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整兩月時間裡,張禦都是修煉和吸納源能之中渡過的,到了差不多十月初的時候,他才堪堪將封庫之內的源能攝取乾淨。https://www.qingdaojob.com

不過這裡麵還有不少源能是被封金之環攝去的,需要在下來的時日才能慢慢吸納回來。

感覺到神元充沛之後,他第一時間就將之往六正印之中投入進去,並一路推至第三章書的完滿層次之中。

到了這個時候,他才稍稍分心於外。

現在北方戰事一如既往的進行著,但是衝突始終維持在一個限度上,這是因為青陽上洲推動的很慢很穩,對於漫長的荒域來說,這點前進還微不足道,支援也能很快從後方跟上,而泰博神怪也很可能在等青陽上洲戰線拉得足夠長的時間再出手。

他明白,要完成自己的打算,最好是在雙方真正激烈的鬥爭來臨之前,越往後拖延越是困難。

前幾日青曙那裡送來了一個訊息,已是找到了他所需要某個靈性生物的下落線索,而現在他六印完滿,當是可以出外一行,近距離觀摩一下這等生靈了。

在仔細準備了一番之後,他便乘光遁出開陽學宮,直往域外而來。

他這一次冇有乘坐飛舟,因為飛舟畢竟是學宮之物,他的行蹤難免會被記錄下來,而他這一次還準備順便去往界隙一行,探望一下範瀾、齊武等人,看看他們這些日子探索是否有什麼進展。

不過飛舟到底十分好用,還能節省出時間做更多的事,所以他在洲內穿行一般都是乘坐飛舟。

他前些時日收到桃定符來書,說是正在煉造飛舟,或許等其手熟之後,也能請其一艘。

畢竟現在大多數飛舟是給尋常人用的,而軍用的鬥戰飛舟並不外流,也並不適合修道人,唯有修道人自家所煉的飛舟才更是適合自己。

就在思索之間,他已是一路出了高州,而後遁光再是一疾,就往西南而去。

隻是他並不知道,就在他離開學宮之後不久,他外出的訊息立刻被人以芒光傳訊之術送了出去。

與此同時,域外某處,賈洛和候罡正兩人坐在一處乾燥山壁的洞穴之內,而在洞穴門口,則擺著一枚半人高的棱形琉璃。

這些時日他們一直在此等候訊息,當然他們也不是乾等,而是以種種藉口向洲內索要各種東西,“那邊”也儘數滿足了他們的要求。

在域外儘管無人管束,可是到處都是強大靈性生物和遊蕩的神怪,日子並不是那麼好過的,現在卻是要想什麼都給及時求來,一之時間,他們倒是有些希望張禦能再晚些出現了。

而就在他們穩固自身易受躁動的心神之際,忽然間,在極遙遠的距離上,有一道刺目的光亮閃過,幾乎是同一時間,洞口前的琉璃之上也是閃爍出了一陣陣光芒。

芒光傳訊之術是在地麵之上隔一段距離設立一枚晶玉,通過一係列光線照射的複雜變動來傳遞訊息,能夠在短時間內將一些緊要的資訊傳遞出去。

隻是由於光芒變動複雜,這就需要接受者有過人的觀察力和辨識能力。賈、候二人身為修士,這些事對於他們而言自是冇有任何難度。

候罡正對此事最為上心,他起身上前辨彆了一下,興奮言道:“師兄,那人出來了,看這上麵所示方向,極可能就是域外,看來我當可以動手了。”

賈洛這時道:“師弟,此回可需我為你掠陣麼?”

候罡正猶豫了一下,按理說這麼做是最為穩妥的,可是一旦事成,那位玄首說不定有手段看出賈洛出現的蹤跡,那樣就有違他的初衷了,故他言道:“還是算了,這次我準備充分,當無問題,便是不對,我也能及時抽身,不與他做糾纏。”

賈洛頜首道:“這便好,不過師弟,這些時日我也在思量此事,覺得這便是推在霜洲人身上也是有所不妥,而且‘那邊’這次給我們東西居然這般爽利,我疑他們另有謀算,待是得手之後,我等不妨去找乘常道派,尋一條路徑去到外洲。”

域外道派之中,以乘常道派最為強大,其手中掌握有一條通往外洲的交流渠道,隻是這條路並不好走,可是在有性命威脅的情況下,那就顧不得這麼多了。

其實若不是他們和“那邊”定過誓言,此前在拿了那些好處後,早就一走了之了,哪還會待在這裡?

候罡正其實心中也有這等擔憂,他想也未想就答應下來,道:“好!師兄,等我做完了此事,就和你一同去往外洲!”

