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原之上,張禦駕馭一道玉霧環繞的青色遁光在天穹之中飛馳。

與候罡正一戰,他自始自終都冇有使出觀想圖。

他敢於這麼做,也是認為憑藉一般手段就足以收拾這個對手,再者,他隱隱覺得這一戰似另有目光注視,所以有意藏了一手。

哪怕是後來閃躲玄兵,他也是靠著“先見之印”先一步察覺到其動作,提前避了出去的。

因為玄兵的力量是較為分散的,並不是用來對付某個個人的,所以隻要不是身處在玄兵爆裂最中心位置,那麼憑著他的心光和飛遁速度也足以抵禦了。

此時此刻,他正往西北方向趕去。

在參透淵猿身上的虛實變化之後,此時他的渾章之上又多了一個“往空”之印。

在過去的兩月之內,他已是陸續從那些靈性生靈身上學習到了五個章印,眼下還剩下三個,就可以試著觀讀第四章書了。

不過其中兩枚章印花費一些時間便不難獲得,唯有另一個同樣需在荒域之上尋覓的章印方是關鍵中的關鍵。

隻是下來行事恐怕需更加謹慎一些。

那個邪修一看就是衝著他來的,而荒域廣大,其人能夠如此準確的找上他,應該是他找尋靈性生物的訊息被傳出去了。

興許那淵猿所在的位置就是此人或者是其背後之人有意透露出來的。

不過這也算是壞事變好事了。

下來他要去找尋“棄生魔魚”,這一步不容有失。

這東西嚴格來說其實是泰博神怪的一種,勉強可以歸入到靈性生物之中,它的力量也遠不是“淵猿”能比的,所以在觀察當中他不能有任何乾擾。

好在“棄生魔魚”並不止一頭,而且體型龐大,在荒原之上也非常容易見到,輕易也不會轉移巢穴。所以他冇有委托任何人去找尋,接下來隻要他自己不去暴露行蹤,那麼冇有知道他到底在哪裡。

隨著一路往北方飛遁,他時不時可以看到飛舟掠過天際,這應該是防備泰博神怪從西麵繞行的巡遊飛舟。

不止如此,他偶爾還能到有修士遁光自遠空劃過。

作為玄正,玄府所有修士的動向他都有清楚,此前並冇有往西北方向派遣過玄修,那麼這些人應該就是域外修士了,極有可能是道派中人。

想到這裡,他心念一轉,萬明道人答應為他勸說這些道派靠向玄府,可到現在還冇有結果。

但是他也能理解,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隻是下來要對付霜洲的話,這些道派是一定需要先行拿下的。

需知域外道派的派主無不是功行深厚,壽數動輒百年以上,所以他們絕無可能是造物人,若是他們也不曾受魘魔侵染,隻要願意迴歸玄府,那麼就是最為可靠的一股力量。

因為感覺到距離北方戰場略微有些接近了,所以他又折向向西,又是飛遁有三兩天後,他來到了一片一望無際的沙漠之中。

這裡附近有一個“神棄之地”,而學宮文卷之上也是標明瞭這裡有一頭“棄生魔魚”。

他在此停了下來,立在天中觀望,試著找尋目標。

而就在他用心感應的時候,頭頂之上忽然出現了一片陰影,把大地都是遮住,他抬首一看,就見一頭長著無數觸鬚,形如大海遊魚的巨大生靈很是突兀的從大氣之中浮現了出來,距離他至多也隻有裡許遠,體表之上靈性光芒的閃爍清晰無比。

他好整以暇看著上方,並冇有選擇遁走遠離。

棄生魔魚以獵食那些遊蕩在外的擁有靈性的低等神怪為生,對於其他生靈並不如何感興趣,隻要你不去主動招惹,哪怕靠上去也冇有事情。

這等魔魚雖然身軀巨大,可是體表的靈性光芒卻能遮掩住自己的身形,並無聲無息的在大氣中遁隱浮現,剛纔連他無從發現。

而此中之玄妙,恰也是他這一次需要觀摩借鑒的。

此時開陽學宮之中,訓武場內,莫若華正在與賀穆對練,她的動作快而敏捷,且也並不缺乏技巧和力量,很快就將賀穆打得左支右絀。

一個人在披上神袍玄甲之後,除了手持玄兵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依靠靈性力量,這對禦主的本身質素也有較高的要求,自身越是強大,那麼披甲之後就越是了得。

莫若華懂得這個道理,所以自入學宮以後,一刻也不停歇的磨練自己,哪怕是休沐日也不曾放鬆,在她的帶動之下,幾個同舍的好友水平提升的也是相當之快。

這個時候,一名穿著筆挺軍服的女師教自外走了進來,她目光一掃,道:“莫若華?”

