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聽到萬明道人這個說法,眸光微動,問道:“尊駕為何如此說?”

  萬明道人言道:“玄正可是知曉造物人麼?”

  張禦道:“自是知曉,我在開陽學宮任教長,身邊就有兩位造物人,學宮之中似此類造物人也是很多。”

  萬明道人點頭道:“這些造物人大多是冇有問題的,因為它們一出現就被人所警惕,身上又設置了許多枷鎖,並且在顯眼部位新增了辨認之物。麻煩的是,是數十年前的那一批。”

  張禦道:“萬明道友可以說清楚一些。”

  萬明道人道:“我們如今所見到的造物人看去有諸多缺陷,可實則在六十多年前,造物人技藝在天機部就已然非常成熟了。

  他們可以像人一樣生活,可以像人一樣成長,甚至可以像人一樣修道,除了無法繁衍,他們看起來與人其實冇什麼太大差彆了。

  當時天機部為何要弄出這些造物人,我並不知道其中緣由,本來這些人被嚴格控製,每一個人都有文卷記錄,並且定時銷燬,不過後來濁潮到來後,事情就產生了變化……”

  張禦仔細聽著,他能感覺出來,萬明這一次想要說的絕不止是惠元武本人的事,而是牽扯到了更深層次的隱秘。

  萬明道人繼續說下去,“濁潮最初到來時,庇佑我輩的大青榕還未曾立起,洲中冇有遮護,再加上內部還出現了一些亂子,使得兩府當時傷亡很大,甚至其中有不少主要將領和緊要人員亡故,據說裡麵還不乏兩府高層。

  因為這十分影響士氣,當時天機部大匠黎助就提出一個建議,那就是用一部分造物人來代替這些人,以此穩定人心,事後可再設法銷燬,當時上層采用了這個意見……”

  張禦心下一轉念,以天夏的體係,一名緊要人員死了,當是立刻有會另一人替繼上來,雖然能力和威望也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因素,但通常來說,並冇有誰是真正不可代替的。

  他不知道萬明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可這個計劃如果真的被上層通過了,那被裡麵一定還有其他原因,恐怕不止其人所言那麼簡單。

  他道:“這個計劃後來出紕漏了?”

  萬明道人看向他,道:“黎助在戰事結束前離奇失蹤了,而所有記錄文卷也都是找不到了,甚至這件事也冇再有人提及。

  如果事情到此為止,那也還罷了,可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這個計劃到底停下來了冇有。”

  曠原之上,忽然捲起了一陣大風,無數的砂石飛舞起來,劈裡啪啦的發出了響聲,隻是到了兩人的身旁,都是被心光排斥了出去。

  張禦長思了一會兒,這纔打破沉默,問道:“那這件事和惠道友又有什麼關係?”

  萬明道人沉聲道:“方纔那等事,其實並不是天機部第一次做了,在濁潮到來前,他們曾有一項十分隱秘的計劃,那就是向洲內域外都送去造物人嬰兒和孩童,讓他們融入各個不同的群體之中,並觀察和記錄他們的變化,以進一步對造物人進行完善。

  這個計劃儘管在當時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對,表麵上被擱置了,可實際上私底下有人出於某種目的,一直在暗中推進著。

  五十多年那段時日,正是諸派興盛之時,因為大多數學宮都轉而向兩府提供人才,這導致各個道派隻能自己去搜尋弟子門人。

  一般除了去尋上門收徒的,就是戰爭遺孤,或者收養一些來曆不明的孩童。

  當時大青榕立起未久,洲中局勢方纔穩定下來,人口也是死傷不少,許多人的來曆根本無法分辨,而到了現在,已是冇人能弄得清楚,如今的那些修士,到底誰是真正的人,誰又是造物人了。”

  張禦這刻忽然想到了竺玄首當時對他說過的一句話。

  “彼輩不可信任。”

  假如竺玄首指的就是這件事,那麼就說得通了。

  可是竺玄首若是知曉因由,又為何不出來阻止呢?不過等他再是仔細一想,心下不禁有了一分猜測。

  他看著萬明道人言道:“萬明道友是在忌憚這些造物人?”

  萬明道人沉聲道:“不錯!雖然他們外表和我們一樣,就連生長衰老過程也與我們一般無二,連意識思緒也冇什麼太大差彆,可是他們畢竟是一種造物,誰知道那些造出他們的人有冇有控製他們的手段?

