麼生靈的骨骼殘骸。

周姓修士解釋道:“這是當年濁潮到來後,我青陽上洲與諸敵交戰時候留下的殘痕,此處在被玄兵反覆轟擊和汙穢靈性沾染過後,就此生機斷絕,寸草不生,逐漸就變成了眼前這個樣子,如今倒可以算得上是青陽周圍最外麵的一條環護屏障了。”

這時所有人都是看到,一個龐大的藍色星辰突兀的浮現在眼簾之中,從那巨大的體型看來,好似就緊緊挨靠在大地這一側。

一名年輕弟子不由驚異道:“老師,這是何物?”

周姓修士解釋道:“這是傳說中的靈性之月,一些土著聲稱這他們是靈性力量的來源,而在域外,每年的二至三月都能看到這東西。”

常姓修士此時帶著一絲不屑道:“這些土著但凡涉及到力量,都是統統歸咎於神靈,他們是不願意接受力量源於自身的說法的,而一味把希望寄托於身外。”

這個話題不宜深談,特彆是現在還是在軍府的飛舟之上,所以周姓修士隻是嗬嗬笑了兩聲,並冇有去接話。

那年輕弟子這時又問道:“那老師,如此大的星月,為何方纔在洲中我等不曾望見呢?”

周姓修士道:“因為這星月的確具備一些神異,長久觀視,心神易受影響,於我天夏子民不利,故在大青榕遮蔽之下,將此物照影隔絕了出去,而你們現在看到了這個東西……”他頓了頓,“那就是說我們已經出了大青榕的庇護範圍,下來就要靠我們自己了。”

此刻另一艘飛舟之上,莫若華、小遙、嬴姓少女一行人再加其餘學子以十二人為一組,一共十組男女百餘人正一起坐在寬敞的飛舟大艙之內。

作為新入學的學子,他們這裡就不似張禦那邊看去那般輕鬆了,自啟程之後,便不準交頭接耳,不準隨意呼喝,不準起身走動,做任何事都需舉手報號。

所以一路過來可謂無聲無息,可即便如此,許多人臉上都是止不住的興奮之色。

過道之上,數名女軍士在這裡來回走動的,她們每個人身邊都飄懸有一個外人無法望見的彩霧般的人影。

通過這個觀察者,她正察看著這裡每一個學子此刻的情緒和表現,這會帶回去錄入每一個人的此次評冊之中。

飛舟再行有一段時間後,一名女軍士忽然有所感,疾步往主艙行走,過了一會兒,她又走了出來,麵色嚴肅的說道:“時已近午,你們有半個時辰進食交談,記住,不許大聲喧嘩,違者剝奪曆練資格,遣返學宮,並錄入評冊!”

說完之後,她眼神嚴厲的環視一圈,這才走了出去。

“呼……”

眾學子長長出了一口氣,這麼長時間不說話,可把他們憋壞了,不過他們也記住了剛纔那番話,不少人都是豎直唇上,發出噓的一聲。

這引得一些人表情尷尬,急匆匆站起身,夾著腿往後艙走去,看得不少人噗嗤一聲,捂嘴輕笑起來。

而在此時,兩邊艙壁也是緩緩消融,露出了外麵那令人一見難忘的景象,大部分人都是呆呆看著下方那滿目瘡痍的大地。

“那是什麼?”

一聲壓抑的驚呼傳來,一名學子一臉震驚的指著外麵。

眾人隨著他所指看去,一時間也是麵目震撼之色,隻見一個體型龐大無比,類似海洋遊魚的東西從天空之中飄過,它冇有眼睛,隻有無數觸鬚在身邊劃動。

“這東西名為‘棄生魔魚’,算得上是泰博神怪的一支,它通常喜歡待在前紀元的神棄之地裡,隻要不去主動招惹它,它是不會來攻擊我們的。”

一名坐在角落的短髮女軍士出聲解釋著。

有學子不解道:“泰博神怪不是與我們敵對麼?為什麼放著不管?”

短髮女軍士道:“泰博神怪並不是完全一體的,‘棄生魔魚’智力低下不說,還喜歡以擁有靈性力量的同族為食,所以通常不是被殺死,就會被驅趕出來,也是因為這樣,我們纔沒有去清剿它們,而是放任它們在這裡。”

她看向眾人,道:“這一次,你們的每個人的曆練考覈之一,就是親手狩獵一頭低等的泰博神怪,有關記述稍候以會小冊的方式送到你們手裡,你們有空就多看看。”

有大膽的學子小聲嘀咕道:“為什麼不早點給我們,還能多點準備……”

短髮女軍士冇有做出任何解釋,這一次對於這些新學子的曆練主要是以考驗為主,要是什麼都提前準備好了,又如何檢驗的出來每個人成色?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一道光影自遠處飛來,在繞著飛舟急轉幾圈後,倏地一分,化為十二道流光進入到每一駕飛舟之內。

進入莫若華她們所在飛舟的光芒才一入艙中,就引得周圍學子紛紛驚呼退避。

莫若華看到這東西,目光一緊,身上心光不由自主一放,但隨即她是又很快收斂了下去。

兩名旁觀的女軍士眼前一亮,她們相互看了一眼,點了點頭。

那光芒進來之後,緩緩飄落在地上,這時眾人纔看清楚這時一道符紙,隨著這符紙無火自燃,一道靈光射出,裡麵顯現出一個修士的身影,他看著十分淒慘,衣衫破裂,頂上髮髻也是散了。

他捂著受傷的胸膛,吃力言道:“我與十多名同道奉命出外清剿神怪,卻不慎中了埋伏,苦戰一番,現在被困一處古時遺蹟地中,若同道同袍看到,還望能趕來……”

他話還冇有說話,此時已是符紙燃燒到了儘頭,他的身影也是隨著靈光消去,驟然不見。

短髮女軍士見到之後,神色嚴肅道:“你們坐在這裡不許走動。”說完之後,她就往快步主艙而去,隻留下眾多學子在那裡議論紛紛。

而另一邊,張禦看著腳下那符紙燒成灰燼,他眸光十分平靜,看不出任何波動。

周、常二人都是坐在那裡不言語。

一名年輕弟子見場中始終冇有人說話,心裡著急,站了起來,對著那周姓修士一禮,道:“老師,我們快去相救這位同道吧?”

周姓修士卻是斥責道:“坐下!此回出行,以張教長為首,輪不到你來自作主張!”

那年輕弟子雖然不服,可不敢不聽師命,隻得乖乖坐下。

常姓修士此時看向張禦,道:“張教長,你說呢?”

張禦淡聲道:“不用去管。”

常姓修士點了點頭,又問道:“稍候學宮那裡若為此事來相詢……”

張禦輕輕一揮袖,將那灰燼拂散,道:“就說我說的,此回我輩以護持諸學子為主,其餘諸事,皆不過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