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在曠原之上與萬明攀談許久,從其人口中陸續瞭解到了許多東西,最後他提出與那個叛逃出來的天機部大匠見上一麵。

  萬明答應下來,不過他言還需要另行安排一下,因為這位與他並不是從屬關係,而是合作關係,他負責庇護其人,而其人則為他提供一些造物上麵的支援,譬如那枚用於查驗的薄片,就是這位打造的。

  故要想見麵的話,出於對這位的尊重,還需事先征詢一下其人意見。

  張禦對此能夠理解,若是萬明道人說得是真實的,那麼這位天機部叛逃者肯定是背後那些人慾除之而後快的,不小心一些的話,那恐怕早就被抓捕起來了。

  萬明道人這時想了想,道:“有一事未曾請教玄正,玄正此刻想必已是占據了靈關了?”

  張禦並無隱瞞,道:“正是。”

  萬明道人抬起手來,對他鄭重一揖,道:“那我懇請玄正先把此處掌握在自己手裡,任何未經檢驗的人先不要放入進來。”

  張禦看了看他,一語雙關道:“我會設法查證此事的。”

  雖然萬明道人今次對他說了許多,態度也較為誠懇,可他並冇有因此就全盤相信對方。

  他還會自己去查驗這件事,不過竺玄首似乎也知道點什麼,故他決定回去之後先找找這位談上一談。

  兩人再交談了幾句,定下了下次約見的方式和傳信方法,張禦又向其討要了幾張用於測驗造物人的薄片,便就與之分開了。

  他先遁空往英顓此前所在之地尋來,待來到這裡之後,見三駕飛舟懸浮於天中,英顓、李摩等人正站在地麵上,看去正在那裡等候他。此刻見他迴轉,他們也是騰空而起,迎了上來。

  張禦問道:“諸位可是準備穩妥了麼?”

  李摩道:“玄正,駐地裡所有人都是上了飛舟了,”他看了看遠處,道:“隻是可惜,‘勞前輩’的軀殼隻能先留在這裡了。”

  張禦問了幾句,才知“勞前輩”就是渾修駐地之下的那個龐大生靈,也是當年建立駐地時修為最高的渾修前輩,隻是其人修煉走錯了一步,在成為混沌怪物之前,自己主動斬滅了自身的意識,並將自身的軀體留了下來,交予他們這些後輩使用。

  也是有了這具軀殼的佑護,他們才安然待在了域外之地,這次要不是出了丁溟這個叛徒,霜洲人也冇這麼容易拿下他們。

  張衍道:“諸位不必擔心,我回去之後會通傳兩府,讓他們過來查驗此處,收拾殘局,過後諸位可以將這位前輩的軀殼帶走。”

  李摩感激一拱手,道:“多謝玄正了。”

  張禦看了看左右,道:“若再無事,便就啟程回返吧。”

  幾人當即登上飛舟,過了一會兒,三駕飛舟身上泛起一陣流光,就往青陽上洲方向飛馳而去。

  張禦步入客艙之後,就在軟椅之上坐定下來,隨後便思考起造物人的事情來。

  方纔萬明道人與他說到了許多事,不過他也是發現,這位雖是認識到了造物人可能存在的危害,但卻並不知曉青陽上洲上層如今具體是個什麼情況。

  畢竟這位冇有和兩府打交道的渠道,對於局麵的判斷,隻能憑藉自己的推斷和猜測。

  現在終究不同於以往了,凡人也一樣擁有力量,兩府高層身邊還都有身著神袍玄甲的甲士護持。

  就算是高層自己,都同樣是身披神袍。

  哪怕萬明道人是觀讀到第四章書的玄修,也冇有辦法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隨意窺查上層,甚至兩府有不少可以威脅到他的東西,所以他隻能主動選擇避開。

  在張禦看來,萬明道人躲到域外來,這個做法非常明智,既然現在冇法拿對手如何,那麼隻能先保全自己。

  而下來努力尋找界隙,試圖與他洲溝通,並依靠他洲力量來解決此事,也是一個思路。

  天夏諸上洲雖然各自分開,可是同樣都是天夏人,要是知道這個情況,不可能坐視一個上洲就這麼輕易被人侵奪了去。

  可他認為,這個想法固然很好,可實現起來卻有一定困難。

  濁潮影響之下,天夏諸上洲其實都是受到了影響,可以說,各洲都有自己的麻煩要解決,在這等情況下,能夠跨州投放的力量恐怕是極為有限的,除此外,這裡還存在著法理上的阻礙,問題可謂非常多,這不是一時半刻能解決的。

  不過現在兩府在積極備戰,在試圖打通與玉京及他洲的通路,若隻這麼看,似乎情勢還冇有壞到那最糟糕的那一步。

  就在他思考之時,忽然感覺到了一陣警兆,他眸光一凝,一揮袖,艙壁變得通透無比,顯露出了外麵的景象,隨後便就見一道光芒從遠而來,直接從飛舟旁側擦過,在轟擊到遠處的地麵後,伴隨著震耳的爆響聲,一股巨大的煙塵雲便自那裡高高騰起。

  李摩這時走到了他的客艙中,神情急切道:“玄正,是霜洲人,似乎是他們準備去往駐地的第二批舟隊,好像他們提前到了。”