張禦這次有意加快了速度,飛遁僅是半日,就橫跨兩州及荒墟之地,來到了域外,隨後他片刻不停,往那靈性生物出冇之地行去。

這次要找的生靈名為“淵猿”,也有稱呼其為“地猿”的,這東西體型龐大,一般生活在地穴洞窟之內,若冇有外敵,那麼隻有在黎明時分纔會到地麵上活動一段時日。

“淵猿”不但自身力量強大,筋皮堅韌,而且還掌握有一種神異力量,身軀可以在虛實之間轉變,也是有這本事,它才能在地下和山壁間穿走自如。

而在麵對強大敵人的時候,它可以以虛身直接鑽入敵手的身軀之內,隨後轉化為實軀將之撐爆。

故是“淵猿”與對手搏殺的時候,往往是十分殘忍和血腥的。

他這回所需要弄明白,就是這裡麵靈性運轉玄妙。

隻是和觀察“喉啾”一樣的道理,“淵猿”能做到這一點,那是其身體結構和自身的神異器官共同運用的結果,他身為人身修士,自然不可能通過觀摩就學會這樣的力量。

他這回所求的,僅是一種心光上的幻實變化之能。

實際上無論玄修和還是真修,都有這種神通,可真修那裡的法門更是難學,擺在他麵前也一樣無法學會,玄修現有的章印則並不能滿足玄渾蟬觀想圖所需,所以這就需要他自己立造章印再加以完善了,而淵猿無疑是最好的觀摩對象。

他一路按照地形地勢的不同變化尋覓過來,大約在兩天之後,就來到了線索所指的地方。

這時他雖還未看到淵猿,可卻已是聽見了那遠遠傳來的一聲聲巨大吼聲。

他可以判斷出來,這頭靈性生靈大約在二十多裡之外,發出這樣的聲音,這是其在震懾強大的敵人,宣示自己纔是這片地域的主宰。

他遁光一疾,未用多久就來至那片響聲所在的上空。

淵猿極為好鬥,它立刻感受到了外來的敵人,當即從地下裂隙中躍了出來,重重落在地表之上,並沖天咆哮起來。

張禦目光落下,見它與畫影之上相差不大,大略就是一頭巨猿的模樣,胸背厚實,雙臂肌肉鼓脹,金色的眸子,擁有一身光滑柔順且濃密的銀白色皮毛,隻是在額髮際和背脊上有一長串火紅色的鬢毛,迎風飄舞時十分威武雄壯。

它此刻一邊咆哮,一邊攥起拳頭猛烈錘打著地麵,擂鼓般的沉悶響聲震動的四周砂礫跳動不已。

似是發現這般無法嚇退對手,它一個騰躍,就往天中衝來。

這個跳躍十分突然,完全冇有任何蓄勢的動作,而且速度十分之快,和它巨大的體型完全不相符。

張禦卻是早有防備,僅是微微一側身,就已退至遠處,同時他眸光微微閃爍著,就在方纔那一瞬間,這頭猿猴進行了一次靈性的虛實變化。

不過他也看得出來,這凶物縱然在靈性運用上還達不到第四章書玄修的層次,可在速度、力量上卻已是絲毫不弱了,對他也是具有一定威脅能力的,所以下來也必須格外小心了。

而在他觀察淵猿的時候,距離他十多裡外,一群小蟲在那裡盤旋著,在盯著他許久之後,其中一隻又往遠去飛走,大約出去百多裡地,就往一個地洞之中一落。

候罡正此刻正盤膝坐在這裡,他攤開手掌,任由這蟲子落在手心之中,隨著蟲子口器刺入進來,閉目,方纔張禦在外麵一應動作全都在他的腦海之中顯現了出來。

在看過之後,這手掌一送,將這隻飽食自己鮮血的蟲子又放了出去,隨後他眼睛眯了起來。

他猜測張禦找尋淵猿,多半為了獵殺這頭靈性生物,方纔應是在觀察這東西的弱點和戰鬥方式,想來用不了多久就會動手了。

他在域外生存長久,知道淵猿的實力也是不弱,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既然這樣,那倒不如再等一上等,等兩者鬥戰起來,自己再上去撿個便宜。

轉過念頭過後,他決定耐心等下去。

待了第二天,又隻有一隻飛蟲歸來,他以相同的方式從意識之中映現出來景象,見張禦仍舊是在那裡觀摩,看去並冇有動手的打算,

他想了想,認為張禦觀察時間不會太長,大概有個三四日當就會動手,心中忖道:“耐心等上幾日當就有機會了。”

可這一等,卻是大半個月。

這一日,他煩躁的在地洞之中來回踱步,“怎麼還不動手?”

這些天過去,張禦一如之前到來時一般,隻是在那裡觀察,可是偏偏就是不動手。

要不是飛蟲隱蔽無比,候罡正幾乎以為對方已然發現自己了。

他目光閃爍不定,胸中有一股戾氣衝上來。

修煉的邪法,講究隨心所欲,從來不去壓抑情緒之中的各種變動,有時候過分壓製反而會有損修為,此刻他心中的想法,就是再不去管什麼算計忍耐,直接上去殺了對方!

這念頭一起,就再也壓抑不住,他身形一縱,洞窟之中頓有一股狂風旋起,騰昇至地麵之上,而後往著張禦所在之地飛騰而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