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明道人在天空之中以一敵二,一邊對上造物翼蛟,一邊需應付高護軍,一時也是岌岌可危,而且他被拖在了這裡後,也無法伸手去幫襯那些同道了。

  他看得出來現在場麵不對,要是再這麼糾纏下去,必然會被那些霜洲人所得逞,既然如此,他們也冇必要在這裡死磕,於是喝道“所有人散開,能走就走,這裡有我就好。”

  齊羽也是道“諸位道友,照萬明所言行事的。”

  他也是看得出來,這些霜洲人此刻之所以能與他們對拚,不過是依靠團聚一處,可如果散開來,這些人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至於那些渾修,不過三人而已,神智好像還都有點問題,方纔隻是打了他們一個出其不意罷了,其等若是敢銜尾追來,那他們也不介意將之收拾了。

  高護軍哼了一聲,卻是扔下萬明道人,掉頭往這些齊羽等人處殺來。

  他也是感覺到了,萬明比想象中的還要堅韌難纏,絕不是一時半刻能拿下的,相反場中這些修士纔是麻煩,這些人個人破壞力很大,現在放走一個,以後都需花更多力氣去對付,那還不如先把此輩給解決了。

  高護軍身上晶玉外甲的威能遠遠超出其餘人,他有著可能萬明道人過招的力量和速度,身上的靈性力量更是熾烈而狂暴,在場其餘修士冇有一個是他的對手。隻是一個衝擊之下,其中一名受創嚴重的修士便被他一拳直接在半空之中轟爆

  齊羽見狀臉色大變,道“分頭走”

  眾修士頓時紛紛四散。

  高護軍正向衝上去前,然而遠端卻有數百道明光朝著他射過來,他連忙雙臂交叉抵擋,可整個人也被一下轟飛回了山頭之上,並深深的埋入其中。

  這卻是萬明道人見勢不對,立刻調用觀想圖過來轟擊他,隻是這樣一來,那有翼蛟龍卻也是找到了一機會,上來爪牙齊上,頓將金色巨蟲撕扯開來。

  萬明道人臉色微微一白,可下一刻,在他心力催動之下,那金色巨蟲眨眼間又重新凝聚出來,並將那頭青色蛟龍再一次敵住。他自己則從袖中服摸出了一枚丹藥,動作飛快的吞服了下去。

  高護軍推開壓在身上的碎裂石塊,自撞擊出來的深坑之中爬了起來,他看著上方,冷冷道“垂死掙紮。”

  他稍稍一蓄力,準備再一次躍入天中,可就在方纔衝起的那一刻,一柄長杖忽然從斜刺裡掃過來,上麵所攜帶的巨大力量將他砰地一聲就淩空擊飛了出去。

  蘭司馬一驚,她回頭看去,就見那個高大的賽沙神把權杖緩緩收回,這個異神此刻站在那裡,身上的晶體正一塊塊的往下剝離掉落。

  他方纔雖被困住,可身為生命與大地之神,他卻冇有因此就消亡,而是一直在尋找脫身的辦法。

  本來靠他自己還是不成的,可是萬明道人那一輪轟擊,卻是無意中讓他藉此解脫了束縛。

  他看著麵前成為了一片廢墟的地界,目光之中露出了一縷憤怒之色,道“外來的神明,你們要為這一切付出代價”

  他手中權杖再是一揮,頓時捲起了漫天神力狂風,那些試圖往外撤走的修士頓時身形緩頓了下來,一時竟然無法走脫。

  不止如此,此時他們一個個感覺身軀重若千鈞,好似大地之上出現了無邊的牽扯之力,並被一個個拖拽回了地麵。

  他們急忙激發身上心光進行對抗,但是這除了加速消耗他們的心光,並無太大作用,那壓力反而越來越重,令他們的骨骼內臟都是發出了呻吟,氣力也是飛速從身上流逝。

  不止是他們,那些晶玉巨人也是同樣一個個不堪重負的跪倒在了那裡,哪怕那晶玉簾幕也有辦法完全抵消這樣的力量。

  一時之間,雙方不但無力對對方發動攻擊。

  “躺在那裡裝死不好麼偏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