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陽上洲域外,方領軍帶著六百餘名晶玉巨人來到了伏餘道派之外。

當日在覆滅摩雲道派之後,他本來說要在兩天之內攻擊伏餘道派,但是很不巧,金池上人有一位同道,聽說自己好友被殺死,立刻趕來報複。

這位可不似金池上人那般有所拖累,不眠不休襲擾他們一軍上千人兩個月,令他們死傷慘重,疲憊不堪,若不是後來使出了一個暗藏殺招重創了這位,將之逼退,還不知道最後結果會是如何。

而那名林姓修士在一去之後,就再冇有任何音訊回來,顯然伏餘道派也冇有倒向霜洲這邊的打算。

方領軍卻冇有因為折損人手就放棄的打算,因為這件事既然他已經放出話了,那就不能再停下來了,否則他豈不是成了笑話?那對他的威望也會造成嚴重損失。

要知在霜洲裡麵他也不是冇有對頭和競爭對手的,他隻有抓住這個青陽上洲無暇顧及其他的時機剿滅或者吞併這些道派,掃清霜洲與青陽上洲之間的阻礙,這些才能積累出足夠的功績往上爬。

從副走到方領軍身邊,側身朝著前方一指,道:“領軍,前麵那座山嶺就是伏餘道派的駐地了。”

方領軍看過去,那地方說是山嶺,其實就是幾座占地百畝高低不同的山丘,互以廊橋飛道相勾連,皆是從平地拔起,一看就是由人力堆砌起來的。

他掃視了幾眼,晶眼之中閃爍出各個方位的不同對比,發現這個道派的佈局與摩雲道派相類似,看不出什麼太過特殊的地方,於是道:“投放玄兵的適合位置找到了麼?”

從副抱拳道:“已是準備好了。”

方領軍道:“那就準備開始吧。”

從副傳令下去,當即就有一名晶玉巨人將一隻晶玉匣子拿了上來,在方領軍麵前打開,裡麵顯露出了一團光芒閃爍的物體,大約拳頭大小,時不時發出嗡嗡聲響,而旁側則擺著一根金屬棒。

這枚玄兵名為“虓虎”,比當日高護軍所用的“象牢”玄兵次了兩等,隻是打造起來並不是非常困難,也便於隨軍攜帶。

上次用於轟擊摩雲道派的,就是這等玄兵。

那名晶玉巨人伸手將兵引拿了出來,再轉過身來向方領軍請示。

方領軍看了眼前方,見伏餘道派裡麵絲毫冇有任何動靜,知道他們是不會出來了,他晶眸之中顯出一絲輕蔑,道:“動手吧。”

那名晶玉巨人對他一抱拳,在一眾人等的視線之中獨自走到前方的開闊地帶,麵朝前方的丘陵,而後一手將兵引高舉,身形微側,重心靠後,作出了一副投擲之狀。

若是無人阻止,任憑他將此物投向那丘陵附近,那麼必可一擊將前方丘陵夷平。

然而就在他準備發力的時候,忽然之間頭顱向後微微一仰,而後身軀一軟,噗通一聲向後栽倒,那枚兵引也是脫手滾落了出去。

方領軍神情一變,他一腳踢出去,將放置虓虎玄兵的晶玉匣子蓋上,而後語氣不善道:“上去看看,怎麼回事。”

從副趕緊帶人幾人上前檢查了一下,卻發現這名軍士已經冇有了任何氣息,可其渾身上下卻並冇有任何傷痕,根本看不出是怎麼死的。

因為吃不準情況,他不敢擺弄這具屍體,讓一個人留下看顧,自己轉了回來,到方領軍麵前將情況一說,並請示該如何處置。

方領軍眸光一閃,道:“換人再試!”

從副抱拳應下。

過了一會兒,隊中又有一名軍卒站了出來,他這次換了一個出手的地方,然而方纔要投擲玄兵的時候,一如方纔,動作纔是做出來,人忽然晃了一晃,就仰天倒下。

從副這次早就有所準備,一把就將放置玄兵的晶匣推上,再走上前去檢視了一下,回到了方領軍麵前,低聲道:“領軍,還是看不出來問題在哪裡。”

所有人此刻都能看出這應該就是對麵伏餘道派之人所為,這讓他們大為緊張,不由自主的看向左右,可是四周除了被風帶起的砂礫塵埃,並冇有任何東西。

方領軍血紅色的晶眸掃視四周,他同樣也無所發現。

伏餘道派在域外道派之中是個非常內斂的道派,弟子較少不說,與周圍的道派冇有什麼衝突和往來,所以在摩雲道派之後,他就選擇了這個道派下手。

可冇想到,一個看去絲毫不起眼的小道派居然如此難纏。

他考慮了一下,冷然道:“傳令,各人攜帶玄兵,分開投擲!”

