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用了大約小半日時間,一直深入到了十二層才止步,在這期間又是找到了兩個蘊藏有源能的物品。

殿藏內三分之一的藏品已被他察看過,隻是此間晚上不允許有人久留的,故是他今日該回去了。

下來要是順利的話,那麼再有兩三日時間,那當就可以走遍整個延台學宮的地下殿藏。

隻是他覺得,按照這個趨勢來看,下麵便還有收穫,當也不會有太多了。

然而如此數目眾多的古老物品,具備源能的物品卻隻有幾件,這個情況卻是有點異常,尤其是他還冇有在這裡見到任何與異神相關的物品,這說明這些東西被人有意識的轉移走了。

他再次想起兩府封存的那批藏品來,或許對他個人來說,那裡的東西纔是最有價值的。

思索之間,他已回到那尊大鷹鵰像之前,抬目望向上方,封金之環還好端端的在這裡。

他敢把這東西留在這裡,自然是不怕有人拿去的,這上麵沾染有些許紫星辰砂,不得他允許,誰也接觸不了。

經過這麼長時間,鷹像之上源能已然收取乾淨。

此時他眸光微微閃動,卻見一個半人大小的身影從上方走上來,圍著雕像蹦跳了兩下,但是對著封金之環想碰又不敢碰的樣子,最後就又轉頭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他看得出來,這東西冇有軀體,隻有一個飄忽的影子,思索了一下,差不多知道這是什麼了。

這應該是傳說中的“舊靈”,一種寄藏在古老物品中的靈性生物,它對人冇有危害,但是會被古老物品所吸引,方纔應該是察覺到了封金之環,才主動跑了出來。

冇想到殿藏內還有這東西,不過這東西似乎對自己有些用處,他思索了一下,伸手一招,將拿了過來,蛇頭蛇尾一合,重新放入了紫星袋中,就往上走去。

自治星台出來,他回到居處之後,與魯老交流了一番,便就回去打坐修持。

到了第二日淩晨,他一早執筆寫下了一封公函,拜托葉思蘭將公函代為送交公驛,自己則繼續昨日之行,在接下來的三天時間,他走遍了整個殿藏。

確如他所料,這裡具備源能的東西並冇有多少,加起來也不超過十指之數,但總也是收穫,對於源能他是不嫌多的。

這個期間,他也是收到了封庫那邊的回書,那裡言稱封庫近日不便觀覽,措辭用語倒也客氣,可是字裡行間內卻是拒絕的意思。

他心下一轉念,從律令上來講,這個封藏就是應該歸於玄府,不過因為這些年來兩府代為保管,也的確是付出了不少代價的,立刻要求轉全部交歸玄府那是不近情理的。

可他這次隻是提出檢視,並非是要求拿回來,這是個非常合情合理的要求,然而對方對這個事情卻是推三阻四,他立刻覺得,這裡麵怕是有一些問題。

因為延台學宮這裡能吸攝的源能俱被他收取了,故是他也不準備再停留下去,與魯老辭彆之後,立刻就乘坐飛舟往益鄰郡而來。

益鄰郡封庫與延台學宮同在望州,相隔不過兩郡之地,故是此行行程極快,半刻不到,就已來到了此郡上空。

而就在他即將達到目的地的時候,一駕外來飛舟也在往封藏而來,舟艙坐著一對青年男女,男子異常俊美,五官幾無瑕疵,女子則長著一頭白髮,也有著一樣不類凡人的美貌容顏。

青年男子這時看了看下方,道:“就是這裡了,艾若,我們瑪塔族的啟石就藏在這裡,隻要你看上一眼,就能從那裡得到啟示。”

艾若輕聲言道:“我的兄長,你一直強調這東西對我們一族重要,可卻不肯告訴我這裡麵的原因,那麼我能問一句,我能從那裡得到力量麼?”

青年男子猶豫了一下,才道:“那裡並冇有力量,你能得到的隻有知識,但是有這些足夠了,它是遠古神明留下的東西,我想你能夠理解它的重要。”

艾若眼眸微微一亮,道:“原來是這樣麼?”隨即她又疑惑道:“可是這麼重要的東西,青陽人怎麼會允許我們接觸呢?”

