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出了學宮之後,一路往東南方向而來,待進入巨州的時候,已然是夜半時分了。

冇過多久,他便又進入了安壽邑,星星點點的燈火沿著蜿蜒河道分佈著,山間也凝聚著一簇簇的絢爛光亮。

此時他抬目觀去,遙遙望見了那矗立在城心湖泊之上,正散發著陣陣清光的鶴殿,還有上麵那一道彷彿遺世獨立的身影。

他把遁光一催,飛速而來,幾個呼吸之間,便就來到了近處。

他在天中對著竺玄首抬手一禮,而後一振衣袖,把光華散開,就在那鶴殿的平台之上緩緩飄落了下來。

竺玄首看了看他,往旁處伸手一請,而後移步去了蒲團之上坐下,道:“玄正夤夜至此,想來是有什麼重要之事了。”

張禦走了上來,在他麵前的蒲團坐下,道:“方纔我得一名道友告知,在青陽上洲南域,疑似發現了一處‘靈關’。”

竺玄首聽到這句話,也是神情微動,道:“可能確認麼?”

張禦道:“故我下來需親自往去那裡一趟,設方確認,不過這個訊息怕是隱瞞不住多久,這一處靈關若是為真,那麼必然會引來他人覬覦。”

竺玄首道:“玄正此來,是想尋我為此事出力?”

張禦道:“是有此意。我青陽玄府若是能掌握一處靈關,那我輩對外交通就無需再依賴兩府了。”

不止如此,靈關就算能夠拿下,此後也還需要將之守住,這不是他一個人能辦到的,還必須依靠整個玄府的力量。

竺玄首思索了一下,道:“這件事我無法出手,我若一動,勢必會引動域外某人的注意,那樣勢必會引發內外動盪。不過你既然是玄正,我便把青陽玄府的至寶‘青陽輪’借你一用,想來也是足夠了。”

說到這裡,他把袍袖一蕩,霎時間,鶴殿的平台之上彷彿出現了一輪青色大日,光芒灼灼,透照天地。

張禦看了過去,隻覺有一陣陣灼光射來,刺目異常,依稀隻能見到其中有一道虛影,感應上去,也被一股驕然之意擋下,似是抗拒意味十足。

這時竺玄首聲音從耳畔傳來道:“玄正可用以玄廷所賜印信懾服此寶。”

他聞聽此言,當即將印信取出,托於掌心之中,此物一現,仿若清水融光,那灼灼烈氣當即收斂下去,並從一開始的抗拒變得馴順起來。

此時他方纔看清,這是一隻一人高的青色圓輪,此刻在那裡轉動不休,並時不時輕微的嗡嗡聲響,明明是法器,給卻給人一種生機旺盛,活力無限之感。

他走上前去,伸手上去一按,方一接觸外麵散發出來的青光,這光輪便毫無抗拒的落入了他的紫金袋內。

竺玄首提醒他道:“那處若真是‘靈關’,那必有古時遺落下來的神異力量存在,此寶儘量少用,以免互相沖撞,靈關破裂,反受濁潮侵染。”

張禦道:“多謝玄首提醒,我記下了。”

竺玄首道:“那裡若真是‘靈關’,兩府那裡我會去說,不會讓他們過來妨礙,你儘管放手行事。”

張禦點了下頭,他抬袖一揖,與玄首拜彆,隨著青光一閃,便已遁空離去,到了臨近早食的時候,就已是返回了開陽學宮。

隻是他方纔踏入金台之內,便忽然感覺到了一陣熱流傳來,而且從腳底之上升騰上來,他心下一動,喚來李青禾道:“我走之後,有誰來過麼?”

李青禾道:“正要稟告先生,先生昨日走後不久,蘇校尉身邊的溫從副來了一趟,她送來了許多古物雕像,說這是蘇校尉的戰利品,自己留著無用,還占地方,又聽聞先生喜歡,就給送來了,那些古物雕像之中有不少的確個頭很大,廳中放不下,後來我便命人開了敞門,搬入地庫之中了。”

張禦道:“溫從副可還在?”

李青禾道:“青禾本想挽留溫從副,隻是溫從副言稱還有軍務在身,放下東西後便就匆匆離去了。”

張禦點了下頭,讓他自去,自己則是沿著台階往下方地庫之中而行。

而他越是到下方,越是感覺到熱流滾滾,待推開庫門之後,首先看到的,是一座高有三丈的雕像,鷹頭人身,一雙眸子威嚴無比,身上塗滿了各色彩繪,看得出來原本應當還有不少黃金寶石的披掛,不過現在已是不在上麵了。

那最大的一股熱流就是從這座雕像之上傳遞過來的,而在兩旁,則都是一些有著野獸頭顱,人身軀體的神靈雕像,它們的身上也是同樣飄來了一陣陣熱流。

他看了下來,忖道:“蘇校尉這是直接把神廟裡的神像搬來了麼?”

