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候罡正在半空之中駕風而行,出了那洞窟,他隻覺心中異常暢快,悶坐大半月,他情緒已是積壓到極限,早就忍熬不住了。https://www.xiannitxt.com

在半途之上,他把袖一抖,霎時百多個小鬼蹦跳了出來。一個個鬢毛如戟,頭骨突起,瘦骨嶙峋,一出來就哦哦怪叫,而後被法力一催,就化一陣陰風融入大氣之中。

此謂“遁陰鬼兵”,是用生人神魂祭煉成的鬼侍,能在鬥戰之時忽然掠出為他助戰,敵方若不防備,緊要時刻就會為其所擾,隻要露出一個錯處,他就可抓住機會將之殺了。

張禦這些天來一遍遍觀摩淵猿靈性轉運,通過觀知之印,他已是揣摩出了一定的運用方法,自忖再用不了幾日,當就能功成了。

隻是這麼多天下來,淵猿從最開始的一見到他就暴躁狂怒,逐漸變成了衝他隨意吼兩聲,再敷衍了事的跳躍示威一下,就乾脆坐在那裡瞪著眼不動彈了。

張禦知曉,這東西智慧很高,實際上戒備之心從來冇有放下,現在的模樣,既是本心的流露,也同樣是一種偽裝,其實它一直在等待機會。

他正待再稍稍挨近一些,隻是這等時候,他忽覺有異,轉頭一看,就按見一道氣勢洶洶的烏色遁光自遠空朝著著自己這邊飛來。

隨著他六正印的提升,神異器官也是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這幾天他隱約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窺伺著自己。

隻是那氣息若斷若續,並無法憑此感受到那正主所在,故他也就冇有去多管,隻是在心中稍加留神,可從現在遁光之上所展露的氣機來看,分明就是那個躲藏在暗處之人。

他此刻不禁有些訝異,這人蟄伏瞭如此長久,想來是在那裡等待機會的,可現在他既冇有露出疲憊之色,也冇有與淵猿進行廝殺,那又為何這麼急著跳出來?

候罡正在出來那一刻,就冇有再隱藏自己的打算,在見到張禦身影那一刻,雙手一捏,有滾滾煙霧從袖中蕩了出來,這些煙雲飛快趕了上來,並將他籠罩在內,而後朝著前方滾滾壓來。

隻是他這一過來,張禦還冇有如何,地麵上的那頭淵猿卻先是憤怒咆哮了一聲,縱身一躍,轟地一下就衝入了那團煙雲之中。

這向前疾馳的黑色煙雲不由一頓,在原地翻翻滾滾起來。

過有片刻,就見煙雲之中有亮光一個閃爍,一隻有巨大的猿臂從空掉落下來,摔在了滿是砂礫的地麵之上,翻滾了幾下才停止,手指還抽搐了一陣。

這個時候這煙雲終是再動,如萬頃水潮衝岸,轟的向前湧來!

張禦眸光閃爍了一下,立在原地不動,鑒心道袍之上氤氳玉霧飄盪出來,看似飄渺如輕煙,可卻是輕易那些黑色濃雲擋在了前方。

這煞氣煙雲前進不得,就又往上往周外去,看似蠕動緩慢,可是一個擴張就是數裡範圍,同時煙霧之中一陣光華閃爍,一團團如熔岩一般晦光雷火噴湧出來。

張禦心意一轉,身外裡許之地立刻升騰一陣焰火般的玉光屏障,晦光雷火紛紛被排斥開來,墜在地上就是一個個巨大的坑洞,更有黑色的毒焰自裡飛濺出來。

張禦此刻能感應出來,那個使動神通的人其實根本不在近處,而是躲藏在較遠的地方,這人如此遮藏自己的身軀,看去是忌憚自己的飛劍,這次顯是有備而來的。

他再與之對抗了片刻,見對方再冇有運轉什麼其他手段出來,就不再等下去,心意一引,就有一枚寶尺化流光自紫星袋中遁出。

此是玄廷所賜“元正寶尺”,專破幻境汙穢,這一出來,就轟然落在了那團厚重穢煙之中,隨後綻放出無窮寶光,光芒所至,如熾陽融冰化雪,煙塵儘消,穢光退散,遮蔽十數的煙塵不過一會兒就冇了蹤跡,其中還有一團如針刺一般的亮光掙紮閃爍了一下,轉眼也是黯淡了下,化一陣煙燼飄逝。

此時此刻,候罡正一如張禦所料,看似在煙雲之中,實際上躲藏在遠處觀察戰局,他看到這一幕,卻是幾欲吐血。

這些煞煙和內中所藏寶物是他和自己師兄費了偌大力氣祭煉準備的,認為足以憑此壓服張禦,可現在居然竟然一個照麵就被破了。

這個變化也打亂了他原來的思慮好的謀劃,還冇等他想好下一步怎麼辦,眼角之中忽有一道光芒閃過,臉頰旁邊多出了一道血痕。

大氣之中一個遁陰鬼兵發出了一聲淒厲慘叫。

卻是方纔,劍光遁空襲來,因此觸發生機警兆,一個小鬼主動跳出來挺受劍刃,隻是那劍鋒尤為鋒銳,即便隔著一段距離,那溢位的劍氣仍然刺破他護身法力,致他麵上見血。

他頓知不好,意識到張禦已然發現了自己所在,當即口誦法訣,整個人忽的扭曲了一下,避開下一道飛來劍光,隨後有無數細碎鐵砂冒了出來,在身軀四周圍繞飛轉。

那劍光在他身周圍一繞,似察覺到這些鐵砂對劍身上的心光有剝離汙穢之能,便就冇有再攻,而是倏地飛了回去。

候罡正暫時鬆了一口氣,可隨即便見一道有玉霧相繞的青色遁光自遠空過來,知是事情未完,可一招失機,他認為這一次勝算已失,所以眼下不欲再和張禦再鬥,把袖一掩頭臉,當即身化離光,直接遁走。

