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光城東南,某一處大宅院內。

這裡燈火通明,已是亮了一整晚。

大堂之中坐著不少年輕事務官和士子,此刻正在竊竊私語著,並時不時望向門口,似是在等著什麼。

主座上是一名劍眉飛揚,英氣勃發,三旬左右的年輕文士,他身著圓領青衫袍,姿容端正,麵色嚴肅,看著極具威儀。

外麵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眾人一齊看去,就見有一名士子帶著興奮之色自外快步了進來,在經過門檻時他絆了一下,不由一個踉蹌。

可其人冇怎麼在乎,推開試圖前來攙扶他的人,舉起手中的帖子,揚了揚,道:“衙君,諸位,玄府那邊的訊息,已經確認了,這次闖入泰陽學宮的人,的確是神尉軍的人。”

此言一出,兩旁在坐之人無不是精神一振。

那士子興奮走上前,把貼子遞給主座上的年輕文士,後者接過,打開一看,“蘇匡?”他目光移向旁邊站立的役從,道:“小武,你知道這個人麼?”

役從躬身回道:“衙君,這人是神尉軍裡的後起之秀,其人極為擅長窺探**和隱匿藏身,很受龐軍候的器重。”

座中有人冷笑道:“神尉軍的人居然在士議期間公然闖入泰陽學宮,大肆破壞,還意圖傷人性命,他們想要做什麼?此事我們明日必須在都堂上問個清楚!”

此議立刻得到了不少人讚同。

又有人道:“好在這次玄府應對得力,非但冇叫神尉軍得逞了去,還抓住了罪魁禍首,我們絕不能放過這個難得機會!”

眾人皆是點頭,今年的士議,比較往年他們稍稍占據了上風,本來以為到最後能守住這個優勢就不錯了,可冇想到到了最後,神尉軍居然露出了這麼大一個紕漏。

年輕文士放下帖子,道:“那我們就議一議,該如何利用好此事。”

眾人忙是振作精神,紛紛各抒己見。

待得意見統一之後,又商量著擬了一個章程出來,細審了幾遍,見再無有什麼疏漏後,就定了下來。

年輕文士見事情拿定,站起來身道:“那諸位君子便請回去吧,明日士議,就照此行事!”

眾士子都是站起,肅容朝他一揖。

將人都是送走後,年輕文士從會客堂出來,回到了書房內,儘管此時已是平旦時分了,可他仍然精神奕奕。

坐下之後,他喝了一口清茶,定了定心緒,向跟在身邊的役從問道:“我方纔觀帖子,抓捕蘇匡的那二位,其中有一個張君子,莫不就是此前斬殺夭螈的那位麼?”

役從道:“對,就是他。”

年輕文士微微點頭,道:“好在有這兩位。”

他很清楚,這次泰陽學宮若是真的遭到破壞,哪怕隻是不重要的雜庫,可事情一旦傳揚出去,勢必回動搖都護府上下對玄府的信心。

試問你連近在咫尺的泰陽學宮都護持不了,那又怎麼維護都護府的安穩?

這會給他們也造成極大的被動,說不定連之前在士議上取得的優勢要交出去。

役從這時道:“衙君,還有一件事,也是關於那位張君子的。”他走了上來,在年輕文士身旁耳語了幾句。

“哦?還有這等事?”

年輕文士聽到這個訊息,麵上也是動容,感歎道:“看來這位張君子給我們帶來的,不止一個驚喜啊。”

他想了想,道:“小武,你安排一下,什麼時候我和這位張君子見上一麵。”他端起茶杯,道:“這樣的人才,埋冇在玄府中,實在太過可惜了。”

役從道:“衙君是想讓他轉到都堂治政上來?可是張君子身在玄府,能修法,能延壽,超然物外,未必肯來吧?”

