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域某處地下洞窟之內,萬明道人等人也是在做著準備。

  隻是他們的計議已與先前有所出入了,在得知霜洲人也是在盯著此處後,他們隨時都在關注這些人的動作。

  在努力探查之下,他們很快發現了那一處渾修所立的駐地。

  可是下麵傳回來的就不是什麼好訊息了,這些霜洲人竟然正在那裡大肆擴建營地,看去是想把這裡建造成為一個立在前沿的戰爭堡壘。

  齊羽得知此事後,不禁流露出了擔憂之色,因為他看得出來,霜洲人一旦在那裡成功建立起了軍事營地,那麼此輩就不停的把州內之人派遣過來。

  這等情況對他們這一邊來說是極為不利的。

  因為就算他們能在一場兩場的爭奪靈關的戰鬥之中取得勝利,可是霜洲人隻要能源源不斷的把後方的軍士送來,那麼就能不斷組織一次又一次的戰鬥,直到把他們擊垮為止。

  他們這回不是在和某一隊人進行較量,而是在和一個坐擁兩州之地,具備強大軍事力量的強權進行抗衡。

  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就算翻個數倍,也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

  可哪怕在看到了對方驚人的實力後,萬明道人卻是依然十分從容冷靜,不過他也看到了齊羽擔憂,如此不難想象其他人在知道了這個訊息又會有如何反應。

  他也知道這個時候必須透露出一些東西,用以鎮定人心了,於是道:“齊羽道友,你知道‘界隙’為何是‘界隙’麼?”

  齊羽聽到他提起這個,想了想,搖頭道:“我對於‘界隙’由來隻是道聽途說過一些東西,也不知道其中真假。”

  萬明道人言道:“‘界隙’能不被濁潮侵蝕,並保留著上個紀元或者數個紀元之前的原貌,那是因為始終有神異力量在背後支撐著,而神異力量又哪裡來?”

  齊羽轉了轉念,似乎想到了什麼。

  萬明道人道:“這個具備神異力量的源頭,纔是‘界隙’的關鍵所在,掌握了這個地方,那麼就是等於掌握了這一處‘界隙’門戶的鑰匙,天夏之所以稱‘界隙’為‘靈關’,實際上指的就是這個地方。”

  齊羽精神略振,道:“道友是說,隻要我們找到此處,並將它加之控製,那麼就蔽絕他人進入此間?”

  萬明道人頜首言道:“不錯,正是這個道理。但我懷疑霜洲人可能也知道這個訊息,所以我們必須搶在他們之前找到此處。”

  齊羽此時仍是存有一個疑問,道:“可是那裡麵是有異神存在的,它們似乎一直居於其中,可它們為何不搶先一步控製住處地界?”

  萬明道人沉吟一下,道:“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可既然這一處‘界隙’暴露出來了,那說明那些異神無力控製此間,這分明就是天授於我輩,又豈能見而不取?”

  這時一名弟子自外麵走了進來,對萬明道人一拱手,道:“先生,那邊有動靜了。”說著,他一躬身,將一封呈書托舉過頂。

  萬明道人拿了過來看了看,道:“差不多了,既然那些霜洲人已是準備進入‘界隙’了,我們也該動身了,就讓他們先去打個頭陣好了。”

  此時此刻,五艘載運飛舟已是從霜洲人建立好的駐地之中升騰起來,並往東南方向飛馳而去。

  這一次隨行的還有那丁姓修士,他坐於主舟之上,旁側是數名與他一般的渾章修士,隻是這些人一個個神情詭異,有時候還流露出莫名其妙的笑容,顯已經完全不能當成正常人來看待了。

  丁姓修士本來還想試著與他們攀談幾句,見狀隻能放棄了,同時他暗暗慶幸自己及早辨清了形勢,投靠了霜洲人,不然恐怕也是如此下場。

  在行有半個夏時之後,飛舟的前方出現了一座壯觀的裂穀,它好像是大地的傷痕,巨大而破碎的溝壑往遠端延伸出去,難以窺見儘頭。

  五艘飛舟在臨近此處之後,便放緩了速度,在某一處懸停下來。

  過了片刻,其中四艘飛舟下方艙門全數旋開,數百名攜帶玄兵的晶玉巨人一個又一個從裡麵躍空而下,並帶著驚人的威勢,重重砸落在地表之上,激起了一陣陣的煙塵。

  在檢視過周圍,確認過安全之後,一艘較小的飛舟從主舟的腹部落下,徐徐降落在了地麵之上,那位護軍則帶著之前女性晶玉巨人,還有丁姓修士等人自裡走了出來。

  他邁步來到了裂穀的邊緣之處,往前方看去,此時天空之中隻有一些稀薄的白雲,在明亮的天光之下,岩石的褶皺紋理和乾涸的溝穀河道都是清晰可見。

  而就在數裡之外,有一方寧靜而碧藍的水泊,它如藍寶石一般鑲嵌在金黃色岩麵地表上,那是在裂穀低窪地帶形成一個內湖。

  可以看到,在湖麵的外圍飄蕩著一團團藍灰色的霧氣,裡麵時不時閃爍過一陣光芒,就像是那烏雲之中的鳴放的雷電。

  那女性晶玉巨人言道:“高護軍,那裡就是‘界隙’的入口了,從之前探查來的結果來看,這一處‘界隙’應該是上個紀元殘留下來的,而根據我們的推斷,這裡麵很可能還存在有一個神國。”

  高護軍道:“會有遠古神明存在麼?”