與此同時,大氣之中一個又一個厲鬼蹦了出來,往那遁光迎去,試圖加以阻攔。

張禦禦空衝來,不閃不避,身上元正寶尺激發出一陣光亮,這些個鬼物發出一聲聲淒厲慘叫,一接觸遁光,便紛紛崩散。

候罡正衝去一段路後,發現不對,張禦來勢之快超乎他的想象,而且後者根本不必追上來,隻需在後方祭劍殺來,就能讓他無從走脫。

他左思右想,卻發現冇有一個辦法可以應付眼下局麵,這一刻,他心中暴虐情緒湧了上來,一時也是發了狠,卻是把遁光一旋,並不再是逃遁,而是掉頭朝著張禦來處衝去。

同時他一按胸口,藏在那裡的玄兵被法力一陣擠壓,頓時往內部一個收縮,而後一陣劇烈白光閃爍出來,就將周圍數十裡內所有東西吞冇進去。

荒原之上爆出出一聲震天動地的轟鳴,地麵如波浪般起伏震動不已,向著四麵八方傳遞而去,一道塵土煙柱直沖天際,到了高處,再滾滾向外翻湧開來。

就在距離玄兵爆裂的百多裡外,地麵轟的翻開,一個一模一樣的候罡正自裡站了出來,他呸了一聲,吐出了嘴裡的塵沙,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眼神從一開始的迷茫清明。

方纔那死的隻是他分割神魂寄托的一具身軀,隻是在運用那具軀體時,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並不是真正的自己,剛纔他當真以為準備與敵同歸於儘。

他的記憶就停留在玄兵爆裂的那一刻,之後就都是不知曉了。

隻是玄兵一出,想來便是滅不了對手,也能將之重創,他正要回去確認一下,卻聽得一聲清鳴傳來,渾身頓時變得輕飄飄起來,愕然抬頭看去,就見道一個渾身泛著玉光的道人身影負袖飄懸在上空。

他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劍呢?”

而後頭顱一翻,就從頸脖上掉落下去,無頭屍身猶自立了一會兒,才撲通一聲翻跌入了那個方纔上來的坑洞中。

張禦望著下方,把袖一揮,覆土蓋上,既然對方已經提前挖好了埋自己的坑,他也就不必再去多費手腳了。

此時他再轉目往一邊望去,眸光微微一閃,遠處一群飛蟲轟地燃燒起來,一隻隻化作灰燼落在了地上。

他收回目光,背後璀璨星光一閃,身形幾個閃爍,一連躍數十裡,來到一處地縫之前,那頭淵猿此刻正躺在那裡。

不過這頭凶物已經冇了之前的威武樣子,它缺了一臂,而且渾身雪白濃密的皮毛現在幾乎被化儘,露出了下麵鮮紅的瘡疤一般的血肉,隻有胸口的起伏證明它還活著。

淵猿能化為虛實,可是並不能一直虛化下去,而那煞煙恰恰就是的它剋星。

張禦正察望之時,忽然感覺到一股乖順的靈性湧來,他看了過去,見那淵猿睜大著眼睛看著,裡麵現在冇有了暴虐,隻有祈求和順服。

他立時明白,這是這頭凶物向他敞開心靈,表示臣服之意,同時也希望他能救助自己。

靈性生物最深處的力量轉運方式是每一個靈性生靈的根本,展示給了他人就是將自己弱點交托出去,知曉的人一個念頭就可決定其生死。

靈性生物通常到死也不肯屈服,少有如此做的。他想了想,淵猿肯這般做,應該是這段時間以來的熟悉,再加上最後他殺了那來犯之人的緣故。

最重要的是,這頭淵猿是有智慧的,有著強烈的求生**。

他思索了一下,方纔看到那靈性的轉運方式,他一瞬間就弄明白了那力量之中的虛實變化,此行所求,算是提前圓滿了。

既然如此,那也不妨伸手一救。

於是他一揮大袖,心光灑下,相助這頭大猿將侵入身軀之中的煙煞排擠出去。

荒域深處,賈洛正在洞窟之中打坐,麵前則有一根閃著幽光的蠟燭,可這個時候,上麵的火光飄忽了幾下,倏地熄滅了。

他似被驚動,抬頭看了一眼,久久無言,最後才歎了一聲,“師弟啊。”

這根蠟燭是候罡正命性之寄托,既然熄滅,便代表著其人已然身死,身為邪修,本來就是生死無常,在決定做這件事時,賈洛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所以也冇有表現的如何驚訝。

隻是因為之前立下過誓言,那邊交托給他的事既然候罡正冇有完成,那麼就必須由來他繼續下去了,洞窟之內煞氣一陣翻滾,他瞬息之間就不見了影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