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明道人站在一處神廟的頂端之上,明淨高遠的天空之下,是一片充滿勃勃生機的富饒水土,和煦的暖風吹來,讓人倍感舒適。

  他道:“是個好地方,以後這裡就可以成為我們的立基之地了。”

  齊羽道:“隻是我們還缺少人手。”

  萬明道人點點頭,道:“這次順利的話,我們以此為依托,當能尋到更多誌同道合的道友。”

  齊羽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沉默了下去。

  萬明道人言道:“怎麼,又想到你那位好友了麼?他和我們終究是不同的。”

  齊羽搖頭道:“非是,我在想我們所要麵對的敵人,對比他們,我們的力量還是太弱小了一些。”

  萬明道人道:“強弱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是可以扭轉的,隻要我們能一步步去完成我們既定的謀劃,那終究是能做成的,而占據這裡,就是我們的第一步。”

  他的的言語堅定而從容,自有一股讓人為之信服的力量,令齊羽不覺點頭。

  這時一名修士自遠空飛來,落下之後,對著萬明道人拱手一禮,道:“萬明道友,我們已是用抽魂術反覆確認過了,那個訊息是真的,而且那些霜洲人好像也得到訊息了,我回來的時候,看到他們正在往北麵的群山方向過去。”

  齊羽轉頭道:“萬明道友,我去把人都喚回來?”

  萬明點頭道:“去吧。”

  齊羽立時遁空而去,大約半個夏時之後,就陸續有十多名修士轉了回來。

  齊羽也是隨之轉了回來,他一拱手,言道:“還有一些道友分散的太遠太散,一時來不及趕不回來了。”

  萬明道人看了一下,中位修士差不多都已是到了,剩下的幾十人大多數都是一些低位修士,到不到也無太多妨礙,便對最初向他報信那名修士言道:“安道友,我們先走一步,你且留在此地,聚攏其他道友,稍候再趕上來。”

  那安姓道人一拱手,道:“萬明道友放心,此事就交給我。”

  萬明道人交代過後,就把身軀一拔,化一道金光縱入穹空,而其餘修士也是展開各色遁光,一個個騰空躍起,跟隨他破空而去。

  另一邊山脊之上,隨著高護軍命令傳下,蘭司馬應聲稱是,她一抬手,就有上百名晶玉巨人紛紛向著賽沙神投擲出一枚枚留著孔隙的金屬圓盤。

  賽沙神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可他仍然十分小心,拿起權杖一撥,這處山脊之上頓時掀起一陣神力狂風。

  然而那些金屬圓盤儘管被狂風捲到,可僅僅隻是引得它們翻了幾個身,前進的勢頭一點也冇有減弱多少,最後還是落到了他的身周圍,隻一落地,就各自爆發出了一陣陣璀璨晶光,並且眨眼間凝合到了一處,形成了一道上下封閉的晶光簾幕。

  賽沙神立時用權杖上去一點,可儘管刺入了晶幕之中,可卻並冇有能將之戳破,並且隨著他收回權杖,那晶光也是黏在了杖頭上,被他一併帶了回來。

  他接下來又進行了幾次神力的變化,卻發現憑著正常手段根本無法打破這層東西,神色不由變得更是嚴肅。

  他喝了一聲,舉起權杖一頓,整個人霎時就向地麵之下緩緩沉去,同時他冷冷看向高護軍,似是對他的不敢應戰的行徑報以鄙夷。

  然而他的身軀才下降到一半時候,忽然感覺到不對,他不可置信的看著身下,卻那晶玉般液體竟然從他腰部蔓延而上,並一路往上而來。

  他試圖用神力將這些東西驅趕走,可是冇有任何用處,越是這般做,這些玉晶液體就越多,好似這東西就是由他自己的神力轉化而來的。

  冇有多久,他的身軀就被從頭到腳覆蓋住了,而外圍的晶簾也是同樣收攏,又裹了一層上去,此時此刻,他就像是一個被蛛網層層包裹起來的蟲子。

  高護軍看著矗立在那裡的人形晶玉,血紅色的晶眸閃爍了一下,輕蔑言道:“你們早在上個紀元就已經被淘汰了,現在是我們的紀元了。”

  他轉過身,再次看向前方群山的那些神明,道:“把‘象牢玄兵’搬過來,一次解決掉他們。”

  蘭司馬猶豫了一下,道:“護軍,如果震塌了這裡……”

  高護軍轉首看向她,道:“能抵擋濁潮侵襲的地界冇有你們想象中那麼脆弱,蘭司馬,執行軍令。”

  “是!”

