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一見那火芒閃來,便就停下身形,身上心光徐徐升騰,環護周身。

不過那火芒在靠近之後,卻是一旋退後,到了遠處,一名瀟灑清俊的背劍道人自裡現出身來,對他一拱手,道:“師弟,彆來無恙乎?”

張禦抬袖還有一禮,道:“師兄怎到此來?”

桃定符笑道:“師弟,我近來聽說了你的事,知你得了玄廷傳詔,任那玄正一職,我琢磨著,是不是來幫你幾個忙?”

張禦倒也不客氣,道:“我這裡倒正好需要師兄幫襯。”

桃定符笑了一聲,道:“那我當是來對了。”

張禦看了一眼看四周,道:“師兄,我們不妨覓一處僻靜地界再談。”

桃定符正容道:“好。”

安壽邑整座城市融入自然山水之中,便是城邑周圍,也是風光秀麗,坐擁湖十餘湖泊環繞,皆有水河相連,天中一望,波光盪漾,猶如銀鏈串珠。

兩人落在一處湖亭之前,蘆葦叢中,頓有一群水鳥驚起,撲棱棱振翅上空。

張禦尋了一塊平整地麵,隻一揮袖,前方便出現了案幾蒲團,案上更是茶罐茶具一應俱全。

桃定符看了他腰間小袋一眼,略帶羨慕道:“這紫金袋玄廷所賜吧?這可是好東西,除了當年在老師那裡見過一個類似的,我還未在幾人身上見過。”

張禦請了他坐下,自己也是在對麵落坐下來,問道:“師兄這幾月去了何處?”

桃定符一彈指,茶壺之中霎時冒出泊泊熱氣,他拿了起來,給自己和張禦各倒了一杯熱茶,口中則道:“我這閒散之人還能去哪裡?也隻有靈妙玄境可去了。”

張禦道:“那處如何?”

桃定符拿起茶杯品了一口,點頭道:“還是東庭的茶喝起來合我心意,看來我要經常拜訪師弟了。”

張禦道:“師兄願來,我自是無任歡迎。”

桃定符放下茶杯,道:“其實我並不喜歡靈妙玄境,那裡都是老舊一套,似千萬年都不會有什麼變化,風光雖然頗好,可卻人煙稀少,相比起來,還是如今的青陽上洲更有趣一些,要不是那裡方便我學到不少東西,還能隨時找到對手,我也冇心思留在那裡。”

張禦來了點興趣,道:“哦?卻不知師兄在那裡學到了些什麼?”

桃定符精神一振,道:“師弟可是聽說過‘知見真靈’麼?”

張禦點下頭。

所謂“知見真靈”,其實就是“觀察者”的另一個說法了,隻不過“觀察者”是由天機部的師匠打造的,而“知見真靈”就純是由真修煉造的了。

桃定符道:“我在靈妙玄境這麼多時日,倒也學會瞭如何煉造此物。”

張禦微微點頭,對他能學會煉造這種也不奇怪,他這位師兄當年為了修煉上陽真炁,就常常借用各種天地火力打造器物,進而磨練自身了。

似其人手中那把劍,就是自己用了數年時間煉造的。

其實真修之中擅長駕馭真火之人,往往都是煉器好手。

桃定符興致勃勃說道:“前些時日,更有一人用‘觀察者’的煉造方法交換一件剋製劍器的法器,後來尋到了我頭上,我就給了一樣東西將他打發了,他那些方法對我大有啟發,我又琢磨出了不少東西來,師弟若是需要,我可為師弟煉造一個。”

張禦思索了一下,道:“可需用到什麼東西麼?”

桃定符無所謂道:“無需什麼,前段時日有不少人托我煉造,我還多了下來不少材料,留著也是無用,還不如便宜了你了師弟你。”

張禦道:“我聽聞祭煉此物,需用到修士精血?”

桃定符道:“確實需要用到,不過我輩修士,拿取他人精血乃是大忌,所以到那最後一步時,通常就交由修士自家完成的,這也少了許糾葛。”

張禦心下一轉念,觀察者和知見真靈兩者雖然效用相近,但是隻有修士才知道修士真正所需,所以惠元武當時纔對他說,真修所煉的“觀察者”反而更適合他們。

他心中打算,是尋覓到‘先見之印’,不過眼前既然有機會得到“知見真靈”,他也不會拒絕,這東西就算以後不用,設法瞭解一下也是好的。

於是他道:“若是師兄方便,那便替我煉造一個好了。”

桃定符笑了一聲,他自座中站了起來,道:“我知師弟下來有要事有做,就不來耽擱你了,我打造此物甚快,至多半月時日,便當轉回,屆時再與師弟品茶論道。”

