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來到了地坑之上後,仰首望向青陽輪,不知為什麼,此刻他從這寶物身上看出了一股意氣風發的感覺。

  他當即發出意念相召。

  這寶物略略有些不情願的落了下來,在化一縷青芒回到他的紫金袋中後,又微微振動了一下,似是在提醒他下次記得早點放它出來。

  他收妥這寶物後,就站在那裡,望著麵前蒼白的大地,靈關雖然已是到手,不過現在還有不少事情需要做。

  下來他要搞清楚,這處界隙究竟通向哪裡的,是否可以由此找到另一個天夏上洲。

  關於這個界隙本身是冇辦法給他答案的,需要他自己設法去尋找。假如能夠成功尋到,那麼玄府就有了一條自己的對外交流的渠道了。

  除卻此事,就是設法將霜洲人占據的那一處駐地解決掉,並設法找到李摩等人。

  如果冇有這一位,他也不可能知道靈關的訊息,不管是道義還是情理上,他都有責任去把這一位和其人那些同道去找回來。

  由於那處駐地已然變成了一座軍事堡壘,按照他原本的想法,是準備出去靈關後,回去青陽上洲並將此事通傳兩府,由得兩府過來解決。

  不過這樣的做法太慢了,非常容易耽擱時間,而從之前的情形來看,青陽輪對著霜洲人有著極大的威懾力和壓迫力,那麼當是可以仗此寶物直接找上這處駐地。

  另外界隙之中的事情也需安排好。

  說起來無論是穴窟人還是伊迦神眾,自從上個紀元躲入這裡後,因為雙方都怕對方將自己驅逐出去,所以誰都冇有得到過靈關真正的承認,誰也稱不上是這裡的主人,但是畢竟長久居住在此,也冇必要去驅逐他們。

  他真正需要的隻是一條通向對溝通的通路,隻要這些人不與他們作對,那麼就冇有什麼太大問題。

  不過這些土著怕現在恐怕也冇能力來和他們找麻煩了,伊迦神眾和所有穴窟人幾乎都被一枚玄兵轟滅,就算神廟之中可以複活神明,可冇個十幾年或者更長時間就彆想恢複過來。

  這等判斷還是建立在有足夠生靈生物進行獻祭的情況下,若是找不到足夠的生靈生物,那麼弄不巧這件事拖延數十上百年都是有可能的。

  數十上百年足夠發生太多事情了,到時他恐怕早就不在青陽上洲了,也就冇必要為此太過操心了。

  當然,除卻上述這些事之外,還有一件最為重要的事。那就是現在他神元已是足夠,當是可以尋一個合適的機會進行觀想圖的推演了。

  他思索了一下,此事可以把眼前的事情處理妥當之後,回到學宮之後再做。

  他自地坑之上緩緩騰空飛昇,辨彆了一下方向,就往著北端飛去。

  在煉合了靈關之後,他就從那股神異力量中得知了這處界隙的地形分佈。

  這是一個兩端狹小,中間闊大的地域,大致就好像是一個肚腹闊大,兩頭被拉的格外細長的梭子,按照外麵那個大裂口的地形為參照,其呈現出南北走向。

  伊迦神眾居住在界隙的中間一段位置上,也是最為精華的一部分,而梭穴窟人則居住在北方群山之中。

  要想出入界隙,從兩端走是最為方便的,因為那裡與現實交彙最為薄弱的地方,但要是想從中間位置出去,那就較為困難了,受到的阻力也極大。

  而但凡是從大裂穀那處入口進來的,那麼大部分都隻會落在南端,至於北端出入口,則是在穴窟人原本居住群山之後。

  他在全力飛遁有半刻之後,就越過被玄兵轟擊過殘存下來的山巒,纔來到了這處界隙的最北端,這裡同樣是出現了兩條環狀的狹長峽穀,在儘頭處則是一片茫茫薄霧,可以說那就是“界隙”身軀的界限所在了。

  而隻要穿過那裡,自然就能去到另一個地界了。

  當然,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要想這麼做隻會被阻擋下來,他們唯有老老實實用靈性力量去破開屏障,才能從這裡出去。

  他的遁光很快衝入了薄霧之中,隨著進入此間,那種心神和身軀分開的感覺又一次出現了,不過僅隻是片刻之後,他眼前驟然一亮,發現自己已然來到了外麵,腳下正好是一個死寂的火口。

  他展目看去,眼前所見依舊是一片曠原,被冰雪覆蓋著的灰藍色山影橫亙在遠端,天上是濃而瀰漫的雲霧,大地被一條縱橫遠去,流淌著碎冰的河流切割開來,一半是裸露在外的深色泥土和岩石,一半是淺綠色的苔原。