  那女性晶玉巨人輕鬆回道:“應該不會,遠古神明存在於更古老的紀元,即便真有,也當隻會處於虛弱沉睡之中,因為‘界隙’是承載不住他們全盛之時的力量的。”

  高護軍轉頭來,他用血紅色晶眼看著丁姓修士,道:“丁先生,你認為呢?”

  丁姓修士道:“我讚同蘭司馬的看法,我和李摩進去裡麵的時候,就發現那裡麵似乎存在著一個龐大的國度,並且有較為強大的異神存在,我們不想與他們產生衝突,所以不得不又退了出來,可如果有遠古神明的話,那麼我們是不可能活著出來。”

  高護軍轉回頭,看向前方,道:“蘭司馬,你分一隊人出來在外麵駐守,其餘人都跟我進去。”

  那女性晶玉巨人抱拳稱是,她立刻下去吩咐了一下,當即有三十餘人留了下來,守在了外間。

  高護軍一抬頭,他的身形緩緩離地,隨後忽的一聲向前飛去,蘭司馬也是足下一點,從裂穀上方躍下,銜尾追了上去。

  而在他們的身後,數百名晶玉巨人也是紛紛騰空而起,朝著那湖泊飛去。

  丁姓修士看了看左右,見到那幾名昔日同道好像牽線木偶一般的跟了上去,他搖了下頭,身上黑霧一湧,也是化遁光一道,融入了人眾之中。

  高護軍第一個衝在了那層薄霧之上,他身影霎時冇入了進去,而身後的軍士也是毫不遲疑撞上去,並一個個的消失在薄霧之中。

  隨著最後一個人的身影消失,外圍隻有那三十餘名晶玉巨人在那裡負責戒備。

  大約過去有半個夏時後,萬明道人和齊羽一行人也是來到了裂穀之外,他們站在雲穹之上往遠處望去,可以看到天中飄蕩著五艘飛舟和下麵負責守禦晶玉巨人。

  萬明道人目光幽幽,不知在想著什麼。

  齊羽神情凝重道:“那些飛舟雖非鬥戰所用,可上麵或許也載有玄兵,我們就這麼過去,恐怕會被它們攻擊,萬明道友,讓我帶人上去,先將這些飛舟拿下吧。”

  萬明道人淡淡言道:“不必了,我來解決。”他站住不動,片刻之後,身軀之中飛出了一個明光燦燦的人影,看著與他一般高下,倏地一下,就朝著遠空飛去。

  張禦一路飛遁,在一日之後出了青陽上洲,來到了洲域之外,緊跟著又極速穿過那一片赤紅色的荒墟之地,來到了茫茫荒原之上。

  他先是往李摩所說的那一處駐地行去,想先確認一下情況。

  因為事先被告知了詳細的位置,所以他冇費什麼力氣就找到了這一處地界。

  然而到達了這裡,他卻是看到,原本李摩口中較為安定的地界,如今卻是被一座座堅固的軍事堡壘所代替了。

  在營地當中還矗立有一座巨大的菱形晶玉,周圍是一艘艘與青陽軍府形製絕不相同的飛舟,另外有一些晶玉巨人在裡來回出入。

  毫無疑問,這裡已經是被霜洲人占據了。

  他思忖了一下,這座營地的問題倒是好解決,隻要回去之後向兩府通傳一聲便好,自然會有兩府軍舟過來剿滅,隻是不知道李摩等人如何了,現在隻能希望他們暫且無事了。

  再朝下方望了一眼之後,他就遁空離去。

  “靈關”所在距離這片駐地並不遠,而且也非常容易辨認,他在知道方向的前提下,很快就來到了大裂穀的上方,銳利的目光隻是來回掃了幾下,便看到了那一片飄散電光薄霧的美麗湖泊。

  可他隨即注意到,這裡似是經曆了一場戰鬥,周圍地麵之上是一艘艘墜落斷裂的飛舟,而附近則著一個個扭曲的焦黑人形,它們嵌在了岩麵之上,看去像是被什麼東西融化了一般。

  他見此刻附近已再無一個活著的生靈,便心意一動,自上飄落了下來,待落地後,伸手一拿,將蟬鳴劍握入掌中,而後把衣袖一蕩,就向著那電光薄霧之中邁步進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