青年男子耐心回答道:“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力量來源,他們不需要這些東西,他們也不理解這東西對我們的重要性,但是艾若,你不要以為這件事很容易,如果不是這次青陽人和那些怪物發生了戰爭,需要我們的支援,他們也不會允許我們接觸這東西的。”

艾若好看的眉毛挑了一下,道:“哦?他們需要我們的支援?”她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看來他們也不像我們想象中的那麼強大麼。”

青年男子道:“所以這正是我們的機會。”他看了眼下方,見飛舟正在緩緩下降,道:“我們到了。”

飛舟不一會兒在泊台之上落定,艙門旋開,兩人自裡走了出來。

一名中年文吏早已站在下方等候,身後則是跟著兩名披甲軍士,他此刻主動走上前,拱手一揖,道:“兩位,有禮了,在下水衡,為此地封庫主事。”

青年男子用無可挑剔的天夏禮還敬一禮,同時天夏語說道:“非常感謝水主事給我們這次機會。”

中年文吏搖搖頭,道:“不用謝我,這是明府君的關照,我也是職責所在,兩位請這邊來……”正要邁步的時候,一名役從跑過來對著他耳邊低聲說了一句,他一皺眉,道:“你就說對那位說,還請他等候一二,我這邊事一處理好便去見他。”

他拉了一下那剛要邁步的役從,叮囑道:“對那位客氣一些,莫要得罪了。”

役從點了點頭,道:“主事放心,腳步加快離去了。”

中年文吏轉過頭,起手一引,道:“兩位這邊請吧。”

他在前麵引路,帶著兩人邁過四下遍佈哨台的寬闊廣場,進入了一座高大厚重堡壘之內,沿著深長的甬道行走,很快來到了一扇金屬大門之前,可見上麵還浮動著一陣流光。

有兩名金屬巨人一左一右守在此間,那赤色眸光先在青年男子身上掃了眼,而後纔對中年文吏點首致敬。

中年文吏也是點點頭,道:“辛苦二位了。”他走上前,把手放在前方一塊玉石台上,霎時間,金屬大門之上流光消淡下去,並且有清霧從兩邊甬道之上噴出來。

艾若一驚,那青年男子卻搖了搖頭,示意她無需擔心。

過去片刻,隨著隆隆聲響,整個甬道震動起來,前方的封庫大門緩緩開啟,中年文吏道:“兩位跟我來。”當先邁步往裡去。

青年男女對視一眼,跟著走了進來,就在他們三人入內後,封庫大門又緩緩合閉。

那役從得了中年文吏的吩咐,匆匆來至封庫外沿的殿閣客室內,對正等在這裡張禦一個躬身,歉然道:“張玄正,衙君那裡正有要事處理,還請玄正稍待一二,待事畢後,衙君會親自過來向玄正請罪。”

張禦眸光一動,他察覺到這役從身上沾染了一絲神性力量的氣息,他心下一轉念,立刻站了起來,往外走去,役從愕然,他匆匆追了出來,道:“玄正?”

張禦來至外間,目光往廣場之上望去,霎時間,一道道飄忽不定的人影在那裡浮現出來,而其中有兩道卻格外明亮,他道:“方纔有域外異神到此?他們去了封庫?”

役從被他這麼一問,頓時猝不及防,支吾道:“這,我……”

張禦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他大步往前走去,役從急忙跟上,“玄正,你要去哪裡?”

張禦並不理會他,一個人往封藏方向而來,他看去走得十分從容,可袍袖擺動之間,隱有雲煙泛起,竟是幾步就橫穿過整個廣場,出現在了堡壘前方。

役從發現不對,隻能一邊跑,一邊隔著廣場喊道:“玄正,玄正,攔住,攔住……”

張禦此刻已是進入了這座石砌堡壘,並沿著甬道一步步往前走,未有多久,兩名丈許高下的金屬巨人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其中一個看了他一眼,沉聲言道:“請你退出去,這裡是封庫重地,不允許外人進入,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再有上前,我們不會客氣。”

張禦冇有和他們兩個人交流的打算,往前看有一眼,觀見之印下,可見那兩個閃爍著耀眼光芒的人影正隨著某一人進入儘頭處那座大門中。

他把袖一甩,繼續往前走去。

兩個金屬巨人奉命鎮守此地,在按例警告過後,就不會再有任何留情,故是此刻冇有片刻猶豫,身上靈性光芒瞬時爆發出來,就壓低著重心向著張禦衝來。

他們兩個人並肩而至,龐大的身軀封死了前進的空間,前衝的力量更是足以將任何血肉之軀碾碎。

張禦則是從容緩步上前,就在與對方兩個人即將碰撞的時候,他背後忽有一道璀璨星光閃過,霎時從原地消失,再出現時,已來至了那金屬大門之前。

兩個金屬巨人前衝了十幾步,方纔止住身形,回頭一看,便見張禦背對著他們站在那裡,此刻又是往前一步,似有星光在甬道內閃了閃,整個人便就消失不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