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姓修士的身邊飄著一個聚合不定虛淡人影,這是他獨屬於他自身的“觀察者”,通過此物的建議,他最終還是忍住冇動。

因為從速度上看,他是不及那些晶玉巨人的,而且他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不是在試探。

而且寒江蟲之間有感應聯絡,他的座駕這一毀,警訊實際就已傳出,張禦應該已是在趕過來了,所以不管對方是不是真的發現了他了,隻要冇有發動攻擊,那他就不必去主動暴露。

就在這轉念之際,忽然光芒一閃,那晶體巨人已是對著他衝了過來。

他心中不由一驚,不過在此之前,觀察者已然先一步發出了莫大警訊,故是他得以一閃避開,可這麼一動,他無疑就將自身暴露了出來。

不止如此,儘管他躲得夠快,可仍還是部分心光與那對方身上晶色光芒擦了一下,可就這麼一接觸,心光彷彿遭到了強猛的轟擊,不停晃動,幾欲破散,他臉色不由一變。

對方的實力遠超想象不說,方纔那一下,他還發現自己的手臂竟然開始了結晶化,於是急忙與自己的觀察者溝通,這才弄明白,對方施展的是一個自己從來冇有遭遇過的攻擊手段,所以心光無從抵禦,就在雙方交錯的那一瞬,對方的靈性力量就順此滲透入進來,並沾染到了他。

而且那晶化的蔓延的速度極快,隻是一個呼吸之間,就已經到了小臂之上,要是放任不管,那麼很快就會蔓延至全身。

他也是異常果決,立刻聽從了觀察者的建議,心力一轉,大半截晶化手臂似如被利刃切開,從身軀中脫落下來,還在半空中的時候,這一截殘肢就完全變化為了晶體,在掉落到地上後,頓時砸碎成了無數細小晶礫。

此時那晶玉巨人已是轉了回來,麵對著他雙手向外一張,就見其背後有一點點赤光耀起,而後化作一道道晶光攢射而來。

這一次周姓修士再也不敢讓對方的靈性力量與自己直接碰撞了,他在觀察者幫助之下不斷的閃挪躲避。

他的觀想圖並不擅長攻堅硬戰,而是專注於隱匿躲藏,可也因為如此,雖然此刻他顯得左支右絀,好似下一刻就堅持不住了,可對方一時之間倒也冇辦法將他拿下。

這時站在另一邊掠陣的晶玉巨人忽然發言道:“快點解決,有人來了。”

“知道了。”

周姓修士心中一驚,因為聽到兩人交流時用的赫然是天夏語,雖然發聲與語調略些怪異,但他卻不難聽明白,他在躲避之中喝道:“你們是天夏人?”

那負責攻擊晶玉巨人並冇有回答他,而是舉一隻手,五指輕輕一合。

周姓修士這個時候忽然發現,那些被他躲避開來晶光並冇有完全消失,而是在周圍化作了一片片雲狀晶屑,此時在對方操弄之下,卻是忽而彙聚成一層薄薄霧氣,四方八方向著他圍攏過來。

他在內遊走幾次,卻是發現,儘管有一些空隙存在,可那明顯是敵人有意漏出來的,不由猶豫了一下,可是就這麼一耽擱,這片晶霧已然將這最後一個出路封死,並飛快向著他逼近過來。

他連忙不顧一切撐開心光,因為不清楚晶光到底是什麼,所以他此刻隻能排斥一切對自己不利的東西。

玄修在戰鬥中為了節省心力的使用,一般來說,隻會排斥自己所知道的不利物事,可一旦遇上從未見過的手段那就容易中了算計。

如他此刻這般做,固然可以抵擋所有侵染,可在一刻不停的運轉之下,消耗卻是異常巨大,他覺得自己根本撐不了多久。

果然,隻是一會兒,心光就在消耗之下逐漸減少,不得不向內退縮,那些晶霧也是在逐漸往他身上挨近過來。

眼見他就要被逼到極限時,忽聞轟然一聲,那晶霧被直接被洞穿出了一個碩大窟窿,外麵的天光蒼穹一下露了出來。

他抬眼一看,便見到一個袍袖飄擺,渾身籠罩在玉光之中的身影正立於半空之中,大喜之下急忙化一道淡淡光影,自裡飛遁而出。

張禦站在天中,看著那兩個晶玉巨人,他也是不難辨認出來,這兩人並非是什麼泰博神怪,而應該披著玄甲的生靈,至於是不是天夏人,暫且還無法下結論。

那兩個晶玉巨人在他出現後並冇有立刻衝上來,而是一直在盯著他看。他們身邊同時浮有一個隻有自己能看到的人形晶霧,那是與觀察者十分類似的東西。

過了一會兒,其中一個晶玉巨人動了,他身上晶光如太陽一般閃耀起來,隨後數百道璀璨光芒向張禦直射過來。

周姓修士驚呼一聲,道:“張教長小心!”

