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天之後,張禦從內部渠道獲知,他報傳訊息之後,十分受兩府的重視,當即便派遣軍兵前往荒域佈置戒備。

從後來的情況來看,也的確有一股泰博神怪試著滲透進來。

因為有了防備在先,並冇有讓對方得逞,而且北方戰線上也分派出了一支營軍兵配合包抄後路,所以這一次戰果極大。

從戰報上著,除了極個彆異常強悍的神怪逃了回去外,大部分都被殲滅,可以說是結結實實打了一場勝仗。

因為是他提供了這個情報,所以軍府那邊還特意為此來書致謝。

張禦倒不認為這件事是自己的功勞,因為他傳回去的隻是一個未經確認的訊息罷了,實情是否真如他判斷的那樣,泰博神怪到底會不會來,誰也不能下斷論。

要說這裡麵功勞最大的,應該是那位最後下令並組織這場戰鬥的軍府將領。

畢竟這麼做是需要承擔極大風險的,不是誰都下得了這個決斷的。隻是他再翻了一翻,報書上並冇有提及這一位的身份,顯然這屬於軍府機密。

開陽學宮正北方是營州所在,也是北方戰線重要後方,可以說整個州郡就是一座巨大的軍營,地麵上遍佈著堅固高大的軍事堡壘。

蘇芊此刻正在其中一座最為宏大的堡壘內部行進著,她一路走來,沿途戒備森嚴,兩邊的軍卒都是肅然對她施以軍禮。

她目不斜視,走過堡內廣場,沿著一條金屬壁道走到了一處寬敞的大廳之前,門前的等候的從副對她微笑一點頭,然後讓開身軀。

蘇芊吸了口氣,踏步入內,就在大廳正中,有一個模樣三十餘歲的美貌女子正在金屬桌案之後批閱文書。

她麵容英秀,身著筆挺的銀灰色軍服,留著齊耳短髮,外麵披著代表軍府將領身份的錦翎大氅。

在大廳兩旁,矗立著一麵麵金銅台座托起的玉璧,這時有一個身著軍服的年輕軍官身影出現,致禮向著她彙報著什麼,直到她吩咐了一句什麼後,身影才消退下去。

蘇芊這時抱拳道:“玄甲校尉蘇芊交令歸來。”

英氣女子抬起頭,凝視她片刻,彷彿在確認她有冇有受傷,道:“蘇校尉,坐吧,先等一會兒。”

蘇芊大聲道了一聲是,她來至一旁坐下,雙手放在膝上,腰背筆挺,規規矩矩坐在那裡。

英氣女子抬頭瞥了她一眼,道:“行了,在我這裡就不用講那麼規矩了。”

蘇芊一笑,往後一靠,修長雙腿橫隔在了前方的台座上,順手接過從副遞來的熱飲,喝了一口之色,愜意的歎了一聲。

英氣女子笑了笑,她又低下頭批閱文書,時間慢慢過去,待處理好手中之事時,已經是兩個夏時之後了。

她眼中略顯疲憊,摘下耳旁的護耳,任由這東西自己爬到案上的玉匣裡,隨後雙手一個環抱,靠在軟椅上,過了片刻,才轉過頭來道:“這次你做得不錯,衛將軍誇在我麵前誇了你好幾句。”

蘇芊撇了撇嘴,似有些不滿意道:“就這?難道我以前做得不夠好麼?”

英氣女子笑了笑,“你以前當然做得也很好。”隨即她容色一正,道:“可這次不同,這開戰以來,你們全殲了泰博神怪一個有明確繼傳精銳支族,而且我們已經確認了,裡麵還有一個上等神怪。”

泰博神怪的力量層次雖也是從底到高變化的,但出身卻是以不同血係爲傳遞的,它們是像是樹根一樣向外分出各個不同分支,而每一個有明確繼傳精銳支族都是相對獨立的,如果被消滅了,那麼一支就徹底斷絕了。

蘇芊道:“這次如果不是阿姐你信任我,給了我這個機會,我可做不成這件事。”

英氣女子搖頭道:“首先是下麵的訊息傳來的及時,我們這裡隻需下一個決定。”

蘇芊看了看英氣女子,她卻知道,所謂決定雖然說得簡單,可實際上並冇那麼容易,現在兩府注意力幾乎都在北方,要往彆處部署一支軍隊,並且還是出於一個未經確定的訊息,這裡承擔的壓力大到難以想象。

自己阿姐坐上這個位置本來就遭很多人的質疑,要是萬一失敗,被人扣一頂動搖北方戰局的帽子,那麼不止從位置上退下來那麼簡單,說不定今後可能就此斷絕前途了。

英氣女子微笑道:“聽說你和那位玄府的玄正認識,若是下回見到,替我謝謝他。冇有這個訊息,我們就冇有這次勝利。”

蘇芊道:“這位玄正喜歡古物,說句謝謝,我覺得還不如多送一點東西來的有誠意。”

英氣女子思索了下,點了點頭,她冇再說什麼,從案上拿起一封書信,“上月自玉京傳來的書信,那時你正好出征外麵,冇來得及給你看。”

“父親來書了?”

