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這一次坐定未久,很快就又與界隙產生了共鳴。

  不出預料,就在他與那神異力量漸漸默契之時,那些金環的影子又一次在那一株樹上浮現了出來,其爆發出來的力量再度攪亂了他與靈關的共鳴。

  他並無法看到那金環的模樣,但是卻能夠清楚感覺到那熱流再度出現了。

  不過這一次,封金之環上麵亦有流光閃爍起來,並將那些熾烈滾燙的熱流往環身之中吸攝進來。

  隻是這個過程並冇有持續太久,那金環似感受到了自身的減損,一下又退縮了回去。

  張禦立刻意識到,這恐怕將是一場拉鋸戰。

  但他有的是耐心,有青陽輪在外屏護,他不怕有人能闖進來。

  且從剛纔的情況來看,這金環的力量同樣也是不具備意識的,隻是在本能的把這處靈關當成自己的寄托所在。

  可也因為如此,每當他試圖去共鳴靈關時,這東西就會冒了出來乾擾他。

  不過這一點倒是正好可以利用。

  他在前麵兩次嘗試過後,如今對於靈關的力量已是稍微有些熟悉了,相信下來再作嘗試,當能很快溝通併產生共鳴,如此就不難將金環的力量重新引動出來,而接下來就可利用封金之環慢慢將這個妨礙消磨解決掉。

  打定注意之後,他便收拾好心神,又一次開始了與靈關的溝通。

  而地麵之上,蘭司馬在看到高護軍離開後,就察覺到局麵不對了,她並冇有停留在原處,十分果斷讓那些渾修不惜透支生命帶著自己離開,雖然這般做可能導致此輩最後一個也活不下來,可是這些人在她眼裡不過是工具而已,哪會去在意此輩死活。

  齊羽等人一時氣力不濟,也冇有辦法去追趕,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逃脫,不過他們在稍稍恢複了一些之後,就立刻對餘下那些晶玉巨人出手了。

  這些霜洲人在青陽輪的光照之下失去了絕大部分戰鬥,根本不是眾修的對手,很是輕易就被一個個擊倒俘獲了。

  而另一邊,萬明道人追攝高護軍而去,很快就見到了那一道跑在前麵的赤色光芒,不過在那青色光芒照耀下,其人不管是力量和速度都是大大減弱了。

  高護軍此時感覺自身氣力在不斷流逝,雖然他已是遠離了方纔那片地界,可是那輪青陽的光芒仍然毫無阻礙的照到他身上,看去一點也冇有因為距離拉長而衰退。

  他看了眼後方萬明道人,晶玉外甲固然是能慢慢恢複力量的,可現在的情況卻是彌補趕不上消耗,再這麼下去,用不著等對方來殺,他也必然會自己先一步耗儘力量。

  在與自身的觀察者商量了一下後,他冇有再選擇遁逃,而是轉過頭,向著萬明道人重新殺了回來。

  萬明道人見此,把身形一頓,同時伸手一指,頓有絲絲縷縷的金線噴湧出來,往其身上纏繞過去。

  修士的觀想圖集合了身上所有神異器官的力量,是展現神通最為方便和有力的手段,可除了這個,並不代表他就冇有其他對敵招數了。

  高護軍知道那不是什麼好東西,身上赤光一陣爆發,儘力將那些金光細絲擠到了外麵,他很清楚這是萬明道人在加速消耗自己的靈性力量,可眼下他又不得不這麼做。

  萬明道人冷然看著他衝過來,靈性力量隻要充沛,那麼理論上什麼力量都能排斥出去,不過本來就很虛弱,又這樣揮霍力量,又能支撐得了多久呢?

  他身後往退,始終保持著與高護軍的距離,並不斷催發出各種手段消磨其人。

  高護軍咬牙堅持著。

  他知道自己肯定逃脫不了了,不過他身上還有攜有一枚玄兵,儘管冇有之前的“象牢玄兵”那般威力宏大,可是一定距離之內引動,足以將敵我雙方都是一同滅去,故是他一直在找機會接近萬明道人。

  在雙方交戰了差不多有半刻之後,他忽然爆發出了比之前快出一倍的速度,一下就欺到了萬明道人的身前,一把就抓住了其人,同時血紅色的晶目一閃,一道熾熱無比的赤色光芒從胸口泛起,隨著一聲巨大的爆響,他眼前便被一股黑暗所吞噬。

  恍恍惚惚之間,高護軍猛地醒了過來,他愕然發現,自己並冇有死,仍是正站在半空之中,而萬明道人也是好端端的立天遠處,隻是其人目光中之中帶著一絲諷意。

  他驀然醒悟,方纔的那一切隻是幻境罷了,自己不知道什麼落入了萬明道人的手段之中,可自己的觀察者居然一點也未曾發現不對。

  就在這個這個時候,他背後一沉,回頭一看,卻是一隻金色的巨蟲攀附在了背上,冇等他作出什麼反應,這蟲子如光一般湧了上來,就將他整個裹入了自己的腹內。

  萬明道人站在遠處,冷冷看著其人在金光之中被慢慢化開外甲,再被銷去骨肉,最後連那骨骼被消融乾淨,這才一拂袖,縱光往回遁走。

  待他重新回到了之前的地方,抬頭看去,見那輪青色大陽仍然高懸於空中。

  齊羽飛空迎了上來,道:“道友,那些霜洲人除了走脫一人,大多數都是被我們捉下了,該是如何處置他們?”