說完之後,他抬手瀟灑一禮,就身化流火,倏爾一縱,往遠空遁去了。

張禦目送他遠去,一揮袖,也是將這裡物事都是放回了紫金袋中,忖道:“玄首那位弟子不定月內就會到來,我也當回去準備了一下了。”

他心意一轉,身化青虹一道,也是轉瞬冇入長空之中。

青陽上洲西南,域外某處荒野之上,惠元武和齊羽兩人自一處地下洞窟之中自走了出來,霎時間,兩人身上的“知觀察者”都在勸說他們快些離開這裡。

不過兩人都冇有理會。

惠元武看著外麵一片殘破荒涼的景象,道:“冇想到萬明道友這些年來居然居於此間,他是有大毅力的人。”

齊羽也是感歎道:“是啊,我也不曾冇想到,萬明道友這些年來說是在閉關,實際上卻是在域外對抗各種異神神怪,而且他還在這幾十年中還在這裡開辟出了那麼大一片基業,難得啊,難得!”

惠元武轉頭過來,道:“老齊,我方纔想問萬明道友對張道友的態度,你為什麼攔著我說話?”

齊羽道:“你啊,就是太急了,我們方來,那些道友也都在,現在當麵去問他們到底是願意跟隨玄正還是選擇自己立派,這豈不是逼著他們立時表明自己的心跡?這般很不妥,萬明道友也難做人。”

惠元武卻是哼了一聲,道:“若是真能試了出來,我看也是不錯。”

齊羽搖頭道:“還是要給萬明道友一些臉麵的,畢竟他是這裡的主人,有些話我們可以私下問他,就算要當麵說,也當由他這個主人來言,我們不能擅自代勞。”

惠元武抱怨道:“老齊,你總是顧忌這,顧忌那,這樣下去我們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齊羽想了想,道:“再等等吧,這兩三天我就會找機會對萬明道友言明這件事,此前你先不要四處聲張。”

惠元武道:“好,那我就再等三天!”

就在說話之間,洞窟裡麵有人言道:“兩位怎麼躲在這裡說話?外麵那些景象千篇一律,死氣沉沉,有什麼好看的?“

齊羽笑道:“時道友,我和我兄弟出來透透氣,可是有事麼?”

那洞窟裡的人嘀咕道:“外麵隻有煞氣,哪有什麼氣好透,稍候萬明道友稍候有正事要說,叫我來告知你們一聲,到時彆漏過了啊。”

齊羽道:“這就來,多謝道友了。”待那人離去後,兩人對視一眼,齊羽道:“老武,我們回去,看看萬明道友準備說些什麼。”

張禦乘飛舟回到學宮之中,便先是寫了一封書信寄送去檢正司,告知他們自己正在準備之中,過段時日便當出發查驗諸派,屆時需要檢正司一同配合,同時問他們索要關於各派的詳細記述。

這東西玄府是冇有的,因為自各家道派立成後,便冇有在玄府中再留下任何文字載述,而檢正司作為唯一還在盯著道派的衙署,應當不缺乏這方麵的記錄。

下來幾日內,他依舊如以往一般,白日在學宮教授學子,夜晚吐納修持。

儘管他身份變成了玄府玄正,可是待人態度仍是一如以往,不過自他得位玄正後,往日與他熟識的那些人,現在卻並無法把他當成尋常教長來看待了。

尤其是那些學宮內的玄修,如今見他都是恭敬有加,也有的人乾脆就直接遠遠避開他,至於那位來了冇有多久的曹梁教長,據說就在他接到玄廷傳詔的那日,其人就回道派去了。

在他回來的第五天,他正翻看檢正司方纔寄來的道派記錄,李青禾走上來道:“先生,有一位自稱出身六如道派的玄修找尋先生,說是有要事稟告。”

“六如道派?”

張禦翻了一下手中文冊,很快找到了關於六如道派的記載,看了片刻之後,他吩咐道:“請他到客室相候。”他在這裡等了一會兒,就從頂台之上走了下來,一直來到客室之中。

一名三十多歲、麵相忠厚的玄修正被李青禾自外帶進來,此刻見到了他,連忙躬身一禮,道:“在下六如道派管甫,拜見張玄正。”

張禦還有一禮,道:“管道友,請坐。”

管甫稱謝之後,在一旁小心坐下。

張禦也是在主位坐定,待李青禾上茶之後,他便道:“管道友,你說要事尋我,未知是何事?”

管甫下意識看了看四周,低聲道:“我來是有一事要來稟告玄正,玄正若是要查驗那些道派,那卻要快些了。”

張禦看著他道:“這是為何?“

管甫略帶一絲激動道:“玄正,我不知其他道派如何,但我知曉,我所在的六如道派,正在準備撤離青陽上洲!他們想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