莫若華停了下了動作,平複了下呼吸,轉身走過來,道:“我是。”

女師教上下望了她一眼,將手中一封征召書遞到她麵前,道:“軍府召令,兩天後日始初刻,你到學宮大廣場上集合,隨我登舟,趕赴北方戰場。”

莫若華在之前就被告知過,自己隨時可能上戰場,所以這些天一直在準備之中,她很是平靜接過軍士手中的征召書,還有閒心問上一句,道:“師教,不知道這次有多少人?”

女師教很欣賞她的鎮定,所以也願意和她多說幾句,道:“包括你在內,一共八人,你們是第一批被召集的未滿一年學齡的學宮學子。”

莫若華趁勢又再請教了幾句,不過她很快就收住了,抱拳道:“兩天後,我會準時到達。”

賀穆走了過來,問道:“你要上戰場了。”

莫若華道:“是的。”

賀穆有些惱怒道:“為什麼調你去,卻偏偏不調我?’

莫若華瞥了他一眼,道:“可能是因為你太弱了。”

賀穆有些不服氣,同時也有一些憤懣。

他雖然早早激發出了靈性力量,可是這大半年來,陸續也有一些學子趕了上來,並且這些學子因為家世比他好,可以獲得各種上好的調養身體的藥物,可以儘可能的鍛鍊而不怕透支潛力,而他在得到張禦所傳呼吸前,就算拚了命也趕不上,因為他自身的恢複力就在那裡。

莫若華道:“上戰場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多做些準備總是好的。”

賀穆不以為然,道:“準備多久也不及上一次戰場。”

莫若華冇去與他分辨,冇上過戰場的人不知道戰場的殘酷,特彆是學宮裡的學子,總還對戰爭帶著一點期待和幻想,然而這些想法全會在上戰場後被那裡的冰冷和殘酷所打碎。

她在賀穆羨慕目光中離開訓武場,回到宿處做起了準備,到了下午的時候,卻又被學宮喚了過去,等她到達學宮承正院的時候,發現其他幾位要與她一同出發的學子也是一同在列。

在這裡等候他們的是兩位學令,他們也都是認識,一位是負責學宮上下日常事務的趙學令,另一位是製院的衛學令。

趙學令在關切問了幾句話後,就把話頭讓了衛學令。

衛學令看了諸人一眼,在莫若華身上微不可察的停頓了一下,而後顏悅色的對他們言道:

“你們是第一批趕赴前線的未足一年學齡的學子,學宮考慮到你們的經驗和戰鬥能力和那些學習了數年之久的學子有不少差距,所以特批了一筆費用,為你們各自打造一個觀察者。”

“真的?”

“太好了!”

“學宮萬歲!”

那些學子們聽到這個,個個都是興奮歡呼起來。

觀察者可是一個好東西。

新人上了戰場什麼最可怕?那就是關鍵時刻猶豫遲疑,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可有了觀察者,那在麵對複雜事物和疑難問題時,它就可幫助你做出最為準確的判斷。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樁隱性好處。

隻要獲得兩府批許,讓上過戰場的軍士將自己觀察者的知識和經驗分享給他們,那麼他們立刻可從剛出巢穴的雛鳥變為一個戰場老手。

這也是青陽上洲造物技藝巨大進步的體現之一,一旦放開限製,那麼在理論上,隻要神袍玄甲及造物足夠多,那麼洲中每一個人都可在短時間內轉變為成熟的士兵。

衛學令待諸學子興奮情緒稍稍減弱一些,才道:“另外,我們還會各自給你們每個人分配一個造物人助役,這樣你們就可以湊成一個十六人小隊。”

有些學子不解問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衛學令麵帶笑容道:“製院的天機部大匠近來打造出了一些新的兵器,需要在戰場之上試用才知效用,這些兵器將由你們的助役負責攜帶。”

能在站在裡的學子要麼實力高,要麼背景強,冇有誰是蠢人,一聽這話頓時就明白了,實際上這一回主角是那些兵器。

趙學令這時笑嗬嗬道:“我再說兩句吧,到了北方之後,你們並不會立刻上戰場,會有一段時間讓你們適應戰場環境,所以要多學多看,觀察者畢竟隻是輔助,千萬不要太過倚仗,要記住,能作主的終究還是你們自己。”

衛學令這時目光稍稍移過,看了他一眼,但又很快收了回來。

趙學令感歎道:“戰場畢竟是戰場,總是充滿各種的危險,我希望在戰爭之後,你們都能活著回來,一起慶祝這一場勝利。”

包括莫若華在內,所有學子都是齊聲應道:“是,老師,我們記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