  稍事片刻,後方有四名晶玉巨人走上前,他們將一隻丈許長寬、半人來高的晶玉匣子抬到了前方,並小心放在了一塊平整的地麵之上。

  高護軍走上前去,將手掌放到了上麵,片刻之後,就見晶玉匣子變得通透起來,裡麵顯露出了一枚枚閃爍著刺目光芒的梭形物體,隻是近距離看到,都能感覺到上麵傳來一股令人窒息的力量。

  高護軍視若無睹,此刻他把另一隻手也是放了上去。

  數息之後,晶匣上方像溶解一般化開了,而後在場所有人感覺這東西似乎如流光般閃動了一下,不覺閉了下眼,等再看去時,卻見那匣子之中空空如也,那枚梭狀物已然不見了。

  所有人不覺抬頭一望,就見天穹上方,有一點閃爍著的明光高懸在那裡。

  高護軍張開五指,緩緩抬起手來,他血紅的晶玉眸子則凝視著前方那雙方交戰的地方,過有一會兒,手掌之上微微有光華閃動著,他高喝了一聲:“準備了!”

  包括蘭司馬在內,所有晶玉巨人單膝跪地,蹲伏了下來,重心微微靠前,似乎在準備迎接著什麼東西的衝擊。

  過了一會兒之後,高護軍用力一握拳,空氣中傳來了一聲爆鳴。

  與此同時,天中一點亮光霎時如流星破空,朝著前方伊迦眾與穴窟人交戰的地方驟然墜落下來!

  遠處那個身著金色盔甲年老的神明這刻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他一揮手,就將手中錘子擲了出來,準確無比的砸在了那個下落的光點之上。

  然而下一刻,一道白光驟然爆發了出來!

  萬明道人一行人此刻已是逐漸接近了群山之地,這個時候他神色一變,似感覺到了什麼,大喝道:“所有回到地麵上。”說話之際,他已是如流光般往下降去。

  這裡所有人對他都十分信服,聞言想也不想,立刻跟隨著他往地麵落下。

  而就在此時,所有人隻覺眼前一閃,像是什麼極為明亮的物事在遠處閃爍了一下,霎時周圍變得白茫茫的一片,除此之外,其餘什麼東西都是看不見了。

  好似過了很長一會兒,巨大的轟鳴聲方纔傳入耳中,而後是排山倒海一般的氣浪向著他們衝湧過來,有一名尚未落到地麵之上的修士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這股驚人力量席捲而去。

  萬明道人身上此時閃爍出一道明光,隱隱約約看去是一隻巨大而華美的蟲子,它將餘下所有人都是遮護在內,可在這股氣浪下也是閃爍不定。

  差不多有十來個呼吸之後,這股壓力方纔漸漸減弱,巨蟲之影也是隨之散去。

  一名修士抬起頭,看著周圍像是被颶風肆虐過的地表,驚疑不定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萬明道人望向前方,沉聲道:“是玄兵。”

  “那便是玄兵麼?”

  一眾修士的臉上都露出了驚容,這等威能巨大的武器他雖也久有耳聞,可是真正見到卻是頭一回。

  萬明道人言道:“看來霜洲人動手了。”

  齊羽心有餘悸看了看四周,低頭想了想,才道:“玄兵能對付得了那些異神麼?”

  萬明道人言道:“據我所知,現在洲中的玄兵不同於以往,不但有攻伐物性的一麵,也有摧折靈性的一麵,況且霜洲人也不會去做冇有用的事。”

  他頓了一下,“我本來還緩上一緩,等他們碰撞過後再上前,現在看來是不成了,隻能提前出手了。”他微微抬頭,目注遠空,片刻之後,身軀之內就有一道金光射去天穹!

  張禦從一座略顯殘破的神像之上伸回手,看著這座塑像崩塌為一地塵土,他退開幾步,喚出渾章查問了一下,發現自己已是湊足了觀想圖所用的神元。

  不過真要推演觀想圖,那至少需一處安穩地界,說不定還要用上較長的時日,所以這裡是不成,反還可能錯過爭奪靈關的機會。

  而且就算觀想圖推演出來,也仍是需要神元去觀讀的,這裡所需用到的神元當是更為不少,所以隻能回去之後再作計較了。

  他轉過身,自神廟之中走了出來。

  可方纔來到外麵,卻忽然感覺到北方閃爍起了一道亮光,而後震天動地的一陣巨響,腳下的大地也是隨之顫動了起來。

  他轉首望去,見那光亮自平地上升起,不斷向外膨脹著,持續了許久方纔有所收斂,而陣陣炙熱的狂風則是隨後而至,將他的衣袍不斷帶動著。

  他眸光動了動,道:“玄兵?”

  他心念飛快轉動了一下,把袖一振,拔地而起,飛空在天,而後在一聲轟然爆響之中,一道青光已然閃空而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