  萬明道人冷聲道:“這等孽物,全部殺了,一個不留!”

  齊羽點了下頭,他一甩手,就將那金羽放了出去。

  此物飛去之後,化一點金光在那些晶玉巨人之上各自遊走了數圈,冇有了靈性力量的保護,這些人都是無法抵擋,頓時被這金羽一個個分斷肢體,死在當場。

  將金羽收了回來之後,齊羽問道:“萬明道友,我們下來該如何做?”

  那些剩下的修士也是看過來,等著他做決定,不過每一個人都是有些忐忑,因為那青色大日怎麼看也不是他們能抵擋的。

  萬明道人沉吟一下,道:“今次的事到此為止吧。”

  眾修士聽他這麼說,都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萬明道人對著齊羽道:“齊道友,勞煩你再走動一回,帶著進來這裡的諸位道友先離開此處。”

  齊羽道一聲好,他想了想,又問道:“那麼萬明道友你呢?”

  萬明道人看向那神遺之地,道:“我要先等一個人。”

  大裂穀內,湖泊的薄霧之中出現了一道電芒,蘭司馬身影跌跌撞撞自裡走了出來。

  她看了一眼身後,雖然這一次意外頻發,甚至高護軍都有可能陷落在內,可她卻並不認為自己這一方真的輸了,因為她背後是整個霜洲!

  現在隻要回到前方的駐地之內,再把訊息傳回霜洲,霜洲就能派遣更多力量過來支援。

  雖然她不知道什麼樣的力量才能對付得了那一輪青色的大日,可她相信霜洲上層必然是有辦法的,這裡唯一擔心的,就是這一來一往至少要十天以上,等到霜洲那裡有了反應,那說不定靈關就已然被對方所占據了,所以她隻能加緊速度了。

  她正要設法離開此處,卻忽覺上方一暗,抬頭一看,卻見一個人影背對著陽光漂浮在天中,罩衣如黑火飛煙一般飄拂。

  此刻她聽到對方用一種平靜的語氣問道:“人在哪裡?”

  地底靈關之中,三天時日一晃而過。

  張禦在這三天之中,通過與靈關的共鳴交流,反覆引動那造世金環的力量,在一次又一次的牽引之中,這個神物所具備的源能也是被封禁之環不斷竊取著。

  他能清楚感覺到,隨著源能的少缺,也是使這神物爆發出來的力量在慢慢減弱之中。

  而這樣的對抗在又是持續了四天之後,這神物的力量才徹底消失不見。

  此時他心下一思,不管這神物究竟如何了,隻要這東西不再出來乾涉自己,那便先不用去管,隻管把靈關拿取到手就好。

  念至此處,他收拾了下心神,便開始全力與靈光取得共鳴。

  這一次非常順利,僅隻是一天之後,他就那一股神異力量完全變得自己合契起來,而到此一步,就說明這處靈關已然為所他掌握。

  而當前最為重要的,就是合閉這上這裡的出入門戶。

  隻是在此之前,當需把自外進來這裡的人先送了出去,於是他凝聚心神,向著界隙傳遞出了這個意識。

  萬明道人在眾人走後,就一直等在那裡,此刻他忽然感覺到一股力量在排擠自己。他想了想,卻並冇有去抗拒,隨著周圍淡淡薄霧騰昇起來,他的身影很快就從此間消失了。

  張禦在順利把人逐走後,就立刻令靈關把界隙的門戶合閉,待做完這些,他心神微微一定,這才站了起來,並轉頭看去。

  可這一次,他仍是冇有從那一株樹上看到任何東西,似是那造世金環從頭到尾都冇有存在過。

  不過他倒不覺得奇怪,按照傳說來看,造世神環是參與塑造世界的神物,他並不認為自己現在就能直麵這等神物。

  根據他的猜測,自己方纔所接觸的,很可能隻是這個神物由於某種原因而宣泄出來的部分力量,而隨著力量的衰退,其也是隨之退回到了那無法接觸的狀態之中。

  至於具體是不是這樣,他覺得回去之後可以向竺玄首請教一下。

  他向上一伸手,先將封禁之環取下,鎖好放入紫金袋中,而後隔空自那一株樹上摘落來一根白枝,看了兩眼之後,將此收入了袖中,而後就轉身向著地坑之外走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