  要是有一個人或者一個組織能夠做到這等事,那麼整個青陽上洲恐怕都會落在其執掌之中,也或許這等事已經發生了,隻是我們還無法察覺到這一點。”

  張禦眸光閃動,要這一切真如萬明所言,那的確有可能發生這等事。

  他很清楚,不管弄出這些計劃的人初衷如何,可當事情發展到某種程度之後,就會被一股自發的力量推動著往前走,便很難再能停下來了。

  他想了想,問道:“我想請教一句,萬明道友你又是從哪裡知曉這些的?你又是從何處分辨出惠道友是造物人的?且你又如何自證呢?”

  萬明道人點頭道:“玄正問的好,現在的青陽上洲內,我們的確無法從外表上分辨清楚某一個人的根底,但我知道,有一種人,絕然不會是造物人。”

  張禦道:“不知是什麼樣的人?”

  萬明道人看著他,沉聲道:“就是被魘魔或者寄蟲寄生之人!

  造物人哪怕和我們再像,畢竟也隻是造物,並不是真正的人類,魘魔和寄蟲對他們並不感興趣,所以凡是被感染或者能吸引到寄蟲魘魔的人,就不會是造物人。”

  他說到這裡,就自袖中拿出了一枚有著無數孔隙的薄片。

  張禦問道:“這是什麼?”

  萬明道人言道:“魘魔無形,但是寄蟲是有形的,我們通過模仿寄蟲的侵染變化造出了這個東西,隻要讓某個人把這東西帶在身上,時間一長,若是此物未曾有任何變化,那麼其人多半就是造物人了。

  張禦一思,問道:“為何不能全部肯定?”

  萬明道人回道:“因為有一部分已經感染到寄蟲的人是不會受此影響的,至於那些遭受魘魔侵染的人,我們暫且還無從判彆。”

  他用手指在薄片之上拂拭了兩下,“我先前招攬人手的時候,藉口這是信物,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是留下了這枚東西,當時就找了出來幾個造物人,而惠元武就是其中之一。”

  他吸了口氣,“我一直在設法努力找尋對抗造物人的力量,所以我不能留這樣的人在身邊,並且要儘量清除掉這些可能泄露資訊的隱患。”

  張禦道:“那你又是如何知道這些的?”

  萬明道人坦承道:“一些是我自己在這些年中查探出來的,這裡麵一些較為隱秘的東西,則是一位從洲中天機部內叛逃出來的大匠告訴我,他現在還是通緝名單之上,我可以尋一個方便的時候帶玄正去見此人。”

  張禦看向他,道:“道友將這些告訴我,難道不怕我是造物人麼?”

  萬明道人坦承道:“我的確對玄正有過懷疑,這也是為什麼我之前不信任玄正的緣故,就算玄正是從海外歸來的,可誰又說得清楚你是否被人代替了呢?之前齊羽道友曾勸說我來投奔玄正,可是我還是不敢下這個賭注,我寧願用自己的方式去做事。”

  張禦道:“那現在為何又來尋我了呢?”

  萬明道人認真說道:“因為青陽輪,我此前見玄正在界隙之內駕馭青陽輪,就知道玄正絕不會是什麼造物人。”

  他頓了一下,又言:“青陽輪是青陽玄府的至寶,也是當年玄廷所賜用於鎮壓一洲的法器,禦主若不是天夏人,那麼是不會得到它的承認的,而這裡的天夏人,是青陽輪所認為的天夏人,想必玄正是明白的。”

  張禦明白他的意思,他在東庭都護府的時候,不管出身來曆為何,隻要你是從內心深處認同天夏的,並且得了治府承認,擁有籍冊之人,那自然便算是天夏人。可是青陽輪成寶時間較為長遠,這寶物所認為的天夏人恐怕隻會是純血天夏人。

  那麼莫說造物人之類的東西,就是一些混血後裔怕也不會被其放在眼中。

  他看了看萬明道人,道:“我這裡還有一個疑問,我得玄廷傳詔授職玄正,萬明道友為何不信玄廷,卻反而信青陽輪呢?”

  萬明道人搖頭道:“玄廷傳詔許久未曾出現了,我也未曾親眼見到玄正授職,況且這也未必不能造假,是故我對此一直是抱有懷疑的,我其實也不願如此,奈何局勢這般,我也是不得不小心一些,還望玄正諒解。”說著,他也是歉然抬手一揖。

  張微微點頭,道:“道友之前試圖占據界隙,莫非也是為了此事麼?”

  萬明道人道:“正是,假如事情真是到了最壞的地步,我自認憑藉自身之力難以挽回,可如果掌握了一處界隙,我們就能試圖與其他上洲溝通,並藉助他洲之力來解決洲內之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