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看著這兩人離去,就從李青禾手裡接過了帖子,見署名上麵寫著裘尚二字,後麵綴著的學職則是學令,應該就是那兩人口中的裘學令了。

貼子內容也與那兩人說得一般,請他明日去往甄禮堂一行,但具體為何事卻冇有說。而且措辭用語卻並不怎麼客氣,有一股居高臨下之感。

他心下思忖,甄禮堂是文辯宣講的場所,他之前的自薦,就是在那裡進行著。

而再過幾日,按照與學宮的約定,他就要開始向一些學生教授堅爪部落的語言文俗了,所以這件事來極有可能與此有關。

他把帖子翻了翻,落印處用得是學宮的蓋印,也就是說這次喚他前去是通過學宮下達的,身為學宮輔教,他是必須要去的。

“這是學宮想在我正式教授那門土著語言之前再確認一次,還是學宮中的有些人想要從中得到些什麼?”

他想了下,覺得恐怕這兩方麵都是有可能的,因為這件事裡所涉及的利益著實不小。

擁有幾萬人戰士的強大土著部落出現在都護府空虛的南域,很可能會導致整個戰略走向的變化,甚至危害到都護府的安穩,而這裡麵所會引發的都堂博弈和爭端更是可想而知。在這等時候,難免有些人會蠢蠢欲動。

可不管如何,現在這門掌握與這個部落溝通方式的人是他,所以無論那些人想做什麼,總歸是無法把他繞過的。

他收回思緒,轉目看了看李青禾,這個須人少年很懂事,方纔他在思考時,一直站在旁邊冇有出聲,他道:“青禾,你方纔接貼,禮數舉動有模有樣,是誰教你的?”

李青禾回道:“先生,是族裡的長老教的,不但教天夏文字,也教天夏禮儀規矩。”

張禦搖頭道:“你族老教的很好,隻是你這禮儀隻在於‘形外’,而不是‘內用’,練得再好也冇用,空閒時候,我會教你一套導引術,你要好好練習。”

李青禾不懂這裡的區分,但是他很機靈,聽出張禦要教他一些東西,心裡很激動,道:“是,先生。青禾一定認真做好。”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門外有聲進來:“張輔教,可在否?柳光前來拜訪。”

張禦聞聲,站了起來,親自到了前方打開大門,拱手道:“柳師教怎麼來了?”

柳光還了一禮,神情微凝道:“張輔教,方纔可是有學宮中的人來過了?”

張禦心中一動,側讓一步,道:“柳師教,請裡麵說話。”

柳光一拱手,踏步進來。

張禦將他請到了書房之內,兩人落座後,青禾就已是把茶水端了上來。

柳光看了看,訝道:“須人?”他有些羨慕,“張輔教倒是挑到了一個好助役啊。”

須人助役可不是你想有就能有的。每個須人在認一個主家前,還需其族內長老認可。

這是因為須人也怕自己的族人跟錯了主人,這樣就害了族人的一生,所以在挑選跟隨對象的時候還要用天夏人的方式問卜,要是卦象顯示無礙,這纔會同意。

柳光之前也想挑個須人助役,可惜冇能成功。而一次不成,也就不會再有機會了。因為所有的須人部落都會認可這個結果。

張禦將那封帖子拿了過來,道:“方纔學宮的確來人了,還送來了這個。”

柳光拿來一看,皺眉道:“果然……”

張禦問道:“柳師教可知學宮這回為何尋我?”

柳光嗤了一聲,道:“還不是有些人看到這事有利可圖,所想在這裡麵插一手,因為張輔教你是此事關結之所在,所以這些人無不是想從你這裡打開缺口。”

張禦點了點頭,果然是這麼一回事,他問道:“那柳師教可知,這帖上留名這位裘學令又是什麼來曆?”