  張禦看過去,遠空之中一共是出現了十二艘晶玉飛舟,而且看去都是絕大多數都是鬥戰所用,而他們這裡三艘飛舟隻是用來載客的,不說冇有用來回擊的兵器,甚至連守禦之力都冇有,在速度上更是遠遠落後,對麵隻需一擊就能將他們打下來,而方纔那一擊不過是為了威懾他們,要想他們停下來。

  他看了一眼四周,道:“我來解決,諸位在這裡護持好駐地內的子民便可。”

  交代過後,他從艙門之中遁出,麵對那十二駕飛舟,意念隻是一落,青陽輪已是歡呼雀躍般飛起在天,轟然一聲,一輪青火天陽霎時綻放出無儘光芒,天地間霎時被一片青色所充斥。

  那飛馳而來的晶玉飛舟一頭撞到了這光華之中,便一艘艘自內而外轟然爆碎開來,殘骸碎片在光芒之中紛紛消融瓦解。

  張禦知曉這法寶這威能太大,怕波及身後的飛舟,故是在催發之際刻意收著一點力量,在數個呼吸之後,他察覺到威脅已除,便於心中一喚,將之召喚。

  青陽似有些輪意猶未儘的落下來,再振動了一下,這才收斂下去。

  而隨著青色光芒的消退,此刻再觀前方,天地間空空蕩蕩的一片,已然什麼都不剩下了。

  他在天穹上方看有一會兒之後,就又重新轉回了飛舟之內,對著一臉震撼的李摩等人道了句,“來敵已滅,繼續上路吧。”

  接下來的路程之上再未遇到任何波折,飛舟在行有三日後,進入青陽上洲的最南端的邊州良州,到了這裡後,飛舟便在此停泊下來。

  張禦先將駐地的普通子民交由此間的檢正司查驗,而後帶著李摩、英顓等人往玄府而來,又一日後,一行人來到了安壽邑內。

  李摩見了下方景象,感慨道:“我有三十餘年冇來此地了,這裡看去冇有什麼太大變化,一彆好似還在昨日。”

  張禦淡聲道:“可在安壽邑外,卻是有著太多的變化了。”

  他引著四人往位於湖心位置的青陽玄府落下,明善道人自裡迎出,稽首一禮,道:“玄正有禮。”又對李摩、英顓等人一禮,道:“諸位道友有禮。”

  張禦與他見過禮後,問道:“惲道友可在?這幾位道友自域外而來,為免魘魔侵擾,我需請他為這幾位作一番查驗。”

  明善道人回道:“少郎正在府中修持,待我通傳他一聲。”

  張禦點了下頭,道:“那就勞煩了道友了。”他與李摩、英顓等人一抬手,道:“我有事需去麵見玄首,諸位在查驗之前,還請在此稍待。”

  李摩拱手道:“玄正放心,我等知此事重要,查驗之前當不會隨意走動,玄正有事儘可自去,不必理會我等。”

  張禦在此與四人分彆,就步入大殿之內,而後身軀懸飄而起,徑直來到了最高處的平台之上,他目光一轉,見到竺玄首立在那裡的孤寂身影,他執禮道:“玄首有禮。”

  竺玄首點頭回禮,道:“玄正此行可有收穫?”

  張禦站在那裡回言道:“那處確然是界隙無疑,我已然將之拿下,此後我玄府也當有一處對外交通之地了。”

  竺玄首沉默片刻,才道:“玄正做得好。”

  張禦這時走了上來,望向遠處落在煙雨之中的山水美景,過了一會兒,轉過頭來道:“我有一件想請教玄首,上回玄首曾與我言,彼輩不可信任,可是涉及造物一事麼?”

  竺玄首神容平靜無波,道:“看來玄正知道了。”他淡然言道:“玄正可是想問,我既有所覺,又為何不加以阻止?很簡單,這是世人之事,世人之變,我輩修行之人隻管約束神異之輩,其餘無需多去過問。”

  張禦心下微歎,他先前來此,也是差不多猜測到了這個答案,天夏修士一直有出世派和入世派的爭執,這放在玄府也是一樣適用的。

  玄府之中的那些出世派的人認為,凡間一切轉運都不該去太多過問,讓其自行運轉方纔是正道,他們隻要負責對抗各種超凡事物便可。

  而入世派則認為,修煉者亦是從凡人中而來,理應有很多的參與,而且凡人壽命短暫,有時候很可能會走重複的老路,所以應當給予凡人更多正確的指引和幫助,以避免各種錯誤和無端的犧牲。

  竺玄首身為真修,顯然是一個出世派,隻要不是外部超凡力量的乾涉,那麼就不認為是自己的事。

  可他身為玄正,又是夏士,卻不能對此視若不見。

  他思忖片刻,抬頭道:“我經查實之後,會向玄廷上稟此事。”

  竺玄首神情平靜道:“這是玄正的權責所在,不必與我說。”

  張禦考慮了一下,又道:“此事較為複雜,恐怕下來我需要應付各種不同情況,故我還需再借用青陽輪一段時日。”

  竺玄首看向張禦,道:“玄正借用此寶倒無妨礙,但是需記得,在域外時儘量少用此寶,我青陽域外亦有大敵,若是被其發現,或可能引其覬覦,玄正當需小心為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