他目光一移,見是一座神像高抬的手中塞著一封書信,原本這神像看得出是一個坐像,本來應該手中高舉權杖,坐於神廟之上,威嚴肅穆,可現在冇了座台,隻能蹲靠在牆邊,倒是顯得有些滑稽了。

他意念一起,那書信自行飄飛過來,打開一看,上麵是蘇芊的筆跡,說是這些東西光燁營近來負責討伐的一個神國繳獲上來的,現下兩邊還在交戰之中,等徹底破滅這座神國,還會送來更多古物。

他把書信收了起來,走上前去,伸手按在了那座最為高大的神像之上,過有片刻,其身上出現了絲絲碎裂痕跡,而後轟然崩塌,落地化為了一堆灰塵。

隨後他盤膝坐下,開始源源不斷的吸納餘下神像之上的源能。

半天之後,他感覺最後一縷熱流進入自己身軀之內,這才起身,自地庫之中走了出來,一路回到書房之內。

他行至書案邊,執筆寫下了一封申書,隨後把青曙喚來,讓其把此送至學宮的文治館內,這是他以玄正的身份向學宮要求檢視當年失落兩州的卷宗。

李摩懷疑霜洲之人極可能是當年遺落兩州之人,他也認可這個判斷,因為對方明顯掌握的本該是天夏才能擁有的造物技藝。

而這一次去往查驗“靈關”,說不定就會撞上這些人,他有必要先對此輩先做一番瞭解,至少要對當年的事有一個明確的認知。

在申書遞交上去之後,文治館的反應很快,僅僅是半天之後,就有一名師教親自將文卷送到了他居處。

張禦在執書上簽名落印之後,就將文卷拿了過來。

那師教這時小心翼翼對他言道:“勞煩玄正在觀看之後,就將這些文卷銷燬,萬勿泄露出去。”

張禦微微點頭,道:“知曉了。”

他拿著文捲回到書房中,就打開翻看了起來。

與此同時,李摩在離開開陽學宮之後,已是先一步乘坐飛舟回到了位於域外的駐地之中。

他現在上空轉有一圈,見駐地之內人來人往,一如平常,心下微微放鬆,便駕馭飛舟往橢圓形建築內部的泊台之上緩緩沉入下去。

待飛舟停穩之後,他便自旋開的艙門邁步走了出來,隻是才至外間,他就發現不對,泊台之內,居然有一個個身著晶玉外甲的巨人立在那裡,隱隱然將他包圍了起來。

而他麵前,則是站著一名雙眸幽暗,麵目秀美的年輕道人,他身上衣袍暗沉華美,的長髮披在身後,似如流瀑一般泄下來,氣意顯得格外陰柔深沉。

李摩神情一沉,道:“丁溟,你這是做什麼?”他看了一下週圍,“怎麼會有這麼多霜洲的人?柯道友和全道友他們麼?”

丁姓修士冇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用幽暗的眸子看著他,道:“李道友,這些天你去了哪裡?”

李摩看著他,道:“我們駐地向來來去自在,從不拘束他人,我去哪裡,又與你有什麼關係呢?”

丁姓修士盯著他道:“你是不是將‘界隙’之事透露給他人知曉了。”

李摩冇有去分辨,而是看了看四周,歎道:“看來我不在的這幾天裡,發生了很多事。”

他很清楚,對方在這麼多霜洲人的麵前公開把這件事說出來,說明已是完全倒向霜洲了,他現在很是憂心駐地裡其他同道的安危。

丁姓修士沉默了一會兒,道:“李道友,這兩天我們與一眾道友商量了一下,已經決定,我們駐地依附霜洲,不知你的意思是什麼?”

李摩皺眉看著他,沉聲道:“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好好的玄府修士不當,去依附什麼一個來曆不明的勢力?”

“李先生,你錯了。”

隨著一聲清晰悅耳的語聲傳來,一名身形纖細的晶玉巨人走了上來,她站在那裡,居高臨下的言道:“我想李先生應該早就猜到了我們的來曆,我們雖然自稱霜洲人,可原本我們與你們是一樣。’”

李摩沉默片刻,對方直接在他麵前揭露了自己的來曆,那就是說今天事已然冇有緩和的餘地了,他道:“原本一樣,那麼現在呢?”

晶玉巨人赤紅色的晶目閃爍了一下,道:“在當年青陽上洲拋棄我們的時候,我們就已經不是天夏人了。”

李摩嗬了一聲,他環視周圍所有晶玉巨人,最後落在那丁姓修士的麵上,道:“你們不是,可我是!”

晶玉巨人語聲中露出厭煩之意,“一個個都是這麼頑固不化。”她舉手一示意,喝道:“解決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