張禦眸光微動,卻是站在那裡冇有閃挪。

隻是當那些光芒衝到他身上時,就被他身上那一層如火焰一般飄動的心光給牢牢擋了在了外麵,無論如何也穿透不進去。

那兩個晶玉巨人在見到這一幕景象,赤紅色的目光都是急劇閃動了幾下,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絲毫不懼他們轟擊的敵人。

張禦的心光與其他人不同,從頭到尾都是排斥的一切不利於自己的東西,這樣雖然心光外展會消耗更多心力,可他並不在乎這點消耗。

一般來說,在他心力耗儘之前,戰鬥早就已是結束了。

方纔之所以不躲,這也隻是一種戰術,因為對方既然身披玄甲,那麼遠程攻擊的手段當是十分有限,當發現在遠距離上無法取勝時,那麼對方多半會試著上來與他近戰,到時他就能夠從容運使言印之力。

為了進一步迫使對方就範,他心意一催,一道劍光已然飛了出去,

其中一個晶玉巨人提前從自身觀察者那裡得了警訊,他雙手一抱,護住上身,轟然一聲,劍光自上方而來,擊打在了他的靈性光芒之上,整個人被巨大的衝擊力迫地向下沉墜。

另一個晶玉巨人反應也是很快,他在同伴遭遇攻擊時,如張禦所想一般往前衝來,試圖用自身強大的力量來解決戰鬥。

張禦見他過來,口中道:“敕鎮!”

此時這名晶玉巨人高達兩丈的身軀已然衝到了近處,甚至那一隻巨大的拳頭已是轟打了他的麵前,可是這語聲一起,他身軀一震,頓覺自己所擁有靈性力量被一下壓退了回去。

張禦此時伸手一拿,蟬鳴劍已是回到手中,隨後抬手向外一個斜撩,隨著袍袖飛舞起來,天空之中便有一道犀利劍光閃過!

那晶玉巨人頓有片刻,先是眉心之中出現了一絲細微裂紋,而後這裂紋一路延伸,蔓延到了整個軀乾,稍候聽得一聲清脆聲響,他渾身的晶玉甲如炸裂般破碎開來,一個相貌與天夏人相差無幾的男子出現在了裡麵,不過他此刻已是失去了意識,身軀也是向下墜落。

周姓修士立刻上前,將此人一把拎住,他能感覺到,這人身上還披著一層類似神袍的東西,生怕其人醒轉過來,身上一條淡淡蛇影往此人身上延生過去,並將其同樣也是包裹住。

張禦撇了一眼,道:“帶回去,我去處理另一個。”說話之間,他身影一閃,已是遁光下行。

另一個晶玉巨人見到短短片刻間,自己的同伴已經失手被擒,他冇有選擇逃走,因為他的觀察者告訴他,他的速度並不比張禦的遁光快,並建議他立刻做出最符合目前形勢的選擇。

於是他張嘴一噴,一道光芒直射過來。

張禦這一次冇有去硬擋,隻是輕輕一偏,就閃了過去,隨即他看到這個晶玉巨人往自己胸口一按,一道光芒將整個人包圍進去。

待光華散去之後,其人已是變成一大塊晶體,但它似乎變得十分脆弱,一塊塊不停剝落垮塌下來,最後碎成了一地晶礫。

而這些晶礫在天光照耀之下,又在短短片刻之間變成了一堆灰黑色的細小粉屑,並很快就被荒原上的風捲走了。

周姓修士此時看向張禦的目光充滿了敬服,他的觀察者告訴他,晶玉巨人之所以選擇那樣的舉動,那是因為自覺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纔不得不如此做。

張禦看了眼下方,見此人已亡,就不再注意了,畢竟之前已是抓住了一個人,或許問不出什麼東西,可其本身的存在,就已是表明瞭一定的東西。

天中光芒一閃,常姓修士此刻方纔趕來,可他訝然發現,此時戰鬥儼然已是結束了,也是同樣敬畏的看了張禦兩眼。

張禦道:“為穩妥起見,我們等晚些再回,叫營地的人過來先把這個人帶回去。”

周姓修士表示明白,他立時一揚手,發出一個煙火般的訊傳,不一會兒,便有一艘飛舟飛至,出來兩名軍士,在交代了幾句話之後,就將那昏迷不醒的人鎖住帶了進去。

湯營管等人一直在等結果,此時聽到從副激動的稟告說這次來敵已被擋下,並且還活捉了一個時,也是萬分驚異,他看向馮學令,道:“馮學令,我會為你們開陽學宮請功的。”

馮學令笑了笑,道:“這是張教長的功勞。”

湯營管點了點頭,道:“我知道,我會在報功時單獨寫明此事。”他向外走去,“現在就讓我們看一看,這些人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