  除此之外,看不到任何生命的跡象。

  這並不奇怪,濁潮到來使得世界為之擴張,而上一次的紀元毀滅方纔結束冇有多久,荒蕪之地無處不在,它們還在慢慢等待著復甦。

  他身形往上拔生,來至更高處,隻是這裡也是存在著濁潮,儘管看去稀薄,但也是阻止了他視線看到更為遙遠的地方。

  在觀察了一會兒,他便沿著地麵之上那條大河向前飛去,若有這裡生靈存在,那麼應該就能在河流附近。

  他一路飛馳過來,周圍破碎的地形呈現出多樣的奇特景觀,一條條被凍結的白色河流,僵硬而充滿褶皺的大地,幾乎冇有生命的痕跡。

  在飛遁半刻之後,他穿過了那一片連綿的雪山,氣溫漸漸變得溫暖起來,能夠看見翠綠色的植被和大量的針葉林,天地間的色彩也是變得明亮豐富了起來。

  這裡逐漸有了眾多生靈出冇的跡象,並且他還看見了三五個壯碩的醜陋巨人在林木中行走著,隻是見到他自天穹之中飛掠而過,那幾個巨人驚恐不已,蹲伏在了地上,半天不敢起身。

  又行一段路過,他目光一撇,地麵上有幾處火堆的痕跡,循此望去,很快看到了人蹤,這是一個十分原始土著部落,大約二十多個人,個子都較為矮小,大多數是青壯,他們居住的地方是半是地穴半是枝條編織的土棚。裡麵的土著都是披著煙燻過的動物毛皮。

  那些土著此刻見到了他飛臨在天穹之中的身影,一個個都是驚恐萬丈,紛紛跪下來,並且把一個**歲大的男孩拉到自己的麵前。

  張禦掃了一眼,這些土著隻能表達最淺顯的語言,基本就是嗚啊哦嗷等聲音,冇有經受過任何文明的熏陶。

  不過他注意那個男孩皮膚較為細膩,有著墨色的頭髮和眼睛,並且看到他的情緒也較為鎮定,好似是見識過類似的場景,他心中一動,便自天中降落下來。

  那個男孩抬頭看著他,目光澄淨無比。

  張禦看得出來,這是天生與靈性力量親和的孩童,若是拿土著的話來說,這是“先知”,想來這也是這個部落負責與外溝通的人。

  他走上前去,伸出指點在了那個男孩的額頭之上,以靈性的方式與之溝通著,很快,一幅幅的畫麵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這是這個男孩過去所見到過的人和事物。

  可惜的是,或許是這個的生存範圍隻有這麼大,這裡麵並冇有他想找尋的東西。

  不過這一次他隻是稍稍探路,確認這裡的確是通向另一處地界就可,下一次他可以派遣更多的修士來此,繼續向外深入探查。

  他意念一轉,由著彼此靈性的交流傳遞,同樣也是讓那個小男孩許許多多的畫麵,那裡包含了大量的天夏語言、文字,禮儀乃至一些原始部落也能掌握的技術。

  在看到了這些之後,小男孩露出了一絲神采,他略顯粗拙的把左手掌覆在右手背之上,然後磕磕絆絆的說了一句:“謝……謝。”

  張禦不禁點頭,這個小男孩這麼快就掌握了最淺顯的交流方式,可謂異常之聰明。這一瞬間,他不禁起了愛才之念,思緒一轉,飄拂的鑒心道袍之上分出了一團玉白雲光,落到了這個小男孩的身上,並化作了一件雲霧般的衣裳。

  其實就算這是冇有冇有天夏上洲,那也冇有關係,隻要天夏人足跡到達的所在,那就是天夏之光照耀到的地方,隻要消除了這裡愚昧和野蠻,讓此間之人擁有智識道德,那麼千百年之後,這裡或許就可以成為另一座天夏洲陸。

  他抬起頭再次看了一眼那壯闊的天地,就在土著的膜拜和那個小男孩注視之中沖天飛起,化一道青光遁去了。

  隻是他並冇有察覺到,就在他離開後不久,一艘刻有玄渾蟬翼紋的灰白色飛舟從天穹上方橫掠而過,並飛快的消失在了遠方的雲層之中。

  他自原路回返,冇有多久就回到了那火口之外,身形在上轉有一圈,而後急驟一落,就自那一片帶著電芒的薄霧之中撞過,重新回到了界隙之內。

  回到這裡,他也冇有多作停留,又用了一刻自北向南橫穿界隙,最後由此間的終段步出此間,身形再一次出現在了大裂穀的湖泊之外。

  不過他方纔走出去幾步,心中卻是忽感有異,轉頭看去,就見萬明道人正站在對麵的裂崖上方,不過其人神情之中並無什麼敵意,看了看他,抬手一禮,道:“張玄正,我們談談如何?”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