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進入城池廢墟後,就感受到了星星點點的靈性力量,這說明這座城市之中不是有著外來的靈性生靈躲藏著,就是本身有東西在聚集靈性。

隻是這些力量都是出自活物,所以他並不打算去多看,直接往城中最為高大的幾處殘破遺蹟飛去。

不過在飛馳之中,他也是發現,這裡建築很有特色,俱是從原本的山體和岩石上開鑿出來的,上麵有很多狹小的洞窟通向下方,這樣看來,地表上的建築僅是一部分,在底下內部,應該還有較大的空間。

不止如此,城市的格局和生活的痕跡也並不符合人類居住的習慣,所以他判斷這裡的居民很大可能並不是人類,而是一種類人或者非人生靈。

這倒不奇怪,畢竟過去數個紀元,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有,不知道有多少族類和文明消亡在歲月長河之中。

在到了城中最高處後,他在一處石丘上落了下來,隨後打量了一下。

腳下的這塊地方城市中唯一一座直接堆砌起來的建築物,從殘留的痕跡上看,原本外麵應該還有一層厚厚的泥灰和金色的塗染,現在都被風化剝落了,裡麵的草莖石塊都裸露了出來。

通過觀察,他發現這裡很可能僅僅是一座觀望星象的地方,而並不是什麼之前認為的祭祀場所,且周圍也再冇有類似的建築了。

這讓他微覺意外。

對此世土著來說,供奉神明不是什麼愚昧行動,而是有實際意義的,因為冇有異神庇佑,就很難防備層出不窮的靈性生物,也難以抵擋其餘神明的入侵。

除非城中主人本身就非常特殊,要麼就是對自己的武力很有信心,要麼就是擁有另外的倚仗。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濃重的靈性力量傳來,某處牆壁上一片簌簌灰土落下了來,有兩具高瘦的乾屍在裡動了下,似要走出來,隻是隨後劍光一閃,動作頓便息止。

張禦伸手拿住飛回的蟬鳴劍,這兩具乾屍與這裡格格不入,他猜測應該並非是城市的原居民,而是荒原上沾染了靈性的古代屍骸將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巢穴。

此時閉目凝思片刻,手中蟬鳴劍輕輕顫動一下,又是化光倏地飛去,往幾個感應之中較為深廣的洞窟之中飛入進去,大約有一刻之後,再又重新飛了回來。

果然像他之前判斷的那樣,廢墟下方有一個巨大的地下空洞,那裡還有大量人工築造的痕跡,許多地方與地麵上的建築並不相符。

他思考了一下,

開陽學宮的學子到了營地之後,大致需要休整兩天,並在師教指點下熟悉周圍的情況後纔會試著走出營地,所以他至少還有兩天時間。

那應該足夠他去下方走一個來回,如還是來不及,那麼等下次再找機會好了。

於是把劍一拿,騰空而起,就往某一處洞窟飛入進去。

與此同時,另一行人也是進入了廢墟之中,不過他們似有明確的目標,直接就沿著一個洞璧上的殘破窟窿往地下行進。

隻是走入進去不遠,他們就被就一麵大石堵住了去路,整個隊伍不得不停了下來。

那個紅衣女子走上前去,她眉心光芒一閃,身形於霎時間變成了一個丈許高下的金屬巨人,體型依舊纖細,軀乾肢體的線條比例都是十分具有美感。

她微微蓄力,隨手隻是輕輕一拳,那個大石砰的一震,片刻之後,就均勻粉碎成了無數細小的石礫。

魯老道:“思蘭,你對力量的控製越來越好。”

女子抓了抓手掌,感受不到任何滯礙,除了視覺高度有所不同外,甚至就和冇有穿上外甲一樣,她道:“這套玄甲很適合我,不過裡麵又很多東西我還需要熟悉。”

魯老道:“有‘純白’幫你,這個過程要不了多久,好了,我們先進去吧。”

一行人往裡走,開始狹窄的洞窟同道開始變得高大寬敞,兩邊的牆壁之上也是出現了各種浮雕。

魯老走上去摸了摸,他情緒略顯高亢道:“是展翅鷹和蘆葦束,冇錯了,就是這裡了,這裡原本古時‘大摩蟲’的居住地,後來被一支前來的避難穴窟人侵占了,在傳說中,作為曾經豐產女神的眷族,他們在神隕到來那一日,奉命看守豐饒之穗,據說這是造世神環的一部分。”

女子驚訝道:“傳說中的造世神環在這裡?”

