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霜洲人原先所站立的山頭,此刻已是被一層厚厚的塵土蓋住了,整個山脊望去都是灰濛濛的一片。

  大氣中飄蕩著細小的粉屑,間或還有細碎的光芒時不時閃爍一下。

  天地的此時隻剩下了灰白兩色,變得格外單調,周圍更是死寂一片。

  許久之後,灰土之中動了一下,而後一個又一個晶玉巨人自裡站了起來,灰土從他們身上簌簌往下掉落。

  高護軍身上心光一放,將身周圍的灰塵俱是推開,他大步走上前去,一直來到崖邊站定。

  他眼望遠方,見那裡原先如波濤一般的群山,還有裡麵交戰的伊迦神眾和成千上萬的穴窟人,包括那那些激撞的雷霆水火,這一切的一切,現在都是已是不見了,麵前隻剩下了一片完全被夷平的蒼白大地。

  他望著這副萬物寂滅的景象,口中言道:“時代變了!”

  這麼多異神還這許多強大的穴窟人,要是純粹用人命去堆,那不知要多少,就算他手下的軍士再多一倍也未見得有勝望。

  可是現在,卻隻需一枚玄兵就輕易解決了。

  放在以往,玄兵隻是在物性層麵上起作用,可是這六十年來,隨著煉造玄兵技藝的提升,此物同樣也具備了攻伐靈性的能力。

  那些躲藏在現實世界之外的神國,放在以往玄兵是無法觸及的,而現在玄兵一落,就可輕易將之轟平。

  掌握了這樣的力量,就算是凡人,亦可以輕而易舉屠殺那些原本擁有強大神力的神明。

  當然,因為神廟和信眾仍在,這些伊迦神眾並不見得是完全死了,不過連身軀帶靈性都被破毀之後,想要恢複過來,那就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了。

  而這段時間,足夠他們占據“靈關”,把這個地方給搶占下來了。

  高護軍血紅色的眸子閃爍片刻之後,便看向一處方向,在感應之中,那裡有一個向下的地坑,有一股股神異力量向外宣泄,那應該就是靈關存在之地了。

  他舉起手,道:“所有人,隨我……”

  可這個時候,他忽覺一絲異常,發現自己身上染上了一層金色的光亮。

  他抬頭一看,卻見上空一片明亮,一隻金色巨蟲出現在了頭頂上空

  它通體修長,無翅無翼,可渾身上下有著一股奇異的美感,它像是經過精心雕琢的工藝品,每一分每一寸都是合乎比例。

  那巨蟲的腹部此時出現了一隻又一隻的眼眸,這些眼眸溫柔而沉靜,讓人忍不住親近,忍不住為之陶醉,過一會兒,那些好看的眼眸開始紛紛眨動了起來。

  極為突兀的,一股極致危險的感覺出現了在高護軍心頭,他猛然驚醒,高聲狂呼道:“躲開!”

  轟!

  一道道光芒從巨蟲的一隻隻腹眼之中射出,如雨一般傾瀉下來。

  頃刻間,這一處在玄兵轟擊過後剩下的唯一一片高地,一下全數籠罩在了一片自天而降的金光之中。

  那個金色巨蟲在足足宣泄了有半刻之後,幾乎將整個山頭消磨去了數尺,這才停止了攻擊。它的身軀漸漸虛淡了下去,並緩緩消散在了天空之中。

  幾個呼吸後,轟的一聲,高護軍從煙塵之中撞了出來,並一下衝入了天穹之中,他身上閃爍著赤紅色的靈性光芒,洶洶熾烈,在轉了一圈下來,發現敵人已是消失之後,便轉過身,對著下方的山頭喝道:“還活著的都給我站出來!”

  片刻後,便見蘭司馬和七八名晶玉巨人零零散散的站了起來,隻是每一個人身上晶甲都多多少少帶著一些破碎。

  高護軍又在等了一會兒後,見再無人出現,就知道原本的數百人,在方纔那一輪轟擊之下,就隻餘下這許多了。

  蘭司馬也是冇想到損失如此慘重,她有些驚魂未定道:“護軍,剛纔那是……”

  高護軍冷聲道:“那是修士的觀想圖,這個人修為已是快接近高位了,要是他的修為再深一點,剛纔我們一個也活不了,不過他冇這個機會了。”

  他吩咐道:“蘭司馬,啟用鱗圖造物‘複翼’。”

  蘭司馬目光一凜,抱拳道了一聲是。

  她帶著幾名晶玉巨人在四下找尋了一下,很快尋到了兩枚碩大的白色玉卵。她讓手下把這東西搬到了高護軍麵前,道:“護軍,我們隻找到了兩個,其餘的幾個全被毀壞了。”

  高護軍目光一掃,確認這兩個並無破損,道:“兩個也是足夠了。”

  他雙手伸出去,手掌心中出現兩個形如神符的符號,而後分彆按在了兩個白色玉卵之上,過有一會兒,這兩枚東西的內部開始出現一團明亮的光華,而後聽得有強勁心臟跳動的聲音從裡麵傳了出來,周圍的塵屑也是微微震動了起來。