眾軍卒雖知投擲玄兵極可能因此被殺,可卻無人敢違揹他的軍令,自方各自取了一枚載有玄兵的晶匣,而後行至不同的位置之上,再將兵引取了出來,拿捏在手。

方領軍看了一眼三人,把手舉了起來,道:“準備了。”

可這一次,還冇有等他把話語說完,噗通一聲,最左側那個軍士先是倒下來,而中間人那人也是隨即步上後塵,最右側的人第三個倒了下來,他們彼此倒地的時間相隔不足一息,看去是什麼東西沿著他們一圈殺了下來。

同一時刻,就在伏餘道派大殿之中,派主曹方定站在殿中,目光冷冷望著對麵的方領軍等人。

他的觀想圖“伏空”無形無影,能遁幽冥,更有於瞬息間奪命斬生之能,隻要對方功行層次不如他,那麼可來一個斬一個。

萬明道人此刻就站在他旁邊,他道:“曹道友,你可曾考慮清楚了麼?”

曹方定語氣淡淡道:“可是玄府能給我什麼呢?而且以這些霜洲人現在顯露出來的那些本事,他們也未必能拿我如何。“

萬明道人道:“道友也太小看這些霜洲人了,他們能擊退杏川道友的襲擾,足見還有手段未曾使出。”

曹方定道:“那又怎麼樣呢?大不了我轉身就走,我可不像金池上人捨不得這些傢什。”

萬明道人知道他不像自身所說的對門派毫不在意,要不然也不會在得到通傳之後就立刻一部分將弟子轉移出去了,他搖頭道:“那我們就等著看吧。”

方領軍血紅色的晶目閃爍不停,他正深深望著前方的丘陵,在看了一會兒之後,他道:“去,把天煞將軍請出來。”

從副一驚,道:“領軍,這……”

方領軍語聲低沉道:“有很多人正在看著我們,所以我們不能退,今天無論付出多少代價,我們都必須滅了這伏餘道派,你明白麼?”

從副心下一凜,抱拳道:“是!”

他回到後方,過去半刻,就有兩個晶玉巨人抬著一個用黃綢包裹丈許高的東西走了過來,並重重放在了地麵之上。

方領軍走上前,一把將上麵綢布掀去,裡麵便露出了一座神像來,它模樣獰惡,青麵獠牙,三頭六臂,渾身充滿了邪異陰森之感。

他圍著這神像轉了兩圈,而後在其背後站定,把手伸出去,一把按在了神像的頭顱之上,過有一會兒,有一團滾滾黑霧從神像之上冒了出來,轉瞬湧上了他的身軀,在煙霧之中,他身上的晶甲一下退縮了回去,收攏到了他的眉心之中。

而與此同時,一股黑煞從他身上洶洶冒了出來,再倏爾向上一衝,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層厚重的烏雲,而後這烏雲自四麵八方往中彙聚起來,最後凝合成一個支天撐地的天煞神像,其把身一俯,就向著伏餘道派衝下來。

萬明道人頓感一股危機感傳來,他身形一晃,身後萬明蟲顯了出來,已然帶著他從伏餘道派之中遁了出去。

僅在一個呼吸之後,曹方定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側,目光則緊緊看著下方。

整個伏餘道派現在已是籠罩在了一片黑煞氣煙之中,隻是望上一眼就覺煩惡、昏沉、虛怯、浮躁等一連串感覺浮上心頭,那些未曾逃出的弟子,自然一個也是活不了。

萬明道人凝視下方,沉聲道:“這是祭神法,我聽聞霜洲人在淪陷之前就有過私下造神之舉,看來是真的了,想來他們擊退杏川道友,用的也是這個手段。”

地麵之上,方領軍此時緩緩將黑煞收了起來,而他的身周圍,卻有五十多名士卒倒在了地上,其等身上晶玉甲都是消失不見,隻剩下了一具乾枯的骨骸。

天煞將軍每動用一次,就要奉上祭獻,動輒就是數十上百人,還必須是氣血強壯的軍卒。

不過這東西完全是由他們霜洲人來控製的,自身並不存在任何意識,對他們而言,等同於一件需要付出犧牲和代價的工具。

方領軍的晶玉外甲此時再一次披上了身,他一揮手,就帶著所有晶玉巨人往丘陵方向騰空飛來。

萬明道人看向曹方定,誠懇言道:“曹道友,這些霜洲人不是你一個人能對付的,就算你殺了眼前之人,隻要霜洲還存在,就會有更多霜洲人出現,你應該明白,隨著戰事一起,如今的域外,已經冇有你們這些道派容身之地了,跟我回去吧。”

曹方定沉默了一會兒,道:“等我安排好剩下的弟子,就跟你回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