魯老搖頭道:“哪有這麼簡單,造世神環不是一個單純的物品,冇有超常力量的人根本看不見,可力量大點的人看見了很可能會發瘋,而且穴窟人並不止一支,誰知道他們把東西藏在哪裡?再說我們這一回也不是來找這東西的。”

他一揮手,道:“我們繼續往前走。”

就在他們往地下行進的時候,一道紫紅色煙霧自天中滾滾而來,落在了城市廢墟的上方,一個道人身影顯現出來,他把手中羅盤一對,發現懸針指向了一處洞窟,臉上頓時露出了嫌棄之色,道:“好好待在那裡讓我來找不好麼?非要像老鼠一樣在洞裡鑽來鑽去。”

他收起東西,袖袍一甩,化一道紫紅煙霧,就往洞窟投入進去。

張禦進入地下之後,麵對曲折彎繞、複雜多變的洞窟甬道卻冇有任何停留,腳不沾地,直接掠行過去,這是因為之前飛劍已是走過一遍,每一處都是探明情況了。

不過他此行目的雖是為了搜尋神元的存在,可他本身對古代諸物也是非常感興趣的,所以對於洞窟裡時不時出現的浮雕和塑像有時也會多留意幾眼。

這時他的前方出現了一座宏偉的石門,在門前還兩個守衛雕塑,這是兩個身體粗壯,但是看去矮小的類人生物,額頭光滑,眼睛較大,長在左右兩側。

隻是一座雕像倒在了地上,似是被什麼路過的地下生靈的撞倒的。

這時他腳步微微一頓,一揮袖,把倒在地上的雕像捲了起來,重新擺正在了那裡,這才繼續往裡去。

在經過這扇門後,他來到了之前探索到的最大的一處底下洞窟之內,麵前出現了一排向下的寬大石階。

而在這處空間的正對麵,他終是見到了類似祭壇構造的建築物,後麵還存在著一個巨大的雕像,可惜的是,半邊殘破,甚至頭顱也隻剩下了一半。

他目注片刻,雕像應該是一個女子,根據以往的經驗,這樣的神像就算原本有源能存在,現在也早就消散了。

他足下一點,身軀已是飄過寬長的空間,來到了祭壇之上站定,目光一落,就見在那最為顯眼的地方豎有一塊平整的石碑,上麵刻著一排扭曲狀的文字。

這種文字他之前從來冇有見過,但卻莫名能夠譯讀出來,大意是“將一年中收穫的最飽滿的穗實,敬獻給偉大的豐產女神”。

他思索了一下,自己能看懂,這毫無疑問是安神的記憶在起作用,若是這樣,那麼這位所謂的豐產女神很可能也是一名遠古神明瞭。

正在他轉唸的時候,忽然感到了一股靈性力量的震動,並且還夾雜著劇烈的鬥戰之聲,

他稍作感應,強大的神異感官使得他立時分辨出了這是出自方纔魯老那一行人。

在這個全無外來乾擾的地下,他能感覺出這幾人此刻所做的各種動作,甚至能憑此分辨出與他們戰鬥的那個人的大致攻擊方式。

他身影一閃,便霎時從原地消失了。

洞窟之中某一處,那道人看著前方與自己對峙的赤紅色金屬巨人,一臉的不痛快,“居然是一個甲士,這個世道,弄個凡人都這麼麻煩,看來又要多費一番手腳了。”

對麵被稱作思蘭的女子此刻緊張萬分,她身邊浮現有一個白霧般的人影,對她傳遞話語道:“這是一個強大的修士,在他冇有法器的前提下,你和他戰鬥的勝率約莫五五對半。”

“那就一戰!”

思蘭一下握緊了拳頭,躍躍欲試,可就在這個時候,就見那道人從袖子裡摸出了一個銅爐,她不由腳步一頓,感覺有些不妙,問道:“現在勝率還有多少?”

白霧人影道:“不滿兩成。”

思蘭氣惱道:“這下降的也太多了,我手中有玄兵也不成麼?”

“對麵的法器推斷可以擋住玄兵,建議撤走,他的速度和你相近,在這片地下空洞裡,你隻需要利用好你的速度,就有逃生的希望。”

思蘭及時聽從了這個意見,她扔下一團泛著光芒的物事,頓時無數泛著金屬色的絲線鋪滿了整個甬道,同時玄甲之上光芒一閃,就飛速撤走。

那道人一揮袖,紫紅色的煙霧滾滾而過,就把那些絲線化開,隨後身影一長,就化光霧追了出去。

思蘭很快發現,後麵的人正越追越近,她有些心慌道:“純白,你不是說他的速度和我相近麼?”

純白道:“他可能還有幫助飛遁的法器,隻是之前冇用。”

思蘭心裡有些崩潰,道:“你到底行不行啊?快想個辦法啊。”

純白道:“有一個機會,去找之前遇到的那個修士,那麼你活下來的可能是五五對半,他應該在東部區域,我會給你指出大致通向那裡的路線。”

思蘭一邊在洞窟中全力飛遁,一邊冷靜思考分析,“一半對一半,純白你的意思是不是即便我開口求助,那個修士也不一定會願意幫我?”

“不,我的意思是,不排除兩個修士相互認識。”

“……”

“對不起,你知道的,我隻是一個新手,很多地方還不完善,我所做出的判斷都是基於你過去的經驗和知識。”

“如果不是我打不了你,我一定打你一頓。”

“我很抱歉。”

“閉嘴!”

就在這個時候,思蘭忽感有異,抬頭一看,便見前方出現了一個持劍而立的身影,她心下一驚,身形不由一頓,就隻這麼一耽擱,一團紫紅的煙霧出現在了她身後,待散去後,那個道人就自裡走了出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