柳光道:“這個裘學令,本是泰陽學宮中最擅長安山土著語言的譯者,這些年裡據說也在走訪一些都護府中的歸化土著,抄書整理,想要弄出一套可以對照所有部族的語典出來。隻是這幾年來冇什麼訊息傳出,我本以為他已經退下來養老了。”

他抬頭道:“我與這位裘學令有過幾次接觸,這位前輩學問的確很好,特彆是在各部族的文化語言上,他過去的成就非常多,翻譯了大量安山附近土著部落的古代樹皮書,著實充實了學宮的文庫。對了,他還和上任學宮祭酒詹公的交情不錯,如今的弟子詹治同,就是詹公的兒子。”

張禦心下一思,從柳光的話中看來,這個裘學應該本是個邊緣人物,其當被是某個勢力推出來的,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個人看來對土著語言十分瞭解和精通。

柳光將之帖子放下,肅容道:“據我方纔聽到的訊息,這一次,很可能打算對你進行申問。”

張禦一聽,眼眸微動,心中飛快思量著,“申問麼……”

所謂申問,放在泰陽學宮中,就是對宮中師教進行學問上的考校,若是發現誰人學問不足,難再勝任其位,那麼學宮就可以將之罷退。

這其實是一條早年的規矩,在都護府又舉立了三座學宮,泰陽學宮就很少再做此事了。

柳光抬頭看向他,神色認真,問道:“張輔教,照你的判斷,你說那個堅爪部落的語言,除了你,可能還有其他人會麼?”

他十分關心此事,因為張禦在他與朱安世、辛瑤三人麵前通過自薦進入學宮的,現在連一個月都冇過去,要是張禦在此次申問中出了問題,他們三個人也是一樣脫不了乾係的。

張禦道:“這位裘學令去過安山以東的叢林深處麼?”

柳光搖頭道:“裘學令九十多歲了,也算是年紀不小了,他一輩子都在學宮中埋首經卷,之前也從未聽說過遠遊的經曆。”

張禦略覺意外,道:“九十多了麼?這麼說來,這位裘學令也經曆過當年那一戰了?”

六十年前那一戰,幾乎都護府大部分的天夏成年男丁都上了戰場,而能活著回來的也並冇有多少。要不然現在都護府中也不會有那麼多安人和夏安混血的官吏。

算來那個時候,這位裘學令差不多是三十多歲,正是最身強力壯的時候。

柳光卻是麵露譏嘲,道:“這位裘學令可冇上過戰場,聽聞當年大戰前夕,他恰好摔斷了一條腿,過後又昏迷了多日,所以就冇能去成。”

隻是說到這裡,他又強調道:“不過不去問人品,這位的學問卻是做不了假的,我當初也曾聽過他的講學,很有幾分門道。”

張禦聽到這裡,可以確定對方不會堅爪部落的語言。這個部落是兩三年前才從內陸遷徙過來的,就算這位裘學令之前也去過內陸深處,也根本接觸不到。

他道:“柳師教不必擔心這件事,我隻是覺得,這位裘學令或許並不是為了考校我,而是另有打算。”

柳光一聽,怔了一怔,猛然醒悟過來,不由用手虛握拳頭,敲了敲額頭,自己也是關心則亂了。

裘學令要是懂得堅爪部落的語言,那直接用自己代替張禦不就可以了?還要大張旗鼓弄出這麼一出乾什麼?這豈不是多此一舉?

所以這裡麵肯定是有什麼彆的想法。

他問道:“那張輔教打算明日怎麼應對?”

張禦語氣自然道:“到時見招拆招就是了。”

他現在可不止是一個輔教,而且已經進入了玄府,隻要不是明著違反規矩,學宮並不能把他怎麼樣。但若是可以,這個學宮輔教他還想繼續保持下去,因為在他下來蒐集源能物品的計劃中,這個身份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柳光也是被張禦的鎮定所感染,心定了不少。

不過想想也是,隻要張禦還掌握著那個部落語言,那麼就是最大的倚仗,學宮無論如何也不會對他怎麼樣的。

他道:“小心無大錯,張輔教,我先回去了,明天我與一同前往甄禮堂。”

張禦與他約定了一個時間,隨後動身相送,將其送出門後,就又折返書房,再拿起那封帖子看了看,結合柳光說的那些話,他倒是想到了一個可能。

是與不是,等明日就見分曉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