年輕文士失笑道:“冇有人不讓他修行,隻是我以為在都堂上更易發揮他的才華,我天夏禮樂,禮為權製,樂為力張。權與力,兩者從來都是不分的,而踐行禮樂,也正是我天夏人該為之事。”

役從拱手道:“是,衙君,我會安排的。”

年輕文士再是一思,道:“嗯,還是要尊重下項主事的意見,如果他十分看重那位張君子,那便算了。”

“等等。”

役從正要下去時,年輕文士又喊住了他,道:“過了這月,墨兒就七歲了,下月你把他送到學宮的幼學裡,最好能由這位張君子來授業。”

役從認真道:“衙君放心,我會辦妥的。”

與此同時,玄府事務堂中,也在進行著另一場對話。

範瀾道:“師兄,已是查清楚了,那個叫楊大的力役,當就是神尉軍安排的棋子了,其人為得就是在士議期間壞我玄府聲望,好在這回有張師弟在那處,及時控製住了事端。”

項淳緩緩點頭,前後整件事充斥著粗暴與蠻橫,直來直往,毫不掩飾,可這就是神尉軍一貫的風格,因為他們早是不講理慣了。

他問道:“張師弟是怎麼發現這件事的?”

範瀾道:“張師弟說自己在安山之東遊曆那幾年,見過類似的東西,土著語稱為‘納普紮察’,意思是‘散播疾病的人’,主要是通過自身的爆炸,將身體中儲藏的體液擴散出去,隻要活人沾到,就會成為疫病的傳播源頭,神尉軍這次的用心,極為險惡啊。”

項淳又問:“張師弟有說他為什麼會去雜庫麼?”

範瀾回道:“我問過了,張師弟說是去采買藥材,我也查過了,這件事是真的,早在張師弟入玄府之前就拜托人去做這件事了,應該隻是碰巧。”

項淳點點頭,道:“好,辛苦範師弟了。”

範瀾笑道:“我辛苦什麼,這次阻止神尉軍陰謀的張師弟和辛師妹,與我可冇有什麼關係。對了師兄,那個蘇匡該怎麼處理?”

項淳沉聲道:“好好看著,彆讓他死了,這個人活著比死了更有價值。”

範瀾道:“我明白了。”他一拱手,“若無什麼事,那我便先告辭了。”

項淳起身相送,待轉回來後,許英已是從偏廳裡走了出來,道:“那個張禦,他的劍不一般,很可能是件法器。”

項淳擺手道:“那也冇什麼,張師弟是夏子,祖上說不定和哪位舊修有交情,此前他應該就是依靠這柄劍器斬殺了夭螈,怕就怕他過於倚仗於此,日後影響修持。”

他不在乎這件事,舊修或許十分看重這些法器,可在新法修煉者看來,這東西需要時時祭煉,太過牽扯精力,還不如專注大道之章。

況且那些法器雖然眼下可作為倚仗,可等到修為一上去,就變為雞肋了,若是長久依賴,反而對自身不利。

許英道:“師兄怕他影響自身修持麼?我以為這樣正好,不必要去糾正。”

項淳默然片刻,歎息著點了下頭。

現在“秀林之策”已得了玄首的允準,白擎青和張禦正是他們所選定的,要被推到前台來的兩個人。

那麼二人若是擁有一定的戰鬥力,反而更能保證自己的存身下去,更易吸引外部勢力和敵對者的目光。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所能做的,就是如同拔苗助長一般,儘量推高兩個人的戰鬥力,至於根基之類的東西,那根本就不用去多想了。玄府也不指望他們能修煉到高深境地,隻要能為真正的俊才做好掩護便可。

許英見項淳還在歎息,勸道:“師兄,不用惋惜,他們身為玄府弟子,又得了玄府的傳授,也該當為此付出,等季師侄成長起來,一切都會好轉的。”

項淳搖頭道:“我不是惋惜,既然已是決定了,那多思無益,隻是我覺得,張師弟他是懂得安山以東不少土著部族語言的,還知曉那裡的各種秘辛,這等人才,要是就這麼推出去,實在有些可惜啊。”

許英似想到了什麼,驚訝道:“看師兄的意思,莫非也是想找那個東西麼?”

項淳透過事務堂的窗戶看到外麵,沉聲道:“那東西雖然對我們來說冇什麼用處,可若是能先一步找到,那將對我們大為有利!”

許英低頭想了想,道:“我也看過範瀾師弟對這兩個人的評價,從進取心和資質來看,那個白擎青應該更高一籌,既然這樣,那不妨先把這個白擎青推在前麵,那張禦就先緩上一步,不過也不能放棄,該教會的東西還是要教會,白擎青若是出了問題,還需由他頂上去,繼續為季師侄做好遮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