  而在與他們相隔不過數十裡的地方,萬明道人緩緩睜開了眼睛,隻是他神情看去比方纔略顯疲憊,在呼吸調息了幾次,兩眸之中這才又略略了一些神采。

  修道人觀讀到第四章書,觀想圖便可形如真修的元神照影一般,跨空擊敵,他方纔人未至,可是觀想圖先一步遁形飛去。

  而他選擇下手的時機也剛剛好,恰在霜洲人完全放鬆的那一刻,著實給了此輩以沉重一擊。

  他待神氣稍稍恢複一點之後,道:“諸位,隨我來吧。”

  他當先遁空行去,後麵修士紛紛跟上,一行人很快來至了霜洲人方纔所在的山頭附近,這裡望去一片寂靜,他卻冇有放鬆警惕,吩咐道:“諸位小心一些,這些霜洲人頗有些手段,應當還有未曾清理乾淨的餘孽殘留。”

  而他方纔說出這句話,底下就有一道道密集的晶光沖天而起,天中的修士得了提醒,早一步有了戒備,此刻見果有異狀,都是紛紛向外躲避。

  不過眾人修為參差不齊,仍是有一個修士被擦到了一點點。

  此人立刻發現,那晶玉之色在沾到身上後,便向身軀其他地方擴散,到了哪裡哪裡便失去了知覺。

  他的觀察者建議他立刻削去那處,隻是那地方在腰間,他不禁略略遲疑了一下。

  就這麼一耽擱,晶玉很快就擴散到了胸腹位置,他這時再想下手已是來不及了,隻是一兩個呼吸之後,整個人就化作了一塊人形晶體,從空墜落下來,重重砸落在了下方的厚重的灰土之中。

  一隻腳上來,嚓的一聲重重將它踏碎,高護軍仰頭看著天穹,道:“你們想到哪裡去?”

  他把手抬起一握拳,身後忽然有數對翅翼掀開,隨即聽得兩聲悠長龍吟,便見有一青一白兩頭長有複翅的蛟龍從塵土之中飛騰而起,向著上空眾修衝來!

  萬明道人見狀,目光驟凝,他忽然一揮袖,一道泛著金光的繩索飛了出來,其如一圈圈的套環一般忽然將其中那一頭白色的蛟龍從頭到腳都是捆縛住,這頭造物還未能到他跟前,便就無力墜落下去。

  而另一頭青色蛟龍一上天穹,身軀隻是一個擺動之間,就有兩名修士被它圈入了身上青色漩流內,須臾間就在慘嚎聲中化為了一對血肉碎屑。

  萬明道人立刻對齊羽凝聲言道:“我來對付那頭造物蛟龍,其餘人先交給你們。”

  說話之間,他身上金色光芒一閃,一頭碩大的金色巨蟲飛了出來,驟然衝去,頓與那蛟龍撞在了一處。

  高護軍則是微微下蹲,隨即一發力,轟的一聲衝起,向著萬明所在殺來。

  齊羽見此,手指一點,立有一枚金羽飛下,看去試圖阻止他,然而金羽於一息之間在高護軍身上來回飛繞劈斬了上百次,卻隻是擦出了無數火星,根本冇能傷得其人的分毫。

  高護軍對此理也不理,衝勢不停的來到了萬明近處後,渾身赤光暴漲,直接一拳砸去,萬明道人一拂袖,天穹中立時發出一聲沉悶爆響,金紅兩色光芒在碰撞之下閃爍不停。

  而在下方,蘭司馬看著眾修朝自己衝來,在下方喝了一聲,似乎發出了什麼命令,所有剩下的晶玉巨人的身上都冒出了一一根根類似觸鬚的物事,並且互相尋找攀附到了一起。

  而在這些觸鬚完全彼此連接起來後,隨著一道道晶光閃過,他們身上的靈性光芒也似由此融合成了一個整體,並於刹那間在四周圍結成了一麵範圍不小的晶光簾幕。

  眾修紛紛將自己觀想圖喚出了出來,然而他們好似遇上了最為堅實的壁壘,攻襲落下,隻是衝得這晶光簾幕波紋盪漾不已,卻絲毫冇有破損的跡象,反倒是這些晶玉巨人能夠自裡時不時發出那方纔那種晶芒。

  這東西的厲害眾修方纔也是見識到了,這令他們不得不閃身躲避。

  其實單以真正實力來論,若是這些晶玉巨人分散開來,眾修之中隨便下去一個人都可以將他們殺光,然而當雙方聚合在一起交手後,眾修士各自為戰,彼此力量凝聚不到一處,場麵上反而不占優勢。

  正在局麵略顯僵持的時候,數個渾身閃著穢色心光的渾修忽從大氣之中現出,一下殺入了戰圈,眾修猝不及防之下頓時一陣混亂。

  蘭司馬等人見狀,立刻抓住機會出手,有幾名修士躲避不及,被晶芒擊中,即便及時斬去了被沾染的部位,可一時也是無力再戰,隻能四處躲避。

  幾乎就是一眨眼間,萬明這一方人就陷入到了一個無可逆轉的惡劣局麵之中。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