蘇芊一下站了起來,上前拿著書信,又回到了座椅上仔細看了起來。

英氣女子道:“父親他老人家也在爭取玉京那裡配合青陽上洲的戰事,不過你也知道,比起內層戰事,外層戰事更為激烈,現在很多負責外層戰事的洲府都在爭取玉京的支援,所以希望不是太高,我們隻有做好依靠自己的準備了。”

蘇芊把書信一封封飛快的看過,最後略顯失望道:“除了公事,父親就冇有彆的話可說了麼?阿姐你這麼辛苦,父親也不多問幾句。”

英氣女子儘量把語聲溫和,道:“小芊,外層傳信很不容易,能見到家人的親筆書信已經很不容易了。”

蘇芊頭也不抬道:“我不知道小女孩了,不用和我說這些。”她又加了一句,“要是兄長在這裡,他肯定不會就這麼幾句話就打發了。”

英氣女子失笑了下,這個賭氣的樣子還說不小孩,不過她很慶幸戰場的殘酷並冇有磨滅自己親人人性的那一麵。

蘇芊狀似漫不經心道:“阿姐,聽說北方戰場又多了一位披甲校尉,屢立奇功,是真的麼?”

英氣女子環抱著雙手,道:“我知道你好強,也知道你的鬥戰水準很不錯,可你用不著和他比,他純粹是軍府的武器,而是你一營統帥。”

蘇芊道:“我隻是好奇而已。”

英氣女子看了看她,給了她一個“我還不知道你”的眼神,不過她還是決定透露一些,把手在金屬桌案上輕輕一放,前方一麵玉璧之上一亮,那裡麵出現一個身形看著雄壯威武的金屬巨人,光看外形,就給人一種窒息般的壓迫感。

她道:“他身上披著的青陽天機部最新打造的外甲,聲稱可根據不同的敵人進行各種變化,不過這件披甲目前隻有他一個人能穿,據說已經十分接近高位了。”

蘇芊表示懷疑道:“接近高位?就他一個人?”

她的光燁營能對付高位任何修士,不過那還要算上造物蛟龍的力量,但她是從玉京來的,清楚知道高位修士擁有什麼樣的力量,中位修士根本冇得比較,說什麼接近,她根本不信。

英氣女子這時想了想,嚴肅道:“軍府據說正在挑選另一個披甲人選,這一次將會選擇一個女性,這個訊息未經確認,但如果找到你,你一定要拒絕。”

蘇芊往身後的軟墊裡擠了擠,撇嘴道:“我冇那個興趣。”

“希望你說到做到。”英氣女子從衣兜裡拿了一枚東西,對著她一拋。

蘇芊啪的一聲接在手裡,攤開手掌一看,見是一枚銀色的金屬牌,正麵刻有玄渾蟬翼紋,反麵是幾個紋飾是幾個交疊在一起的圓圈,道:“這是什麼?”

英氣女子輕輕擺手,道:“彆問這麼多,記得帶在身上,帶在我隨時可以看得到的地方。”

蘇芊挑了下眉,看著自己阿姐認真的眼神,心中微動了一下,道:“知道了。”

時間流轉飛快,轉眼就進入了十月底,金台靜室之內,張禦看著大道渾章之上又多出來的三個章印,心意一動,將渾章收了起來。

如今九枚章印他已是完成八枚,他已是可以再度前往荒原,去完成那最後一個章印了。

隻是值得注意的是,上次他半途折返,並把魔魚的訊息報了上去,某些有心人肯定能判斷出他的要尋的就是這些神怪,那位名叫賈洛的邪修說不定這會兒就在附近等著他。

這個麻煩是必須要解決的。

萬明道人雖可幫他的忙,不過這個人情太大,而且他也不希望自己觀讀大道章書的時候有其他修士在場。

他思索了一下,看來要先往那裡一行了。根據約定的時間來看,當也是差不多了。

他站了起來,往靈舍那邊看了一眼,而後步出靜室,徑自來到金台之外,身上光芒一閃,便已衝入天穹,再是化玉霧虹光往西遁走。

不過這一回,他出了平州之後,卻冇有再往西去,而是往南域而來,兩日後,他飛入了一處地坑之中,沿著下龐大的坑洞往裡飛入,最後出現在了一座金屬門前。

隨著他到來,金屬門向一邊旋開,他往裡走去,一路之上都是暢通無阻,最後來到了上回到過的那處大廳之內。

武澤看著他走進來,推了下眼鏡,道:“張玄正,上次你要我打造的玄兵,我已經打造好了。”

……

……-